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愤怒的吉山
    第371章愤怒的吉山

    在郭达一刀劈向小红头颅的时候,小红一个转身,避过了头颅,郭达的大刀砍在了小红的后背上。

    魔兽的防御可比人类防御强得多,郭达的全力一刀,也只是在小红的后背上留下一道不算太深的血痕,飘落下来几根羽毛而已。

    鸟类都是比较高傲的动物,它们的脑袋,是不允许遭受到外物承压的,久而久之,鸟类魔兽的脑袋的防御就变得有些薄弱。这也是小红躲开脑袋,不让郭达劈中的原因。

    “啾……”

    小红发出一道唳鸣,它还是第一次受伤,后背上传来的疼痛,让小红的叫声显得有些凄惨。

    “小红!”花小溪一边应付吉山的攻击,一边关切的注意着赤火雀的情形。

    “嘎嘎,现在感到心疼了,当我听到我吉利孩儿死去的消息的时候,你们可知道我的感受?”吉山发出一道怪笑声,手中的攻击更加急促和凌厉。

    “哼,那是你儿子作恶多端,罪该万死!”花小溪俏脸如霜,手中的青龙剑舞的密不透风。薛讷杀死吉利后,曾告诉过花小溪吉利所犯下的一些罪恶,听的花小溪恨不得再杀吉利一遍。

    “他即使再坏,也是我的孩儿,今天我就要为我的孩子报仇!”吉山手中大斧突然改劈为撞,大斧前端重重的撞击在了花小溪横在胸前的青龙剑上。

    “铛”的一声,花小溪被这股大力撞击的倒飞了出去,撞上了一处山脉的岩石壁,方才落了下来。

    “啾啾!”

    小红发出一道愤怒的鸣叫声,庞大的身体陡然加速,闪电般冲了出去,郭达试图阻拦,不过被愤怒的小红直接撞飞。小红撞飞郭达后,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飞到了花小溪的身旁,用脑袋蹭着花小溪的身体,口中还不时发出“啾啾”的鸣叫声。

    “咳咳!”花小溪再次咳出一口鲜血,用手轻轻拍了拍小红的脑袋,示意她没有事。

    吉山和郭达一起走向花小溪和赤火雀,就连刚刚被小红打伤的山德,也拎着半截长枪一瘸一拐的走来过来。

    “还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吧。”吉山步履沉稳,作为一个掌控开山帮十多年的人,身上不自觉有了一股威严。

    花小溪没有理会吉山,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薛讷所在的地方,那里,前去抓薛讷的项飞和几个手下已经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原本盘膝而坐的薛讷,则是站了起来,不过他的眼睛依然紧闭着。

    “嗯?”吉山也是发现了项飞那边的变故,脸色一沉,大踏步向着薛讷走了过去,至于花小溪和赤火雀这里,只留下山德一个人看守着。花小溪和赤火雀都受了不轻的伤势,战斗力下降,也折腾不起什么风浪了。

    “薛讷哥哥,快走!”花小溪冲着远处的薛讷高声喊道,不过薛讷似乎没有听到花小溪的喊声,依旧静静的站在原地。

    吉山走到项飞和几个手下跟前,发现他们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但是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气息。

    “哼,装神弄鬼!”吉山大喝一声,手中大斧向着薛讷胸口位置怒劈而去。

    “不要!”花小溪尖叫一声,就要起身去帮助薛讷,可惜她刚站起身来,胸口就传来一阵剧痛,而山德,则是如同一堵山般,挡在了花小溪的身前。

    “嗖!”

    原本眼睛紧闭的薛讷,陡然睁开了眼睛,双眼中射出一尺多长的白色光芒,显得的特别妖异。睁开眼睛的薛讷,脚尖在地面一点,整个人飘逸的向后快速退去,同时眼睛中的白色光芒一闪即逝,让薛讷的眼睛重新恢复了正常。

    吉山的手臂一用力,止住了劈空后下坠的大斧。

    “小子,受死!”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吉山,并没后被薛讷身上产生的异象所惊吓到,手中大斧一横,向着薛讷拦腰斩去。

    薛讷的手掌快速在痕戒上拂过,一杆墨黑色的长枪出现在了薛讷的手中,长枪枪尖位置通体银白,泛着令人心颤的寒光,正是薛讷的破天枪。

    “老伙计,终于又可以跟你并肩作战了!”薛讷用手抚过破天枪的枪杆。

    “锵”的一声,破天枪自动发出一阵轻鸣声,似乎在回应薛讷。

    “铛!”

