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炼制假丹
    “真是越老越精!”薛讷心中嘀咕一声,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表情,点头答应了下来,毕竟倪酆楼主说的都是事实,在大义上站住了脚,薛讷不好反驳。

    “好了,那我们的交易就算是成了吧!”倪酆心情大好,没有浪费什么宝物,就轻轻松松得到了假丹的炼制之法,他已经可以想象得到,以后炼器楼的业务会遍布随风大陆的角角落落,甚至扩展到其他大陆去,为飞云山赚取到了数之不尽的痕石和资源,而他自己在飞云山的地位,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还有一件事需要倪楼主同意!”薛讷有些羞赧的开口道。

    “你怎么那么多事?”话说当一个人看不惯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即使那个人做任何事,都会觉得是在找事。东流启就是看不惯薛讷,对于薛讷的态度,自然非常恶劣。

    倪酆也是微微皱了一些眉头,既然交易成了,薛讷就应该交出假丹炼制方法,然后拿着他交换到的东西走人的,难道真当他们这些痕道圣者境界的人,整天闲着没事,找他这个铜甲武者境界的小家伙聊天吗。

    不过作为炼器楼楼主,痕道圣者境界强者,最基本的涵养还是有的,当即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还有什么事情,一并说出来吧。”

    “前辈,对于吸收祝融精血,晚辈暂时还没有准备好,想在一个月后去吸收,还请前辈同意。”薛讷恭敬说道。

    听到薛讷说的是这事,倪酆摆了摆手,对薛讷说道:“这事你同火燚说吧,他安排就行。”说罢,就拿着薛讷提前复制好的假丹炼制方法玉牌,离开了大厅。

    往年来吸收祝融精血的人,哪一个不是精心准备了很长时间,有些人甚至还沐浴更衣,斋戒三日后才来,都是祈祷能成功,薛讷这准备一个月再吸收祝融精血,再正常不过了,如果薛讷直接去吸收,反而有些异常呢。

    东流启在倪酆离开后,随即也离开了,大厅中只剩下薛讷和火燚长老了。

    “你小子换点其他什么不好,吸收祝融精血,在飞云山的历史上,还没有人成功的,运气和修为差点,还会有性命之忧的。你最好修炼到金甲圣尊境界再来吸收祝融精血,以你铜甲武者修为,百分之百没有成功的可能的。”火燚有些惋惜的对薛讷说道。

    薛讷冲着火燚长老微微躬身,说道:“嘿嘿,我有一种直觉,或许我会吸收祝融大神的精血成功的。”

    火燚长老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见过太多的吸收祝融精血的人,吸收之前,无一不是信心满满,等到吸收失败,全部都是垂头丧气带着一身伤离开的。有那么多的失败例子,火燚长老不相信薛讷的运气会逆天好,成为那个唯一的成功者。

    “走吧,我先带你去炼器房,你先完成绮莲峰主交给你的任务吧。”火燚长老叹息一声,带着薛讷来到了一间非常宽敞的大房间中,比薛讷之前炼制破天枪时的房间要大一倍有余,而且这间房间的地火温度比起之前的那个小的炼器房,温度也要高上一些。

    “这原本只是炼器楼的长老才能使用的炼器房,不过绮莲峰主早已交代过,而且刚才倪酆楼主也同意了你使用炼器房,你以后如果炼器,就可以来这里炼器了。”火燚长老解释了一句。

    对于之前火燚长老将薛讷安排在小一号的炼器房中,薛讷还是能够理解的,毕竟这是火燚长老私人给予薛讷方便的,不能大肆占用炼器楼的资源。

    薛讷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火燚长老说道:“我在这里估计需要待半个月到一个月时间,这段时间,请不要让人打扰我。”

    “呵呵,这里可是高级炼器房,你只要将你的身份腰牌放入门后边的卡槽中,这间炼器房就会暂时封死,除非你从里面打开,否则外面的人是进不来的。而且这高级炼器房有着很好的隔音效果,即使外面发生了大爆炸,这里面也是听不见的。”火燚长老笑呵呵的解释道。

    “哦,多谢火长老了。”薛讷再次向着火燚长老鞠躬,虽然最初认识火燚长老的时候,两人只是通过半卷《锻器神诀》认识的,但是火燚长老对薛讷的照顾,却是让薛讷感受到了浓浓的发自真心的关切。

    “好了,不打扰你了,期待你炼制出假丹的那一天,没准以后还要向你请教假丹炼制方法的。”火燚长老哈哈大笑着离去了。

    “咻!”

