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异变
    第299章异变

    薛讷有些好奇的看了图塔一眼,在图塔发现那两只木魁兽的时候,薛讷也才刚刚发现。但是薛讷凭借的是他常人所不具有的灵魂力量,而图塔的灵魂力量并不强,竟然能够和薛讷同时发现木魁兽。

    “嘿嘿,我从小就是在草原上长大的,对于草原上魔兽的行踪天生敏感,能够通过它们的气味来判断。”图塔传音给薛讷解释了一下他的秘密。

    两只木魁兽逐渐靠近木魁镇后,薛讷这才看清了它们的样子。两只木魁兽后腿粗壮,直立行走,大概有两米高度,两只前腿比起后腿短了一半,但是两只前爪锋利而细长,在月光下反射着寒光。

    两只木魁兽非常的谨慎,靠近木魁镇了,奔跑的速度降了下来,最后停在了小镇入口处的大榕树下,有些泛黄的小眼睛骨碌乱转,四处打量着,似乎在观察是否有埋伏。

    其中一只木魁兽还扬起脑袋,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想通过气味来判断小镇中是否有陌生人来过。

    “不好!”薛讷没有想到木魁兽还有这一手。气息他可以用灵魂力量隐藏住,但是身上的气味却是没有办法影藏的,从上午到现在,他和图塔身上的气味早已弥散在整个木魁镇上了。

    果然,嗅了嗅空气中气味的那只木魁兽,突然冲着身旁另外一只木魁兽指手画脚的“嗷嗷”叫了起来,紧接着,两只木魁兽就扭过头,准备离开这里。

    “动手!”薛讷大喝一声,破天枪突兀出现在手中,从大榕树上直接飞跃而下,当头向着其中一只木魁兽砸下。

    图塔同样和薛讷同时跳下,硕大的拳头上黑光环绕,向着另外一只木魁兽的脑袋砸了过去。

    “嗷嗷……”

    两只木魁兽反应非常灵敏,一觉察到头顶大榕树上有人后,两只粗壮的后腿立即一蹬地面,向着前方快速跳跃而去。

    薛讷没有料到木魁兽全力爆发下,跳跃速度竟然这么快,他的致命一枪竟然落空了。

    “《鬼影》!”薛讷心中一动,整个人突然消失在原地,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向前移动了十多米远。

    薛讷的《鬼影》身法虽然只是修炼了一点,只能算是入门,但是就算是入门的《鬼影》身法,也是比之前他修炼的《龙翔虚幻诀》速度要快得多。

    不过薛讷施展《鬼影》身法的速度是快,但是却还是赶不上木魁兽的跳跃速度。木魁兽全力跳越时,双脚一蹬地面,能够跳出去二三十米远,而且它们的跳跃频率非常的快,几乎和薛讷施展《鬼影》身法的频率一样了。

    “速度剥离!”

    木魁兽的速度就连薛讷都追不上,更别说不擅长速度的图塔了,不过图塔有图腾之术,他看到自己追不上木魁兽时,立即施展了图腾之术,一道黑光从图塔的手中飞出,没入了前方快速跳跃逃走的一只木魁兽体内。

    “嗡”的一声,中了图塔图腾术的那只木魁兽,顿时如同陷入了泥潭之中,跳跃速度变得非常缓慢。

    “嘭”的一声,薛讷的破天枪从天而降,狠狠砸在那只中了图塔图腾术的木魁兽脑袋上。

    没有出现预料中的脑浆迸飞的场景,相反只是一堆材料零件从砸碎了脑袋的木魁兽身上弹射出来,落的满地都是。

    “这是傀儡?”薛讷有些惊讶,蹲在地上拨着散落在地上的零件研究着。

    “这怎么会是傀儡呢?它的气息和真正的木魁兽一模一样的。”图塔一时间也不能接受,以他在大草原的经验,而且曾建还见过木魁兽,刚才这两只木魁兽的气息,就是真正的木魁兽,不过为什么会变成傀儡,图塔想不明白。

    薛讷站起身来,脸色凝重道:“这只能说明炼制这两个傀儡的人将它们炼制的太逼真了,散逸出来的气息竟然和真正的木魁兽一模一样。”

    “用木魁兽掳走木魁镇的村民,应该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们追上去看看。”薛讷扭过头征求图塔的意见。

    “我听你的。”图塔将决定权交给了薛讷。

    “走!”

