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埋伏
    第298章埋伏

    因为木魁兽的祸害,留在木魁镇的人原来越少,原本繁华的木魁镇,现在即使大白天过去,也看不到几个人影了。 无奈之下,木魁镇的镇长向附近的泰安城求救,负责驻守泰安城的飞云山弟子,则将这则消息反馈到了飞云山中,成为了飞云山弟子的试炼任务。

    等到薛讷和图塔出现在木魁镇外边的时候,已经是十天之后了。因为图塔现在还只是七阶铜甲武者,不能凝聚痕兽飞行,薛讷只能陪着图塔一路走了过来。

    秋季艳阳高照,微风拂面,周围的草地绿草茵茵,本是纵马驰骋,牧羊放牛的大好时光,不过在这木魁镇周围,却是一片萧索。破损的围栏,废弃的牛车,无一不显示这里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住了。

    薛讷和图塔走到木魁镇外面的时候,正是中午时分,可是只有寥寥几家烟囱中有着炊烟袅袅冒出,其余的房屋中都是一片寂静。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蹲在墙角捉虱子的懒汉,薛讷赶紧上前,向他打听镇长的家。

    “就在村子中央,那座最大的房子就是镇长家。”懒汉抬起手给薛讷指了指,就又低头自顾自捉起了身上的虱子。

    “呵呵,这镇长的家盖得倒挺气派的!”看到木魁镇镇长三进三出的大院,图塔随口说道。

    “有权有势的人,自然是不会缺财富的。这就跟我们修道者一样,只要有实力,金银珠宝和美女还不是任由你挑选。走吧,进去吧。”薛讷上前拍了拍镇长家紧闭的朱漆大门。

    “谁呀!”过了半晌,才从里面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

    “吱呀!”一个头花白的老者从门缝中探出身来。

    “老丈,请问这是木魁镇镇长的家吗?”薛讷微笑着询问道。

    头花白的老者点了点头,用狐疑的目光看着薛讷和图塔问道:“就是这里,两位小哥是?”

    “看来没有找错地方。”薛讷开口说道:“我们是飞云山的弟子,前来帮助木魁镇斩杀那两只吃人的木魁兽。”

    “就你们?”老者怀疑的目光更明显了,因为薛讷和图塔都只是十**岁的少年,嘴上毛都还没有长齐呢,怎么有能力斩杀那两只狡猾的木魁兽。要知道很多三四十岁的壮汉过来,都有很多被木魁兽吃掉的呢。

    薛讷无奈的摸了摸鼻尖,心中暗道:“看来还是长得太年轻了啊!”

    看到老者不相信,薛讷抬头四处看了看,现在老者门口对面有一块三米多高废弃的假山石,心中立即有了主意。

    “老丈,那块石头不用了吧?”薛讷指着那块假山石问道。

    “不用了,都被丢弃在那里好几年了。”老者虽然不明白对面这个小伙为什么突然问起这块假山石来,但还是耐心回答。

    “呵呵,老丈,我让您看看我的实力。”薛讷骈指如剑,身体中痕力运转,在薛讷手指指向那块巨大的假山石的时候,一道阴阳玄火化作剑气从薛讷的手指激射而出,射到了假山石上面。

    没有惊天动地的响声,只有小火苗被点着那般的细微的声音,然后老者就长大了嘴巴,因为那块三米多高的假山石,被薛讷这一指之后,凭空变成了青红两色的火焰球,被烧成了虚无,没有留下一点的痕迹。

    “这,这是神迹啊!两位少侠赶紧请进,老朽老眼昏花,怠慢之处还请两位少侠勿怪。”看到薛讷露了一手,老者对薛讷和图塔的态度立即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腰都快完成九十度了。

    其实这也不怪老者怀疑,前来木魁镇猎杀木魁兽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几千了,但是每次都是羽铩而归,运气好的只是受点轻伤,运气不好的就变成了木魁兽的食物。对于薛讷和图塔两个少年,老者怀疑他们的能力,其实也是不想他们年纪轻轻就变成木魁兽的食物。

    对于老者刚开始怀疑的态度,薛讷和图塔并不在意,在修道者的世界,有实力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

    老者将薛讷和图塔让进客厅,殷勤的给两人倒上茶水,这才开口道:“老朽木言,是这木魁镇的镇长,不过惭愧,老朽没有管理好木魁镇,让木魁镇衰败成这样。”

    图塔打量了一下木言的家里,现房子很多,但是除了木言之外,似乎再没有其他人了,遂开口问道:“老丈,你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木言的神情有些暗淡,开口说道:“自从出现木魁兽后,木魁镇的人们开始大批外逃,家里的仆人都跑光了。至于家人,为了避免他们被木魁兽吃掉,我将他们都送到泰安城去了,现在这里就只剩下我自己了。”

