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败
    第36o章败

    “哼,谁说我要躲了!”薛讷突然停下了飞纵,向着罗飞鸿冲了过去。? ?

    “来得好!”罗飞鸿兴奋的大吼一声,直接一拳,向着薛讷碾压过去。

    “《大无畏术》之一掌盖天。”薛讷藏在身后的右掌突然伸出,向着罗飞鸿遥遥盖下。

    一道透明的小手印从薛讷的手掌上飞了出去,升到半空后,忽然变大,变成了一个两米大小的巨大掌印,随着薛讷右手的下落,巨大掌印也是轰然一声,向着罗飞鸿当头拍下。

    “给我破!”

    罗飞鸿双目圆睁,两只拳头同时向着空中落下的巨大掌印击去。

    “轰隆隆……”

    一连串的爆炸声从生死台上传出,因为生死台阵法对声音没有阻拦效果,所以这爆炸声传出去很远很远。

    一圈巨大的气浪以罗飞鸿为中心向着四周幅散开,冲击到生死台周围的阵法屏障后,轰然一声,向着空中升腾而去。

    “薛讷哥哥,你千万不能有事啊!”花小溪双手的指甲紧紧的陷入了掌心中。

    薛讷被这向着四周冲击的气浪冲的紧贴在了生死台的最边缘,不过薛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生死台的最中央位置,一掌盖天已经是薛讷能够施展出来的最强攻击了,如果罗飞鸿正面承受这一击,还不死的话,那么薛讷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

    气浪翻腾,生死台上碎石尘土让生死台中迷蒙一片。

    “这两个小家伙,造成的破坏力还真强,估计这次战斗后,生死台又得补充能量了。”楚枫轻笑一声。

    “可惜一山不容二虎!”绮莲轻叹一声。

    “簌簌!”

    烟尘散去,罗飞鸿还是保持着双拳向上的攻击姿势,他的双脚完全陷进了生死台的地面下面,罗飞鸿双臂上的衣袖,已经变得破破烂烂,露出了他那青筋暴起的胳膊。

    “嗵,嗵!”

    罗飞鸿将两只脚从生死台的地面上抬了出来,看向薛讷桀桀一笑,说道:“这最强一招没有杀死我,是不是很恐惧啊?”

    “哈哈哈,你一个修炼仅仅三四年的小家伙,竟然敢于挑战我的尊严,呵呵,本来还不想杀你,但是你一而再而三的挑衅于我,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罗飞鸿一步步向着薛讷走近。

    薛讷紧咬着牙关,浑身轻微颤抖着,他这是生气,罗飞鸿太无耻了,将他用气势压迫薛讷说成了薛讷挑衅于他,不过历史一般都是胜利者所书写,薛讷知道自己做再多的争辩也是无济于事的。

    “战天式!”

    薛讷心中愤怒,他恨自己的修为太低,恨自己修炼太慢,精神的压迫,让薛讷识海中的灵魂力量沸腾了起来,似乎想要寻找一个宣泄口。而这个时候,薛讷正好施展战天式,这股沸腾的精神力量,顺势融入了薛讷丹田中调动起来的痕力中,随着薛讷的拳头,轰击了出去。

    早已掌握薛讷力量极限的罗飞鸿,看到薛讷一拳击来,调动身体力量,同样一拳迎了上去,在他看来,薛讷这是临死挣扎而已。

    “嘭!”

    罗飞鸿的身体直直的倒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砸在了生死台的阵法屏障上面,让阵法屏障一阵波动。

    “他的力量怎么变强了?”罗飞鸿满脸惊骇。

    罗飞鸿吃惊,薛讷同样吃惊,这一拳击出后,薛讷明显感觉自己的力量提升了很多,如果说刚才是十万斤的力量,那么力量提升后,就是十五万斤的力量了。

    “有意思,小家伙竟然突破了!”楚枫双手背在身后,用一种局外人的眼光欣赏着薛讷与罗飞鸿的战斗。

    薛讷感受了一下体内的变化,丹田中痕力的流转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变化,“是什么导致我刚才那一击力量大增的呢?”

