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杀意
    第367章杀意

    “美女,过来喝一杯!”

    “小娘皮,长得挺水灵的!”

    ……

    一路走过,旁边不停地有人来跟花小溪搭讪着,好的一点,就是这些人只是口中说说,并没有有所动作。

    花小溪俏脸微寒,只顾和薛讷赶路。以花小溪现在的修为,一只手都能轻易捏死这些人,不过考虑到罗家的人还在追杀着薛讷,为了不惹人注意,花小溪一路都忍着,不搭理那些调戏的粗鲁壮汉。

    “小溪,难为你了。”薛讷伸手拉住了花小溪柔弱无骨的小手,带着歉意说道。

    “嘻嘻,没事的。他们越是说的厉害,说明我长的越漂亮。”看到薛讷第一次主动拉自己的手,花小溪心中如同吃了蜜糖一般,甜蜜蜜的。

    “走吧,我们去吃饭,吃晚饭,连夜进入赫连山脉,等进入赫连山脉了,罗家的人想要找我们,就没那么容易了。”薛讷和花小溪进入了赫连城中的赫连客栈。

    将骑过来的踏雪兽交给店小二,薛讷和花小溪踏入了赫连客栈,赫连客栈很大,里面摆放的也都是两米长宽的实木圆桌。来赫连山脉冒险的大多都是男的,聚在一起就是喝酒,一般的小桌子,都坐不了几个魁梧大汉的。

    “我们去那边!”花小溪选了一个角落,那里的人少,也没有那么嘈杂。

    “给我们来一份熊掌炖肉,一份飞龙在天……”花小溪拿着菜单流利的点了一桌菜肴,至于酒,薛讷并不是好酒之人,只是要了一坛度数很低的桂花酿。

    或许是因为薛讷和花小溪两人一起吃饭,小九难能可贵的没有跑出来要酒喝,没有当电灯泡。

    “嗯,这家饭菜做的很不错。”薛讷只是尝了一口,就甩开腮帮子风卷残云大吃起来,不能吸收天地间游离的元力,薛讷身体中能量的补充,只能靠吃。

    “好吃就多吃点。”花小溪不停地给薛讷夹着菜,一脸幸福的看着薛讷。

    “小美女,来陪大爷喝,喝一杯。”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薛讷和花小溪的耳旁响起。

    薛讷和花小溪同时抬起头,向着桌旁看去,只见是一个身着华丽长袍,长相却很粗鲁的青年男子。

    看到花小溪看他,青年男子故意挺了挺他的胸膛,可惜他的腰有正常人的两三倍粗,他这一挺腰,倒显得他把他那个大肚子挺了起来。

    “走开!”花小溪的俏脸上瞬间布满了寒霜,花小溪与她的薛讷哥哥吃饭吃的正高兴,跑出来的这个青年一下子破坏了她的好心情。

    “臭娘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能够被我们吉少帮主看上,是你上辈子积下来的福气。”在青年的身旁,又走过来一个尖嘴猴腮的青年,一脸讨好的看着大肚子青年。

    “咳咳,猴子,不可对这位姑娘无礼。”听到身旁这位尖嘴猴腮青年对他的恭维,吉少帮主不禁又挺了挺他的大肚子,尽量文雅的开口说道:“在下吉利,赫连城的第一大帮派开山帮帮主就是家父,姑娘可否告知在下芳名?”

    “走开,我不想认识你。”花小溪丝毫不给吉利面子,对于薛讷,花小溪是小鸟依人,但是对于其他人,花小溪却是非常冷漠的。

    薛讷坐在一旁,静静的喝着酒,对于吉利和那个猴子,也是漠然。

    “嘿嘿,我劝你还是乖乖告诉我你的名字,然后陪我喝喝酒,不然,只要我一声令下,你和这个小白脸都走不出赫连城。”看到花小溪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依然爱理不理,吉利抛开了刚开始装出来的文雅模样,重新露出了帮派痞性,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威胁花小溪道。

    “滚!”这次薛讷也是忍不住了,直接开口呵斥,对于这种依靠父辈作威作福之辈,薛讷同样厌恶。

    “小子,你竟然敢骂吉少帮主,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吉利旁边的猴子大怒,他早已看出了薛讷的修为,没有丹田,是个普通人,对他自己没有任何的威胁,这么好的一个表现机会,猴子自然不会放过,当即飞起一脚,踢向坐在凳子上的薛讷。

    花小溪坐着没有动,只是怜悯的看看猴子。猴子只是黑甲武者巅峰的修为,薛讷的**以前可是金甲圣尊境界,虽然丹田被毁,没有了痕力温养,**力量有所减弱,但是那也不是一个黑甲武者所能够比拟的。

    “咔嚓”一声,猴子向后快速飞了出去,落在一张实木打造的桌子上,直接将那桌子砸得四分五裂。

    看到薛讷只是一只手伸出抓住猴子的小腿,向后一甩,就将黑甲战士巅峰的猴子摔了出去,吉利的瞳孔微微一缩,虽然吉利平时寻花问柳,但是他知道哪些人能惹,哪些人不能招惹。

    “哗啦,哗啦!”

