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一蹶不振
    第361章一蹶不振

    罗飞鸿站起身来,随手向着生死台角落的蟾蜍雕像口中弹出一滴精血,生死台的阵法立即解除了。

    “薛讷,你永远都只是一个小爬虫,蚍蜉撼树,可笑!”罗飞鸿的脚下浮现出痕兽,驮着罗飞鸿向着擎天峰方向飞去,罗飞鸿的笑声,在这一片区域中传递出去很远很远。

    “我就知道罗师兄一定会赢的,就薛讷那样,修炼三两天的人,也想借助罗师兄出名,真是做梦。”

    “这也不怪那个薛讷,想要借助罗师兄出名的人多了去了,我最讨厌那种借助别人出名的人了。”

    生死台周围观战的人群开始三三两两的散去了,见识了一场大战,更多的人只是将这长战斗当做茶余饭后的笑谈。

    “结束了!”站在擎天峰上的楚枫转身向身后的大殿走去。绮莲轻叹一声,衣衫飘飘,向着青龙峰的方向飞去。

    “薛讷哥哥!”花小溪脚尖一点,如同轻盈的燕子,落在了生死台上。

    “薛讷,你没事吧?”图塔壮硕的身躯也跃上了生死台,来到了薛讷的身旁。

    薛讷半坐着,用手撑着地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地面,嘴角的鲜血一缕缕的流淌下来,薛讷恍然未觉。

    “薛讷哥哥,你怎么样了?”花小溪蹲下身体,声音颤抖着问道。

    薛讷似乎没有听到花小溪的问话,对于花小溪和图塔的到来也毫无知觉,依旧看着地面,不说话,身体也不动,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薛讷,你站起来!”看到薛讷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图塔上前一步,用手拽着薛讷的衣领,将其拽了起来。

    薛讷虽然被图塔拽了起来,但是目光仍然呆滞,斜看向一旁的地面,不正面看图塔。

    “图塔大哥,你干什么?松手!”花小溪冲上去,掰开图塔的手,扶着薛讷坐到了一旁的地面上。

    “薛讷,你的丹田破了,还可以再修炼回来,之前金长老的丹田不也是被毁掉了,还是你帮助金长老炼制出来了假丹,让金长老恢复了修为,这次你就不能帮助你自己炼制一颗假丹吗?”图塔安慰薛讷道。

    薛讷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虚无之树的树心,没法炼制了。”

    “虚无之树的树心,我们可以再找啊,陨神界这么大,我就不信找不到一颗虚无之树的树心。”图塔说道。

    “对啊,薛讷哥哥,只要我们用心去找,一定可以找到的。”花小溪在薛讷的身旁蹲了下来,仰着脑袋看着薛讷。

    “虚无之树的树心非常稀缺,找不到的。”薛讷的声音有些沙哑。

    薛讷几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又陆续来了几个人,正是之前和薛讷一起加入飞云山的季子玉、方莹和楼山等人。

    “寻找虚无之树的树心是吧,我过会儿回去就给家族写信,让他们帮忙寻找,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到虚无之树的树心的。”季子玉伸手拍了拍薛讷的肩膀安慰道。

    “是啊,薛讷,你有困难了,我们都会帮助你的。”方莹同样开口说道。

    楼山没有过多的话语,不过此刻能在薛讷失去修为的时候,还来看望薛讷,足以说明楼山对薛讷的态度。

    “谢谢!”薛讷看了看周围的众人,轻轻说道:“我有些累了,想先回去了。小溪,你能扶我回去吗?”

    “嗯!”花小溪瞪着她那亮晶晶的大眼镜,点了点头。

    “薛讷,你好好养伤,过几天我们再去看你。”图塔等人知道薛讷现在的心情不好,依次拍了拍薛讷的肩膀,目送着花小溪和薛讷的身影逐渐远去。

    百炼秘境中,薛讷的住处。

    薛讷不停地咳着鲜血,与罗飞鸿一战,薛讷受到的内伤还是很严重的,五脏六腑都有些移位。薛讷的右臂整个都有些扭曲,那是他与罗飞鸿拳头碰撞后的结果。

    “薛讷哥哥,我先给你将折断的手臂扶正。”花小溪跪坐在薛讷的旁边,用手轻轻扶着薛讷的右臂,手中痕力涌动,化作点点光点没入了薛讷的胳膊中。

    花小溪是木属性的痕力,最擅长治疗。在花小溪木属性痕力的滋润下,薛讷折断的右臂很快就被扶正,并且初步长在了一起,只要休息几天,就能完全长好的。

    “谢谢你,小溪!”薛讷苍白的脸色露出一抹笑容。

    “啾啾!”

