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震怒
    第349章震怒

    “冲啊,抓住那个女的,赏痕金币一千枚。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波又一波的士兵试图躲过薛讷的攻击,杀死风灵公主,不过薛讷的破天枪挥舞的密不透风,所有冲到风灵公主跟前的士兵,都被薛讷斩杀咱破天枪下。

    “嘭,嘭,嘭!”

    薛讷的破天枪快刺出,挡在薛讷身前的五个士兵喉咙处同时出现了一个大洞,向外汩汩冒着鲜血。

    “嗵!”

    薛讷带着风灵公主终于踏进了皇宫的大门,大门外聚集的士兵比较多,大门内就少了很多了。

    “你父皇在皇宫哪里?我带你去找他。”薛讷传音询问身旁的风灵公主。

    “在皇宫最深处,暖经殿中。”风灵公主给薛讷指了一个方向。

    “抓紧了!”薛讷突然抓着风灵公主的胳膊,将其背在了背上。风灵公主的飞奔度太慢,薛讷背着风灵公主才能快冲出这些士兵的包围,将这些士兵甩开。

    “啊!”风灵公主轻呼一声,旋即就用手牢牢抓住了薛讷的衣服。风灵公主还是第一次被陌生男子背在背上,闻着薛讷身上散出来的那股男人的的气息,风灵公主现自己竟然很迷恋这种气味。

    背负着风灵公主的薛讷,如同一只下山猛虎,在密密麻麻汇聚的士兵中杀出了一条血路,脚尖在一块岩石上面一点,身体就飞上了一座大殿的房顶,顺着房顶向着另外一座大殿飞掠而去。

    皇宫中的房屋基本都是鳞次栉比,一座大殿挨着一座大殿,薛讷背负着风灵公主,基本不需要浪费多少力气,就能从一座大殿上面纵跃到另外一座大殿的房顶上。

    薛讷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银甲尊者境界,能够轻松在房顶纵跃,但是普通士兵则是慢了很多,他们虽然能够纵跃到大殿房顶,但是在皇宫森严的制度下呆的久了,对于随意纵跃上房顶,他们还是有很多迟疑的,只有几个和薛讷同样是银甲尊者修为的将军能够跟在薛讷的身后追赶。

    风寅太子站在皇宫外面,看着薛讷背负风灵公主脱离了士兵的围攻,向着皇宫深处奔去,脸色一阵阴晴不定。最终,风寅太子则是深深看了一眼薛讷逃走的方向,转身向着自己的太子府快走去。

    ……

    “站住!”

    薛讷毕竟对皇宫不熟悉,很快,就被几个银甲尊者境界的侍卫给阻拦住了,其中一个侍卫头领还是金甲圣尊境界强者。

    “贾侍卫,你也要阻拦我吗?”风灵公主寒声对拦着薛讷的那个金甲圣尊境界的侍卫开口问道。

    “在下只是奉太子殿下的命令,阻拦你们进入皇宫。”被风灵公主称作贾侍卫的那个金甲圣尊境界强者打了一个哈哈说道。

    “我今天必须送风灵公主去见风霄大帝,挡我者死!”薛讷手中的破天枪微微下垂,对着挡在他身前的这些侍卫寒声说道。

    “狂妄!”对面有侍卫大声斥责薛讷。

    “狂妄不狂妄,试试就知道了。”薛讷依然背负着风灵公主,直接向着那些侍卫冲了过去。薛讷现在更加不敢将风灵公主放下来了,这里现在都是高手,稍一疏忽,可能就会让风灵公主香消玉殒。

    贾侍卫站在原地没有动,周围四个银甲尊者境界的侍卫向着薛讷围了上来,分别掏出了武器。

    经历过皇宫门口的大战,薛讷丹田中的痕力损耗已经过半,薛讷不敢在这里过多的纠缠,直接召唤出阴阳玄火,灼热的火焰从破天枪中涌出,吞吐出两米多长,薛讷挥舞起来喷吐着阴阳玄火的破天枪,两米多长的火焰加上两米长的破天枪,让那些围攻薛讷的侍卫一时都近不了薛讷的身前。

    薛讷的破天枪带着层层幻影,快突破到了这些侍卫的身前,“嘭,嘭,嘭”几声,四个围攻薛讷的侍卫全部被薛讷抽飞出去。

    没有任何的停顿,薛讷抽飞四个侍卫后,破天枪直接施展出了攻击最强的湮灭,层层阴阳玄火包裹住了破天枪,旋转着冲向了那个贾侍卫。

    贾侍卫被薛讷这迅猛的攻击震惊住了,薛讷的战斗力太强了,四个与薛讷同样境界的银甲尊者,竟然都不是薛讷的一合之将。

    “你敢!”贾侍卫一瞪眼睛,他没有想到薛讷竟然敢主动挑衅他这个金甲圣尊。要知道普通情况下,一个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可是能够轻松对付七八个银甲尊者的。

