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华亭城
    第341章华亭城

    葛格镇并不大,镇上只有一百多户人,不过这里的居民都是靠放牧为生,镇上的马匹倒不少。 非常好的马匹没有,但是一般的还是有很多的。

    薛讷和风灵公主一人挑选了一匹青骢马,吃了一顿饱饭,就踏上了回风月城的路,一个是担心她的父皇的安危,一个则是急着完成任务好闭关修炼。

    荒凉的戈壁滩终于走完,沿途已经可以看见稀稀拉拉的树林,薛讷和风灵公主已经在路上餐风露宿了两天,就连坐骑,都换了三次了。

    “终于走出戈壁滩了,不用再承受那漫天的沙尘了。”风灵公主舒了一口气,她现在都佩服自己当初去天扬城的勇气,这种天气,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灵儿,我们不可以掉以轻心,这两天都没有遇到杀手,你大哥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薛讷的脸色凝重,越是安静,让薛讷越是感觉不安。

    “嗯,我知道。”风灵公主轻轻点了点臻。

    “薛大哥,前面就是华亭城了,我们去休息一晚,好吗?”风灵公主有些乞求的看着薛讷,这一路上,都是按照薛讷的要求,走什么路线,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休息,这一切都是薛讷安排的。但是风灵公主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在戈壁滩赶了几天路,都没有洗过澡,现在一从戈壁滩出来,立即感觉浑身黏糊糊的不舒服。

    “好吧,休息一晚,明天一大早就出。”薛讷点了点头。

    华亭城在天扬城的南边,不过从天扬城到华亭城,两者之间间隔的距离非常远,毕竟在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上,食物和水资源稀缺,居住的人是非常少的,所以城池也就少了。

    华亭城的城墙建造的非常高大,而且整个城池的面积,比起太古城来,大了一倍都不止,毕竟这里是最接近戈壁滩的城池,很多戈壁滩上生活的游牧民族都会来华亭城交换货物,这就促进了华亭城的展。

    薛讷和风灵牵着马匹进入了华亭城,华亭城是风月帝国所有城池中唯一一座不收取进城费的。华亭城因为紧挨戈壁滩,那些游牧民族的人们经常会带着牛羊来这里换取他们需要的生活用品,相比于贸易得到的赋税,收取的进城费,那简直是九牛一毛了。

    “大城市就是好啊,要什么有什么!”风灵公主牵着自己的那一匹青骢马,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各种小摊。

    “那也得先有钱才行。”薛讷笑着调侃了一句。

    风灵公主听到薛讷的话,小脸顿时一垮,生活在皇宫中的风灵公主,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即使是偷跑出宫,那也是她的贴身侍女花蝶替风灵公主管着钱财。不过花蝶被暗影杀死后,风灵公主就身无分文了,这一路,都是薛讷掏的钱。

    “你放心,等回到皇宫,我让父皇赏你一万痕金币。”风灵公主小手一挥,自信满满的对薛讷许诺道。

    “让开,一群贱民,赶紧让开,狗眼往哪看呢,没看到城主公子的马车过来了。”

    突然,原本熙攘的大街变得有些混乱,一辆马车从城门方向快冲了过来,坐在马车前面赶马的车夫一边骂着,一边用手中两米长的马鞭向着周围来不及躲避的人群抽去。

    “啪!”

    马鞭抽到一个担着干果贩卖的中年男子脸上,顿时血流满面。

    “啪!”

    车夫转手又是一马鞭抽向了另外一边,这次抽向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眼看马鞭就要落在小孩身上了,这个妇女突然一转身,将小孩护在了自己胸前,而她的后背则结结实实承受了这一鞭子。

    这个车夫也是觉醒了痕力的,拥有黑甲战士的修为,这一鞭子直接将妇女连同她怀中的小孩,一起抽倒在地。

    血,从抱小孩妇女的粗布衣衫上渗了出来。

    “妈妈,妈妈!”妇女怀中的小孩哭喊起来。

    “哈哈哈,全是一群贱民!”马车车夫猖狂的大笑起来。

    “嗯,竟敢看我!”马车车夫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盯着自己怒视的风灵公主,“哟,好水灵的妞,给我过来!”

    马车车夫手中的长鞭向着风灵公主卷去。

    “给我下来!”薛讷一伸手,拽住了马车夫卷过来的长鞭,一使劲,直接将其从马车上拉了下来。

    “吁!”马车夫刚被薛讷拉下马车,立即从车厢中出来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一拽套马的缰绳,让狂奔的马车停了下来。

    “你竟敢将你家爷爷拉下来,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马车夫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挥起拳头就向着薛讷的脸庞砸去。

    平日里倚仗着主子作威作福的马车夫,根本就没有将薛讷放在眼里,在这华亭城,他家主子就是最大的。

    “哎吆!”

