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七阶铜甲武者
    第285章七阶铜甲武者

    “火燚,那小子已经进去一个月了,怎么还没有出来?”炼器楼楼主倪酆问火燚长老道。

    按照往常的经验,吸收祝融精血一般最多持续半个月,就都会出来,但是现在薛讷已经进去了一个月了,还是没有动静。

    火燚长老苦笑一声,说道:“楼主,我也不清楚,我曾尝试打开祝融精血的封印进去查看,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封印打不开了。”

    “什么?封印打不开了?”一旁的副楼主东流启声音陡然提高,如果封印打不开,那以后还怎么让其他弟子去尝试炼化祝融精血。

    “薛讷还在里面呢?他没事吧?”金若水早已出关,此刻的她早已恢复了之前的冰冷,容颜也早已恢复到了之前的美丽少妇模样,至于修为,则和她之前的修为一样,还是二阶痕道圣者修为,不过只要是痕道圣者,就没有人敢小觑于她。

    “金长老,由于封印暂时打不开,里面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火燚长老恭声回答道,毕竟金若水是内门长老,而火燚则只是外门长老。

    “那你们赶紧组织阵法师,尝试破解封印,把人先救出来。”金若水原本冰冷的性格,在配上她现在有些焦急的心情,让火燚长老心中竟然生出了些许胆寒。

    “这……”火燚长老有些迟疑的看向了楼主倪酆,在下面可是封印着五滴祝融精血的,平时炼器楼是巴不得彻底封印它们的,现在封印失效打不开,如果强行破开的话,很有可能会引发五滴祝融精血的暴动。

    “金长老先不要着急,我们先下去看看具体什么情况,再做决定。”倪酆转过头对金若水说道,不过他更多的是看向金若水旁边的绮莲峰主。

    “嗯,也好,我们看情况再做决定吧!”绮莲轻叹了一口气,薛讷是个天才不错,但是如果因为救薛讷将五滴祝融精血释放出来,毁掉了炼器楼,就有点得不偿失了。况且薛讷已经进去了一个月,至今没有走出来,是生是死还不好说。

    既然倪酆和绮莲两人统一了意见,金若水虽然担心薛讷的安危,但是却也是无可奈何,只得随同众人一起进入了封印五滴祝融精血的地方。

    五滴祝融精血所在的岩浆湖泊已经彻底封闭起来,站在外面看不见里面的任何情景。

    走进炼器楼最底层,众人立即感受到了不同。像绮莲、金若水不属于炼器楼的人感觉这里的温度比起外面高了不止一倍,只能用很热两个字来形容。

    但是对于倪酆等经常在炼器楼中的人来说,这里的温度下降了将近一倍,周围原本被高温烘烤成赤红色的岩石,现在很大一部分已经恢复了原本的黑色。

    “那小子成功了?”倪酆与东流启互相对视了一眼,眼底流漏出一抹震惊。

    “那个小家伙还活着!”说话的是玄天火鸟玄璇,它自上次与金若水一起返回飞云山后,就一直与金若水在一起,今天也跟着来看薛讷吸收祝融精血了。

    “你没感应错?”金若水冰冷的脸色浮现出一抹喜色。

    “姐姐,我的玄天火感应还从来没有出过差错的。”玄璇用自信的语气说道:“这小子运气真好,我在他的体内,还感受到了祝融精血的气息,想来应该是吸收成功了。”

    玄璇眼神火热的盯着前方的封印,作为身具玄天火的鸟类魔兽,它对于祝融精血也是非常眼馋的,可惜飞云山门规规定,必须是飞云山弟子,才有资格吸收祝融精血。

    “没事就好,既然已经吸收成功了,想来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出来的。”绮莲的嘴角也是露出了一抹微笑,对于薛讷,绮莲还是非常看好的,因为在冥冥的感应中,薛讷是带着大家一起走出陨神界的希望。

    “可是这片地方被封印了,到时候薛讷怎么出来呢?”金若水心细,很快就想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炼器楼的人都进不去这个封印,薛讷一个小小的铜甲武者,如何能出来。

    其实这片地方的封印之所以失去作用,全是因为小九插手了。为了让薛讷在建立火焰经脉的过程中不会遭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小九出手修改了炼器楼布置在这里的封印阵法,只能出,不能进。

    作为九级阵法,小九出手,修改一个小小的五级阵法,自然是手到擒来,轻松异常。

    外界因素消除了,但是内部还是存在隐患的,在岩浆湖泊中央还有三滴祝融精血的,谁也不知道它们会不会游荡到薛讷这里来,钻进薛讷的身体中畅游一番。为此,小九又在薛讷的身体周围布置了一个五级的《匿影藏形阵》,这样,就是痕道圣者进来,也是发现不了薛讷了,更别说打扰到薛讷了。