    薛讷将破天枪竖在地上,挡住了吉山劈过来的大斧,下一刻,薛讷出脚如电,“嘭”的一声,就踹在了吉山的胸口上,将吉山踹飞出去,接连撞倒了三棵大树。

    不过吉山**力量也算强悍,虽然被薛讷踹了一脚,并且撞断了三棵大树,但是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一个骨碌就蹦了起来,继续向着薛讷冲了过来。在手下这么多人面前,吉山被薛讷踹飞,让吉山的脸上挂不住,口中发出似野兽一般的怒吼声,手中大斧重新向着薛讷劈了下来。

    “薛讷哥哥的修为终于恢复了。”花小溪心中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在吉山冲向薛讷的同时,一柄短刺悄无声息向着薛讷的后背刺了过来。

    “哼!”

    薛讷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手掌滑过破天枪的枪杆,枪杆直接向后撞出。

    “嘭!”

    破天枪的枪杆抵在了郭达的腹部,一股暗力从破天枪中传出,直接透过郭达的铠甲,进入了郭达的身体中。

    “不!”郭达发出一道似哭似泣的惨叫声,整个身体则是立即瘫软了下去,因为他的丹田已经被薛讷给废了。

    废了郭达的丹田,薛讷脚下旋转,身体向着一旁猛地侧开,下一刻,一柄大斧则是从空而降,贴着薛讷的脸庞劈了下去,几缕黑发顺着大斧落下的方向飘飘摇摇散落。

    “修为还是没有恢复到全盛时期,有点力不从心啊。”薛讷深吸了一口气,破天枪再次闪电般向着吉山的胸口刺去。

    “叮当!”

    吉山将大斧向上一提,宽阔的斧面如同一面盾牌,刚好挡在了他的胸口处,薛讷的破天枪刺出后,点在了大斧的斧面上,在厚重的斧面上只是留下一个白点。

    薛讷一击未中,立即抽身后退,在他后退的过程中,战斗经验丰富的吉山,却是大踏步向前,紧跟着薛讷前进,手中大斧携泰山压顶之势,向着薛讷迎面砸落。

    “一掌盖天!”

    后退中的薛讷低喝一声,左手突然闪电般伸出,在他的掌心,凝聚着一个小型的手印,随着薛讷左手伸出,小型手印从薛讷的掌心脱离出来,与吉山砸落的大斧碰撞在了一起。

    “轰……”

    一股恐怖的能领风暴从碰撞的地方产生,将吉山和薛讷同时击飞出去,爆炸产生的余波,让周围的山石树木四射乱飞,很多石头和树木在恐怖的能量风暴席卷过来的时候,直接变成了粉末。

    “咳咳!”薛讷咳出一缕鲜血,他的修为现在才恢复到一阶铜甲武者,刚才与吉山战斗,凭借的只是丹田中暂时修炼出来的一点痕力。吉山是银甲尊者巅峰,薛讷现在的修为与吉山相差太大。

    “如果让这小子今天活着离开,日后必然是致命的隐患。”吉山看着前方恐怖的爆炸,瞳孔猛地一缩。他虽然也咳出了几口鲜血,不过气势并没有衰减,显然受伤并不重。

    “山德,与我一起斩杀这小子。”吉山冲着远处看守着花小溪和小红的山德吼了一声,薛讷的存在,给了吉山很大的威胁感,吉山决定集合两人的力量,合力斩杀薛讷。

    山德扭过头看了花小溪和小红一眼,就准备离去帮助吉山。

    “小红,动手!”

    突然间,花小溪动了起来,身体迅速窜出,仿佛没有受过伤一样。山德愣了愣,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道火蛇从那只赤火雀的口中喷出,瞬间落在了他的身上。

    “啊……”

    山德的惨叫声刚响起来,就突兀的戛然而止了,却是冲出来的花小溪一剑洞穿了他的喉咙。

    山德不知道,花小溪本是木灵之体,擅长治疗,身体受的伤,早已被花小溪自己治疗的七七八八了。至于小红,作为魔兽,恢复能力自然强悍逆天。

    “找死!”吉山愤怒异常,他开山帮一共只有三位堂主,现在为了捉拿眼前这两人,三个堂主两死一废,让他开山帮的实力损失惨重。

    吉山的心头在滴血,早知道,就做好万全准备再过来了,要是带上帮里的那几个灭神弩,哪怕是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也一样能够灭杀。可惜吉山自恃修为强大,没有将花小溪和薛讷放在眼里,自己酿的苦果自己吞服了。

    愤怒的吉山放弃薛讷,向着花小溪和赤火雀冲了过去,他决定先斩杀这个女的,让薛讷也感受一下心头之痛。

    不过吉山的身体刚动,薛讷的身影就如同鬼魅一般,闪烁到了他的身旁,手中的破天枪如同银蛇出洞,在空中留下一道道虚幻的影子,飘忽不定的向着吉山全身攻击而去。

    “滚开!”

    吉山手中的大斧突然逐渐变成了血红色,一阵阵腥气从大斧中飘出,荡漾在空气中,周围接触到血腥气的树叶,立即变得枯黄蜷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