    马车夫砸过来的拳头被薛讷握在了手中。

    “薛大哥,不要轻易饶过他!”风灵公主气愤的说道。

    “小娘皮,一会儿等城卫军来来,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听到风灵公主不要让薛讷轻易放过自己,马车夫对着风灵公主破口大骂起来。

    “咔嚓!”

    薛讷听到马车夫骂的难听,直接手上用劲,掰断了马车夫的手腕。

    “啊!我的手!”马车夫倒在地上惨叫起来。

    “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在华亭城中殴打城主府车夫?”刚才让马车停住的那个丫鬟从车上跳了下来,看到车夫倒在地上惨叫,顿时对薛讷斥责起来。

    “他刚才殴打别人的时候你怎么不跳出来啊?”薛讷淡淡的看着这个丫鬟,若无其事的开口道。

    “那是因为他们挡了我的道。”一个身穿华丽长袍的公子从马车中钻了出来,向着薛讷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好一个挡了你的道,那他现在挡了我们的道,我们是不是就应该打残他啊?”风灵公主指着在地上惨叫的马车夫问道。

    听到风灵公主如同夜莺般的声音,身穿华丽长袍的公子不禁眼睛一亮,“好美丽的女子,比起城主府的那些,不知好了多少倍。”

    “哈哈,既然这狗奴才挡了姑娘的道,姑娘随便教训就是。”身穿长袍的公子走到风灵公主的跟前,拱手道:“在下殷戊,华亭城城主就是家父。不知姑娘芳名?”

    “问我的名字,你配吗?”风灵公主有些厌恶的看了殷戊一眼,扭过头对薛讷说道:“薛大哥,我们走吧,这些人看到都恶心。”

    薛讷和风灵正要离开这里,突然后面的人群一阵骚乱,旋即很快分开,一队队城卫军冲了过来。

    “什么人在华亭城中闹事?”为的一名小队长装扮的城卫军指挥着带来的其余城卫军将薛讷和风灵公主团团围住。

    “孔海,你怎么来的这么慢?”殷戊皱了皱眉,对着刚刚赶过来的城卫军小队长呵斥道。

    “啊!原来是少城主,属下来迟,还请少城主恕罪。”被称作孔海的小队长立即恭身来到殷戊的身前,陪着笑脸说道。

    殷戊得意的看了风灵公主一眼,不过看到风灵公主只是和薛讷低声说话后,心头顿时火起。

    “这两个人肆意殴打我的车夫,阻拦本公子的马车,你将他们带到大牢去,仔细审查一下,看是不是玄阳帝国的奸细,听说边境那边现在不太平。”殷戊指着薛讷和风灵公主对孔海说道。

    “是!”孔海行了一个军礼,好不容易有机会在少城主跟前表现,孔海怎么可能会不抓住机会。

    “抓起来!”孔海大喝一声,命令他带来的城卫军去抓人。

    “等下,你们确定要抓我?”薛讷似笑非笑的看着孔海问道。

    “殴打少城主的人,就是死罪,抓!”孔海看到薛讷和风灵公主穿着都非常普通,根本都不像富贵之人,更不可能有什么背景,毫不犹豫让他的人去抓薛讷和风灵公主。

    “看来你们风月帝国的军队都不怎么讲理啊?”薛讷对风灵公主调笑一句,不过身体已经动了起来。

    “嘭嘭嘭!”

    一串响声过后,围成一圈准备抓薛讷和风灵公主的城卫军全部飞了出去。

    孔海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薛讷,刚才他只是眨了一下眼,他的手下就都倒在了地上。

    “啪!”

    一块令牌飞到了孔海的胸前,孔海下意识的接了下来。

    “大队长令牌?”孔海有些疑惑,他敢保证,眼前这人绝对不是他们华亭城的任何一个大队长。

    风月帝国下面所有的城池中,配置都是一样的,所有的令牌也都能通用,往往另外一个城池的大队长或者统领,到了另一座城,虽然只是路过或者办差,都具有同等的权利。

    “嘻嘻,我们风月帝国还有像你这样的好大队长的。”风灵公主同样看清了薛讷扔出的那块令牌的样子。

    “孔海,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管他是不是大队长,犯了华亭城的律法,就要接受惩罚,别忘了我爹可是华亭城的城主。”殷戊有些不耐烦的看了孔海一眼,警告道。

    孔海心头一震,“对啊,大队长再大能有城主大?给我拿下!”

    孔海一挥手,城卫军再次向着薛讷和风灵公主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