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生死台开启(第二章)
    第358章生死台开启

    “玄海长老,我没有来迟吧?”

    薛讷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清楚地传进了现场的每一个人耳朵中,所有人齐刷刷的抬头,盯着生死台上的薛讷,想看看这个敢于挑战罗飞鸿的人到底长什么样。

    玄海长老看了一眼旁边的日晷,刚好到午时,旋即点了点头,说道:“没有,刚好。”

    玄海长老看向薛讷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欣赏,玄海长老记得,三年前,这个年轻人刚刚进入飞云山,那时候,他还只是三阶铜甲武者修为,不过三年后,这个年轻人已经是八阶银甲尊者修为了,三年提升了一个半的大境界,这种修炼速度,即使是翊天阁中的那些怪物,也就跟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修炼速度差不多吧。

    玄海心中暗叹一声,他同样不希望薛讷和罗飞鸿进行生死战,一个是擎天峰的首席弟子,一个是天赋异禀的新入门弟子,短短三年就达到了八阶银甲尊者,只差一步就能踏入金甲圣尊境界。

    在擎天峰的最高处,掌门楚枫和绮莲站在一起。

    “师兄,真的不阻止他们吗?以薛讷的天赋,突破至痕道圣者也就是短短数十年的时间,而飞鸿师侄的天赋也不差,两人生死决战,死掉任何一个,都是我们飞云山的损失啊!”绮莲有些担心的问身边的楚枫。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薛讷和罗飞鸿,注定只能存在一个,既然阻止不了,就顺其自然吧。”楚枫的目光透过无尽云雾,看向了朱雀峰的生死台。

    绮莲轻叹一声,没有再说话,同样静静的看着朱雀峰薛讷和罗飞鸿的生死决斗。

    罗飞鸿从地上站了起来,轻轻弹了弹身上的尘土,走到玄海长老身边,问道:“玄海长老,请问生死战可以开始了吗?”

    玄海长老深深看了罗飞鸿一眼,说道:“可以了!”

    玄海长老走到薛讷和罗飞鸿正前方,神色严肃的看着薛讷和罗飞鸿问道:“我再问最后一遍,你们两个已经确定要进行生死战?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花小溪站在洛雪身旁,心中焦急的念叨着:“薛讷哥哥,不要答应,求求你放弃吧。”

    不过花小溪在心中的焦急祈祷,薛讷是听不见的。

    “既然某些人活得不耐烦了,自认为有些本领就能挑衅我,那么我不介意送他重新去投胎。”罗飞鸿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薛讷,对玄海长老说道。

    玄海长老将目光汇聚到了薛讷的身上。

    “不退出!”薛讷神情肃穆,对于罗飞鸿不屑的目光视为不见。

    “好,你们两人各自逼出一滴精血到生死台角落的卡槽中,这样,生死台的阵法就会启动,你们生死战斗的过程中,任何人都不能中断你们的战斗。”玄海长老指了一下生死台东北角的一个半米多高的蟾蜍雕塑,蟾蜍雕塑的嘴巴朝天张开,里面是一个可以盛放物体的小槽。

    薛讷当先走到蟾蜍雕塑旁边,痕力催动,立即在手指上出现了一滴鲜红色的精血,“啪嗒”一声,滴落在了蟾蜍的嘴巴中,原本呈灰黑色的蟾蜍身上发出了淡淡的红色光芒。

    罗飞鸿同样上前,滴下了一滴精血。

    “嗡!”

    蟾蜍身上的光芒更加强烈了,像似能量聚集到了一起,突然爆发一般,从蟾蜍身上散发出一股股红色的能量,将整个生死台笼罩住了。

    玄海长老早已退到了生死台的外面,站在外面对着薛讷和罗飞鸿说道:“生死台已经启动,你们两人可以进行生死战了,战斗结束后,只需要再在蟾蜍口中滴入一滴精血,这个阵法就会消失。”

    生死台上出现的阵法,只是保证生死台中的两个人不能轻易逃出去,再就是防止生死台中战斗的两人散逸出去的能量对周围观战的人产生伤害,但是对于声音的传递,没有什么阻拦,玄海长老的声音轻易传进了生死台上薛讷和罗飞鸿两人的耳中。

    “轰!”

    薛讷和罗飞鸿两人身上同时升腾起一股杀意,这可是生死决斗,罗飞鸿和薛讷两人不敢有一点的大意。

    “受死!”

