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再探寒潭
    第353章再探寒潭

    “我不信你全身所有地方都能够这么硬!”白皓脸色一寒,手中软剑挽了一个剑花,化作一朵徐徐绽放的雪莲花,向着薛讷推进过去。

    “给我破!”薛讷破天枪湮灭施展出来,无数细小空间裂缝在破天枪尖肆虐,空间裂缝快切割,直接将白皓施展出来的雪莲花切割成了碎片,辣手摧花来形容薛讷的攻击,最恰当不过了。

    白皓的瞳孔一缩,“这小子比他所具有的修为更厉害一点啊。”

    “他怎么又变厉害了?”白奎站在一旁观看着薛讷与他大哥白皓的战斗,白奎对薛讷的实力可以说是最清楚不过了。薛讷刚进入百炼秘境的时候,战斗力只是比白奎稍高一点而已,等到白奎第二次与薛讷交手的时候,薛讷苦战一番,击败了百炼榜第十的戴宗岳,而这次薛讷竟然可以与他大哥白皓斗个旗鼓相当。

    “他修炼度怎么会这么快?”白奎心中极度的不平衡,要知道戴宗岳在白皓的手下,最多坚持十多招就会落败,但是薛讷现在已经与白皓战斗了一百多招了,依然没有一点落败的迹象。

    “不错,竟然能够在我的手下坚持三百招。”白皓目光灼灼的看着薛讷,作为百炼榜第一,自然有白皓的孤傲,但是高手也会寂寞的,现在见到薛讷竟然能够在他手中坚持三百招,白皓对于薛讷有了一些欣赏。

    “你也很不错!”薛讷看着白皓,如果不是因为白奎,或许薛讷和白皓还可以成为朋友。

    “接下来我要施展我从师父那里学到的剑法《横空五剑》,你小心了。”白皓神情肃穆,这是对对手的尊重。

    “你尽管施展!”薛讷心中隐隐有着兴奋,越强的对手,越能让薛讷在战斗中找到差距。

    “第一剑,一苇渡江!”

    白皓一剑刺出,整个人消失在了薛讷的眼前,不过薛讷释放神识可以感知到,白皓并没有消失,只是因为白皓的度太快,薛讷看不清楚了而已。

    白皓与薛讷之间的距离,一个眨眼的功夫都要不了,白皓的软剑灌输痕力后笔直刺向薛讷,剑未至,薛讷就一紧感受到了一股凌厉的剑气扑面而来。

    “来得好!”薛讷的破天枪如同一条黑色大蟒,瞬间迎着白皓的软剑攻击过去,在破天枪的枪尖,阴阳玄火缠绕,灼烧着周围的空间。

    白皓的软剑与薛讷的破天枪碰撞在一起,并没有出现猛烈的爆破声,两人都是一触即分。

    “第二招,烈阳当空。”

    白皓的软剑上突然光芒大作,如同一轮释放着光芒的太阳。

    “轰!”

    释放着强烈光芒的软剑,在白皓的控制下,向着薛讷轰然斩落。

    “火焚虚空!”

    薛讷的破天枪上面的阴阳玄火同样猛然大增,形成了一个青龙两色的火焰图案,在这图案中,一半是青色的,一半则是红色的,呈一个阴阳图案缓慢旋转着。

    “轰!”

    在这森林中,突然爆出了一道猛烈的爆炸声,让周围的大地都有了剧烈的晃动。

    薛讷和白皓同样在这爆炸中被冲飞出去。

    “好厉害的一招烈阳当空!”薛讷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刚才那一击碰撞,让他和白皓都受了一点轻伤。

    “能借下我两招,你也不赖。第三招,鹰击长空。”

    白皓突然高高跃起,升到十几米高度后,整个人倒立,头朝下,脚朝上,双手握着软剑,借助下坠之势,向着薛讷劈斩下来。

    “嘭!”

    薛讷双脚在地面一顿,整个人迎着下坠的白皓飞了上去,如果让白皓借助下坠之势将度完全爆出来,薛讷绝对是接不下来的,只能是先主动出击。

    “风旋!”薛讷从地面跳起时力量很大,整个地面出现了大量的裂缝,不过薛讷飞到空中后,却是整个人变得轻盈起来,手中破天枪化作一道闪电,快迎上了白皓的软剑。

    白皓毕竟是从上往下攻击,再借助下坠之势,薛讷虽然出枪抵住了白皓的软剑,但是却是依然被白皓压着向地面坠去。

    “两倍痕力爆!”

    薛讷握着破天枪的胳膊突然变得粗大起来,胳膊上的肌肉和经脉如同盘虬的树根,根根凸显。

    白皓浑身一震,差点没握住手中的软剑。

    “这是什么攻击力量?竟然能够透过武器传递过来。”白皓对于薛讷愈重视起来。

    “没有击退!”薛讷一咬牙,胳膊肌肉再次变粗,低吼道:“三倍痕力爆!”