    不等花小溪回答,突然,从花小溪的脖颈后面的头发中钻出一只拳头大小的火红色的鸟儿。

    “嘻嘻,薛讷哥哥,小红说不客气的。”花小溪一只与赤火雀待在一起,对于赤火雀的一些简单名叫,基本都知道什么意思。

    “呵呵,小红还是这么大,基本都没有什么变化啊!”薛讷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花小溪肩头的赤火雀。

    “啾啾,啾啾!”赤火雀的叫声突然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同时同花小溪的肩头跳落到了地上。

    “小红说它的变化很大的。”花小溪笑着解释了一句。

    正说着,赤火雀身上忽然红光大放,只见原本拳头大小的赤火雀,像似吹了气的气球一般,快速长大,眨眼间,就已经长成了一只长约三米的巨大鸟儿。

    长大后的赤火雀,浑身赤红色的羽毛中,隐隐有着红光流动,但是灵魂力量强大的薛讷,却是知道,在赤火雀身上的这些羽毛中,蕴藏着庞大的能量。

    赤火雀估计是发生了变异,从很小的时候,就能够随意变化身体的大小,和花小溪待在一起的时候,因为要蜗居在花小溪的头发中,赤火雀就一直变成拳头大小的样子。

    “啾啾!”赤火雀将它的脑袋伸到薛讷身前,明熠的红色眼睛,有着一丝得意之色。

    花小溪用手捂着嘴巴笑了起来,对薛讷说道:“薛讷哥哥,小红说现在的它比你大多了。”

    “嘿!”薛讷不禁哑然失笑,这魔兽的思维方式,跟人类的思维方式还真不一样。

    “好了,小溪,你也回去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与花小溪和赤火雀开了几句玩笑,让花小溪回去。

    “薛讷哥哥,你没事吧?要不我和小红留下来陪你。”花小溪看到薛讷因为虚弱而发白的脸色,心中微微一疼。

    “我没事!”薛讷勉强一笑,说道:“你还不知道你薛讷哥哥的本事啊,我可是会炼制假丹的,即使我的丹田被毁掉了,只要我炼制出假丹,就能够立即恢复原来的修为了。”

    花小溪同样笑了笑,花小溪明白,薛讷这是在安慰她。假丹的作用,花小溪之前也了解过,即使拥有了假丹,但是只能暂时拥有丹田被毁之前的修为,使用假丹,修为是不会有所进步的,只有重新开始修炼一个丹田出来,按照之前走过的路,将修为一步步修炼上来。

    薛讷从痕甲觉醒,到八阶银甲尊者,用了六年时间,也就是说,即使薛讷炼制出来假丹,也需要六年时间,修为才会重新有所提升。

    六年,估计罗飞鸿早已是痕道圣者了,报仇,更加遥遥无期了。

    “薛讷哥哥,我会努力修炼的,以前都是你保护我,以后就让我来保护你吧!”花小溪突然冲到薛讷跟前,在薛讷的脸上亲了一口。

    “啾啾!”

    站在一旁,还没有变回小体型的赤火雀,嘴里发出一声轻鸣,同时用一只翅膀遮住了眼睛。

    “小红,走啦!”花小溪快速向着门口跑去,一边跑,一边招呼了一声赤火雀。

    “啾啾!”

    赤火雀化作一道红光,向着花小溪追了过去,在追出的同时,赤火雀的身体快速缩小,又变成了拳头大小的样子,追上花小溪后钻进了她脖颈后面的头发中。

    薛讷用手摸了摸花小溪刚才亲过的地方,苦笑一声,说道:“我竟然被强吻了!”

    薛讷现在失去了修为,基本就是普通人了,花小溪刚才的速度,可是银甲尊者的速度,薛讷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亲了一口。

    薛讷盘坐在练功密室中,虽然没有了丹田,不能修炼了,但是薛讷还是习惯性的盘膝打坐。

    “失去了丹田,没有了修为,估计百炼秘境很快就不会让我继续待在这里了。对于丹田毁掉的弟子,以前,门派都是将他们送下了山,送到和飞云山有关的产业中去,负责外围的一些事物。我估计也不会例外。”薛讷思索着飞云山对自己可能的安排。

    薛讷伸出手,在他的掌心,有着一个半透明的小球,这个小球正是破天痕甲,薛讷没有了丹田,没有了痕力,破天痕甲都不能使用了,自动从薛讷的身体上脱落了下来。

    薛讷一缕神识进入手上戴着的痕戒,将破天痕甲收到了痕戒中,至于破天枪,战斗结束后,薛讷就将它收到了痕戒中。幸亏痕戒是用神识打开的,不然,薛讷现在连痕戒都不能使用了。

    “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呢?”薛讷心中落寞,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没有实力,只会被人肆意欺凌。

    “笃笃笃,薛讷在不?”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房屋管家自动将门口那人的影像传到了薛讷所在的密室中。站在门口的,是一个薛讷从来没有见过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