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筹集材料
    “金长老客气了,你赶紧将这假丹炼化掉吧!”薛讷谦虚的对着金若水弯了弯腰建议道。

    “好!”金若水此刻的心情比薛讷要着急的多,不过这里这么多人,该有的矜持还是要有的。在听到薛讷的建议之后,金若水越看越觉得薛讷顺眼,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利用自己在飞云山的能量,好好培养薛讷。

    薛讷刚才出来的炼器房石门重新关闭,金若水一个人进去炼化假丹了。对于假丹,金若水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所有人都想看看假丹的效果,看是否有薛讷描述的那么神奇。

    金若水炼化假丹的时间很短暂,仅仅一个时辰时间,就从炼器房出来了。重新走出来的金若水,虽然在她身上还感受不到痕力波动,但是从她的脸上,又看到了昔日的骄傲以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

    “若水妹妹,怎么样?有效果没?”绮莲峰主看着走出来的金若水,有些担心的问道。她害怕没有效果,会打击到金若水,这段时间,金若水遭受到的伤害已经够多了。

    金若水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很好,不过我还需要回去闭关一段时间。”

    金若水向着众人告辞后,直接离去了,只留下众人互相看着干瞪眼。

    “薛讷,你炼制的那个假丹到底有没有效果啊?”火燚长老轻轻拉了一下薛讷的衣服问道。

    虽然火燚长老的声音很小,但是在场的五一不是修为高深之辈,顿时一个个全部扭过头来看向薛讷。他们从金若水那里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自然要在薛讷这里问个清楚了。

    “这个,我只能保证我炼制的假丹是没有问题的,具体到底有没有作用,诸位到时候还是去问金长老吧。”薛讷摸了摸鼻子,将这问题推到了金若水的身上。

    “好了,具有有没有效果,等若水妹妹闭关出来,就有结果了。既然这里事情已了,我就告辞了。”绮莲峰主冲着倪酆微微点头后,带着青焉飘然而去。

    “好了,都散了吧!”倪酆也没有了继续待下去的兴趣,众人陆续离开,而薛讷,则独自一人走出了炼器楼。

    “九哥,炼制出来的那颗假丹到底有没有作用啊?为什么金长老身上还是没有痕力波动啊?”一走出炼器楼,薛讷就立即迫不及待地在心底询问小九。

    “拜托,金若水那小姑娘丹田被破了大半个月了,身上的痕力早已消散的一干二净,炼化了假丹之后,她得重新闭关吸收天地间的元力,凝聚痕力,这个过程估计得持续十多天时间的。”小九懒洋洋的解释道。

    “九哥,距离吸收祝融精血还剩下半个月时间,我需要准备哪些东西?”听到小九的解释,薛讷就将假丹的事情抛至了脑后,开始思考自己吸收祝融精血的事情来。在飞云山的历史上,还没有吸收祝融精血成功的人,这由不得薛讷不重视。

    “不就是吸收个祝融精血嘛,看你重视的,走了,我们去飞云城中,那里有你需要的东西。”小九满不在乎的对薛讷说道。

    对于小九的这种态度,薛讷早已习惯,谁让人家活了百万年了,见识比他要多得多。

    薛讷向生活执事陶虎请了个假,就召唤出麒麟痕兽,飞向了飞云城。杂役弟子一般是不让离开飞云山的,毕竟他们的修为相对比较弱小,如果遇到刻意针对飞云山的恶人,只会白白牺牲,毕竟这些杂役弟子是飞云山这一代的希望,如果这一代有天赋的弟子被别人斩杀太多,就有可能会断掉传承的。

    不过薛讷在杂役弟子年中比试中得了第一名,为天宇长老大大长了脸,而且薛讷只是去飞云山下的飞云城,陶虎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答应了。

    飞云城依然还是非常繁华,因为飞云山的存在,很多武者都汇聚在这里,都想寻找机会拜入飞云山。另外因为飞云山的威慑,飞云城中是不允许发生打斗的,很多有仇家的武者,都是逃到了飞云城中,在飞云城中常驻了下来,这样逐渐积累下来,飞云城的城池越来越大,越来越繁华。

    在飞云城最大的药材铺中,薛讷和小九正坐在贵宾室,拿着药材铺掌柜递过来的清单仔细看着。

    “金蛇涎一瓶,冰蟾蜍五只,睡莲根三寸……”小九在薛讷手中的清单上扫了一眼,就快速报出了一长串薛讷需要用到的东西。

    药材铺的掌柜合上了张大的嘴巴,咽了一口唾沫,看向薛讷,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些东西您都要?”

