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情愫
    假丹的炼制功法虽然有些鸡肋,但是用处却是非常大的。每年飞云山的弟子外出历练,有很大一部分弟子是丹田被人给废了。因为没有了相应的修为,修炼资源不再提供,从头修炼是非常困难的。

    如果拥有假丹,就不一样了,凭借假丹,以前的修为还在,既可以继续为门派做出贡献,还可以利用现有修为为自己的修炼获得相应的资源,门派和修炼者都不会有什么损失的。

    “姐姐,我相信薛讷,就让他替我炼制假丹吧!”金若水在一旁早已看出了薛讷的犹豫,当即劝阻绮莲。

    “好吧,就听你的。”绮莲有些不甘的点了点头。

    ……

    “楚掌门,请将你们飞云山那个叫薛讷的小子交给我,我就离开这里,从此以后与你们井水不犯河水。”榆罔低沉的声音通过破云堡的阵法放大后传进了飞云堡垒中。

    “薛讷?”楚枫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对于薛讷,楚枫掌门了解一些,不过他想不明白对面的榆罔为什么突然指名要薛讷。

    “薛讷不能给他!”

    一道清脆的声音在飞云堡垒中响起,楚枫掌门不用扭头都知道,是他的师妹绮莲说话了。

    薛讷掌握着炼制假丹的方法,金若水还等着薛讷给她炼制假丹的,绮莲绝对不会将薛讷交给榆罔。

    “不可能!你伤我飞云山弟子,现在竟然恬不知耻还要我们交出飞云山弟子,哼哼,不知道榆罔你哪来的自信!”楚枫掌门的声音同样透过传声阵法传到了破云堡的榆罔耳中。

    薛讷虽然只是飞云山的杂役弟子,但是终究是属于飞云山的,如果飞云山连一个杂役弟子都保护不了,以后必然会被天下人耻笑的。再说了,对付榆罔,即使不能击杀他,将其赶走还是轻而易举的。

    “桀桀,我的自信就是,以后凡是见到飞云山的弟子,见一个杀一个,杀到你们不敢走出山门为止。”榆罔猖狂的大笑道。

    “你敢!”

    楚枫掌门心中恼怒,对方竟然敢如此**裸的威胁他,当即没有犹豫,一挥手,飞云堡垒一门主炮炽白色光芒一闪,射向了对面的破云堡。

    “轰隆隆……”

    破云堡再次中弹,冒出一股黑烟。

    飞云堡垒是飞云山历代传承之物,历代掌门虽然不会制造飞云堡垒,但是对其进行改造还是可以的,经过无数年的改造,飞云堡垒在攻击和防御上面,远超对面的破云堡。

    破云堡被飞云堡垒轰出两个大洞,榆罔面前八仙桌上的一些外界图像已经消失了,看到飞云堡垒上面的能量炮再次冒出白光,榆罔终于下定决定,破云堡转了一个方向,向着远处逃去。

    破云堡还是不能够和一个传承万年的飞云堡垒相比,榆罔只能无奈放弃,心中却是下定决心,对于飞云山的弟子,以后见到,见一个就杀一个。

    “轰~~~”

    飞云堡垒再次开炮,不过这次却是打空了,破云堡的速度比起飞云堡垒要快得多,飞云堡垒太过于庞大,在速度上比起小了三倍的破云堡,要慢得多。

    破云堡飞过驼云山脉,向着赤炎大陆方向飞去,楚枫掌门控制着飞云堡垒将榆罔撵出风月帝国范围后,这才返回了飞云山。

    虽然这次将榆罔赶走了,但是众人的心头却是非常压抑,没有将榆罔斩杀,以后必然是一个很大的隐患,很有可能榆罔真的会将他那个疯狂的计划实施出来,处处针对外出历练的飞云山弟子。

    “掌门,是若水连累了飞云山,恳请掌门责罚。”金若水默默的站起身,走到楚枫的面前,缓缓跪倒在地。

    “罢了,这不怪你,本来就是门派没有处理好这件事情,说起来你也是受害者呢!”楚枫掌门虚一抬手,便将跪倒在地的金若水强行扶了起来。

    返回飞云山后,薛讷和顾北海被带到了青龙峰的青龙殿。

    “薛讷,你炼制假丹,有什么需求吗?”绮莲端坐在主位,微笑着问道。

    薛讷略微思索了一下,躬身回答道:“弟子需要用到炼器楼的地火,当然,还需要一颗虚无之树的树心。”

