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炼制痕甲
    第351章炼制痕甲

    在炼器楼的六层的一间密室中,薛讷盘膝而坐,脑海中则是小九讲给他的炼制痕力铠甲的方法。

    “呼!”

    薛讷呼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不愧是可以成长的痕力铠甲的炼制方法,薛讷足足领悟了两天两夜,才初步掌握。

    痕甲的炼制,需要一边炼制,一边加入使用之人的精血的,只有痕甲与精血充分融合,使用的时候,才能够随心所欲的召唤。

    痕甲炼制出来后,一般都是在使用之人的丹田中温养的,在需要的时候,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从浮现在身体表面,穿在身上。而且这种痕甲属于软甲的,穿上痕甲后,战斗时,对身体的灵活性没有什么影响。

    “怎么样?有没有把握?”小九悬浮在薛讷的身旁问道。

    “可以尝试!”薛讷的眼中满是自信。

    薛讷将天痕陨铁拿了出来,投入了熔炉中,天痕陨铁比较难以融化,需要提前融化提纯。

    熊熊火焰在熔炉底部燃烧着,让整个熔炉变成了赤红色,像似一个大火球一般。

    青黑色的天痕陨铁在熔炉中缓慢流动着,变成液相的天痕陨铁像似黏稠的沥青,不断地往外冒着气泡。

    “该加辅料了!”薛讷神色镇定,从痕戒中拿出一柄黑色匕首,毫不犹豫在手腕上划过,一滴滴赤红色的鲜血从薛讷的手腕上涌出,不过不等这些血液流淌下去,就被薛讷控制飞到了熔炉中,与天痕陨铁融合在了一起。

    “到你了,虚无之树的树心!”薛讷小心翼翼地拿出虚无之树的树心,将其投入了熔炉中。

    天痕陨铁,虚无之树的树心以及薛讷的精血,三者翻腾着很快就融合在了一起。

    “精血还有点少。”薛讷看了一下熔炉中液体的颜色,拿起匕首,又在手腕上划了一下,刚才划破的伤口早已因为薛讷快速的恢复能力而痊愈了。

    又是一大团精血飞入熔炉中,在熔炉的上方,猛然爆发出了一大片的火焰,这是薛讷精血中蕴含的一些阴阳玄火在作用。

    熔炉中液体变成了乳白色,在熔炉中缓缓旋转着。

    “温度似乎有点不够高?”薛讷皱了皱眉,痕甲炼制,温度越高,天痕陨铁和虚无之树的树心、薛讷的精血融合的越是彻底。

    “再给你加一把火!”

    薛讷将手掌靠近熔炉外壁,阴阳玄火喷薄而出,瞬间就包裹住了整个熔炉。

    “轰!”

    熔炉中的液体突然爆发出剧烈的沸腾声音,整个熔炉由之前的赤红色猛然变成了淡白色,隐隐有着向透明颜色转变的趋势。

    “咔!”

    突然,一道淡淡的响声从熔炉上面传来。

    薛讷顿时一愣,旋即脸色一变,口中低骂道:“该死,熔炉怎么在这个时候有要裂开的趋势?”

    薛讷双掌同时贴在熔炉上面,阴阳玄火不要钱似得全部喷出,将整个熔炉团团包裹,同时神识笼罩熔炉,关注着熔炉的变化。薛讷想要加大温度,在熔炉完全裂开之前,将熔炉中的熔融之物加热到预定的温度。

    “咔,咔!”

    非常轻微的响声不断地从熔炉中传进薛讷的耳中,这种不仔细听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在薛讷听来,却无异于洪钟大吕,一下,一下的震颤着薛讷的心房。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盏茶的时间就行!”薛讷在心中祈祷着,可惜事实却让薛讷感觉到无力。熔炉底部,已经出现了一条半米长的微小裂缝,顺着这微小裂缝,正在逐渐扩大着。

    整个熔炉在薛讷全力输出阴阳玄火灼烧下,完全变成了纯白色,隐隐可以看到熔炉中沸腾着的熔融之物。

    “咔嚓!”

    “咔咔”的响声抓变成了“咔嚓”声,却是熔炉底部,已经出现了连通整个熔炉的微小裂缝,在熔炉的上部边缘,在微笑裂缝的基础上,出现了一个裂开的缝隙,薛讷从这个缝隙都能看到熔炉另外一边的景象。

    “要裂开了吗?不,我不能失败。”薛讷有些癫狂,灵魂力量也是疯狂涌出,不顾灼热高温对灵魂力量的灼烧,用灵魂力量包裹住了熔炉,限制住了熔炉的继续开裂。

    好不容易得到一颗虚无之树的树心,如果失败,这颗虚无之树的树心就作废了,要想再得到一颗虚无之树的树心,还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呢。

    薛讷双目赤红,为了打败罗飞鸿,他付出了太多,痕甲是战胜罗飞鸿的一张非常重要的底牌,薛讷不允许就这么失败。

    “滋滋滋……”

    灼热的火焰灼烧着薛讷的灵魂,刺骨的疼痛,让薛讷的脸色有些狰狞,汗珠顺着薛讷的脸庞,像小溪一般流淌下来,不过还未完全滴落地面,就被高温火焰焚烧成了水汽升腾起来。

    熔炉在薛讷灵魂力量的包裹下,开裂的速度大大缓解,但是还是在缓慢开裂。

    熔炉中的天痕陨铁、虚无之树的树心和薛讷的精血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的液体,而且体积上,也缩小了一半,只有头颅大小的一团了。

    “咔嚓,咔嚓!”