    “呼……”

    薛讷呼出一口带着气,不过他的眼睛突然瞪大了,因为他随意呼出的一口气,竟然是喷出了一口火焰。

    “我去,我会喷火了!”薛讷惊讶的大声嚷嚷起来。

    “瞎激动个啥,不就是喷个火吗,九哥也会,看着!”小九的声音在薛讷的旁边慢悠悠的响起,它已经从痕戒中出来了,正漂浮在薛讷的身旁,一张嘴,竟然和薛讷一样,也喷出了一团火焰。

    薛讷没有理会小九喷的火,一个傀儡人随便改装一下就能喷火,关键是自己现在一呼气就喷火,以后出去还能不能和别人好好交谈了。

    “你这是刚建立火焰经脉,还不能随心所欲控制经脉运转而已,等你熟悉了,自然就和以前一样了。”小九等到薛讷着急了,这才有些狭促的解释道。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小九对于薛讷建立火焰经脉后的结果,也非常好奇。

    “嗯,非常好!”薛讷仔细感受了一下身体中的火焰经脉运行,给了小九一个简单的答复。

    小九飞到薛讷的头顶,就给薛讷的脑袋上来了个一个板栗,用长辈教训晚辈的语气说道:“我问你效果呢,给我好好回答。”

    薛讷有些委屈的揉了揉脑袋,没有说话,而是一伸手,一团泛着青红两种颜色的纯净火焰出现在了薛讷的掌心。

    “大!”

    薛讷掌心的火焰突然瞬间变大,变成了高约八米,直径为两米的巨型火焰,火焰的顶端几乎碰到了这个空间的顶部。火焰的源头依然在薛讷的掌心,纯净的火焰静静地燃烧着,但是站在薛讷旁边的小九,却是一点都感觉不到薛讷释放出的这个纯净火焰的温度。

    不过小九丝毫不怀疑这个火焰的恐怖,因为在火焰的中心位置,已经密密麻麻分裂出了大量的细小黑色痕线,这是空间禁不住火焰高温后开始不稳定的现象。

    “小!”

    薛讷手中的火焰凭空消失,准确说不是消失,只是变小了,在薛讷的掌心,还有一簇细小的火苗,只要绣花针粗细,在薛讷的掌心飘摇不定,似乎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但是就是这绣花针大小的火焰,在它的周围却是大量的空间裂痕在不断地出现和弥合着。

    “哈哈,火焰经脉太好使了,像这样快速增大痕力输出和收回,放在以前的经脉,早就撑爆经脉了。”薛讷收了火焰,爽朗的笑着说道。

    如小九当初所料,薛讷在吸收了两滴祝融精血,并且建立起火焰经脉后,薛讷的阴阳玄火顺利从初级晋级到中级。

    “向着空气中全力打一拳看看!”小九笑嘻嘻的飘在一旁,就像似在欣赏自己雕琢出的一件艺术品般,打量着薛讷。

    “喝!”

    薛讷大吼一声,经脉中痕力迅猛奔流,顺着右拳的击出,释放了出去。

    “嘣…嘣…嘣…”

    连续不断的响声在空气中响起,就像是好几颗炮弹一起发射后,先后几乎没有差别的击中目标后的爆炸。

    “我的力量又增长了!”薛讷欣喜的看着自己的拳头,刚才随意一击,和过去自己施展痕力爆发后的全力一击差不多,如果现在再施展痕力爆发,那效果又会是什么?薛讷现在完全有信心,只要是铜甲武者境界的武者,薛讷随意一拳就能将其轰爆。

    突然,薛讷心意一动,重新盘膝坐了下去。刚才催动了一下痕力,让他隐藏在身体中各处未完全吸收的祝融精血能量,又活跃了起来,被薛讷丹田炼化后,薛讷的丹田终于达到了饱和,可以突破七阶铜甲武者了。

    ……

    外门的大型演武场上,所有的杂役弟子聚集在一起,在他们周围,甚至还有很多登堂弟子和入室弟子。今天是杂役弟子入门一年的年终比试,飞云山的掌门楚枫和其他各峰峰主长老全部列席观看。杂役弟子虽然是飞云山修为最弱的一批弟子,但是他们是飞云山明天的希望,谁也不确定这一批杂役弟子中,会不会出现几个具有妖孽天赋的弟子呢。

    楚枫和各峰峰主来了,这里并不包括青龙峰峰主绮莲和炼器楼的楼主,他们此刻都在炼器楼最底层,关注着一个叫做薛讷的杂役弟子。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