    “废话,不要我浪费这么长时间是念给你听的吗!”小九冲着老掌柜翻了一个大白眼说道。

    老者没有理会小九说的话,在他认为,小九只是一个傀儡娃娃,虽然有些思想,但是做主的事情,还是请示薛讷才对。

    “对,它刚才念得那些药材我都要,你给算一下账吧!”薛讷点了点头道。

    “好,好!您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将您要的药材都送过来。”老掌柜屁颠屁颠的跑出去算账了,小九刚才念得那些药材,数量上虽然不是很多,但是无一不是冰、水属性的药材,而且都是年份比较高或者罕见的药材,价格都是高的可怕,普通人是买不起的。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老掌柜去而复返,同时跟着他来的,还有两个伙计,抬着一口大箱子,薛讷所需要的东西,都放在这口大箱子中。

    两个伙计放下大箱子就离开了,老掌柜走到薛讷跟前,开口道:“公子,这些药材,您是用痕石结账还是痕金币?”

    飞云城的药材铺虽然也为修炼的武者提供一些药材,但是绝大多数还会面向普通人的,所以痕金币在他们这里,还是主要货币。

    “需要多少痕金币?”薛讷随口问了一句。

    “九百五十万,您购买的药材比较多,老朽可以做主,帮您抹掉零头,只收您九百万痕金币。”老掌柜微微弯腰说道。

    “这么多!”薛讷心中暗自咋舌,相当初,薛家村面对城主府的税务官,连二百痕金币都拿不出来,现在自己随便买了一些药材,就花掉了九百万痕金币,二者几万倍的差距,这就是有实力的好处。

    “如果是用痕石支付的话,需要多少痕石?”薛讷的痕戒中,只有几万痕金币,这还是当初在太古城中时积攒的,用痕金币支付显然是不可能了。

    “用痕石支付的话,只需要九百下品痕石。”听到薛讷要用痕石支付,老掌柜的心中乐开了花,痕石可比痕金币的价值大多了,虽然一枚下品痕石可以兑换一万痕金币,但是却是没有人愿意用痕石兑换痕金币的,痕石可是能够用来修炼的,而痕金币除了当做货币外,再没有任何价值。

    “这是九百痕石!”薛讷一挥手,桌子上就自动出现了一堆痕石,不多不少,刚好九百枚。

    薛讷和图塔、小九在驼云山脉琅琊峰,发现了榆罔的手下正在挖掘的痕石矿,并且挖到了一大块极品痕石,上品痕石和中品痕石也有一些,至于下品痕石,在小九扔出的那些矿石挖掘傀儡的疯狂挖掘之下,竟然有一千万枚。

    回来后,图塔只收下了三百万枚下品痕石,至于极品痕石、上品痕石,图塔坚决不要,因为他基本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在图塔的坚决拒绝下,薛讷也没有办法,只得作罢,准备在以后多补偿一些其他的东西给图塔。

    九百痕石,对于现在坐拥千万痕石的薛讷来说,就跟毛毛雨一般。

    等到老掌柜将桌子上痕石清点后,薛讷再次挥手,将地上装满药材的大箱子收了起来。

    “九哥,这些东西够了没?”从药材铺出来,薛讷扭过头向飞在自己旁边的小九问道。

    “还差最后一样东西。”小九滴溜溜的大眼睛四处打望着。

    “还缺什么?”薛讷有些疑惑问道。

    “重水之心!”

    “那我们为什么不在刚才的药材铺问一下?”薛讷有些不解。

    “问了也白问,重水之心在普通药材铺是不会有的。”小九带着薛讷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小九一指前方说道:“找到了,我们去拍卖场。”

    薛讷抬头看去,原来小九已经带着他走到了飞云城唯一的一家拍卖场,飞云拍卖场。

    “这里有重水之心?”面对熙熙攘攘往里面进入的人群,薛讷好奇问道。

    “不确定,进去碰碰运气。”小九带头向着拍卖场里面走去。

    “九哥,你不是很确定告诉我在飞云城能够找齐我需要的东西吗!”对于小九的不靠谱,薛讷无奈抱怨道。

    小九走到飞云拍卖场进口处,就被拦住了。

    两个身穿黑色劲服的彪形大汉,一伸手,说道:“入场费一人一枚痕金币。”

    “你眼瞎了,我算人吗?”小九瞪着一双大眼睛对黑衣大汉问道。

    “他是人啊!”黑衣大汉虽然长得五大三粗,表情狰狞,但是脾气却是非常好,听到小九的质问,有些委屈的指着薛讷对小九说道。

    “那你们找他要去!”小九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向着拍卖场里面走去。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