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妥协
    第364章妥协

    薛讷的双瞳突然变成了黑白两色,左眼为纯粹的黑色,右眼为纯粹的白色。从薛讷的双眼中,射出两道透明的的光线,瞬间进入了花治的眼睛中。

    一掌拍向薛讷的花治突然停止了动作,愣在了原地,伸出去的手掌依然保持拍出去的姿势,没有收回。

    “花治,你怎么了?”花小溪的父亲花政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了弟弟花治的不对劲,当即一个闪身到了花治的身旁。

    不过花政用手推了推花治的身体,花治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小子,你将他怎么样了?”花政陡然扭过头,瞪着薛讷问道。

    “薛讷哥哥,你将我二叔怎么样了?”花小溪也奔到了薛讷的身旁,低声询问,毕竟花治是她的亲二叔。

    “放心,你二叔没事。”薛讷轻轻拍了拍花小溪的肩膀,安慰道。

    薛讷抬起头,看着花政说道:“他不是喜欢打人,我给他制造了一个环境,可以让他过足打人的瘾。”

    “你!”花政气急道:“你赶紧将他放出来。”花政刚才已经尝试唤醒花治了,不过始终没有办法,而且花政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这个二弟身体中的痕力波动厉害,似乎在与人进行战斗。

    “可以,不过你得保证放出来后,他不会再次攻击我。”薛讷有些无辜的对花政说道。

    花政强压着心中的愤怒,点头沉声道:“可以。”

    薛讷的双眸中再次射出一道光芒进入了花治的眼睛中,花治浑身一颤,清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的花治,看到对面的薛讷,顿时双眼一瞪,惊讶道:“我刚才已经杀了你五六遍了,你怎么还没有死?”

    原来刚才花治来攻击薛讷的时候,薛讷催动识海中的灵魂力量,让花治自己陷入了幻境中,在幻境,花治在不停地斩杀着薛讷,一遍又一遍。如果薛讷不唤醒他,花治最终会精力耗尽而亡。

    自从薛讷丹田被罗飞鸿废掉后,薛讷识海中的灵魂力量变得更加灵动,似乎因为没有了痕力的竞争,灵魂力量有独占山头的那种感觉,薛讷催动起来,能够施展的手段也愈发多了。

    面对花治的质疑,薛讷微笑着没有说话,倒是花政沉着脸呵斥道:“不要丢人现眼了,站到后面去。”

    花治很害怕他这个大哥,听到大哥的呵斥,花治一声不吭的站到了花政的身后。

    花政上前一步,对薛讷说道:“年轻人,你的天赋很高,这点我很认同,不过失去了丹田,空有灵魂力量,终究难以再进步。如何才能与小溪分开,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会答应。”

    薛讷皱了皱眉,不过未等薛讷开口,花小溪已经不愿意了,开口道:“爹,我喜欢薛讷哥哥,我这辈子都要跟薛讷哥哥在一起。再说了,薛讷哥哥的修为,一定会恢复的。”

    看到女儿倔强的站在眼前这个青年的身旁,花政脸色一沉,说道:“胡闹,你懂什么。他的丹田已经被废了,没有了痕力的支持,他的灵魂力量就失去了成长的源泉,变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永远只会停留在现在这个阶段,一辈子都完了。”

    “你不一样,你的木灵之体刚刚觉醒,以后一定能够修炼到痕道圣者境界的,再加上赤火雀,我们花家一定会成为决明郡的第一大家族的。”

    花小溪凄惨一笑,说道:“爹,说到底,您还是以家族的振兴为第一要务,对于女儿的幸福,您根本就不顾。”

    “小溪,爹也是为了你好,薛大哥现在没有了修为,已经不能保护你了。”花小鱼也在一旁劝阻道。

    “你闭嘴!”花小溪冲着哥哥花小鱼喊道:“当初要不是薛讷哥哥,我们根本就加入不了飞云山。”

    “小溪,此一时,彼一时,以后我们可以重谢薛讷。小溪,你放心,以后爹一定会给你找一个比他更好的青年才俊。”花政娓娓劝阻道。

    花小溪摇了摇头,慢慢靠近薛讷,对花政说道:“爹,我不要什么青年才俊,我只要薛讷哥哥。”

