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戴宗岳退去
    第312章戴宗岳退去

    “喝!”

    薛讷低吼一声,双脚用力,破天枪横档,扛下了戴宗岳这势大力沉的一击。

    “轰”的一声,薛讷的双腿半截没入了地面以下,四周尘土飞扬,不过灰尘刚散逸出去,就被四周五道龙卷风瓜分,瞬间被卷的不知去向。

    “这风之意境与阵法结合起来后,还真厉害啊!”薛讷双腿一震,周围的岩石浮土四散飞出,薛讷重新站在了坚实的地面上。

    不过还未等薛讷站稳,戴宗岳又从水属性的龙卷风中劈出了一剑,这一剑虽然没有刚才那一剑势大力沉,但是水属性的一剑,却是连绵不断,薛讷的破天枪与之连续碰撞了三十多次,这才抵消了长剑上面蕴含的力道。

    紧接着,戴宗岳不断地从代表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龙卷风中或是劈,或是刺,不停地对薛讷进行着攻击。

    俗话说最好的防守就是攻击,但是薛讷的攻击每次都没有任何作用,最后只能沦落为被动防守,防久必失,终于,薛讷一个不察之下,被戴宗岳快速的长剑从胸前划过,留下了半寸深的伤口,鲜血立即流了出来。不过薛讷的**防御已经是金甲圣尊境界,仅仅两个呼吸时间,薛讷胸口的伤口就已经结疤,不再流血了。

    “小讷子,反击啊,对方那个破烂粗糙的五行阵法,你都破解不了吗?”小九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教训薛讷道。

    “我没有时间布置阵法啊!”薛讷有些委屈的解释道,戴宗岳的攻击越来越犀利,而且攻击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根本就不给薛讷反应的机会。

    “笨!攻击招式与阵法相结合啊,前段时间白教你了!”小九被薛讷的理由气得有些哭笑不得。

    “对了,先试试湮灭那一招吧!”

    薛讷心意一动,手中长枪的枪尖周围,立即形成了天阵,随着破天枪的快速旋转,在周围的空间形成一道道空间裂缝。

    阵法与攻击结合在一起后,只要施展过,熟练了,那么在以后施展的过程中,只要心意一动,阵法几乎可以瞬间布置出来,因为这是和攻击融合在一起的,几乎已经练成施展者的本能,这也是阵道师强大的原因。

    想想一个阵道师,在与人战斗的过程中,只要心意一动,就可以布置出一个强大的阵法,而且这阵法还是和攻击招式组合在一起的,双重威力的叠加,估计可以瞬间灭杀同阶武者了。

    薛讷施展出的湮灭还是有效果的,一枪刺出,竟然将整个枪尖位置都刺入了土属性的龙卷风中。

    土属性的龙卷风中发出一道闷哼,等到薛讷的长枪抽出来的时候,枪尖上面带着几滴鲜血。

    “你这是什么攻击,怎么可能刺入我的龙卷风中?”戴宗岳有些不可置信的惊讶问道。

    薛讷的嘴角露出一抹讥笑,没有回答戴宗岳的问题,而是心意一转,一座《反五行阵法》在他的枪尖位置逐渐形成。

    《反五行阵法》和《五行阵法》一样,都是比较基本的阵法之一,不过《反五行阵法》和《五行阵法》的作用相反。《五行阵法》是利用五行之力将天地间的元力连接在一起,形成连绵不绝的攻击,而《反五行阵法》则是将天地间的元力逆转,主要用来瓦解《五行阵法》的。

    “嗡”的一声,薛讷的破天枪尖位置形成了《反五行阵法》。《五行阵法》是按照金、木、水、火、土的顺序循环的,薛讷选择先下手的是戴宗岳的水属性龙卷风,因为薛讷现在具有最强的阴阳玄火,施展出来的《反五行阵法》中火属性攻击是最强的。

    薛讷身体中阴阳玄火汹涌而出,灌输进入了破天枪中,整个破天枪都隐隐有些发红。

    “破!”

    薛讷突然发出一声暴喝,手中破天枪急速刺出,一条火龙从破天枪的枪尖钻出,张牙舞爪撞向了水属性的龙卷风。

    本来《五行阵法》中水属性是向着火属性输送元力的,不过薛讷反其道而行,狂暴的阴阳玄火呼啸着冲进了水属性的龙卷风中,顿时打乱了《五行阵法》中元力的传输。

    “破!破!破!”薛讷口中连续大喝,从破天枪中再度钻出两条火龙,钻入了水属性的龙卷风中。

    薛讷向着水属性龙卷风中送出三条火龙之后,不再管它,丹田中痕力原核切换,变成了无属性的痕力原核。

    “嗖!”

