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留下隐患
    第282章留下隐患

    罗玉抬头看去,只见薛讷身边的那个傀儡玩偶这时候正坐在一尊四米多高的巨型傀儡身上,刚才他那一下碰撞,就是碰到了这尊巨型傀儡身上。8 『Δ1 中文  网

    罗玉扭头向后看了一眼,现薛讷还没有追上来,当即脸上露出一抹狠历,一柄长剑快出现在罗玉的手中,向着小九狠狠劈了下去。

    “就你这个小玩意,也来欺负我,看我不拆了你。”罗玉将对薛讷的怨恨,全部嫁接到了小九身上。

    “铛!”

    让罗玉瞪眼的一幕生了,他的宝器长剑劈在小九的脑袋上面,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反倒是将他的户口震流出了血。

    “你这小家伙,真不懂礼貌,一上来就拿剑劈你家九爷的脑袋,不行,得打屁股。”小九冲着举行傀儡人吹了一声口哨。

    “咔嚓,咔嚓!”巨型傀儡人开始动了起来。

    磨盘大小的手掌向着罗玉抓了下去。

    “哼,就你这度,还想抓住我?”罗玉有些不屑的冷哼一声,身体绷紧,就要逃跑。

    可惜他错误估计了巨型傀儡人的实力,就在罗玉要逃跑时,巨型傀儡人的手掌突然变得快若闪电,一把就将罗玉攥在了手中。

    “哼,让你看不起我的小旋!”小九瞪了一眼在巨型傀儡人手中挣扎的罗玉说道。

    这个时候,薛讷已经收了谢梦德和余斌的痕戒,赶了过来。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罗玉瞪着薛讷说道:“我是飞云城罗家的少主,我的父亲就是罗家当今的家主罗臧,我的亲大哥,是飞云山掌门的亲传弟子罗飞鸿。我猜你也是飞云山的弟子,识相的赶紧放了我,然后向我磕头赔罪,我心情好了,还会饶你一条狗命。”

    看到罗玉的小命已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竟然还敢威胁自己,薛讷不由感到好笑。不过当罗玉说自己的亲大哥是罗飞鸿的时候,薛讷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在飞云山,罗飞鸿为了帮助罗华抢夺小溪的赤火雀,用不对等的实力压迫自己,现在自己出来了,碰到他的弟弟罗玉,竟然还来打劫他。

    “既然你自己找死,就不要怪我了!”薛讷浑身散着寒气,一步步向着罗玉走去。

    “你,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已经捏碎了传讯玉牌,我父亲很快就能赶过来的。”罗玉看到薛讷阴沉的脸色和冲天杀意,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我要干什么?嘿嘿,我当然是是要杀你了。既然你跑来打劫我,就要承受我的怒火的。”薛讷语气森然。

    “可,可是我没有打劫成功啊!”罗玉都快哭出来了。

    “如果你打劫成功了,你会放过我吗?”

    罗玉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那你可以去死了!”薛讷破天枪闪电般刺出,瞬间贯穿了罗玉的喉咙。

    “咯……咯……”

    罗玉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惜喉咙穿了,什么声音都不出来了。

    “扑嗵!”

    小旋一松手,罗玉的尸体掉落到了地上。

    小九将小旋收了起来,同时顺手摘下了罗玉手指上戴着的痕迹,抛给了薛讷。

    “不好,有好几股强大的气息正向着这边快靠近,估计是他家族中的供奉来了,我们赶紧走。”

    薛讷的脸色一变,他的神识很强,能够探查的距离也很大,在刚才罗玉说他已经通知到他的父亲的时候,薛讷就将神识释放出来,时刻关注着周围的动静,如果是罗玉的父亲带着家族中供奉过来,薛讷绝对是对抗不了的。

    “麒麟痕兽,出来!”薛讷的脚下痕力涌动,很快形成了麒麟痕兽,带着薛讷一飞冲天,向着飞云山急飞去。

    ……

    片刻之后,一个锦袍中年男子带着两名和他同样年龄的中年男子从空中降落下来,落在了罗玉的身边。

    “玉儿……”

    锦袍男子看到罗玉的尸体,出一声悲痛的哭泣声,紧接着,就变成了冲天的怒气,“是谁?是谁杀了我的孩子?”

    “家主,在那边现了谢梦德和余斌的尸体。”又是两个人从远处飞掠了过来。

    “你们去周围搜索,一定要找出杀害我的玉儿的凶手,我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罗家家主罗臧紧握着拳头,语气森然的吩咐道。

    “是!”三个人快散开,向着远处飞掠而去,只留下一个和罗臧有六七分相像的男子没有动。

    “大哥,我刚才查探了一下,这里有阴阳玄火的痕力。”

    和罗臧有六七分相像的男子,是罗臧的亲弟弟,罗家的二家主罗涧。

    “阴阳玄火?”罗臧猛然转过头来,盯着罗涧问道:“你确定你没有感应错?”