    “混账,你怎么不听话呢。今天你不跟我回去,也得回去。”花政大踏步向着花小溪走了过去。

    “小溪,你还是跟你爹回去吧,以后我会去看你的。”薛讷在一旁劝阻花小溪道。

    “锵”的一声,回答薛讷的是花小溪的青龙剑。

    “薛讷哥哥,你还记得这把青龙剑吗,它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花小溪看向薛讷。

    “嗯,等我以后炼器水平高了,我再给你炼制一柄更厉害的宝剑。”薛讷点了点头承诺道。

    “嗯,薛讷哥哥,我等着。”花小溪突然扭过头,看向走过来的父亲,手中的青龙剑架在了自己光洁的脖颈上面。

    “小溪,你要干什么?”薛讷大惊,不过他现在的修为比起花小溪差远了,还未等薛讷冲到跟前,花小溪就已经避开了,站在距离薛讷和花政三米远的地方。

    “小溪,你要干什么?赶紧将宝剑放下。”花政也是被花小溪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不敢再向前走。

    “爹,请你不要逼我,我只想陪着薛讷哥哥出去游历几年,几年后,我们还会回来的。”花小溪脸色平静的对她的父亲说道。

    “薛讷哥哥,我要你答应,让我陪你走下去,直到你的修为完全恢复,不然我就死在你的前面。我知道你之前答应我的,都是在敷衍我,不想让我跟着你去。”花小溪转过头,对薛讷说道。

    “我答应你,你赶紧将宝剑放下。”薛讷心中对花小溪本来就有一丝的情愫,不过自从自己的修为被废了之后,薛讷不想拖累花小溪,这才一直在拒绝花小溪的跟随。

    得到薛讷的承诺之后,花小溪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胜利的笑容,然后又看向自己的父亲花政。

    “小溪,你真的要一心跟着薛讷走?”花政心中苦涩,自己的女儿竟然以死相逼,抛弃自己的父亲,要跟着另外一个男人走,这让花政有一种自己辛辛苦苦种了十几年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本来花政想要凭借这棵白菜吸引一头厉害的猪,结果来的猪将白菜给叼走了。

    “爹,我已经决定了,您就成全女儿吧。”花小溪哀求道。

    “唉,罢了罢了,我答应你,不过我只给你三年时间,三年后,你必须得回来。”花政给花小溪定了一条要求。

    “谢谢爹!”花小溪高兴的说道,她才不在乎她父亲给她定下来的要求,只要同意让她跟着薛讷走就行。

    “先别急着高兴,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花政顿了顿,接着说道:“三年后,这个叫薛讷的,必须恢复修为,而且修为不能比你低。如果能够做到,你就跟着他走,如果做不到,你现在就跟我回家。”

    “爹!”花小溪听到父亲后面提出的要求,脸色一变,三年时间,薛讷重新修炼,三年时间根本就不够。

    “怎么?做不到?”花政一瞪眼说道:“做不到的话,现在就跟我回家。即使你现在跟着这小子走了,三年后,如果这小子修为没有恢复,我照样不准你和他在一起。”

    “爹,你……”花小溪有些气急,正要说话的时候,她的手臂突然被薛讷抓住了。

    花小溪扭过头,只见到薛讷正看着她的父亲,说道:“三年时间足够了,三年时间,如果我不能达到金甲圣尊境界,我就主动离开小溪。”

    “薛讷哥哥,你?”花小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薛讷制止了。

    “好!就按你说的来,希望三年后,你能给我一个惊喜。”花政一拍巴掌说道。

    “爹!”花小鱼想要说话,不过被花政抬手制止了。

    “年轻人,希望你能保护好小溪,不让让她受委屈,不然我饶不了你。我们走!”花政深深看了一眼薛讷,转生带着花小鱼等人离开了。

    “爹,三年后,我一定会回去的。”花小溪冲了花政等人挥了挥手。

    “薛讷哥哥,这下你可不能将我甩掉了,要好好保护我的,不然我爹可饶不了你哦。”花小溪冲着薛讷撒娇道。

    薛讷用手揉了揉花小溪的脑袋,笑着说道:“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我们的小溪美女的。”

    “啾啾!”薛讷用手揉花小溪的脑袋,将小红给弄醒了,小红从花小溪的发梢中钻出来,不满意的冲着薛讷鸣叫着。

    “呵呵,将你弄醒了!以后我们三个就浪迹天涯了。”薛讷哈哈一笑,带头向着前方走去。

    夕阳的余晖照射在薛讷他们身上,将两人一鸟染成了金黄色。周围树林无数的鸟儿扑棱着翅膀开始归巢,一天的忙碌结束,夜幕马上就要降临了。

    “薛讷哥哥,我们第一站去哪里啊?”花小溪跟在薛讷身旁,兴奋的问道。

    “先去大唐王朝吧,我要去一趟镇云谷,将一位前辈的骨灰在埋葬在镇云谷。”薛讷稍思索了一下,开口道。

    “好的。”花小溪跟在薛讷身旁,蹦蹦跳跳的向前走着。

    在薛讷他们前方几十里外的一处密林中,五六个人影正躲藏在树林中,静静的等待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