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破天痕甲
    第352章破天痕甲

    “嗡”的一声,原本静止躺在千锤百炼石上面的痕甲自动飘浮了起来,而且颜色也发生了变化,由之前的半透明色完全变成了透明颜色,有规律的轻微波动着。

    “过来吧!”薛讷轻声开口,像似一个父亲呼唤自己的孩子一般。

    痕甲停顿了片刻,突然化作一道流化冲进了薛讷微张的口中,顺着经脉进入了薛讷的丹田。

    进入薛讷丹田中的痕甲,与薛讷的痕力融合后,突兀消失,同一时刻,薛讷的身上亮起了迷蒙的光芒,薛讷全身被覆盖在了一层透明的物质中,这透明的物质与薛讷的身体紧紧贴合。薛讷尝试活动了一下胳膊和腿,出现在身体表面的痕甲对行动没有一点的影响,仿佛不存在一般。

    “缩小一点。”薛讷心意一动,原本覆盖薛讷全身的痕甲如同水银一般流动起来,露出了包裹着薛讷的头部,同时脚上的痕甲也是逐渐消退,全部流动到了薛讷的身体上,在薛讷的身体上形成了一套战甲。

    “好神奇的痕甲,想让它覆盖哪里,就能覆盖哪里。再试试它的韧性。”薛讷一翻手,黑色匕首再次出现在手中,痕甲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保护身体,韧性自然是最重要的。

    “咻!”薛讷拿着匕首刺向自己的手臂,在手臂上,有着痕甲覆盖。

    “叮”的一声,看似水银一般的痕甲,在匕首刺在它上面的时候,却是变得非常坚硬,宝器级别的匕首,在痕甲上面都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至于薛讷的身体,更是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力道传递进来。

    “我刚才这一击大概有一万斤的力量,看来防护效果还不错,等有机会了,去找一只魔兽练练手,看能不能再承受更大的攻击力量。”薛讷收起匕首,对自己身上扎刀,虽然明知有痕甲保护,但是薛讷还是下不去手。

    “这一直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有些麻烦啊!”薛讷看着身上一直发光的痕甲,有些头疼,与人战斗时,总不能一直这样发着光吧,如果是夜晚,那岂不是在告诉敌人我在这里。

    “倏”的一闪,似乎明白了薛讷的想法,一直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痕甲突然收敛了所有的光芒,变成了一件透明色的薄膜,紧紧贴在了薛讷的身体表面。

    “哈哈,这样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薛讷欣喜的看着身上的痕甲,此刻,痕甲完全隐藏在了衣服里面,在外面根本就看不出来痕甲的一点痕迹。

    薛讷试验了一下痕甲的功能后,就将痕甲收回了身体内部,痕甲和破天枪一样,都需要要薛讷用痕力慢慢温养的。

    薛讷用手摸了摸穿在身上的痕甲,说道:“我的长枪称为破天枪,至于你,就称为破天痕甲吧!”

    破天痕甲被薛讷存放在了丹田中,经过薛讷多次试验,只有破天痕甲温养在丹田中,才会随着薛讷心意瞬间出现在薛讷的身体表面的。

    处于薛讷丹田中的破天痕甲缩成了一颗眼珠大小的透明球体,静静的悬浮在丹田的一个角落,只有薛讷细心体会时,才能发现破天痕甲在缓慢的吸收着薛讷丹田中的一丝痕力,缓慢成长着。

    “哼,有了破天痕甲,与罗飞鸿的战斗中,我就能立于不败之地。”薛讷眼睛中精芒一闪,大踏步走出了炼器的密室。

    百炼秘境的原始森林中,一道人影正快速的向前飞纵着,每一次眨眼的时间,都能冲出去四五十丈远。

    “嘭!”

    人影从大树的树干上直接跳落,砸在了地面上,,让周围的树木都震颤了好几下。

    这道人影正是薛讷,他炼制成功痕甲后,又去青龙峰看望了花小溪,现在的花小溪已经是铜价武者巅峰了,只差一步,就能踏入银甲尊者的境界。这让薛讷不禁感叹木灵之体的强大,薛讷自己是修炼了《太古重生诀》,还有小九这个活了百万年的老家伙帮助,这才让修炼速度比较快,而花小溪,除了木灵之体的促进外,再无其他的促进之物。

    之前与花小溪修为相当的花小鱼,现在也不过是六阶铜甲武者修为而已。

    作为木灵之体,花小溪自然被飞云山中的那些长老所看好,现在花小溪已经拜在了青龙峰金若水长老的门下,成为了其亲传弟子。

    小赤火雀在花小溪的精心照顾之下,现在已经是五级魔兽,罗华虽然眼馋,但是现在花小溪的师傅可是青龙峰的长老,接他一个胆子,也不敢来招惹花小溪了。

    薛讷在看望花小溪后,顺便拜访了一下金若水长老,从金若水长老那里,薛讷得知,现在的罗飞鸿,已经是五阶金甲圣尊修为,在这一代年轻弟子中,罗飞鸿只比比青龙峰的首席弟子洛雪稍低一点,暂时排名第二。

