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幻阵之战(第四更)
    第289章幻阵之战

    “你们都别争了,那个拿剑的小家伙就是两千年才出现一次的引路人,这样的天才,应该放在擎天峰培养的。”楚枫掌门淡淡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闭上了嘴巴。

    “嘭!”

    擂台上薛讷与宫长天已经交手在一起了。现在的宫长天突破到了银甲尊者境界,虽然只是一阶银甲尊者,但是却比薛讷高了一个境界。再加上宫长天引路人的身份,整体综合实力已经比薛讷只强不弱了。

    薛讷与宫长天的一记硬碰硬之后,薛讷退了两步,宫长天退了三步。

    宫长天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手臂,用讽刺的语气对薛讷说道:“莽汉就是莽汉,果然还是空有一把力气。”

    “让你感受一下我最新研究出来的战斗方式吧,能够死在这样的战斗方式之下,你应该赶到自豪了。”宫长天的身体快速移动起来,有些缥缈的意味。

    虎吼剑在宫长天的手中,幻化出出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盘旋着身体撞向薛讷。

    “破!”

    薛讷讲究的以力破敌,不管是什么攻击,全部都以力破之。

    破天枪携带者一往无前的气势刺向宫长天虎吼剑幻化出来的青龙。

    “吼!”

    突然,虎吼剑幻化的青龙在与破天枪碰撞的瞬间,发出一道怒吼声,幻化青龙的吼声化作音波,在空气中荡起了一层层涟漪,绕过破天枪,传递到了薛讷的面前。

    薛讷面色不变,冷哼一声,阴阳玄火突然冒出,布满了薛讷全身。

    “在绝对的力量跟前,所有的技巧都是华而不实的。”薛讷全身升腾起来的阴阳玄火让擂台上的温度陡然升高,这种能够让虚空中出现裂痕的火焰,自然轻易将宫长天借助虎吼剑释放出来的音波攻击焚烧成了虚无。

    宫长天脸色微变,脚下不停,随着他快速移动,一个个宫长天接二连三的飞出来,仅仅片刻时间,就在薛讷的周围围了三十个一模一样的宫长天。

    薛讷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宫长天,轻笑道:“还是这一招啊!”

    “哼,你试一试就知道是不是同一招了!”宫长天不再与薛讷多废话,三十个宫长天同时快速移动起来,没个宫长天都拿着一把虎吼剑。

    “虎步迷踪!”围着薛讷的三十个宫长天,同时向着中央的薛讷挥出一剑,这次虎吼剑幻化为了吊眉白虎,三十只白虎同时冲出,一起发出一道震撼山林的虎吼声。

    惊天动地的虎吼音波撞击在擂台周围的阵法屏障上面,让擂台周围的阵法屏障荡起了一片片涟漪,最终还是阻拦了下来。不过饶是如此,距离擂台近的人,依然感觉耳朵中嗡嗡嗡的响着,暂时性的都失去了听力。

    深处三十只白虎围攻的薛讷,并没有听见任何虎吼声,在三十只白虎发出吼声的瞬间,薛讷就身处在了一片茂密的山林中,山林中非常寂静,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我怎么跑到山林中来了?”薛讷有些好奇的四周大量着。

    “嗯?我的力量怎么没有了?”一迈动脚步,薛讷发现他的力量消失了,变成了普通人。

    “一定是宫长天创造出来的幻觉!”薛讷在山林中四处走动着,思索着破除这幻觉的方法。

    “吼……”

    就在薛讷在山林中寻找破除幻觉方法的时候,一道响彻山林的虎吼声传了过来,在山林中借助树木传递出去很远很远。

    “哗啦啦……”

    旁边一棵树上,几只不知名鸟儿给虎啸声惊吓到了,全部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好家伙,看来宫长天在这幻阵中还下功夫了,创造的幻阵竟然如此逼真。”薛讷并没有被虎啸声所惊吓到。

    薛讷等候了数十个呼吸时间,就闻到了一股腥气从树林中穿了过来,紧接着,树木抖动,一只浑身有着黑白两色绒毛的白额老虎冲了出来。这只老虎似乎饿了好几天了,一看到薛讷,立即怒吼一声,就向着薛讷扑了过去。

    “嗖!”

    薛讷非常狼狈的向着一旁躲避了开去。薛讷忘记了他现在已经失去了修为,只是普通的血肉之躯而已。

    作为人的本能,见到凶兽扑过来,都会下意识的向着一旁躲避。

    白额老虎一击扑空,锋利的爪子一抓地面的岩石,扭过身体,再次向着薛讷扑了过去,同时张开了血盆大口,锋利的牙齿闪着寒光,向着薛讷的脖颈咬了下去。

    “滚开!”薛讷从地上捡了一根手臂粗细的木棒,看到白额老虎向着他扑了过来,抡起木棒,冲着白额老虎的额头狠狠砸了下去。

    “咔嚓!”木棒折为两段,而白额老虎额头上,则是没有留下任何受伤的痕迹。

    “吼……”

    白额老虎似乎被薛讷的这一击激怒了,锋利的爪子伸出,向着薛讷的胳膊抓了过去。

    “滋啦!”

