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破阵
    第3o3章破阵

    薛讷杀死的石头人并不是很多,大概有三十多个,剩余的六十多个看到薛讷拥有如此巨大的杀伤力武器之后,全都四散逃跑了,远远的躲着,不敢在靠近薛讷和图塔半步。???

    几乎是闲庭漫步般,薛讷和图塔走到了《魁石阵》另外一边的阵眼位置处,这里本来还有三十个石头人的,不过在看到薛讷的厉害之后,它们也都逃跑了,它们都不想重新变成没有任何生命的石头疙瘩。

    薛讷一拳轰碎阵眼,他们重新出现在了石阶上面。

    “走吧!我们加快度!”薛讷招呼图塔一声,开始沿着阶梯飞纵着向下。

    “该死,《魁石阵》怎么都阻拦不住他们,只剩下最后一道阵法了,希望能阻拦住他们。”侯天一拳砸在身前的桌子上,同时对最后一个阵法寄予着厚望。

    “薛讷,我们现在已经向地底走了有四千多米了吧,怎么还没有走到尽头?”这里太诡异了,将老巢建立在丘陵中也就罢了,谁知道尽然深入地底这么多,图塔心中微微有些不安。

    薛讷神色同样凝重,这里建造的确实不符合常理,要知道,在地底深处建立洞府,比在山崖上掏出一个洞府来,难度可是高很多的。侯天仅仅是银甲尊者修为,仅凭他积累的财富,还不足以建造出如此深度的巢穴。

    “前面应该是最后一个阵法了,破掉这个阵法我们就能看清楚这个巢穴到底是干什么的了。”薛讷他们已经下到了最后一个阶梯,前面是一个平坦的空地,空地上,有着两个傀儡人,每个傀儡人手中都拿着两把明光闪闪的武士刀。

    “图塔,这个你先拿着用吧!”薛讷手中光芒一闪,出现一双拳套,顺手扔给了图塔。

    薛讷拿出的这双拳套,是在上华圣者的痕戒中翻找出来的,也是宝器级别的拳套。经过连番战斗,薛讷现图塔没有武器,面对有武器的对手的时候,处处被束缚着,难以放开手脚施展攻击。

    现在马上就要到侯天老巢的最底层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将要面临什么样的危险,给图塔一件趁手的武器,或许到时候会救图塔一命的。

    “谢谢了!”和薛讷之间,没有过多的客气,图塔接过后,就戴在了手上,身体中图腾之力渗透进拳套中,短短几个呼吸时间,就已经炼化了。

    薛讷送给图塔的这双拳套名叫虎牙,外观非常的朴实,通体呈灰色,将图塔的一双拳头完全包裹了进去,在后背位置,没有什么装饰性的魔兽造型,只有五颗直立的牙齿状凸起,非常像魔兽赤焰虎的锋利牙齿。

    虎牙拳套延伸到了图塔的手肘位置,从手腕到手肘的这段圈套上,刻画着一个阵法,能够让拳套更加坚硬,即使遇到一些比较锋利的武器,一时半会儿也是劈砍不开拳套的。

    看到图塔适应了虎牙拳套,薛讷这才开口问道:“准备好了吗?让我们一起打进去看看侯天老巢的真面目吧。”

    “好!”图塔豪气冲天回答。

    “轰!轰!”

    薛讷和图塔同时抬起脚,跨入了最后一个阵法中。

    最后一层的阵法,说是阵法,其实不完全是阵法,这个阵法没有任何阵眼让别人去破阵,但是对于其他人也没有任何的伤害力。这个阵法存在的目的,就是为阵法中两个战争傀儡提供能量的。

    “咔,咔!”

    看到薛讷和图塔踏入了阵法中,阵法中原本静止不动的两个傀儡人,同时睁开了眼睛,从后背抽出了两柄武士刀,握在了手中。

    “哈哈,你们两个小子竟然敢踏入我这《双煞阵》,你们死定了!”侯天得意的笑声在阵法上空响了起来。

    薛讷和图塔没有搭理侯天,而是互相对视一眼,同时向前冲了过去。

    “老规矩,一人一个!”图塔身形一转,向着左前方的傀儡人冲了过去。

    “铛,铛!”两把武士刀与图塔的虎牙拳套碰撞在了一起。

    “好家伙,攻击还真犀利!”图塔抽空看了一眼自己的虎牙拳套,在拳套上面,刚才傀儡人武士刀砍中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两道细微的白痕。

    白痕虽然很细微,但还是让图塔心疼,这是薛讷刚刚送给自己的新武器啊,刚一使用,就被对方砍出了划痕,图塔心中很不爽。这就如同没了一辆新汽车一样,刚在门口放了一上午,就被熊孩子在上面划出了痕迹,不影响汽车的使用,但是外表就不好看了。

    薛讷的破天枪在薛讷冲向傀儡人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了手中,一个横扫,将长枪当做棍子抽向对面傀儡人的两把武士刀。

    “铛,铛!”傀儡人被薛讷的巨大力量震得向后退去,不过它在一个空翻之后,脚掌在地面一蹬,再次向着薛讷冲了过来。

    “死!”薛讷的破天枪尖出现青红两色的阴阳玄火,咆哮着点在了扑身而来的傀儡人胸口位置。

    “铛”的一声,枪尖点在傀儡人胸口,却是没有刺入进去,在胸口位置,阴阳玄火似乎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只是在傀儡人胸口位置留下了碗口大的一片焦黑。

    “嗖!”

