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道袍老者
    第316章道袍老者

    道袍老者皱了皱眉头,看着罗飞鸿问道:“小子,你这是要干啥?你难道不知道同门之间不得互相残杀吗?”

    看到道袍老者能够轻易化解掉他的攻击,罗飞鸿知道眼前这个道袍老者的实力远非他所能比拟,当即躬身拱手道:“前辈,晚辈怀疑他杀了晚辈的弟弟,杀人偿命。 ”

    看到道袍老者不是专门来帮助罗飞鸿的,薛讷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我没有杀你弟弟。”薛讷沉声解释道,既然道袍老者出现了,说明他暂时没有危险了,当即不亢不卑的解释了一句。

    道袍老者抬手打断了薛讷的话,继续问罗飞鸿道:“你弟弟是在哪里被人斩杀的?”

    “飞云城外。”罗飞鸿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放肆!”道袍老者突然一甩袖子,瞪着罗飞鸿道:“你弟弟在飞云山外面被人斩杀,你却跑到飞云山来报仇,而且你还没有确定的依据,只是怀疑而已。你是哪个主峰的弟子?”

    罗飞鸿被道袍老者的怒喝震得耳朵聋,不过想到在百炼秘境中,属于飞云山的地盘,要不了多长时间,内门长老就能赶过来,谅这道袍老者不敢在这里随便伤人。

    当听到道袍老者询问他是飞云山哪个主峰弟子的时候,罗飞鸿当即微一昂,傲然说道:“晚辈乃是擎天峰亲传弟子罗飞鸿。”

    “楚枫那小子怎么教出你这种,不分青红皂白肆意欺凌同门师兄弟的弟子来?”道袍老者吹了吹胡子,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嘀咕道。

    罗飞鸿剑眉一扬,向道袍老者沉声说道:“前辈教训晚辈可以,但是请不要辱及家师。”

    “错了就错了,我教训他几句他也得受着。”道袍老者瞪着一双小眼睛看着罗飞鸿道。

    对于道袍老者的来历,薛讷和罗飞鸿都在猜测着,不过在他们的印象中,都没有道袍老者这号人。

    “怎么?不服气,那我就将楚枫小子喊过来,让你服气服气。”看到罗飞鸿有些阴沉的脸色,道袍老者吸了一口气,仰天喊道:“楚枫小子,到百炼秘境中来!”

    “楚枫小子,到百炼秘境中来!到秘境中来……”

    道袍老者的喊出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像海浪一样,一层一层叠加了上去,清晰地传递向远处。

    “嗖!嗖!嗖!”

    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两道人影就来到了道袍老者的身前。赶过来的两个人是一男一女,女的薛讷认识,正是青龙峰的长老金若水,而男的是一位老者,他的相貌薛讷有些面熟,但是却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你没事吧?”金若水从空中落下来,看到薛讷身上的伤势,立即上前询问。而和金若水一起来的那位老者,则是走向了道袍老者。

    “晚辈木施,拜见前辈!请问前辈来我飞云山可有何事?”

    听到和金若水一起来的老者自称木施,薛讷立即响起他在哪里见过这位老者了。在功法楼,看守功法楼的那个自称木老的傀儡人,和眼前这位老者一模一样。

    “原来他就是木老!”薛讷打量了几眼木施,对于那个和蔼的傀儡人,薛讷还是非常有好感的。

    薛讷心中是惊奇,而木施长老心中就是震惊了,因为眼前这位道袍老者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百炼秘境中,其修为估计都过楚枫掌门了,因为楚枫掌门现在的修为,也做不到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百炼秘境。

    “我没事,多谢金长老。”薛讷强忍着身上的伤痛,冲着金若水微微躬身,对方毕竟是青龙峰的长老,该有的尊敬还是应该有的。

    “嗖!”

    就在木施长老心中震惊的时候,有一道人影在空中疾驰过来,降落在了道袍老者身旁。

    “楚枫拜见师叔!不知师叔何时回来的?应该知会晚辈一声,晚辈好去迎接师叔。”从空中落下来的人影正是飞云山现如今的掌门楚枫,他一落到道袍老者身前,就弯腰行礼。

    “嘿嘿,免了,免了,都是一些俗礼,不要也罢!”道袍老者无所谓的挥了挥手。

    “我师兄还在擎天峰闭关吗?”道袍老者看着楚枫随口问了一句。

    “是的!”楚枫老老实实的点头回答道。

    “哎,死闭关有什么用?已经到了极限,还不如多出去走走,没准还会有一些现呢!”道袍老者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楚枫小子,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弟子吗?肆意欺凌同门师兄弟。”道袍老者将目光重新汇聚到了站在一旁的罗飞鸿身上。