    感受到薛讷长枪上传递过来的逐渐增加的力量,白皓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口中同样大喝道:“翻江倒海!”

    白皓的软剑开始缓慢旋转起来,像似在画圆圈一般,带动薛讷的长枪快转动。

    “《玄黄战技》至战地式,给我定!”薛讷身上陡然爆出一股洪荒的气势,逆向旋转破天枪,阻挠着白皓施展的翻江倒海。

    “嗵!”

    薛讷双腿直接插入了地面以下,一直到大腿根部,而白皓则是抛飞了出去,蹬蹬蹬倒退七八步后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好久都没有打的这么尽兴了。薛讷,再接我最后一招,不过这最后一招我都控制不住力道。”白皓站起身来,眼中同样闪烁着兴奋。

    “尽管放马过来吧!”薛讷双腿一震,周围的土石飞溅出去,薛讷一抬腿,从地下跨了出来。

    “第五招,马踏飞燕!”

    白皓身上的气势突然一变,原本飘逸的身体忽然变得沉重起来,如同一辆重型装甲车,向着薛讷横冲直撞过去。

    “嗯,这气势怎么感觉有些熟悉?”薛讷露出疑惑的神情,突然,脑海中一道闪电闪过,薛讷响起,这是玄黄之气的感觉,以前他还得到过玄黄之气的,不过在驼云山脉中消耗完了。

    “不愧是玄黄之气,好强的压迫。”薛讷突然闭起了眼睛,因为看到白皓身上的气势,薛讷许久一直没有进展的《玄黄战技》第三式战天式有了一丝明悟。

    “他还敢闭上眼睛!”白皓心中吃惊,不过此刻他已经停不下来了,如果强行停下来,这反噬的力量就会让白皓全身的经脉都拉断,整个人基本就废了。

    “原来是这样!”薛讷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同时手中的破天枪高高举起,一个简简单单的怒劈,劈向了冲过来的白皓。

    “嘭!”

    蓄足了气势的白皓,面对薛讷这普通的一记怒劈,却似感觉一座万丈高山倒塌下来一般。动力再强的装甲车,也是撞不塌一座大山的。

    白皓整个人浑身一震,快向后抛飞出去,在飞出去的同时,口中鲜血狂喷。

    “大哥,大哥,你没事吧?”站在远处观看的白奎都被吓傻了,他没有想到一直在他心中是无敌的大哥竟然会输。

    薛讷睁开了眼睛,一脸歉意的看了看在远处倒地的白皓。白奎最后一招马踏飞燕掌控不住,薛讷最后这突然领悟的《玄黄战技》第三式战天式同样没有完全掌握,将白皓震成了重伤。

    “我没事!”白皓依靠着弟弟白奎的手臂,站了起来,看着薛讷说道:“你很厉害,我输得心服口服!”

    “承让了!”薛讷向着白皓拱了拱手,对方至少还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这样的人,即使是输了,也是值得人尊敬的。

    “我们走吧!”白皓被弟弟白奎搀扶着,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现在大哥都输了,白奎对于薛讷的那些怨恨,早已悄悄地消散了,因为他即使怨恨,也拿薛讷没有任何的办法。预期将怨恨留在心里,还不如让它随风飘散。

    “对了,罗飞鸿现在虽然是五阶金甲圣尊,但是他很强很强,甚至我怀疑他隐藏了实力。”走了两步的白皓突然停下脚步,扭过头来对薛讷提醒道。现在整个飞云山都知道薛讷和罗飞鸿定下了三年之约。

    “多谢!”薛讷对着白皓再次拱了拱手。

    白皓兄弟两走了,薛讷也认准方向向着密林深处快飞奔而去。

    罗飞鸿强,薛讷不惧,三阶银甲尊者的薛讷就能凭借刚刚领悟的《玄黄战技》第三式战天式,轻松击败一阶金甲圣尊的白皓。只要等自己突破至银甲尊者巅峰,再完善《玄黄战技》第三式战天式,就有能够和罗飞鸿一争高下的底牌了。

    薛讷释放着神识,能够提前现森林中那些强大的魔兽,只要有强的魔兽,薛讷提前就绕开了路,两天后,薛讷顺利抵达了当初他的师傅钟山带他练习枪法的潭水边。

    “师傅到底在这里留下了什么呢?”薛讷站在潭水边沉思。这个潭水非常的冰冷,薛讷在里面洗过澡,潭水的温度估计有零下二十多度,不过奇怪的是,温度这么低的水,却没有结冰。

    “九哥,麻烦你了!”这次薛讷进入这寒潭中潜修,自然不希望有人来打扰到他,而不让人打扰的最佳办法,就是在这里布置阵法,让别人现不了。

    “小事而已!”小九向着周围快弹出数百个光点,顿时这一片就隐藏了起来,即使有人走到跟前,也看不到了。

    “扑嗵!”薛讷纵身跃入了这个寒潭中,向着寒潭底部潜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