    薛讷虽然与炼器楼的火燚长老熟悉,但是炼制假丹算是帮助青龙峰做事,薛讷觉得还是动用青龙峰主的关系,让她去帮忙解决炼器楼地火使用问题比较好。

    “呵呵,这两点都能够满足你,我会给炼器楼那边打声招呼的。”绮莲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好了你先下去准备吧,过会儿虚无之树的树心就会送到你那里的。”

    薛讷和顾北海起身告辞,薛讷和顾北海从青龙殿出来的时候,金若水送了出来,开口说道:“薛讷,多谢你了,以后在飞云山有需要帮忙的,可以随时来找我。”

    “多谢金长老!”薛讷心中暗暗高兴,他费尽这么多心思,为的就是金若水的这句话,有金若水站在身后,就相当于整个青龙峰站在他的身后了。

    顾北海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金若水,随着薛讷离开了,对于顾北海的关切眼神,金若水低着头并没有与之对视。顾北海的救命之恩,金若水固然感激,但是对于别的,金若水觉得还是无视比较好。

    “北海叔,北海叔!”薛讷大声喊着身旁的顾北海。

    “嗯,啊……”顾北海猛地惊醒过来。

    “北海叔,你的魂都被金长老勾走了啊!”薛讷笑着问道。

    “哪有,我是在想事情的。”顾北海难得的老脸一红。

    “在想如何将金若水那小女娃娃勾搭到手吧?”小九适时地从薛讷的痕戒中飞了出来,取笑顾北海。

    “小娃娃,怎么跟大人说话的?”顾北海故意将脸一板,训斥小九道。

    “狗屁,九哥我纵横宇宙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别看九哥这幅身躯小,但是九哥的心老。”小九不依不饶的纠正着顾北海的错误。

    “好了,九哥,别闹了。北海叔,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薛讷扭过脸,看向顾北海问道。

    顾北海不属于飞云山,本来是不能呆在飞云山的,但是念在其为了救金若水受了不轻的伤,绮莲峰主特准许顾北海在飞云山逗留一个月养伤,一个月后,立即离开飞云山。

    至于这一个月,顾北海的住处,只能落在薛讷头上了,反正薛讷住的地方再挤一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顾北海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还真的没有什么打算,他当初答应薛讷,保护薛讷十年,现在薛讷在飞云山,只要不出去,基本上没有什么危险。

    “北海叔,要不这样吧,我听别人说过了,飞云山除了招收弟子外,还招收外门长老的,以北海叔半步痕道圣者修为,去报名当飞云山的外门长老,应该是绰绰有余的。等我替金长老炼制好了假丹,找她问问,让她帮帮忙,这样您就可以留在飞云山了。”薛讷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对,这样就能经常见到心上人了。”小九在旁边适时的补充了一句,让脸色刚刚变得正常的顾北海重新红了脸。

    “嗯,就按你说的办吧,我先进屋去了。”看到已经到薛讷住的地方了,顾北海立即逃也似的进了屋里,免得让小九再嘲笑自己。

    看到顾北海先进入了房间,薛讷笑着摇了摇头,也正准备进去,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喊声。

    “薛讷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薛讷扭过头,发现花小溪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正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处看着他。

    这段时间,花小溪修炼之余,每天都会来薛讷的住处溜达一圈,想要看看薛讷有没有回来。而且每次来之前,花小溪都要精心打扮一番,她要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在她的薛讷哥哥眼前。

    今天也不例外,花小溪今天穿着一袭粉色短袄,下身是一件浅蓝长纱裙,长及曳地,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上别着一支蝴蝶钗。再加上嘴角边噙着的两个浅浅酒窝,如同从森林中走出的精灵,让薛讷一时呆在了原地。

    “小美女,来看你的心上人了啊?”小九冲着花小溪摇晃了一下小手。

    “九哥,别乱说!”薛讷毕竟还是一个黄花大小伙,小九这一说,顿时让薛讷红了脸庞。

    花小溪用白皙的手掌捂着小嘴直笑,对于小九的话,她没有反对,也没有认可,不过从她那红润的脸蛋来看,估计是非常认可小九这句话的。

    “好,好,我不打扰你们两了,拜拜!”小九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了薛讷的痕戒中。

    “薛讷哥哥,你回来了怎么不来找我?”花小溪读者红润的小嘴问道。

    “我,我也是刚回来的。”面对精心打扮的花小溪,薛讷有些口干舌燥,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了。

    “薛讷哥哥,你不准备请我喝杯水吗?”花小溪看到薛讷有些窘迫的表情,大感有趣,心中暗自想到:“原来薛讷哥哥脸红后,是这么的可爱啊。”

    “哦,哦,请进!”薛讷手忙脚乱的推开了房门,将花小溪迎了进去。

    给读者的话:

    求免费的推荐票。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