    突然,连续道“咔嚓”声响起。

    “不好!”

    “轰隆!”

    整个熔炉彻底碎裂开来,变成了一片片废铁块。

    薛讷神色凝重的静站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

    在熔炉破碎的地方,一团半透明色的液体悬浮在半空中,薛讷双手向前虚托,从他的手中,升腾起来的阴阳玄火在半透明的液体下方燃烧着。

    “好险,差一点就失败了。”薛讷的嘴角逐渐露出一抹微笑,因为他手中托浮的半透明液体已经达到了炼制痕甲的温度。

    “接下来该千锤百炼了!”薛讷将托着的半透明液体放到了一旁的千锤百炼石上,一柄半米多长的大锤出现在了薛讷的手中。

    “叮叮当当!”薛讷手中的大锤快速向着这团半透明物体捶打了下去。

    痕甲的炼制原料经过薛讷提纯后,只有头颅大小,但是就这头颅大小的物体能够炼制出覆盖薛讷全身的痕甲,平均下来,这炼制成功的痕甲,是很薄很薄的一层。

    薛讷手中的大锤一下一下有规律的敲击着痕甲,枯燥而又单一,不知道要敲击多少下,一个时辰过去了,薛讷锤下的痕甲只是略微变扁了一些而已。

    在薛讷打造痕甲的时候,风月城皇宫中。

    “什么?太子被人杀了?”风霄大帝猛地站了起来,双眼如同利剑一般,紧紧盯着前来禀报的风影卫统领。

    被风霄大帝死死盯着,风影卫统领乐海感觉身上扛着一座大山一般,额头上冷汗涔涔。

    “是的,属下在距离风月城南边五千里处的枫叶林发现了太子殿下的尸体,还有太子殿下随身侍卫的尸体。”乐海低着头不敢看风霄大帝,他知道风霄大帝现在非常的愤怒。

    “还有什么发现?”出乎乐海意料,风霄大帝的怒火很快平息了下去,语气平淡的问道,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启禀陛下,太子殿下身上的痕戒被人拿走乐,其他侍卫身上的痕戒同样都被人拿走了,像似杀人夺财。”乐海迟疑了一下说道。

    “杀人夺财?”风霄大帝轻声低语,突然他抬起头来,看着乐海问道:“太子这段时间和什么人接触过没?”

    “前段时间太子殿下招揽了一个叫诸葛毅的谋士,而且对这诸葛毅非常的尊敬。”乐海回答道。作为风月帝国最强的风影卫,他几乎渗透到了帝国的角角落落,即使哪个大臣晚上临幸了小妾几次,都查的清清楚楚。

    “不过?”

    “不过什么?”风霄大帝沉声问道。

    “在太子殿下身边死去的侍卫中,并没有这个诸葛毅,但是太子府守门士兵亲眼看到诸葛毅和太子殿下一起出了太子府。”乐海看了一下风霄大帝,继续说道。

    “看来这个诸葛毅有很大的问题啊,你们马上去追查这个诸葛毅,务必将其捉拿回来。”风霄大帝对乐海吩咐道。

    “是!”乐海领命离开,整个大殿中只剩下风霄大帝一个人。

    跳动的蜡烛将风霄大帝的影子映照的非常的清晰,但是也非常孤单。

    “看来我得到的密保是真的,寅儿啊,你真的就等不及想要父皇的整个位置吗?”风霄大帝轻声低语道:“不过你现在已经死了,父皇也就不追究你的错误了,但是你我父子一场,父皇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风霄大帝握紧了拳头,看着一直在跳动着的火焰,久久沉思。

    ……

    “叮叮当当!”

    薛讷依然埋头锻造着痕甲,已经过去三天三夜了,薛讷一直在不眠不休的用手中大锤捶打着痕甲,此刻薛讷锤下的痕甲,已经变成了一个人形的痕甲,整个痕甲被薛讷敲击的薄如蝉翼,但是用手摸上去,却又非常的结实。

    “铛”的一声,薛讷将手中的大锤放置在了一旁,用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用熬得通红的眼睛看着眼前的这身痕甲,痕甲炼制已经完成了,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开始认主吧!”

    薛讷从指尖逼出一滴精血,滴在了身前的痕甲上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