    没有丝毫犹豫,薛讷和图塔一前一后向着另外一只木魁兽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刚才木魁兽逃走的时候,薛讷就已经将一缕灵魂力量附着在了它的身上,就是为了防止它逃脱了好搜寻。

    原本视野开阔的草原,因为丘陵的存在,变的高低起伏,视野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让薛讷看不到另外一只木魁兽的身影,只能感应着他的灵魂力量,进行追赶。

    “嗯,它停了下来,我们加快速度。”在薛讷和图塔马不停滴追赶了两个时辰之后,木魁兽才停了下来。

    凭借着对木魁兽身上灵魂力量的感应,薛讷和图塔追进了一个丘陵密集的地方,这里的丘陵一座连着一座,就跟一座座小山峰一般,在丘陵上,还有很多树木,生活着不少魔兽。

    “奇怪,明明在这里的,怎么突然失去感应了呢?”行走在丘陵中,薛讷突然失去了对木魁兽的感应。

    “看,在那边!”图塔突然指着不远处一座丘陵顶上喊道。

    薛讷扭头看去,只见在丘陵顶上,正有一只木魁兽正在看着他们这个方向。

    “追!”薛讷带头快速向着木魁兽所在的位置奔了过去。

    似乎是在故意吸引薛讷和图塔一般,等到薛讷和图塔发现了它的存在后,木魁兽快速向着另外一座丘陵跳跃而去。

    “嗵,嗵,嗵!”木魁兽快速跳跃着,每次脚掌等在地面上,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巨大脚印的深坑。

    “扑嗵!”不知道是木魁兽判断失误还是怎么了,快速跳跃的它竟然跳进了一个泥潭中,泥潭中的污泥让木魁兽的双脚陷了进去,跳不出来了。

    “嘿嘿,终于抓到你了!”两道破风声从远及近,正是薛讷和图塔追赶了过来。

    “桀桀,抓到你们了!”随着薛讷话音落下,另外一道如同乌鸦叫声般的男子声音响起。

    “是谁?”薛讷和图塔扭过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吱呀,吱呀!”一个轮椅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在凹凸不平的草地上缓慢行来,在轮椅上,坐着一个矮小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没有双腿,从膝盖位置往下,都没有,不过在他膝盖位置,正有着红白色的血肉在蠕动着,散发出让人恶心的腥臭味。

    “桀桀,精血旺盛的两个少年,等吃了你们,我的双腿就能恢复了。”坐着轮椅的中年男子没有回答薛讷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打量着薛讷和图塔。

    “是你一直让木魁兽掳走木魁镇的村民,然后吸收他们的精血?”从中年男子自言自语的话中,薛讷已经发现了一些线索。

    “嘿嘿,小家伙挺聪明的,不过可惜你很快也要和他们一样了。”中年男子的轮椅在距离薛讷他们十多米远处停了下来。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害这么多无辜的普通人?”图塔出声沉声问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对于将要死的人,你们没有必要知道那么多的。至于杀害那些普通人,能够提供给我精血,使他们的荣幸。我的性命,比他们要高贵得多,这是他们应该做的。”中年男子枯黄的脸上有着一份骄傲。

    “你确定你能杀了我们?”薛讷的身体突然向着中年男子的方向冲了过去。

    “负隅顽抗!”

    看到突然暴起冲向他的薛讷,中年男子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嘴中轻声说道:“阵法起!”

    “嗡”的一声,薛讷的周围出现了白茫茫的雾气,中年男子失去了身影,薛讷手中的破天枪自然也是刺空了。

    “坏了,这是阵法!”薛讷快速向后退去,他要和图塔汇聚在一起,以防被对方各个击破。

    阵法外面,中年男子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把拇指大小的傀儡小人,凝视片刻,这才一挥手将这三个傀儡小人撒向了阵法中,同时嘴中念叨道:“去吧,我的孩儿们,将那两个人给我带过来。”

    三个拇指大小的傀儡小人一路地,立即变成了成人大小,从后背上抽出各式各样的武器,冲向了阵法中,这阵法中产生的迷雾似乎对它们没有任何的影响,它们直直的向着薛讷和图塔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幸亏薛讷反应及时,赶紧后退,这才赶在迷失之前找到了图塔,两人重新聚在了一起。

    “薛讷,怎么办?”图塔对于阵法没有任何办法。

    “等我寻找阵眼,只要找到阵眼,破坏掉阵眼,这座阵法就会自动破除。”薛讷的神识试图蔓延开,寻找中年男子布置的阵法的阵眼。

    “嗯,这阵法竟然能够压制我的神识。”薛讷一释放神识,就发现他的神识被压制的竟然只能释放出五米远。

    “算了,凑合用吧,希望这座阵法只是纯粹的迷幻阵,不要存在杀阵。”对于阵法压制神识,薛讷也是无奈,只能勉强利用这五米远的神识,开始寻找阵眼。

    “咻!”

    突然,一支利箭从远处迷雾中快速射了过来,直指图塔的喉咙。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