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风灵公主
    第330章风灵公主

    “小讷子,出变故了,那道影子来城主府刺杀一个女子了。 ”小九的声音在薛讷的心中响起。

    “是不是和我任务令牌中的那个女子?”薛讷有些焦急的问道。如果让暗影杀了风灵公主,那么薛讷的天级任务就失败了。

    “就是那个女子。”小九非常肯定的回答道。

    “九哥,你拖住暗影,我马上就赶到。”薛讷说完,手中破天枪威能一变,浩浩荡荡的力量汹涌而出,向着前方的弯刃碾压过去。

    “嘭”的一声,破天枪重重的抽在弯刃的胸膛上,直接让弯刃吐血倒飞了出去,暂时失去了战力。

    薛讷现在还不明白风灵公主为什么会在汤古城的城主府中,不过听小九的描述,阳烈似乎对风灵公主没有恶意。现在月晟和阳烈两人,谁是谁非,薛讷也搞不清楚了,只得先让弯刃失去了战斗力,依然保证两边实力的平衡。

    薛讷一枪抽飞弯刃后,立即施展《鬼影闪》,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汤古城的城墙上,几个纵跃,就消失在了汤古城中。

    刚开始看到薛讷一枪抽飞弯刃,月晟不禁得意的大笑起来,不过看到薛讷抽飞弯刃后,竟然不再参与别的战斗,转身向着汤古城中冲去。月晟的笑声戛然而止,心中隐隐有一丝的愤怒。

    与月晟的愤怒不同,阳烈心中只剩下焦急了。城主府最强的护卫队长也仅仅八阶铜甲武者的修为,面对薛讷,绝对是一边倒的结果。

    “他要去干什么?”阳烈非常焦急,但是他与月晟的实力相当,一时半会都奈何不了对方。

    ……

    “风灵公主,你就安心的去死吧,要怪只能怪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暗影手中漆黑的匕首深处,向着风灵公主的喉咙刺去。

    被暗影的威压所控制,风灵公主眼睁睁的看着暗影漆黑色的匕首向着自己的喉咙刺来,风灵公主不禁流下了后悔的眼泪:“父皇,对不起,我不该任性离家出走的。”

    “呼!”

    空间突然转换,暗影连同他的匕首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失去了威压,风灵公主赤着洁白的脚丫从床上跳了下来,急忙向着门外跑去。

    “嘭!”

    风灵公主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阻挡了回来,那是暗影之前布置下的阵法。

    “可恶!”风灵公主调动体内的痕力攻击这层屏障,可惜她中了暗影的影毒,一身修为下降的很厉害,现在只有黑甲战士境界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破开暗影布置下的阵法。

    暗影刺客身处在一个独立的空间中,这里只有两三米大小。一进入这个空间,暗影就疯狂的攻击着周围的空间屏障,因为能够不知不觉让他陷入阵法中的,对方一定是个阵法高手,如果不能赶快破开阵法出去,对方后续的攻击手段就会展开,那个时候,他就危险了。

    “嗤,一个小小的银甲尊者,在我的阵法中,还妄想逃出去!”小九双手抱胸,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暗影疯狂的攻击阵法屏障。

    “嗖!”

    相较于暗影的小心翼翼,薛讷直接是蛮横的飞到了城主府小九所在的地方。

    “九哥,撤掉阵法,让我进去!”

    “哗!”

    包围着风灵公主房间的阵法裂开一道一人多高的口子,让薛讷进去了。

    “嘭!”

    在房间中四处转悠寻找出口的风灵,刚好在阵法裂开的这道口子附近,立即快速向着那道裂开的口子冲了出去,刚好和走进来的薛讷碰到了一起,风灵直接冲到了薛讷的怀中。

    “哎呀!”风灵公主娇呼一声,后退了几步,直接一屁股做到了地上。薛讷则是上前一步,跨入了阵法中,阵法裂开的口子立即合并。

    “你是谁?怎么这么鲁莽?”风灵从地上站起来,用手捏着被撞疼的胳膊问薛讷道。

    “请问你可是风灵公主?”薛讷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就立即判断出这名女子正是他拿到的那块令牌中的女子。

    “你是谁,想要干什么?”风灵脚下微不可察的后退了几步。

    “公主应该认识这块令牌吧?”薛讷从痕戒中拿出了领取任务是给予他的那块暗金色的令牌。

    “暗金令牌?这是只有父皇才有权利发出的令牌,你怎么会有?”风灵惊呼一声,上前几步仔细辨认令牌。

    “我是飞云山弟子,试炼任务中有一个任务就是将你安全的带回风月城。”薛讷索性将手中的暗金令牌交给风灵仔细辨认。

    风灵不知道用什么手法,激发了这块暗金令牌,一道投影直接从暗金令牌上发出,投到了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个身穿金黄色长袍的中年人,横眉方脸,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灵儿,别在外面玩闹了,赶紧跟随拿这块令牌的人回来,父皇和母后都很担心你。”

