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拨开云雾
    第331章拨开云雾

    “嘿嘿,你以为你隐藏在阴影中就能逃出我的感知。 ? ”薛讷破天枪突然收回,从腋下向后刺出。

    “叮!”

    破天枪带出几滴鲜血,暗影则是快后退,重新进入了阴影中。

    “给我出来!”薛讷破天枪向着身旁一处阴影中横扫,“嘭”的一声,将暗影从阴影中抽打了出来。

    “怎么可能?你怎么能现我?”暗影在地上滚了几圈,勉强站了起来,因为吃惊,他原本苍白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了。

    “再怎么躲藏,你依然在这个世界中。”薛讷淡淡的说道。

    “这个世界?”暗影低声喃语。

    “你为什么要杀风灵公主?”薛讷开口问道。

    “嘿嘿,你想知道吗?”暗影突然抬起头,露出森白的牙齿对着薛讷一笑。

    “嗯。”薛讷点了点头。

    “偏不告诉你!圣王一定会为我报仇的!”暗影突然张开了双臂,像似要投入母亲的怀抱中一般。

    “不好,他要自爆!”小九突然出现,两只小手向前一推,顿时,暗影被推着快后退,跨越了无数的阵法空间,被小九送到阵法的最深处去了。

    “嘭”的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薛讷感觉自己所在的地方,都出现了一些轻微的震动。

    “这小子,被人洗脑系的够彻底的,竟然不惜自爆,来守住那个所谓的秘密。”小九挥手收起了阵法,薛讷和小九重新出现在了风灵公主的房间中。

    “怎么样?抓住没?”看到薛讷出现,正在房间里焦急等待的风灵公主立即迎上前去询问道。

    “没有!”薛讷摇了摇头,有些惋惜的说道:“他自爆了,死了。”

    “哈哈,死了活该,花蝶,虽然不是我亲手杀死的暗影,但是他已经死了,算是为你报仇了。”风灵心中舒了一口气。风灵对暗影恨得要死,暗影死了是风灵最希望看到的。

    “对了,你和这汤古城城主什么关系?竟然可以安然无恙的待在这里。”薛讷有些好奇问道。

    “嘻嘻,玄阳帝国的玄嶷大帝是我的舅舅,我到他的领土了,他的属下当然得好好招待我了。”风灵骄傲的昂着她洁白的脖颈说道。

    “原来如此。”薛讷也是松了一口气,本来他还担心是汤古城软禁了风灵,现在看来,汤古城的那些银甲尊者和自己不会是敌人了。

    汤古城城主阳烈此刻正带着他的人急急忙忙向着城主府方向赶过来,风灵公主可是玄嶷大帝的亲侄女,如果在汤古城被人掳走,那他阳烈是百死莫赎啊。

    “九哥,撤掉外面的阵法吧,那些人已经过来了。”薛讷对一旁的小九说道。

    小九一挥小手,阵法屏障立即消散了,而小九,则是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了薛讷的痕戒中。

    “赶紧放开公主?”阳烈一马当先,浑身升腾着熊熊火焰,从空中落下,其余四人则是分开,隐隐将薛讷围了起来。

    薛讷站在没有动,风灵上前几步,对阳烈说道:“城主,我没事,是他救了我,要不然我就被月晟那狗贼派来的刺客暗杀了。”

    听到薛讷对风灵没有恶意,阳烈悬着的心才放回了肚子里,如果对方用风灵作为人质要挟,他们还真不敢将其阻拦下来。

    “请问阁下尊姓大名?”阳烈非常客气的向着薛讷拱手道。从刚才在城外,薛讷可以轻松击败弯刃,阳烈知道眼前这个年青人非常的强。

    “在下薛讷,来自风月帝国飞云山。”薛讷同样向着阳烈拱手致意。花花轿子人抬人,既然对方这么有礼貌,薛讷自然是客气回礼。

    “城主,他是父皇派来保护我的。”风灵见到薛讷拿出的暗金令牌,对薛讷的身份已经完全相信。

    “可有信物?”阳烈毕竟活了一大把年纪,经验还是非常老道,不会轻易相信一个陌生的人。

    “有的,那是只有父皇才有的令牌,其他人不会有的。”这回不用薛讷回答,风灵已经抢着回答了阳烈的问题。

    “哈哈哈,原来是自己人,来人,准备酒席,我要宴请薛讷兄弟。”知道了薛讷的真实身份后,阳烈的心彻底放松,立即安排管家准备酒宴。

    酒席上,薛讷疑惑问道:“阳烈兄,来这里之前,我听说是你们汤古城率先带兵斩杀了天扬城的商人,主动挑起了战争?”