    自从看到师尊楚枫过来后,在道袍老者身前恭恭敬敬的态度,罗飞鸿心中就“咯噔”一下,知道自己犯了过错,这会儿看到道袍老者将话题重新引到他的身上,罗飞鸿立即上前一步,双膝跪倒,恭恭敬敬的向着道袍老者磕了一个头,说道:“弟子不知道师叔祖回来,冒犯了师叔祖,还请师叔祖见谅。”

    道袍老者没有深究罗飞鸿过错的意思,以他的修为抓住罗飞鸿的过错不放,说出去都有些掉价。

    “罢了,回去好好反省一下吧。”道袍老者挥挥手,示意罗飞鸿离开。

    “是!”罗飞鸿站起身来,在转过身的那一刻,他眼中的寒芒一闪,对于薛讷的恨意,又加深了一步,要不是薛讷,他今天就不会碰到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师叔祖,更不用跪地道歉了。

    似乎有所觉察,道袍老者对着罗飞鸿离去的背影深深看了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

    “晚辈也告退了!”看到罗飞鸿离去,站在这里的都是一些痕道圣者了,薛讷觉得自己在这里待下去有些不合适,也向道袍老者行礼告退。

    “小娃娃你等会儿再走,老夫还有一些事情要问你。”

    本以为道袍老者会让他离开,谁知道在薛讷行礼告退时,却被道袍老者留了下来。

    “师叔,您去擎天峰居住吧!也好让师侄尽一份心意。”楚枫出声邀请道袍老者。

    道袍老者摆了摆手,说道:“不去了,不去了,省的师兄见到我,又喋喋不休训斥我。我就在这百炼秘境中呆几天,过段时间可能还会离开的。”

    “好了,没事的话,你们都回去吧,小娃娃,你跟我来!”道袍老者向着楚枫和木施、金若水等人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去,然后招呼了薛讷一声,快向着百炼秘境深处飞纵而去。

    薛讷看了一眼楚枫,紧随道袍老者而去,现在已经很确定这个道袍老者是飞云山老怪物级别的人物,薛讷反而放心了,没准这个道袍老者心情好,指导一下自己的修炼,那薛讷就赚了。

    道袍老者的度并不是很快,似闲庭漫步一般,明明只是简单的一步跨出,但是身体却已经出现在了前方的数十米远处。

    道袍老者的度虽然不快,但是对于薛讷来说,几乎已经到了极限,再加上罗飞鸿留给薛讷的伤势,薛讷已经是满头大汗,脸色白了,脚步也是逐渐变得踉踉跄跄。

    就这样飞奔了一个时辰后,薛讷已经感觉自己的体力有所不支,可是前面的道袍老者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甚至都没有回过头看薛讷一眼。

    薛讷一咬牙,从痕戒中掏出一粒混元丹,塞进了口中。一粒混元丹下肚,丹药产生的精纯元力在薛讷的四肢百骸中散逸出来,被薛讷的丹田鲸吞一般炼化为了痕力,流淌于薛讷的经脉中。

    就这样,道袍老者在前面行走。薛讷在后面靠混元丹补充的痕力勉力跟随,每隔两个时辰,薛讷就要吞下一粒混元丹来补充痕力。

    两天之后,薛讷身上的混元丹消耗一空,丹田中的痕力也是消耗一尽,不过薛讷还是咬牙坚持着,既然道袍老者让他跟着过来,自然有他的用意。丹田中的痕力消耗完了,薛讷就用纯粹的肉身力量飞奔。

    道袍老者似乎在刻意考验薛讷,薛讷痕力消耗一空后,凭借肉身力量飞奔度比之前慢了一倍,但是道袍老者行走的度也随之降了下来,让薛讷能够勉强跟上,但是却又让薛讷得不到休息的机会,必须全力以赴飞奔。

    “呼哧,呼哧!”

    薛讷气喘如牛,双目赤红,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过了无数遍。前面的景象逐渐变得模糊,薛讷的神志因为过度的劳累,已经有些不清楚。身体中的力量也逐渐消耗完,现在的薛讷,全凭一股不屈服的意志在坚持着。

    踉踉跄跄的脚步,让薛讷的意志逐渐在瓦解,他非常希望能够停下来,哪怕是靠在一棵树干上,休息一会会儿,对薛讷来说也是天堂一般的享受。此刻的薛讷,如同一个三四百斤的大胖子一刻不停的跑遍了马拉松全程,那种状态,用可怜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道袍老者的脚步又慢了几分,虽然没有回头看过薛讷,但是薛讷的表现丝毫不落的看在道袍老者的眼中。

    “呵呵,小家伙的意志还不错,竟然能够坚持到这里。”道袍老者用手捋了一下下颚的胡须,笑呵呵的自言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