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战侯天
    第3o1章战侯天

    “图塔小子,你怎么这么粗暴,这多么好的傀儡人,你竟然给拆成这样了,真是败家!”小九心疼的在周围的地上捡着一些能够用到的材料,一边捡,一边埋怨图塔。??

    “嘿嘿,我只是想着弄死它,没有想那么多。”图塔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锃亮的脑袋说道。

    “好了看,我们赶紧出去吧,别又生出什么变故了!”薛讷拿到了傀儡人身体中储存的不受阵法影响的玉牌,立即和图塔快向着阵法外面奔去,至于小九,则又回到了薛讷的痕戒中。

    小九的原则性还是很强的,在薛讷与人战斗的时候,坚决不插手。

    “嗖,嗖!”薛讷带着图塔快冲出了迷雾阵法。

    看到薛讷和图塔竟然在他傀儡人的袭杀下安然无恙的走来出来,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子脸色愈阴沉了。

    “看来还是小瞧你们了!”中年男子逐渐直起了腰板,轮椅自动向着薛讷和图塔所在的地方缓缓滑动过来。

    薛讷扭过头,对图塔传音说道:“既然那两只木魁兽是假的,那我们斩杀这个人,应该也算是完成任务了吧?”

    “这必须得算啊!木魁兽是这家伙炼制的,我们弄死这家伙,相当于杀死木魁兽了。”图塔一本正经的对薛讷说道。

    “那好吧,动手!”薛讷率先向着中年男子冲了过去,在冲出去的同时,破天枪就已经出现在了手中。虽然中年男子是坐在轮椅上的,但是既能布置阵法,又能炼制出厉害的傀儡人,中年男子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嘎嘎,倒挺主动的!”中年男子的笑声有点想乌鸦的叫声,在薛讷破天枪刺到中年男子身前的时候,中年男子右拳猛地向着破天枪的枪尖碰撞而去,在中年男子右拳冲出的时候,在拳头上快包裹上了一个狰狞的拳套。

    “嘭!”

    薛讷感觉自己一枪如同刺在了山岳上面一般,面对的势大力沉的不动如山,薛讷被反震之力震得后退出去两步。

    “想不到我侯天长时间不出去走动,两个小辈都敢来我这里撒野了。既然这样,就陪你们玩玩。”

    侯天在轮椅扶手上按了一下,轮椅快升高,让原本坐着的侯天直立了起来,紧接着,从轮椅后面延伸出来的护甲将侯天前面的身体整个包裹了起来,形成了一个人形傀儡。

    “薛讷,这就是传说中的变身吗?”图塔有些目瞪口呆,这完全是就是傀儡人装扮啊。

    “小心点,由人在里面操控的傀儡人破坏力极大,他几乎没有什么弱点。”薛讷脸色凝重提醒着图塔。

    “图塔,你先给他施展一个减试试!”薛讷紧紧盯着前方的侯天,暗中给图塔传音说道。

    “度剥夺!”图塔一拳向着空中击出,只见一道黑光快没入了侯天所在的傀儡身上。

    “动手!”

    随着黑光没入侯天的傀儡中,薛讷身影一模糊,已经出现在了侯天的身前,破天枪快刺出。

    破天枪准确无误的刺在了侯天控制的傀儡人的喉咙处,火星四溅。

    “桀桀,小家伙,度挺快的,可惜攻击弱了点。”侯天两只手突然伸出,握住了破天枪的枪尖位置。

    傀儡人的双手不知道用什么材质炼制的,是一种黑色亮的金属,即使破天枪剑尖四周是锋利的刀刃,可是对傀儡人的双手依然造不成什么伤害。

    “喝!”从傀儡人身体内部传来侯天的低喝声,侯天双手握住破天枪的枪尖,将薛讷挑了起来,快转圈抡了起来。

    薛讷大惊,立即松开了破天枪,而他的身体则借助惯性,退了开去。

    “死!”

    图塔的暴喝声从侯天的身后响起,图塔黑光缠绕的拳头向着侯天的傀儡人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嘭”的一声,图塔的身体倒飞了出去,而侯天也是向后踉踉跄跄后退了三四步,这才止住了脚步。

    “力量挺大的!你也试试我的力量!”侯天脚下加,看着有些笨重的傀儡人,竟然灵活异常,直线前进度竟然不比薛讷慢。

    “嘭!”