    穿金色长袍的中年人说完这些话,就消散了。

    “父皇!”风灵的眼睛中隐隐有着泪花,偷跑出来这几天,风灵经历了追杀,中毒,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活着,睡觉都睡不安稳。

    “公主,我想问一下,刚才那个人为什么要杀你?”薛讷出声问道。薛讷领悟的三个任务,只差天扬城与汤古城发生战争的原因没有调查清楚了。

    风灵摇了摇头,有些迷茫的说道:“我不知道!那天我只是偷听到月晟说要处死一批囚犯,然后将他们的灵魂交给圣王。然后我的身旁就出现了一道影子,一掌将我打伤,我身上有父皇赐予的宝物,借助宝物,我才拼死从天扬城逃了出来,逃到了汤古城。”

    “可是花蝶她为了保护我,被那个影子给杀死了!呜呜……”风灵说罢,嘤嘤哭了起来。

    “圣王?”薛讷眼神一凝,他清楚的记得,在驼云山脉中,榆罔也被他的属下称为圣王。

    “难道是一个人?”薛讷猜测道。

    “暗影追过来杀你,就是因为你偷听到了月晟城主的话?”薛讷有些不确定的问风灵道。

    “我不知道,那天是我到天扬城的第一天,其他的我想不起还有什么原因会让他追杀我。”风灵摇了摇头,绞尽脑汁思索了片刻,却是一无所获。

    “小讷子,将那个影子抓住审问一番不就得了。”小九有些不耐烦的提议道。

    “好的!”薛讷在心中回答了小九一句,然后抬起头对风灵说道:“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抓住那个刺杀你的人。”

    薛讷说罢,用手在身前一划,一道裂缝出现,薛讷抬脚走了进去。

    感觉到有人进来,暗影停下了对阵法的攻击,猛然回头,看向阵法波动的地方。

    “是你?”暗影有些惊讶。

    “不错,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了吗?”薛讷看着暗影问道。

    “休想!”暗影的身体突然动了,没有任何征兆,一柄漆黑的匕首快速割向薛讷的喉咙。

    “这里太小了!”薛讷突然大声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同时,身体快速向后退去。

    让暗影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原本只有两三米直径的圆形空间,对着薛讷的快速后退,这个空间不断地扩大着,很快就扩大到了方圆数十里大小。

    “好了!”薛讷停下后退的脚步,“锵”的一声,拿出了破天枪。

    “区区二阶银甲尊者,就敢跟我斗,去死吧!”暗影嗤笑一声,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身体快速向着薛讷突进过来。

    “咻!”

    一柄漆黑的匕首突然从暗影的手中飞出,划过一道弧度,向着薛讷的喉咙刺去。

    “雕虫小技!”薛讷破天枪快速晃动,枪尖刚好点在匕首上面,直接将暗影透出的匕首磕飞出去。

    “该我了!”薛讷的破天枪上面阴阳玄火缠绕,带着恐怖的高温,向着暗影当头落下。

    “他,他怎么会这么强?”暗影心头念头急转,身体快速向着身后退去。

    “嗖!”枪尖从暗影的脸庞扫过,将他包裹在脸上的黑色纱布挑飞。在黑色纱布下面,是一张惨白的男子脸庞,如同从坟墓中爬出来的僵尸一般,白中透着一股暗青。

    “本来还不想杀你的,不过你既然看见了我的真容,那么你就去死吧!”暗影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就像冰雪融化一般,逐渐消散。

    薛讷一枪扫过,只是一片虚影。

    “嗯?这是影之意境?”薛讷从书籍中看过对影之意境的描述,修炼成影之意境的人,是天下最厉害的杀手,只要有阴影存在的地方,他们都有可能出现。

    “哼,就算是影之意境又能怎么样?看我逼你出来。”薛讷手握破天枪在这个空间中开始挥舞起来,随着薛讷挥舞破天枪,阴阳玄火化作一条条火龙,从破天枪中钻了出来,在这个空间中四处飞窜。

    阴阳玄火所化的火龙释放出来的恐怖温度,在这里将稳定的空间灼烧出一条条头发丝粗细的裂痕。

    可别小看这细微的裂痕,只要是被裂痕挂到了,即使是宝器,也会被切割断的。

    “死!”

    一道黑色人影突然从薛讷身体后面冲了出来,闪烁着黑色光芒的匕首向着薛讷的后心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