    罗涧摇了摇头,非常肯定的说道:“我就是火属性痕力,对于火焰非常敏感,不会错的。”

    “飞云城没有谁拥有阴阳玄火,只能是外来的人。看这个方向,应该是去飞云山的,那么,一定是飞云山的人杀了我的玉儿。”罗臧眼神变得深邃起来,看着飞云山的方向说道。

    “嗯,一定是飞云山的人杀了玉儿。大哥,要不要让飞鸿调查一下?”罗涧认可了他大哥的判断。

    “当然,我的孩子不能白死。拥有阴阳玄火的人不会很多,罗涧,你现在就去飞云山找飞鸿,告诉他玉儿被人杀死的消息,让他在飞云山寻找拥有阴阳玄火的人。”罗臧对罗涧道。

    “是!”罗涧答应下来。

    沉思了片刻,罗臧继续说道:“让飞鸿重点关注银甲尊者修为的弟子,杀死玉儿的这个人的实力应该不是很高,刚才我看了现谢梦德与余斌的地方,那里有他们的交手痕迹,从痕迹看,他们应该是交手了上百招之后,谢梦德和余斌才被那人杀死的。”

    “好了,你现在就出吧!”罗臧冲着罗涧挥了挥手,让他离开。

    罗涧离开后,罗臧背负着双手,遥看着飞云山方向,口中低声喃语道:“是谁要对外付我们罗家呢?难道是另外那几个家族?”

    ……

    薛讷马不停滴飞回了飞云山,现后面没有人追过来,这才舒了一口气。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薛讷重新回到了炼器楼中,找了一间没人用的炼器房,在小九的指导下,将重水之心,连同购买的其余几样辅助药材,一起炼制成了一枚粗糙的缓释丹。

    之所以说是粗糙的缓释丹,关键是薛讷的炼丹水平确实太差了,勉强能够将缓释丹炼制出来,已经很不错了。用小九的话说,就是能吃,却又吃不死人;能达到效果,却没有丹药的样子。

    缓释丹炼制成后,接下来的几天,薛讷就是调整状态,虽然他已经准备齐备,但是突状况谁都不能预料,只有将自身状态调整好了,才能自如的应付所有的突状况。

    在调整状态的闲暇之余,薛讷将罗玉、余斌和谢梦德三人的痕戒破开,看了一下三人收藏的东西。看过三人痕戒中的东西后,薛讷撇了撇嘴,将三人定义为穷鬼,因为三个人的痕戒中所有痕石加起来还不到十万,相比于身价千万的薛讷来说,穷的不要不要的。

    唯一让薛讷有些感兴趣的,还是罗玉在飞云拍卖场拍下的远距离联络玉牌,可惜现在薛讷没有办法回家,不然就可以和父母远距离传递信息了。

    薛讷把玩了一会儿联络玉牌,就收进了痕戒中,重新进入了修炼状态。

    半个月一晃眼就过去了,炼器房中的薛讷,缓缓睁开了眼睛,在他的眼睛中,如果仔细看,能看到两簇细小的火焰在跳跃。

    “该去吸收祝融精血了!”薛讷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之前的积累,再加上这半个月的修炼,让薛讷的痕力重新达到了饱和状态,现在只需要一个锲机,就能突破到七阶铜甲武者。

    薛讷打开炼器房的石门的时候,现火燚长老早已等候在了外面。看到火燚长老,薛讷心中莫名的一阵感动,火燚长老对于薛讷,就像长辈关心晚辈一般,处处替薛讷着想。就像今天,虽然知道已经阻拦不了薛讷吸收祝融精血,但是火燚长老还是陪着薛讷,耐心为薛讷介绍着之前那些吸收祝融精血的人们的经验。

    “轰隆隆……”

    火燚长老一抖袖袍,他的流银腰牌飞出,镶嵌在炼器楼最底层的一个石壁上面,原本密封严密的石壁突然从中间分开,变成了一座石门。

    火燚长老当先伸手推开了石门,走了进去,薛讷则紧随其后,只有小九,早已钻到薛讷的痕戒中睡觉去了。

    “轰……”一走进石门,一股热浪瞬间扑面而来,薛讷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大烤炉,即使身具阴阳玄火,依然感觉灼热难耐。

    “这就是封印祝融精血的地方,一般这里是不打开了,一来防止祝融精血暴动,伤到外面的修炼弟子,二来防止一些宵小之辈,趁机破坏掉祝融精血的封印,将其释放出去。”火燚长老一边走,一边给薛讷介绍着。

    “祝融精血还会自己跑出去?”薛讷有些吃惊的问道。

    “那是当然,天地万物都是具有灵性的,只要给予它们足够长的时间。”火燚长老笑呵呵的捋了捋胡须道。

    转过一个拐角,一片岩浆湖泊出现在薛讷的眼前,在岩浆湖泊中央的的赤红色岩石上面,悬浮着五团赤红色的火焰,在这一片,所有的火属性元力变得异常狂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