    破天枪再度刺入了旁边的木属性龙卷风中,无属性的痕力快速涌出,在破天枪中,经过《反五行阵法》的转化,变成了水属性的痕力,化作一股洪流冲进了木属性的龙卷风中。

    有水树木才能生长,但是水太多了,同样可以摧毁树木。大量的水属性痕力进入木属性的龙卷风中,顿时打断了元力的循环,木属性的龙卷风外围的风力开始减缓,隐隐有扩散的趋势。

    薛讷脚步转换,手中破天枪不停,继续在其它金属性、土属性、火属性的龙卷风中快速施展出与之相反的攻击。

    隐在龙卷风中的戴宗岳惊怒交加,他不明白为什么薛讷刺向着自己的布置出来的龙卷风中刺出一枪后,龙卷风就开始逐渐崩溃,戴宗岳一时顾不上再去偷袭薛讷,在五道龙卷风中快速切换,修复和维持着《五行阵法》,努力不让其崩溃。

    可惜戴宗岳不是阵法师,他这个《五行阵法》只是他购买的刻画好的玉牌,将其与他的攻击融合在了一起。说白了,戴宗岳只是会用,至于《五行阵法》中是如何运转的,他一窍不懂。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薛讷在五道不同属性的龙卷风中送入痕力,扰乱了其的五行运转后,薛讷再度一跃而起,身体翻转过来,头朝下,脚朝上,双手紧握破天枪,向着地面狠狠刺下。

    “给我破!”

    破天枪刺在地面,只是没入地面一米深。

    “砰”的一声轻响,似乎有什么破碎了一般。

    “呼~~”

    五道不同颜色的能量以破天枪为中心,向着四周快速扩散,最终都没入了地面上五道龙卷风中。

    “轰”的一声,五道龙卷风再支持不住,轰然散开,混乱的风刃四散飞射,在周围的岩石上面留下了一道道深深地划痕。

    在附近的树木全部被腰斩,一个个整齐的切口,如同大理石地面一般光滑。不过地面上面没有任何倒下树木的痕迹,所有被腰斩的树木,在如同空间乱流一般的风刃切割下,全部变成了细小的微粒,被风卷到了其他的地方。

    薛讷静静地站立在原地,所有混乱飞射的风刃飞到薛讷身旁的时候,都会有一股力量控制着,让这些风刃转向飞向了别处。

    “你输了!”薛讷的身体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重新出现的戴宗岳。

    《五行阵法》被迫,戴宗岳受到了不小的反噬,此刻的戴宗岳,早已没有了之前的优雅,梳理整齐的发髻散乱开,散开一半的长发垂在耳旁,遮住了半边面孔,洁白的长袍上面有着片片血迹,胳膊上还有几道撕裂的痕迹。

    戴宗岳用手捂着胸膛处的伤口,不过他受的伤很重,不管他如何捂,总是有鲜血从他的指缝中流出,滴落在白色长袍上面。

    “你怎么做到的?”戴宗岳脸色苍白,死死盯着薛讷问道。

    薛讷轻笑一声,反问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戴宗岳微微摇了摇头,转身向远处走去。

    对于戴宗岳的离开,薛讷没有再阻拦,戴宗岳虽然受了伤,但是还是有再战之力的,如果薛讷逼迫太甚,很有可能会引起戴宗岳的拼命,百炼榜的前十名,都有自己的骄傲。

    “嘭!”

    薛讷收起破天枪,身体从原地消失,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白奎的身前,薛讷直接抬脚,一脚踹在白奎的小腹,将白奎踹飞出去。

    白奎虽然与图塔、方莹交手,但是一直关注着薛讷与戴宗岳的战斗,当看到戴宗岳不敌薛讷,转身离开的时候,白奎在心中将戴宗岳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

    不过问候归问候,既然戴宗岳已经失败,白奎开始考虑从这里逃走。开玩笑,连百炼榜第十名的戴宗岳都败在薛讷的手中,他一个不入流的更不可能打败薛讷了,这样,白奎只能寄希望于他大哥,决定回去就找他大哥,让他大哥替他去教训薛讷。

    白奎的想法很好,可惜在图塔和方莹的牵制下,却脱不了身,直接被薛讷踹出去翻了好几个跟头。一旁的孙力见状,立即退出了战斗圈,和白奎站在了一起,现在可不是逞匹夫之勇的时候。

    “你,你想怎么样?我,我告诉你,我大哥可是百炼榜第一,你最好赶紧向我赔礼道歉,我可以不再追究你们的事情的。”白奎被薛讷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压迫的,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我可以放你离去!”薛讷冷静的看着白奎说道。

    “真的?”白奎脸上一喜,抬起头看着薛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