    “那您为什么和家人一起去泰安城躲避一段时间啊?”图塔问道。

    听到图塔的询问,木言那花白的头颅突然昂了起来,眼神变得坚定,说道:“因为我是木魁镇的镇长,其他人都可以走,但是我不能走,我要坚持到最后一天,承担起镇长的责任。”

    对于木言这片责任心,薛讷和图塔肃然起敬,虽然木言只是一个普通人,身上没有一点修为,即使一个强壮点的小伙子,都能将其打倒,但是他的这份胆识,就是一般的修道者都不一定有的。

    “老丈,不知道这木魁兽有什么活动规律吗?”薛讷开始询问木魁兽的活动规律,想要尽快完成他们这次的任务。

    木言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说道:“这木魁兽和其它魔兽的作息规律一样,都是喜欢夜间出来活动,白天倒很少出现。所以一到晚上,我们这里家家都是紧闭大门,不过饶是如此,木魁兽力量惊人,都会破门而入,只要吃掉一个人后,就会离开,不会再伤害其他人。”

    “嘿嘿,这木魁兽倒挺有原则的啊!”图塔摸了一把他那锃亮的脑袋嘿嘿笑着说道。

    “老丈,那我们就在这里叨扰你半晌,等到晚上了,我们就出去斩杀那两只木魁兽,等我们斩杀了那两只木魁兽,以后大家就不用提心吊胆生活了。”薛讷开口道。

    “好,好,两位少侠还没有吃饭吧,我去给两位少侠弄点吃的来。”听到薛讷和图塔晚上就去斩杀木魁兽,木言老汉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去厨房很快就给薛讷和图塔弄了一点吃的来。

    虽然这座大院中只剩下木言一个人,但是对于以放牧为生的他来说,家中常备的腊肉就有很多。很快,一大盘腊肉,一大盘牛肉和一大盘羊肉就摆在了薛讷和图塔的眼前,过了过了片刻,木言老汉又端过来一陶罐马奶,升腾起来的热气散着诱人的香味。

    薛讷还是第一次见到马奶,忍不住端起来喝了一口,顿时一股甘甜的味道进入了喉咙,一路向下,让薛讷心中的那一丝躁动竟然平复了下去。

    “真不错,这马奶性微凉,竟然能够平复心中的躁动。”薛讷砸吧砸吧嘴评价道。

    “呵呵,这马奶在草原上,可是最受欢迎的食品。”一旁的图塔补充了一句,然后开始对着桌子上的大盘牛羊肉大快朵颐。

    木言老汉面带微笑的陪坐在一旁,不过在他的微笑中隐藏着一丝担忧,“这两个少年能不能顺利斩杀那两只木魁兽呢?”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深秋的草原,一到晚上还是很冷的,太阳还未完全落下,木魁镇的街道上,就已经没有了人影。家家紧闭大门,甚至连屋里的灯火都熄灭了,唯恐吸引到了木魁兽。

    休息了一下午,薛讷和图塔都将状态调整到了最佳,根据木言老汉的描述,这两只木魁兽性格狡猾,薛讷和图塔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击杀不了,估计这两只木魁兽就会躲避起来,不再出来,如果躲避几个月,薛讷和图塔的这次任务就算是失败了。

    “图塔,一会儿咱们两人一人一只,用雷霆手段迅斩杀,以防它们逃走。”薛讷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地形,慎重的交代图塔道。

    “呵呵,放心吧,虽然我没有你厉害,但是对付这区区七级木魁兽,还是有很大的把握的。”图塔憨厚一下,不够在他那憨厚的笑容后面,隐藏着一丝睿智。

    “走,去那棵大树上。”在木魁镇入口的地方,刚好有一颗四五人合抱粗细的大榕树,虽然此刻大榕树上面的树叶已经脱落了很多,但是仍然有很多枯黄的树叶还未完全落下,遮挡住薛讷和图塔的身形还是没有问题的。

    “嗖!嗖!”

    薛讷和图塔如同两只狸猫,轻盈的跃上了大榕树,就连大榕树上栖息的几只鸟儿都没有惊动起来。

    薛讷的灵魂力量将他和图塔的身体包裹住,没有一丝气息释放出来,现在就是有人站在薛讷的对面,只要看不见薛讷,都难以现这棵树上藏着两个人。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大地再一次迎来了黑暗。

    站在大榕树上向着远处的草原上看去,只看见那些高低起伏的丘陵的模糊轮廓,影藏在黑暗中,如同一只只择人而噬的猛兽。

    “有魔兽过来了!”图塔的传音在薛讷的脑海中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