    薛讷一扬手,他的青竹腰牌飞出,刚好端端正正的嵌在了炼器房门后面的卡槽中。

    “轰隆隆”一阵响声发出,笨重的的石门自动滑动,关闭了薛讷所在的炼器房,其他人再不可能进来。

    对于这间炼器房中的布置,薛讷非常满意,这里熔炉、淬炼液、锻压之物一应俱全,果然是干什么事,还是要到专业的地方才对。

    薛讷走到熔炉前,打开火门,开始给熔炉升温。这次炼制假丹,不同于以往的炼器。以往炼器都是逐渐升高熔炉的温度的,但是炼制假丹,却是需要事先达到一定的温度,才可以将假丹炼制材料投进去,不然在逐渐升温的过程中,炼制假丹的材料会失去一部分效果,导致炼制的假丹变成一个残次品。

    等到熔炉温度升至两千五百度的时候,薛讷才不紧不慢的从痕戒中,拿出了玄天火鸟送过来的那颗虚无之树的树心。虚无之树的树心只有拳头大小,整体呈灰白色,就像似一块花岗岩。

    薛讷小心的托着这颗虚无之树的树心,它非常的轻,几乎没有任何重量,但是薛讷需要非常小心,因为如果力气过大,就有可能捏碎这颗虚无之树的树心,捏碎了,就不能炼制假丹了。

    “呼~~~”

    等到薛讷彻底将虚无之树的树心送入熔炉之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还没有开始炼制假丹,薛讷就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将虚无之树的树心送入熔炉后,薛讷有快速从痕迹中拿出七株七窍草,放入了熔炉中。七窍草并不珍贵,在驼云山脉中就能找到。七窍草的加入,主要是为了帮助虚无之树的树心凝聚成形,虚无之树的树心没有质量,在高温熔炼后,就会变成一种没有固定形态的云朵状物质,需要靠七窍草凝聚成丹田的模样。

    薛讷的脸颊通红,死死盯着熔炉中不停翻腾的物质,此刻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薛讷的灵魂力量喷薄涌出,大量灌输进熔炉中,控制着熔炉中虚无之树的树心与七窍草的融合。

    炼制假丹并不需要像炼器那般不停地敲打成型,人类的丹田,本来就是一个柔软的可以任意变化形状的物质,炼制的假丹,自然也需要具备这样的性质。

    随着炼制的进行,薛讷原本红润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这是精神力大量消耗的后果。在温度为两千五百度的熔炉中控制假丹的形成,灵魂力量弱一点的,就坚持不下来。

    “呼哧,呼哧!”

    薛讷开始低声喘气,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开始发抖,他的灵魂力量消耗太快了,薛讷快坚持不住了。

    小九说假丹炼制非常容易,并且信誓旦旦的告诉薛讷,以薛讷目前的灵魂力量,足以将假丹炼制出来。

    可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薛讷现在将假丹才凝练了一半,灵魂力量就已经因为消耗过大,维持不下去了。

    像似一颗人的心脏一般的假丹,在熔炉中缓慢旋转着,已经有一大半成型,成云朵状的白色,另外一小半,这还是孔洞,在这孔洞的周围,汇聚着一小部分虚无之树的树心分解后的物质,正在逐渐修补着这些孔洞的地方。

    “嗡……”

    突然,悬浮的假丹一阵轻微的震动,原本已经修复只剩下眼珠子大小的孔洞,又有了扩大的趋势。

    “你小子怎么搞得?怎么会出现灵魂力量不够用的情况?”小九感受到了薛讷的异常,从痕戒中飞了出来。

    “我也不知道,就是灵魂力量不够用了。”薛讷的脸颊上汗如雨下,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

    “给,先将这个给吃了。”小九伸手递给薛讷一块婴儿手掌大小,像似一块干牛粪一样的东西,东西还未递到薛讷跟前,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就直扑薛讷的鼻孔。

    “阿嚏!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臭?”薛讷被这股腥臭味刺激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这可是好东西,你闻了这腥臭味之后,识海中有什么反应没?”小九小心翼翼的托着这一小块干牛粪一样的东西,对薛讷说道。

    “识海?识海会有什么反应?”薛讷下意识的开口说道,不过紧接着,她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因为这会儿在闻着这股腥臭味的时候,他的灵魂力量的负担没有再次增加。

    薛讷的识海中,原本缓慢旋转的识海,在薛讷闻到了这股腥臭味物质后,突然快速旋转起来,丝丝灵魂力量凭空在识海中产生,开始逐渐充盈着薛讷的识海。

    “这,这是……”薛讷激动的语无伦次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