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年终比试
    第286章年终比试

    “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薛讷哥哥怎么又没来?”花小溪嘟着嘴巴,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再次一个个搜寻着薛讷的身影。

    “别找了,薛讷去炼器楼还没有回来的。”图塔走到花小溪身旁开口道。

    “啊!薛讷哥哥是准备加入炼器楼吗?天天待在炼器楼中。”花小溪吃惊的看着图塔问道。

    图塔耸了耸肩,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应该去问你的薛讷哥哥的。”

    “好吧,那我去炼器楼找薛讷哥哥去。”花小溪冲着图塔和自己的哥哥花小鱼扮了一个鬼脸,蹦蹦跳跳的向着白虎峰方向跑去。

    ……

    “轰!”

    薛讷的痕力势如破竹一般,将奇经八脉中的堵塞处逐一打通,在奇经八脉全部畅通的那一瞬间,以薛讷为中心,一股恐怖的气浪向着四周冲出,薛讷周围所在的岩浆,瞬间化作了狂涛骇浪。

    小九连忙小手急点,让《匿影藏形阵》发挥出了最大的功能,将这股气浪完全抵挡下来,不然散逸出去,让另外三滴祝融精血感受到了,又是一番麻烦事。

    “小讷子,收获挺大啊!”小九笑嘻嘻的看着薛讷说道。

    “多谢九哥了!”薛讷对小九随意道了一声谢,他和小九之间,已经不需要太多的繁文缛节了。既然小九不遗余力的培养他,必然是看中他的潜力,日后又需要用到薛讷的地方,只有等自己的实力强大了,才能帮助到小九。

    “我们出去吧!”薛讷说着就将火燚长老给予他的那块令牌拿了出来,准备开启封印阵法。

    “等等!”小九向着四周一招手,五六道流光从各处岩浆中飞出,落在了小九的手中,然后化作了点点光斑消失。

    “从你炼化祝融精血的时候,我就封住了这个封印,这样外面的人就进不来了,打扰不到你。”小九解释了一句。

    薛讷突然感觉鼻子一酸,小九替他考虑的太周到了。

    “谢谢你,九哥!”

    小九挥了挥手,大大咧咧的说道:“别磨磨唧唧了,赶紧出去吧,外面等候了一大群人的,而且你们杂役弟子的年终比试好像已经开始了。”

    “咻!”

    令牌飞出,没入了封印中,仅仅片刻,封印上就重新出现了一人多高的出口。

    薛讷回头看了一眼岩浆中央那块岩石上,剩余的三滴祝融精血依然在漫无目的的游荡着,对于少了两滴祝融精血,完全没有什么反应。

    薛讷一步跨出,身后的封印重新闭合。

    “咦?封印重新有反应了,可以开启了。”火燚长老突然感觉自己的令牌一动,重新与封印建立了联系。

    “他要出来了!”玄天火鸟出声开口道。

    众人扭头看去,果然,封印上开始出现了一道道涟漪,紧接着,一道颀长的身影从祝融精血的封印之地走了出来。

    薛讷一出来,就看到五六位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其中甚至还包括炼器楼楼主倪酆和青龙峰峰主绮莲,顿时有些局促不安起来,这些强者的气场都太足了,即使不刻意,他们身上散逸出来的威压也是让人感觉到呼吸困难。

    “唰!”

    还没等薛讷从惊讶中反应过来,一黑一绿两道人影已经快速移动,出现在了薛讷的身旁。这两道人影正是炼器楼楼主倪酆和青龙峰峰主绮莲,快一万年了,还从来没有人能够成功炼化祝融精血的,虽然理论上是可以的,但是一万年的失败,让飞云山的这些长老几乎已经认为那个理论是假的。

    现在薛讷竟然炼化祝融精血后完好无损的走了出来,说明他炼化祝融精血成功了。当然绮莲峰主现在只是怀疑,因为她没有亲眼见到薛讷炼化,需要找薛讷确认一下。

    不过倪酆就不同了,他从加入飞云山起,就在炼器楼中,对于炼器楼中的每一处细微变化,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从刚才进入炼器楼底层,他就感觉到这里的温度下降了很多,温度下降,唯一的解释就是薛讷炼化祝融精血成功了。

    “你炼化祝融精血了?”倪酆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一万年了,终于成功了一个。

    “嗯!”薛讷点了点头,他本来就是去炼化祝融精血的,有没有成功,相信炼器楼中的人比他更加清楚,没有必要隐瞒。

    “你怎么做到的?”倪酆楼主眼神灼灼的盯着薛讷,似乎想要看透薛讷的内心。

    “呃……”

    薛讷心中冲着倪酆翻了一个大白眼,有这么问别人的秘密的吗?