    罗飞鸿右手呈爪,遥遥向着薛讷抓下,只见罗飞鸿的手上幻化出一道虚幻的手掌,穿透空间向着薛讷当头抓下。

    “哼,靠这等雕虫小技就想打败我,做梦!”薛讷直接一拳向着罗飞鸿幻化出来的手掌轰击过去。

    “砰”的一声,幻化的手掌破碎。

    “嗖!”一拳轰破罗飞鸿的攻击,薛讷的身体化做一道闪电,瞬间到了罗飞鸿的身前,缠绕着阴阳玄火的拳头向着罗飞鸿的脸上狠狠砸了下去。

    “哼!”罗飞鸿脸色一变,薛讷这一招,纯粹是打脸。罗飞鸿手掌向上一翻,立即盖在了薛讷攻击过来的拳头上。

    “噗”的一声,拳掌相击,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响声,但是薛讷和罗飞鸿同时向后倒退了一步,巨大的反击力,让薛讷和罗飞鸿两人都在生死台的地面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

    不过生死台能够用来作为生死战斗的地方,自然不会轻易被破坏掉。薛讷和罗飞鸿刚在地面踩出深坑,下一刻,生死台上出现深坑脚印的地方慢慢蠕动,不过眨眼的时间,刚才出现深坑的地方又是平整如初。

    一招攻击被阻,薛讷气势一变,脚掌狠狠一蹬地面,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深坑后,整个人再次如同炮弹一般,弹射向罗飞鸿。

    “玄黄战技之战地式。”薛讷土属性意境展开,配合玄黄战技,整个人化作一头洪荒猛兽,带着一往无前的狂暴气势,对罗飞鸿展开了快速的攻击。

    手、肘、腿、膝盖,甚至后背,这些地方全部化作了薛讷可以攻击的武器,在身体腾挪之间,对罗飞鸿疯狂攻击着。

    罗飞鸿脸色阴沉,两只手掌化作了漫天掌影,将薛讷的这些攻击都接了下了,不过罗飞鸿心中却是有些惊讶,因为薛讷攻击的力量,竟然已经和他非常接近了。

    “震山掌!”罗飞鸿低喝一声,一掌快速拍向薛讷的胸口。

    薛讷同样一拳迎了上去,薛讷施展《玄黄战技》,已经将自己的精气神调动到了极限,在罗飞鸿拍出这一掌的时候,薛讷也打出了《玄黄战技》所能施展出来的最强一拳。

    “嘭!”

    罗飞鸿的双脚在地上擦出一条长长的痕迹,整个身体撞在了生死台的阵法屏障上面,同时,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

    薛讷的身体同样向后倒飞出去,被生死台的阵法屏障阻拦了下来,不过薛讷的嘴角没有溢出鲜血,以薛讷**的强悍程度,完全可以承受住这股反震之力。

    “什么?罗师兄竟然吐血了!”擂台下有人失声惊叫。

    “闭嘴!那是罗师兄让着那个薛讷的。”

    “就是,罗师兄怎么可能会输!”来自擎天峰的弟子呵斥着周围的其他主峰的弟子。

    擎天峰作为飞云山掌门亲自统领的主峰,在飞云山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这也就导致擎天峰的弟子,自我感觉比其他主峰的弟子都要高人一头,平时在路上遇到,都是以师兄自居的。

    “牛什么牛,等薛讷打败了你们的大师兄,看你们还能不能这么牛!”人群中自然也有对擎天峰不满的弟子。

    “薛讷又变强了,我得更加努力,才能赶上薛讷的脚步!”站在人群中观看战斗的图塔,双拳紧紧的握着,心中下着决心。

    “薛讷哥哥,加油!”花小溪握着白皙的小拳头,心中给薛讷鼓劲。

    人群中还有和薛讷一起加入飞云山的方莹、楼山、季子玉等人,也有当初还是杂役弟子时,住在翠竹居的一干朋友,他们都在关注着生死台上薛讷与罗飞鸿的战斗,在心中为薛讷默默加油。

    ……

    “呵呵,有些本事,竟然能够让我吐血。”罗飞鸿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狞笑着对薛讷说道:“不过你若是以此作为自豪的本钱,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我刚才只是热身而已。”

    “锵!”

    罗飞鸿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青色的长剑。

    “这把青虹剑已经陪伴我二十年了,这二十年来,所有敢于冒犯我的人,都被我斩杀在了这把青虹剑下。”罗飞鸿用手轻轻的擦拭着手中的青虹剑,自顾自地说着。

    “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能够取你性命的人。”薛讷手中破天枪一转,闪电般刺出了三枪。

    “铛,铛,铛!”

    罗飞鸿手中青虹剑原地划了一道弧线,轻易挡住了薛讷刺出的长枪。

    “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吧!”罗飞鸿的青虹剑上突然出现了淡淡的金色光芒。

    “孤阳九剑!”

    罗飞鸿的青虹剑化作一道金光,瞬间到了薛讷的身前,向着薛讷的喉咙处刺去。

    “湮灭!”

    薛讷神识释放,破天枪枪尖准确无误的抵在了罗飞鸿刺过来的青虹剑剑尖上面。

    “裂!”

    罗飞鸿诡异一笑,手中青虹剑突然一转,数道金光突然从青虹剑中飞了出来,向着薛讷冲去。

    给读者的话:

    今天是春节,给大家两章奉上,明天恢复到一天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