    薛讷没有防备住,被白额老虎锋利的爪子抓掉了半截衣袖,在这半截衣袖下的胳膊上,留下了三道深深地血痕,不过这三道血痕下面,并没有大量的鲜血流出。

    “哈哈哈,我明白了!”薛讷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即使是白额老虎向着薛讷的头顶扑了过来,他也是仿佛没有看见,不躲不避,站在那里兀自放声大笑。

    在白额老虎的血盆大口咬中薛讷脑袋的瞬间,茂密的山林消失,薛讷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擂台上,此刻他的修为已经尽数恢复。

    “咦?丹田中的痕力怎么少了五分之一?”重新回归现实的薛讷,立即发现身体中丹田的痕力储量少了五分之一,不过稍一思考,薛讷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宫长天刚在布置出来的幻境,并不是要斩杀薛讷,而是依靠幻境中的白额老虎,消耗薛讷的痕力。

    “你布置的幻阵很有意思。”薛讷微笑着评价了一句宫长天施展的《虎步迷踪》。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从《虎步迷踪》幻阵中走出来,这是我研究了很多年才研究透彻的一门幻阵,他怎么可能破掉?”看到薛讷毫发无损的从幻阵中走出来,宫长天备受打击。

    “你也试试我的幻阵!”薛讷破天枪急速向着周围虚空点动,每一次点出,都有一个光点飞出,没入虚空中。

    薛讷现在布置的这个阵法,是薛讷从云阵中推演出来的,名叫《幻虚阵》,主要是引动人的内心的恐惧,让其深陷在自己内心的深处难以自拔。

    “嗡”的一声,薛讷的《幻虚阵》布置成功,将宫长天笼罩了进去。

    “这是?”宫长天还未反应过来,薛讷的阵法就已经布置成型,他周围的景象立即发生了改变。

    “哼,管你什么阵法,以我强大的灵魂力量,都能勘破。”宫长天冷哼一声,调动灵魂力量,寻找着薛讷布置阵法的阵眼。

    “呼……”一阵寒风吹过,原本阴沉的天空中开始飘起了雪花,点点颗粒状的雪花从天空落下,像似有人在天空向下撒着盐巴一般。

    宫长天发现他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穿着锦袍的小男孩,五六岁大小,正在荒野上漫无目的的行走着,一边走一边流着眼泪,因为他迷路了。

    “嗷呜……”

    突然,在宫长天的前方,出现了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在被雪花照亮的夜晚分外清晰。

    “啊!狼!”小宫长天快速转身向着身后方向跑去,可惜还没等他跑两步远,在他的身后位置,同样出现了一只狼。

    “嗷呜……”

    最先出现的狼仰天嚎叫一声,紧接着,在小宫长天身体周围,出现了无数的绿油油的眼睛,全都盯着孤身一人的小宫长天。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小宫长天有些绝望的嚎啕大哭起来。

    狼群本来就是野兽,它们可不会因为看见小宫长天孤身一人可怜而放过他,对于到嘴的美食,狼群是不会放过的。

    “嗖!”

    终于有一只狼忍耐不住,当先向着小宫长天扑了上去,锋利的牙齿闪着寒光,在它的嘴角位置,往下滴答着一连串的口水。

    “滚开!”求生的**让小宫长天爆发出了一股力量,只见在小宫长天的怒视之下,原本扑向他的那只狼,脑袋突然爆裂开来,脑浆飞溅了一地。

    “呕……”

    从小没有接触过血腥的宫长天,突然看到狼白的红的脑浆后,忍不住大声呕吐起来。

    冬季是狼群的食物最为匮乏的时候,见到有一只狼死去了,它周围的狼群立即一哄而上,顷刻间,就将死去那只狼啃得只剩下骨头架子。

    出生在富贵之家,锦衣玉食的宫长天何曾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这些狼群啃噬同伴的影子,深深烙印在了宫长天的脑海中。

    “滚开,你们都滚开!我不想杀生!”站在擂台上的宫长天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口中大喊着众人听不懂的话语。

    薛讷也听不懂宫长天说的话,因为薛讷布置的《幻虚阵》只是引动了宫长天内心深处最恐惧的一件事情而已,至于这件事情是什么,薛讷就不清楚了。

    “你输了!”薛讷轻叹一声,破天枪抵在宫长天的喉咙位置,同时心意一动,原本布置的《幻虚阵》阵基化作光点消失,《幻虚阵》自动消失,宫长天在同一时刻清醒了过来。

    给读者的话:

    各位读者大大,喜欢《太古重生诀》的话,就请多多支持习惯,多给习惯投点推荐票票,谢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