    “嘭!”贾侍卫手中出现了一柄青铜色大斧,带着呼啸之声,准确无误的斩在了薛讷的破天枪枪尖之上。

    “蔓延!”薛讷的嘴角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只见贾侍卫的大斧刚与薛讷的破天枪碰撞在一起,破天枪上的阴阳玄火就快传递到了贾侍卫的大斧上面,然后快向着贾侍卫的手臂上蔓延过去。

    贾侍卫可不敢让薛讷的阴阳玄火蔓延到自己的身体上,从这阴阳玄火灼热的温度就可以知道,这火焰绝对不简单。

    趁着贾侍卫扑灭蔓延向自己身体阴阳玄火的空隙,薛讷脚掌一蹬屋顶,背负着风灵公主继续向着皇宫深处逃窜而去。

    “站住!”贾侍卫想要追赶,可惜身上的大斧上面的阴阳玄火在薛讷灵魂力量的控制下,依然快向着贾侍卫的手臂传递,迫使的贾侍卫不得不停下来先扑灭自己大斧上面的火焰。

    “公主,还有多远能见到你的父皇?”薛讷现自己身后追逐的侍卫越来越多了,而且在周围一些隐蔽的地方,还有着一道道神识观察着他,这些神识,绝大部分都让薛讷的灵魂颤抖。

    这里毕竟是风月帝国的皇宫,这里面的高手虽然没有飞云山的多,但是差距也不会太大了。如果风月帝国的黄帝被其他国家的刺客暗杀了,对于飞云山来说,也是非常丢人的事。

    “马上就要到了,再越过两个大殿,就能到暖经殿了。”风灵公主心中也是非常紧张,马上就要见到父皇了,这一路的遭遇,该怎么给她父皇述说,难道真的要高大哥吗?

    “暖经殿”三个大字已经出现在了薛讷的眼前,薛讷背负着风灵公主轻轻一跃,从房顶跳下,正准备进入暖经殿中。

    突然,一股强大的威压从暖经殿中传出来,压迫在了薛讷和风灵公主的身上。

    薛讷脸色一变,识海中灵魂力量立即磅礴涌出,笼罩住了他和风灵公主的身体。

    “父皇,我是灵儿!”虽然有薛讷替她抵挡这股威压,但是风灵公主依然被压迫的气都几乎喘不上来,声音颤抖着喊出了这几个字。

    “灵儿,你回来了!”

    风霄大帝的声音从暖经殿中传出,同时大殿殿门自动打开,一道魁梧的人影出现在了薛讷和风灵公主的眼前。

    随着暖经殿大门的打开,那道恐怖的威压瞬间消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父皇,灵儿好想你啊!”风灵从薛讷的背上下来,扑在了眼前这个魁梧人影的怀中,所有的委屈化为了哭泣声。

    薛讷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身穿明黄色长袍的魁梧男子,这就是风霄大帝,风月帝国的统治者。不过现在看上去,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父亲。

    风霄大帝安慰了一会儿风灵公主,才让风灵公主止住了哭泣声。

    “就是你接去了我布的天级任务?”风霄大帝抬起头来,盯着薛讷问道。虽然风霄大帝的语气非常平淡,但是久居高位的他平平淡淡的一句文化,依然让薛讷感觉到一丝的压力。

    “正是!”薛讷昂挺胸站立,虽然风霄大帝带给他淡淡的压力,但是薛讷依然痕力运转,挺直着腰杆。

    “不错!”看到薛讷这不亢不卑的姿态,风霄大帝点了点头,一个人只有不会因为对方的权势或者修为而卑躬屈膝,以后成长起来才会更加坚守本心,不会因为外在的因素而受到影响。

    “父皇,灵儿差点就见不到您了。”风灵公主拉着风霄大帝的胳膊撒着娇。

    “嗯?怎么回事?”风霄大帝脸色微变,扭过头看着风灵公主问道。

    “是大哥,他派人暗杀我。”风灵公主恨恨的说道。

    “你两跟我进去,其他人没有我的准许,禁止进入暖经殿。”风霄大帝一扫周围,带着风灵公主和薛讷进入了暖经殿中。

    “风寅派人杀你,有什么证据?”风霄大帝紧紧盯着风灵,这种手足相残的事情,皇室中虽然时常生,但是却是最为忌讳的。

    “大哥的贴身侍卫魁木亲自来杀我,要不是薛大哥,我早就死了。”风灵公主说着说着,又流下眼泪来。

    “光凭一个魁木还不能断定是风寅派人去杀你啊。”风霄大帝用手摸索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陛下,刚才在皇宫门口,就是风寅太子派人千方百计阻止我们进入皇宫,而且风寅太子也见到了风灵公主,但是下达的命令却是对我两格杀勿论。”薛讷插了一句。

    “什么?”饶是风霄大帝镇定,却也是被薛讷的这句话惊的站了起来,桌子上的茶盏也被风霄大帝带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