    猴子摔出去后,大厅中两张桌子上坐着的武者都站了起来。

    “给我上,砍了他!”未等吉利说话,猴子就已经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向着薛讷这边走来,一边走,一边招呼那些站起来的人围攻薛讷和花小溪。

    猴子本是吉利的心腹,平时借助吉利的名头作威作福惯了,今天猝不及防之下吃了大亏,自然不肯善罢甘休,甚至都没有请示吉利,直接指挥其他跟随吉利过来的护卫,一起围攻薛讷。

    至于薛讷和花小溪有没有背景,直接被猴子忽略了,在他看来,这两个人单枪匹马,一个随从都没有带,一定是没有任何背景的,没有背景的人在这赫连城竟然敢招惹他们开山帮,那肯定是活得不耐烦了。

    吉利这时候已经微微侧身,站在一旁冷眼看着猴子带人攻击薛讷,没有出声阻止。

    “本不想和你们有什么纠葛,可是你们偏偏要冲上来,既然这样,那就去死吧!”薛讷眼中寒光闪过,对于这些想死的人,薛讷不会有任何的手软,而且他们吃完饭就要进入赫连山脉了,根本就不怕这所谓的开山帮。

    “《阴阳玄灭剑》,去!”

    薛讷的身前突然出现了数十道手指大小的透明短剑,化作数道流光冲向了周围的众人。

    这些手指大小的透明短剑是薛讷研究出来的简化版的《阴阳玄灭剑》,施展一次《阴阳玄灭剑》对灵魂的负担太重。以薛讷现在的灵魂力量,一天最多也就施展两次,薛讷现在修为尽失,能够倚仗的只有灵魂力量,自然要省着用了。

    薛讷研究出来的这简化版的《阴阳玄灭剑》,可以支撑薛讷施展数十次,对付一些修为较弱的人,简化版的《阴阳玄灭剑》足够击杀他们了。

    “扑嗵,扑嗵!”

    所有冲向薛讷的人都悄无声息的瘫软下去,包括猴子在内,全部死亡。薛讷的攻击针对的是人的灵魂,猴子他们虽然从外表上看,没有任何的伤势,但是他们的识海早就被薛讷的《阴阳玄灭剑》给击碎了,一个人没有了灵魂,**再强悍的人,也会死亡。

    “你,你杀了他们?”吉利被薛讷展露的这一手惊吓住了,语气有些颤抖的询问道。

    作为开山帮的少帮主,吉利见过无数杀人的手段,但是像薛讷这样,悄无声息之间,就让这么多人全部死亡的手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光是他们,今天你也要死。”薛讷眼中寒光一闪,心头的怒火忍不住涌现出来。

    原来刚才就在薛讷和花小溪吃饭的时候,薛讷的神识展开,恰巧听到在客栈一处角落坐着的两人的谈话。

    那是两个中年男子,穿着都非常普通,一个男子还在不停的用衣袖擦着眼泪。通过他们的谈话,薛讷明白了,擦眼泪的那个男子名叫庞牧,育有一女,名叫庞翠儿,长的颇有几分姿色,不过一次偶然机会,被这个吉利看到,当即就让跟在身边的猴子过去,要求那个男子将女儿献给他。

    庞牧自然不会愿意,当天晚上,吉利就让猴子带人将庞翠儿从庞牧家里抢了回来给糟蹋了。吉利糟蹋了庞翠儿后,还将其分享给手下人,后来庞翠儿从吉利家里出来后,就疯了,没过两天,庞翠儿的尸体就出现在了赫连城旁边的玛瑙河中。

    庞翠儿的死,对庞牧的打击非常大,父女两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女儿突然没有了,换做谁都接受不了。庞牧在朋友的建议下,去城主府告状,结果却被城卫军乱棍打了出来。

    悲痛欲绝的庞牧浑浑噩噩下,走到了玛瑙河旁,正准备跳河寻死,刚好被一路寻找过来的朋友拉住,拉到赫连客栈,对其进行劝说。

    庞牧和女儿庞翠儿的遭遇,被薛讷一字不落的听到,对于这种欺男霸女的纨绔,薛讷心中非常厌恶,对吉利生出了杀意。与其让他活着欺男霸女,还不如杀了,解救更多的善良百姓。

    “你,你不能杀我,我父亲可是开山帮的帮主,是银甲尊者巅峰的修为,你杀了我,我父亲一定不会饶了你的。”吉利面对薛讷,心中第一次生出了恐惧,即便薛讷现在只是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