    薛讷的识海中,灵魂力量在沸腾着,北边方位那个唯一成型的阴阳鱼,也是在释放着淡淡的光芒,每一次光芒波动,都有一股股灵魂力量从阴阳鱼中进入薛讷的识海。

    “是了,是灵魂力量的加入,才让我的攻击力量大增的。”薛讷眼睛一亮,瞬间想明白了缘由。

    “再试一遍!”薛讷痕力再次流转,同时识海中的灵魂力量向着痕力中融合,不过这次不管薛讷如何努力,灵魂力量始终是固守在它的识海中,轻易不进入薛讷身体的经脉。

    “看来这种情况只是偶然才会生的,不过如果这次我不死,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灵魂力量与痕力融合的这种攻击方式。”薛讷想明白灵魂力量与痕力融合的可能性后,便不再继续尝试,因为现在还是他与罗飞鸿进行生死战的时刻。

    “看来我获得的力量还是不够,这个薛讷的天赋真够妖孽的,以我正常修炼至金甲圣尊境界的修为,竟然不能战胜他。”罗飞鸿的脸色有些难看,心中暗自寻思着。

    过了几个呼吸时间,罗飞鸿最终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咬牙,身体中藏着的一颗水晶球再次破碎,无数纯净的灵魂力量涌进了罗飞鸿的身体中,让罗飞鸿的身体力量再度攀升。

    “桀桀,拥有力量的感觉真舒爽啊!”罗飞鸿左右扭了一下脖子,出令人牙酸的关节响声。

    “来吧,你还有多少底牌全部施展出来吧,不然,你就没有机会了。”路飞鸿向前大踏步走去。此刻,罗飞鸿已经彻底次舍弃了他的青虹剑,完全靠一双拳头与薛讷进行战斗。

    “这个罗飞鸿的气势怎么又攀升了,难道他之前一直在隐藏实力?”洛雪的秀眉紧紧地蹙在一起,罗飞鸿现在展露出来的实力,让洛雪也有了不小的压力。

    “薛讷哥哥,你一定要活下来啊,小溪还在等你的!”花小溪的脸上已经隐隐有了泪痕。

    “唉!”花小鱼站在人群中,远远地看到花小溪一直紧紧关注着薛讷的安危,不禁轻叹了一口气。

    “薛讷,你一定要坚持下来啊!”图塔的拳头同样紧紧握在一起,心中暗自说道:“薛讷,如果你被这罗飞鸿杀了,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薛讷同样感受到了罗飞鸿节节攀升的气势,这种气势,只有在八阶金甲圣尊境界强者的身上才会拥有,这罗飞鸿隐藏的还真够深沉。

    “喝!”

    薛讷同样舍弃了破天枪,继续施展战人式,以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迎着罗飞鸿打出了一拳。

    不过薛讷这次打出的这一拳,并没有像刚才一样,将灵魂力量融入,薛讷的力量与罗飞鸿的力量出现了很大的差距。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头折断的声音在生死台上响起,只见薛讷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向着后边飞了出去,“嘭”的一声,撞在了生死台阵法的屏障上。

    “死!”

    罗飞鸿一拳将薛讷击飞后,身体没有停顿,而是紧跟着飞出去的薛讷,再次一拳向着薛讷砸了下去。

    “不要!”花小溪惊叫一声,脚尖在地上一蹬,就要向生死台上冲去,旁边箜琪和洛雪眼疾手快,同时拉住了想要冲上生死台的花小溪。

    “小溪,生死战期间,任何人都不能插手。”洛雪呵斥一声。

    “就算你冲上去,生死台有阵法保护,你也进不去的。生死台上面的阵法,即使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过来了,一时半会儿也很难破快。”一旁的箜琪也劝阻道。

    “我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薛讷哥哥被那个混蛋杀死吗?”花小溪着急说道。

    “唉,这是双方约定好的生死战,谁也阻止不了。”箜琪轻叹一声,她对薛讷不了解,但是对于花小溪这个新进入青龙峰的师妹,却是非常喜爱,因为花小溪的性格,是一种非常乖巧的性格,对谁都没有心机。现在看到花小溪伤心,箜琪也很难受。

    “嘭!”

    花小溪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泪水从她的脸颊两侧流淌下来,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滴落在了地面上。

    “你?废了我的丹田!”薛讷只看到罗飞鸿的拳影一晃,紧接着,就感觉到小腹一痛,身体中流动的痕力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丹田也感受不到了。

    薛讷身上虽然穿着破天痕甲,但是对于攻击力量并不能百分之百阻拦住,而丹田又是一个非常脆弱的地方,在罗飞鸿一拳落在薛讷的小腹位置后,经过破天痕甲阻拦后的力量,还是轻易摧毁了薛讷的丹田。

    身体中的力量快消失着,几个呼吸过后,薛讷只留下**本身的力量,至于痕力对身体所产生的力量,完全消失了,现在的薛讷,凭借**力量,最多相当于黑甲战士初期。

    “哈哈,没有想到吧,跟我斗,就是自不量力。”罗飞鸿废掉薛讷的丹田后,仰天大笑。

    “放心,我现在不会杀你,要是让你这么简单地死去,岂不是太便宜你了。”罗飞鸿突然上前一步,半蹲在薛讷的身旁,在薛讷耳边说道:“罗玉的仇,我们会慢慢去找你报的。你失去了修为,接下来赶紧好好想想,被门派驱逐后,该如何逃避追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