    “薛讷,今天是杂役弟子年终比试,你赶紧去参加比试吧,这关乎到你能否成为登堂弟子。”绮莲峰主在一旁轻声提醒薛讷。

    “是。”薛讷冲着绮莲峰主感激的点了点头,然后快速走出了炼器楼,被一群痕道圣者围住的感觉很不爽啊,最关键的是自己又打不过他们,小命被别人掌控在手中的感觉让薛讷非常不舒服。

    “绮莲,你什么意思?”倪酆阴沉着脸问道。

    “没什么意思。”绮莲淡淡的说道:“你觉得吸收祝融精血的方法只掌控在你们炼器楼合适吗?”

    “除了炼器楼,其它地方也没有祝融精血。”倪酆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愤怒。

    “天地间的奇异火焰多不胜数,除了祝融精血外,还有很多的。”绮莲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便带着金若水、玄天火鸟等人离开了,只留下倪酆等炼器楼的人在原地沉思。

    ……

    “薛讷哥哥!”

    薛讷刚离开炼器楼,便遇到了前来寻找他的花小溪。

    “哇,薛讷哥哥,你突破到七阶铜甲武者了,好厉害啊!”花小溪搂着薛讷的胳膊,用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薛讷,一脸的崇拜。

    “咕噜!”

    薛讷暗地里咽下了一口口水,强迫自己将眼睛从花小溪的胸口位置收回来。今天花小溪穿了一件大圆领口的罗衫,花小溪用手臂搂着薛讷胳膊的时候,刚好将那初具规模的胸部挤压到了一起,薛讷居高临下,看的清清楚楚,甚至都能看见里面裹胸上的那一点凸起。

    “咳咳!小溪,你也很厉害,竟然都六阶铜甲武者了!木灵之体果然有它的过人之处。”薛讷轻咳两声,掩饰住了他的尴尬,不过马上就被花小溪的修为惊讶到了。

    从上次见到花小溪到现在,才过去三个月时间而已,花小溪的修为竟然又提升了一阶。薛讷的修为从六阶铜甲武者晋阶至七阶,那是薛讷经历了半年多的积累,借助炼化祝融精血时的能量,一举突破,但是花小溪只是平时的打坐修炼,竟然就到六阶铜甲武者修为了。

    对于木灵之体的强大,薛讷再次有了一个崭新的认识。

    “方莹是水灵之体,不知道达到什么修为了?”薛讷的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了方莹的形象,想象到水灵之体的强大,薛讷炼化祝融精血的兴奋顿时化作了压力。

    “薛讷哥哥,你在想什么的?”花小溪的声音突然在薛讷的耳旁响起。

    “这真大!”

    薛讷沉思的时候,刚好是低着头的,映入他眼帘的正是花小溪的高耸处,听到花小溪的声音,薛讷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什么真大?”花小溪一时没有明白薛讷的意思,不过看到薛讷的眼睛看着的位置,顿时明白过来。

    “薛讷哥哥,你变坏了!”花小溪的脸蛋通红,挥动小粉拳在薛讷的身上轻轻砸了几下。

    花小溪的脸蛋虽然通红,但是心中却是甜蜜蜜的。

    自从上次玄天火鸟玄璇来找过薛讷几次后,花小溪心中顿时警惕起来,玄璇的脸部虽然看不清楚,但是玄璇的身材特别火辣,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别说薛讷了,就是花小溪的哥哥花小鱼,每次见到玄璇,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看的。

    花小溪害怕薛讷的心被这个玄璇勾走了,回去后,更加刻意的去打扮自己。就像薛讷今天看到的高耸位置,就是花小溪专门束缚起来的效果。

    “对了,小溪,你来找我什么事啊?”薛讷率先打破了沉默。

    “呀!”花小溪惊叫一声,抓着薛讷的手说道:“赶紧,年终比试就要开始了,我们别迟到了。”

    观礼台上早已坐满了人,天宇长老也在观礼台上,不过他此刻不是坐着的,而是站在一旁。今天观礼台上坐着的都是飞云山的掌门和各大峰的峰主,天宇长老只是一个外门长老,自然是没有资格坐在这里的。

    “这小子,怎么老掉链子,还不来!”天宇长老早就派陶虎去找薛讷了,薛讷可是他能否继续在年终杂役弟子比试上露脸的重要底牌。不过陶虎带回来的小溪让他对于薛讷非常不满,因为薛讷不再翠竹居,说是去炼器楼了,至今还没有回来。

    “赶紧去找!”天宇长老交代陶虎一声,让他去炼器楼赶紧找薛讷。

    “哎呀,薛讷大仙啊,你可得按时回来啊!我的前途可全寄托在你的身上了。”天宇长老口中念叨着回到了观礼台。

    原来掌管外门的玄海大长老在上一个月,顺利突破,晋级为痕道圣者,成为了内门长老,现在外门大长老的位置空缺了下来。

    天宇长老听到风声,说楚枫已经私下里给玄海大长老说过了,外门大长老人选从培育弟子的好坏来选择。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