    图塔匆忙中聚集起图腾之力,与侯天的拳头硬碰硬,再次对轰了一记。

    图塔的身体快倒飞出去,鞋底在草地上犁出一道深沟。

    “好大的力量!”图塔心中震惊,侯天现在也就八阶银甲尊者修为,对于八阶银甲尊者,图塔凭借自己独特的图腾之力,不说一定能取胜,但是至少一时半会儿不会落败,但是现在,侯天凭借傀儡人,竟然可以压着图塔和薛讷打,这让薛讷和图塔心中非常郁闷。

    “《阴阳玄灭剑》!”一道金色的半透明迷你长剑在薛讷头顶出现,在空气中跳跃着刺向了侯天的脑袋。

    “哼,在我跟前还使用灵魂攻击!”侯天的嘴里出一声不屑的嗤笑,对于薛讷释放出的阴阳玄灭剑视而不见。

    “叮”的一声,阴阳玄灭剑不出意外的刺在了侯天所在的傀儡脑袋上面,不过并未刺进去,因为在傀儡的脑袋上亮起了一层迷蒙的光,阻拦住了薛讷施展的阴阳玄灭剑。

    “碎!”侯天口中轻喝,同时傀儡脑袋上迷蒙的光芒大作,瞬间消耗光了阴阳玄灭剑的灵魂力量,没有了灵魂力量的支持,阴阳玄灭剑自然消散在了天地间。

    “哼,只要我傀儡中的痕石不消耗完,你们释放多少攻击都奈何不了我。”侯天的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什么!竟然不惧灵魂攻击!”薛讷大惊失色。

    看到不管是物理攻击还是灵魂攻击,都奈何不了侯天,薛讷咬了咬牙,催动了身体中的阴阳玄火,如果阴阳玄火还奈何不了侯天,那么他和图塔就只能跑路了。

    “图塔,防御剥离!”薛讷的丹田中痕力原核一转换,阴阳玄火尽数喷出,顺着奇经八脉流淌。

    “嘭”的一声,青红两色的阴阳玄火出现在破天枪的枪尖上。已经晋级到中级的阴阳玄火的温度无疑升高了很多,一出现在枪尖位置,周围的空气立即扭曲起来,并且伴随着细微的空间裂缝在蔓延。

    薛讷的心神完全沉浸在了无尽的火焰中,火焰,代表着毁灭,代表着燃烧,只有烧尽一切不合理的,腐朽的东西,才能开始新的建设,毁灭后方有新生。

    “我的这一招就叫做湮灭吧!”薛讷口中低声喃语着,手中的破天枪缓缓向着侯天刺出。薛讷破天枪刺出的度很慢,似乎在破天枪枪尖位置有着千钧阻力一般,薛讷必须用尽全力方可破开这层阻力。

    图塔的防御剥夺适时的落在了侯天的身上,虽然对侯天傀儡的防御没有多少影响,但是对于后天本身,或多或少还有一些影响的,让其心中有了一些恐慌。

    “给我阻拦住!”从薛讷的长枪上,侯天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薛讷这一招湮灭,就是毁灭所有。

    侯天将傀儡的防御开启到了最大,不计痕力消耗,只为了防守住薛讷刺过来的这一枪。

    破天枪枪尖上的青红两色火焰在快旋转着,随着火焰的旋转,周围出现了一圈黑色的空间裂痕,漆黑的空间裂痕与侯天傀儡的防御阵法咬合在了一起,没有刺耳的摩擦声,也没有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只是无声的交织在一起。

    傀儡身上防御阵法的能量与阴阳玄火的能量在互相抵消着,产生的能量乱流全部进入了空间裂痕中。

    侯天坐在傀儡体内,在他的眼前,有一个光滑的镜面,上面显示着傀儡的各项数据,还有着傀儡身上阵法的操作盘。在代表傀儡身体中储存能量的显示条中,能量显示条中的能量疯狂下降着,一直到百分之十的位置时,才停止了下降。

    “哈哈哈,我抵挡住了,我抵挡住了!”侯天有些疯狂的大喊道:“这么厉害的攻击,我不相信你还能再施展一次!”

    “唉!失败了!”薛讷心中轻叹一声,他的湮灭还是没有完全破掉对方的防御。

    “薛讷,怎么办?”图塔施展防御剥夺,对他的消耗也非常大,这会儿身体中剩余的图腾之力已经不多了。

    “准备撤退吧!”薛讷心有不甘,但是又无可奈何。明知道对方傀儡中所剩余的能量一定也不多了,但是就是没有办法突破对方的防御。

    “你真蠢!”小九的声音在薛讷的脑海中响起。

    “九哥,你有办法?”听到小九的声音,薛讷精神一振,每次小九说话,都代表着它有办法教给薛讷。

    “亏你还钻研阵法呢!对方能够将阵法用在傀儡身上,进行攻击,难道你就不能将阵法融合到你的攻击中去吗?用阵法去破掉对方的阵法,这样才是真正的阵道师。”小九说完这些话后,再没有说话。

    “将阵法融合到攻击中去?”薛讷蹙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看到薛讷和图塔没有动静,侯天站在远处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他对薛讷刚才那一枪还心有余悸。

    看到薛讷似乎在思索什么,图塔上前两步,站在了薛讷的身前,防备着侯天的偷袭。

    夜已经很深了,皎洁的月光洒在这丘陵中,让周围的冷意更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