    傀儡人没有理会薛讷的破天枪,手中武士刀交叉从两边向着中间,迎着薛讷的脑袋砍了过来。

    薛讷反应很快,一招没有起到效果,立即上半身向后一仰,同时脚后跟蹬了一下地面,整个身体后倾着向身后快退去。

    几根头从薛讷的额头滑落,飘洒在空中。

    “奶奶的,差一点就被对方给开瓢了!”薛讷心中有些后怕,同时为自己的失误自责,因为他将对面的傀儡人当成了真正的人来对待的。

    傀儡人看到薛讷后退,立即紧跟而上,紧紧贴着薛讷追杀过来。

    “起!”薛讷手中的破天枪在地上猛地一点,借助枪杆,薛讷的身体直接向着空中飞起三米多高。

    “破!”

    薛讷大喝一声,双手握住枪杆,由上而下,向着傀儡人当头砸下。

    傀儡人终究是傀儡人,即使它有用最丰富的战斗技巧,但是在临阵变通上面,终究不及人类,因为它的战斗技巧都是人类明出来的。

    傀儡人没预料到薛讷会突然冲到头顶去,来不及变招,只得两把武士刀互相交叉在一起,死死防守薛讷这大力劈下来的一枪。

    “嘭,嘭!”

    傀儡人的双腿变成了一字型,横在了地面上,它手中的两把武士刀没有抵挡住薛讷的长枪,长枪狠狠地砸在了傀儡人的脑袋上面,直接将傀儡人的脑袋砸成了一个椭圆形。

    薛讷一击得手后,身体立即快后退,他这回记得,傀儡人的脑袋即使毁掉了,也不影响它的战斗。

    果然,薛讷的身体刚退出去,傀儡人双腿一用力,整个身体立即蜷成一团,向着薛讷的怀中快弹射过来。

    “滚回去!”

    薛讷身体一侧,手中破天枪抡圆了,如同打棒球一般,抽打在傀儡人的身体上,将其抽打了回去。

    傀儡人这回受到的伤害有些严重,摇摇晃晃才站稳了身体。

    一旁的图塔与另外一个傀儡人的战斗还在继续。此刻图塔全身被一件青铜色的铠甲完全包裹起来,只余下两只眼睛。

    图塔完全不理会对面傀儡人对他的攻击,只是挥舞着两只戴着拳套的狰狞拳头,拳拳到肉的砸在傀儡人身上。

    “铛,铛,嘭,嘭!”

    图塔对面的傀儡人的防御终究没有图塔的铠甲防御强,在承受了图塔上百拳的重击之后,身体轰然散开,变成了一地的零件。

    至于薛讷的攻击,则是优雅的多,在完全压制傀儡人的时候,枪尖阴阳玄火压缩后不停地攻击在傀儡人胸口的同一个位置,数百枪的穿刺之后,傀儡人的能量阵被薛讷破坏,变成了一个不能移动的雕塑。

    “九哥,出来收你的战利品。”薛讷向着痕戒中的小九传音。

    “来喽!”一道流光闪过,变成了小九的模样。

    “渍渍,还是小讷子懂事,知道给九哥留点好东西。图塔小子,你就是一个暴力分子,不把它拆碎不行吗?”小九一看到两个截然不同结局的傀儡人,立即拎着图塔的耳朵谆谆教导起来。

    “嘿嘿,嘿嘿!”对于不讲道理的小九,图塔只能报以傻笑来应付,他总不能告诉小九说,这是他独有的战斗方式吧。估计到时候,小九对图塔就又是一番长篇大论般的教育。

    “好了,你们继续吧!对了,你们小心点,在这里,似乎存在有让我非常讨厌的气息。”小九说完,就飞回到了薛讷的痕戒中。

    “让九哥讨厌的气息?会是什么呢?”薛讷蹙着眉头思索着小九对他们的告诫。

    “薛讷走吧,管他是什么东西,我们统统斩杀!”破掉了最后一个阵法,让图塔的信心非常强。

    “对,走!畏手畏脚还怎么成长,只有在绝境中,才能提升我们的实战能力。”薛讷甩了甩脑袋,将脑袋中的那一丝顾虑打消掉。

    “完了,最后那座阵法都阻拦不住那两个小子,魂尊的阵法不怎么管用啊!”侯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洞府中团团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