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残缺功法(更新时间以后都会放在凌晨三点左右)
    第277章残缺功法

    三号包厢中,一个脸色阴翳的青年将手中端着的茶杯重重的放在茶几上,口中恨恨骂道:“这个小贱人,总是跟我作对!”

    “四万痕石!”阴翳青年大声加价道。81中文网

    拍卖台上的白衫听到七号包厢中报价三万五千痕石,心中一喜,正要开口宣扬,不过还未等他开口,三号包厢中就已经加价到四万痕石了。

    “四万痕石!三号包厢的贵宾报价四万痕石,七号包厢的贵宾可还要加价?”白衫激情澎湃的大声喊道。

    “嘻嘻,花四万痕石买两块联络玉牌,也就罗玉那个蠢货干得出来了,姐姐让给你了!”七号包厢传出了的少女声音响彻整个拍卖大厅,让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三号包厢中的阴翳青年脸色由白变红,要不是及时压制住,估计一口鲜血就要喷出来了。

    “凤青菱,你给我等着。”罗玉咆哮一声,最终将怒火生生压制下去,虽然他的家世背景了不得,但是这个地方,却不是他能为所欲为的,况且那个被他称作凤青菱的女子的家世背景,一点也不比他弱。

    “嘻嘻,青菱姐,你这一招太解气了,让那罗玉多花出去一万痕石,估计他这会儿心肝都要疼了。”在七号包厢中,两名少女正坐在圆桌旁边喝着果酒,在圆桌上,放着几样零食小吃。

    “哼,像他那样的家伙,就要多教训教训,谁让他上回在南苑街调戏你的。”圆桌旁身穿青色纱裙的美貌女子扬了扬精致的下巴,开口说道。

    ……

    “这第二件拍卖的物品,是我们在一处绝地找到的一件人级上等功法,而且还是关于身法的功法。”等到台下的人群都安静下来,白衫招了招手,从后台又走上来一个端着托盘的少女,在托盘中,放置着一块玉牌,不过这块玉牌一看就是上了年份的东西,缺失了一角,在缺失部分,泛着焦黄的颜色。

    听到是人级上等功法,台下的人们都沸腾起来,这可是人级上等功法,平时能够得到一个兽级功法,都会当成宝贝收藏起来,更别说人级功法了。

    “白老头,这功法玉牌怎么缺了一角啊?功法是不是不完整?”早有眼光毒辣之辈,看到了少女手中托盘上玉牌一角的缺失,当即大声质问起来。

    “咳咳,这个功法确实因为年份太久,加上储存功法的玉牌毁掉了一角,变得不完整了。不过这块玉牌经过我们飞云拍卖场鉴定,确实是货真价实的人级上等功法。”白衫连忙解释,对于这块缺失的功法玉牌,他也是头疼,不好拍卖,这个功法玉牌都已经流拍过两次了。

    “白老头,你这就不地道了,大家都知道,不完整的功法,如果贸然修炼,是有可能让人走火入魔的,你这不是明摆着坑大家的吗?”先前那个络腮胡子大汉有些不满的抱怨。

    “就是,别在这里耽搁大家的时间了,赶紧换下一件拍卖品吧。”

    “呵呵,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小讷子,对于那个残缺的身**法有没有兴趣?”小九给薛讷传音问道。

    薛讷冲着小九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九哥,你是想要害我啊,你没有听别人说,修炼不完整的功法,会走火入魔的。”

    “切,那是对别人来说的,对你就不同了,你拥有丹界,天生就有补充完善和融合功法的功效,你修炼这个残缺的功法,没准丹界就会给你补充完善全呢!”小九给薛讷分析道。

    薛讷心中一动,以前他修炼的功法,在丹界中都有补充和完善,尤其是修炼的《龙翔术》和《虚幻分身》两个身**法的时候,就是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功法《龙翔虚幻诀》,并且功法等级也上升到了兽级等。

    “或许可以试一试。”薛讷心中做好了打算。

    面对台下众人不停地催促换下一件拍卖品,白衫的脸色有些尴尬,拍卖开始之前,白衫的大老板可是严厉的交代白衫,一定要将这个半残品的功法玉牌拍卖出去,即使便宜点,赔本也行,再不拍卖出去,都快砸在手中了。

    “各位,这个功法玉牌起拍价格很便宜的,只需要两千痕石,大家如果有喜欢的,可以拍回去收藏。”大老板当初给这个残缺的功法玉牌定价是一千痕石,而到了白衫拍卖的时候,职业使然,让他一张嘴,加了一千痕石。

    “两千?你们飞云拍卖场将在场的人都当傻子吗?这个破玩意还能值两千痕石?”白衫的话音刚落,就被愤怒的声音淹没了。

    “赶紧换下一件拍卖品,不然老子可要走了。”络腮胡子大汉站起身来,就准备往外走。

    有了络腮胡子大汉带头,大厅中的一多半人都站了起来,吵嚷这要走。

    白衫这下子慌了,如果人都走了,他还拍卖个屁啊。

    “大家不要急,我马上就换下一件拍卖品。”白衫也是一个修炼者,当即运转痕力,声音顿时响彻这个拍卖大厅。

    听到白衫的话音,大厅中的人们这才坐回了原来的座位上。

    就在白衫挥手,准备让端着残缺功法玉牌的少女离开的时候,一个少年的声音弱弱的响了起来:“我能拍下这个残缺功法玉牌吗?”