    阳烈放下酒杯,满脸怒容的说道:“这都是月晟那个王八蛋自导自演的好戏,我们汤古城没有派出去过一兵一卒。月晟就想挑起战争,借机灭了我汤古城,然后杀死风灵公主。”

    “就是,风灵公主当初可是被月晟的那个暗影一路追杀过来的。”第一统领东方破插嘴说道。

    “阳烈兄可知道那个月晟在这天扬城多久了?”薛讷敬了大家一杯酒,开口问道。

    阳烈沉思片刻,回忆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很多年了,月晟自小就是天扬城的人,一步步从普通士兵走到了现在的城主位置。”

    “这中间有什么特殊的事情生过吗?比如月晟表现的不同寻常的时候。”薛讷不死心,进一步打探道。

    “不同寻常?”阳烈等人同时低头思索起来。

    “我想起来。确实有一件事情非常诡异。”一直安静喝酒的弯刃突然开口说道:“那还是四十年前,月晟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却仅仅是七阶铜甲武者修为,在城卫军中,只是混了一个小队长的职务。”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说重点。”阳烈性子比较直爽,听弯刃说的有的啰嗦,直接开口呵斥。

    弯刃顿了顿,接着快说道:“月晟所在的小队接了一个追捕杀人凶手的任务,不过那个凶手非常狡猾,月晟带着他的小队队员,追踪了十多天时间,一直追到了驼云山脉中。”

    “具体在驼云山脉中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不过月晟从驼云山脉回来的时候,顺利斩杀了追捕的那个凶手,并且修为已经达到了三阶银甲尊者。但是有一点让人疑惑的是,跟随他去的其余城卫军,无一活口。”

    “是了,榆罔一直躲藏在驼云山脉中,估计就是那个时候,收服了月晟,并且给予了月晟好处,让月晟替他卖命。”薛讷心中推敲着整个事件的可能性。

    见到包括薛讷在内的众人都在沉思,弯刃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从那以后,月晟修炼的度非常快,三年时间就达到了银甲尊者巅峰,不过从月晟达到银甲尊者巅峰到现在,已经快三十年了,他的修为竟然没有一丝的寸进。”

    “估计他听从命令的那人,只给予了他修炼到银甲尊者巅峰的资源,不让他突破到金甲圣尊。”薛讷开口说道。

    “嗯?”众人起初是疑惑,旋即恍然,突破到金甲圣尊境界,就不能再当城主了,需要回到帝国中去,成为帝国的终端力量。

    “薛兄弟下一步准备怎么办?”阳烈看着薛讷问道。

    “既然来了,就要将领取的任务都完成。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件,查明你们汤古城与天扬城生战争的原因。明天,我打算去会一会月晟。”薛讷微微一笑说道。

    “好!”阳烈一拍桌子,说道:“明天我们都去给薛兄弟助威,不会让天扬城其他的银甲尊者打扰到薛兄弟与月晟的交流。”

    “咳,咳……”风灵公主正端着一杯果酒小口抿着,阳烈突然拍了一下桌子,将风灵公主吓了一跳,剧烈咳嗽起来。

    “阳烈叔叔,你能不能不这样大惊小怪啊!快呛死我了。”风灵公主用毛巾擦了一下嘴边的果酒,轻声埋怨阳烈。

    “嘿嘿,没有注意,惊吓到公主了。”阳烈有些不好意思的给风灵公主赔礼。

    ……

    与汤古城这边的热闹相比,汤古城外,月晟的营帐中,却显得格外冷清。

    所有的侍卫都被月晟遣下去了,只余下他一个人在营帐中踱步。

    “暗影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难道是出了意外?还有那个薛讷,中途突然去了汤古城内,到现在也没有回来,会不会有什么变故?”月晟突然感觉心神不宁,心底有着淡淡的急躁。

    “来人!”月晟停止踱步,冲着营帐外面沉声喊道。

    “城主,有何吩咐?”一名传令兵进来,单膝跪倒。

    “传我命令,斥候加强打探汤古城的情况,如果有什么动静,立即前来汇报。”

    “是!”传令兵退下。

    “希望不要出现什么变故吧!”月晟柔和的脸上闪过一丝狠厉。

    第二天早晨。

    “报!”传令兵走进月晟的营帐,单膝跪倒说道:“禀告城主,汤古城城主阳烈带着人马在外面叫阵。”

    “嗯,阳烈那老匹夫竟然主动出来了,难道有什么阴谋?”月晟眉头紧皱,开口说道:“走,去看看!”

    汤古城外面,城门大开,一个个铠甲鲜亮的士兵在城外排成了方队,在方队的前方,则是站着阳烈和他的四位统领。

    月晟和他的三位统领同样带领士兵从营帐中出来,依次排开。

    “阳烈,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大了啊?”月晟看到站在队伍最前面的阳烈,开口嘲讽道。

    阳烈冷笑一声,说道:“今天我不是来和你打仗的,是有人要见你,我只是给他助助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