    “五阶金甲圣尊,只要我突破到银甲尊者巅峰,就可以匹敌五阶金甲圣尊境界了。”薛讷对于自己突破到银甲尊者巅峰,还是有很大的信息的,现在薛讷是三阶银甲尊者,薛讷隐隐有突破至四阶银甲尊者的感觉,再有十多天,就可以冲刺四阶银甲尊者了。

    从四阶银甲尊者到银甲尊者巅峰,还有四个小等级,不过薛讷有信心在十个月内达到,因为当初他的师傅钟山临走时,曾告诉薛讷,在寒冰潭中为薛讷留了一样东西,等到薛讷达到四阶银甲尊者修为后,就可以去使用了,使用了这个东西,就可以很快达到银甲尊者巅峰,而且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你这是要去哪呀?”两道人影从密林中走了出来,其中一人薛讷认识,正是被自己打退的白奎,另外一人,则是和白奎有着几分相像。

    “你是白皓?”薛讷眼神一凝,因为他从对方的身上隐隐感觉到了威胁。

    “不错,这正是我的大哥,百炼榜第一的白皓。怎么样,害怕了吧?”白奎得意的盯着薛讷。

    “害怕?”薛讷眉毛一扬,说道:“不,我后悔了,后悔当初没有把你打成死狗,不然你就不会再跑出来乱咬人了。”

    “你该死!”白奎身旁的白皓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对方骂白奎是狗,那作为白奎的大哥,他又是什么。

    “我该不该死,不是你说了算的。”薛讷脸色平淡,对于找上门来的白皓,薛讷没有一点的担忧,对方虽然是百炼榜第一,但是也就是一阶金甲圣尊境界而已,对于薛讷还没有太大的威胁。

    “我说让你死,你就得死。”白皓的身体突然动了,一步跨出,就到了薛讷的身前,直接一拳向着薛讷砸了过来。

    “好快的速度!”薛讷的瞳孔一缩,对方刚才距离他还有数十米的距离,不过只是简单的一步跨出,就直接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薛讷没有退缩,同样是一拳击出,迎着白皓的拳头碰撞而去。

    “嘭!”

    一股狂暴的能量从两人拳头相碰撞的地方散逸出来,让周围方圆十米内的树木全部被腰斩。

    薛讷后退了三步,白皓同样也是后退了三步。

    “好大的力量,怪不得能当百炼榜第一呢。”薛讷心中吃惊,不过白皓心中更加吃惊,金甲圣尊对上银甲尊者,两人的力量竟然打了一个平手。

    “如果让着小子成长下去,就会威胁到我百炼榜第一的位置,不能让他成长起来。”白皓的眼神眯了起来,对于薛讷的杀意更浓了。

    “怎么?想杀我?”对于白皓释放出来的杀意,薛讷轻笑一声,不屑一顾。先不说白皓有没有杀死薛讷的能力,即使白皓有,但是如果薛讷想逃,白皓是绝对追不上的,麒麟痕兽可是具有无视空间阻碍穿梭的能力的。

    “死!”

    白皓突然暴喝一声,身体鬼魅般冲到了薛讷的跟前,在白皓的手中,一柄细长的软件突然弹出,被白皓灌输痕力后,直直的向着薛讷的胸口位置刺了过来。

    “痕甲现!”

    薛讷被白皓突然爆发出来的速度弄得措手不及,急忙将痕甲穿在了身上。

    “叮!”

    白皓的软件刺在了薛讷的胸口上,不过在刺破薛讷的衣服后,却怎么都刺不进去了,白皓施展的力量甚至都微微压弯了软件。

    “这小子的**防御怎么这么强?”白皓心中一惊,不过旋即明白,“一个银甲尊者的身体防御是不可能这么强的,在薛讷的身上,可能穿有护甲。”

    “嗵,嗵,嗵!”

    薛讷后退出去三四步,同时低头看了看刚才被白皓刺中的地方,除了衣服有个小洞外,破天痕甲上面依然是没有什么破损的痕迹。

    薛讷用手揉了揉胸口,虽然白皓的软剑没有刺穿破天痕甲,但是剑尖集中的力量,破天痕甲抵消了九成,还有一成痕甲抵消不了,作用在了薛讷的身体上,虽然对身体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但是还真他妈的疼啊。

    “对方只是使用软剑,就能让自己感觉到很疼,如果遇到的敌人使用重型武器,随便给自己来一下,估计都会让自己受到内伤。看来破天痕甲现在只能保护自己不受到锋利武器的伤害,但是重型武器的力量还是会传递到身体上的。”薛讷心思急转,很快就对自己身上的破天痕甲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