    “哗!”

    所有人同时扭过头去,想要看看是哪个傻叉要买这个无用的残缺功法。

    白衫老头激动的浑身颤抖起来,恩人呐!这简直是救命的恩人,人傻又有钱,白衫最喜欢这样的人了。

    “小兄弟,你怎么买这个东西啊?”庞大海最先听到薛讷的说话声,立即恨铁不成钢的问道。

    不错,说话的正是薛讷,听了小九的建议后,加上白衫对这个残缺功法的报价又不高,薛讷就决定买下来,即使不成功,损失也不大,对于现在算是隐形富豪的薛讷来说,两千痕石,真不算什么。

    “看到没,中间第五排这位小兄弟出价两千,购买这个残缺功法,不怕货比货,就怕不识货,还有比这位小兄弟出价更高的吗?”有了薛讷的出价,这本残缺的功法铁定是不会流拍了,白衫将心重新放了回去,开始挥他的口才,大肆宣传起残缺功法的优点来。

    看着台上唾沫横飞的白衫,薛讷突然感觉这人太可恶了,明明是要流拍的东西,是自己救了他的场,可是这人现在却借着他的出价大肆宣扬,蛊惑周围的人们加价。

    “你再不敲锤子,我就不要了!”薛讷瞪了台上的白衫一眼,有些孩子气的开口道。

    对于薛讷威胁性的语言,白衫不敢无视,他怕这个少年真的不要了,到时候他哭都没有地方哭。

    “两千痕石第一次!两千痕石第二次!两千痕石……”白衫举起了手中的木质小锤,正要敲下去。

    “等等,反正是买来玩,我也玩一把,两千一百痕石。”三号包厢中,罗玉的声音传出,在薛讷的价格上加了一百痕石。

    “三号包厢的贵宾出价两千一百痕石,还有没有想要再加价的?”白衫虽然是问台下众人,但是他的眼神却是只盯着薛讷,似乎在说:“小兄弟,你的价格有点低了,如果想要这个残缺功法,赶紧加价吧。”

    薛讷皱了皱眉,抬起头看了一眼二楼的三号包厢,出声喊道:“两千二百痕石。”

    “两千二百痕石了,三号包厢的贵宾可还要加价?”

    “这小子搞什么名堂,对这个残缺的功法这么在意,难道这个残缺功法有什么特别之处不成?”罗玉用手指轻扣着桌子,低头思索着。

    “两千五百痕石!”罗玉再次开口,直接将价格提高了三百痕石。

    “嗯?这是故意跟我做对了!”薛讷淡淡瞥了一眼二楼的三号包厢,直接开口道:“五千痕石!”

    “五千痕石!”白衫惊讶的张大了嘴,旋即就高兴的看着薛讷,这难道是上天派来的救星,只要能够将这本残缺功法五千痕石拍卖出去,大老板对自己绝对会另眼相看的。

    “五千痕石,还有没有比这出价更高的?”白衫看着二楼的三号包厢。

    “哼,就先在你那里保留一会儿吧,等拍卖会结束了,你就得乖乖给本少爷拿出来。”罗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喊出比五千痕石更高的价格来,有了刚才拍卖联络玉牌的前车之签,罗玉怕自己又成为了薛讷的接盘侠。

    “能有这手笔,果然是条大鱼!”薛讷旁边的庞大海眯着眼睛,心中琢磨着鬼点子。

    “嘻嘻,没想到出来一趟,就遇到了一条大鱼,而且看其面孔,不像是飞云城的。可惜笑面虎在一旁,看来只能与他平分了。”薛讷另外一边的蛇蝎娘子看到薛讷眼睛不眨的拿出五千痕石拍下了被他们认为是无用之物的残缺功法,立即对薛讷产生了兴趣。

    “恭喜这位小兄弟拍得这本人级上等功法。”白衫一锤定音后,笑颜如花,恨不得冲上去抱着薛讷亲上一口。

    薛讷拿着侍女送上来的功法玉牌,随手把玩了一会儿,在玉牌上面,只有两个有些模糊的篆体:鬼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