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恐怖的破云堡
    第265章恐怖的破云堡

    和进来时的方式一样,小九快从破云堡中离开了。8 1Δ 『Δ』中文Δ网小九前脚刚走,榆罔后脚就踏入了破云堡的阵法范围内。

    “三个贱人,老子只要进入了这破云堡中,看老子怎么玩你们。”榆罔嘴角邪魅的一笑,快冲进了破云堡的控制室中。

    “轰隆隆……”

    破云堡外面的阵法突兀的完全消失,洢水湖的湖水开始沸腾起来,不断的有气泡从湖底冒出来。

    “我日,榆罔那小子启动了破云堡!”小九的度激增,快向着湖面逃去,如果被破云堡启动时带起的湖水循环卷入湖底,即使不死,也很难受的。

    “湖水怎么开始沸腾起来了?不会是绮莲姐姐在下面与那榆罔逆贼交上手了吧?”青焉有些担忧的问道。

    “不好,这湖底肯定有什么东西,交手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动静。”于妮毕竟年龄大,经验老道,看了一眼湖水的沸腾情况,立即判断出了湖底有什么东西正在出现。

    “我们去看看!”于妮纵身一跃,和青焉向着洢水湖中跳下。

    “哗啦啦!”

    “快走!湖底有一座战争堡垒!”于妮和青焉还未落水,绮莲的身影就从湖水冲激射而出,看到于妮和青焉,立即招呼二人快后退。

    洢水湖的湖水翻腾的越来越厉害,在湖面上甚至形成了一两米高的浪头。看到逐渐升高的湖水,绮莲和于妮、青焉三人一退再退,远离了洢水湖数百米才停下身形,站在空中遥看着远处还在不停翻腾的湖水。

    “绮莲姐姐,你说湖底有一座战争城堡,怎么回事啊?”青焉心急,最先开口问道。

    绮莲看了一眼青焉和于妮,开口说道:“我刚进入洢水湖的时候,湖底什么都没有,我只是看到榆罔那逆贼的身影在湖底深处闪了一下,然后就消失了。还没等我下潜到湖底细查,周围的情景忽然一变,原本清澈的湖水消失了,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座将近三十米高度的城堡。”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这座城堡开始晃动起来,城堡周围的湖水瞬间变得浑浊,在湖底开始出现了暗流。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这是一座战争堡垒,和我们飞云山的那一座一样,都是可以飞行攻击敌人的。”

    “啊!这湖底怎么会有一座战争堡垒?”青焉有些不可置信的惊呼道。

    绮莲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说道:“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这座战争堡垒绝对和榆罔那逆贼有关,他进入这座战争堡垒之后,战争堡垒才开始启动。”

    “啊!榆罔那逆贼怎么可能会有战争堡垒?”于妮同样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已经通知了门主,并且让门主将我们的战争堡垒带了过来。”绮莲微微摇头道。

    洢水湖的湖面上升,湖水漫出了周围的湖堤,洢水湖周围的土地全部变成了泥泞的沼泽。

    破云堡终于完全脱离了洢水湖的湖底,开始从湖面冒出来。最先出来的,是破云堡深蓝色的屋顶,在破云堡的顶端,盘踞着两只雕刻的黑龙,虬健的黑龙身躯布满了闪烁着寒光的青蓝色龙鳞,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光。

    黑龙硕大的头颅紧紧盯着前方,略带一丝腥红的眼睛,似乎随时要择人而噬。

    巨大的破云堡终于完全从洢水湖中飞了出来,沉睡了很长时间的破云堡,带着一股沧桑的气息,似乎在为自己的重见天日而欢呼。

    “我们再退后一点!”绮莲带着于妮和青焉再次远离破云堡。庞大的破云堡带给她们的威压非常强烈,这已经不是修为高低的事情了。现在已经从比拼修为提升高了器的比试,战争堡垒无疑是最强大的一种器了。

    俗话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破云堡使用的是比摩卡石更加坚硬的魔酆石,就是痕道圣者使用圣器,都不可能对其造成太大的破坏,让绮莲三人去面对破云堡,无疑是以卵击石。

    榆罔一边启动破云堡,一边在控制室检查了一遍,并没有现什么痕迹。

    “难道是我感应错了?”榆罔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疑惑。

    “不对!”榆罔的脸色突然大变,身形一晃,就到了控制室的传送阵法中,光芒一闪,榆罔从破云堡的控制室中消失。

    “混蛋!哪个王八蛋偷了我的宝藏?”榆罔的咆哮声在破云堡中响彻起来。

    榆罔的那些手下,包括已经逃回来的舒亿年等人,全部都闷着头干着自己的事,这个时候,谁都不敢去圣王大人那里触霉头。

    “是那个小子!”榆罔咬牙切齿的说道。很突兀的,薛讷的形象出现在了榆罔的脑海中,没有理由,榆罔就感觉出偷他宝藏的人是薛讷。

    “阿嚏!”

    薛讷身体莫名的冷,仿佛被人给盯上似得。

    榆罔这回是错怪了人,或者说没有错怪人,只是分辨错了作案人员。真正的罪魁祸小九此时正趁着破云堡上升时带起的滔天浪花,从一处不显眼的地方冲了出来,没入了周围的灌木丛中。

    绮莲等人正关注着冉冉上升的破云堡,而榆罔则正在藏宝的密室中咆哮,正好没有人关注破云堡周围的情况,小九顺顺利利的跑了出来,凭着他与薛讷之间的感应,快向着薛讷的位置飞去。

    “这几个贱人,要不是她们,我这里怎么会被人趁虚而入!我一定要将她们都抓来,慢慢折磨,以泄我心头之怒。”

    榆罔将他宝藏丢失的责任全部都怪到绮莲等人的头上去了,破云堡升高到一定高度之后,前方一只成人手臂粗细的炮筒伸了出来,遥遥瞄准了绮莲三人。

    绮莲和于妮、青焉三人正站在远处注释这破云堡的动静,突然感觉浑身一冷,一股非常危险的气息从心底出。

    “快逃!”

    绮莲最先反应过来,她们被破云堡这座战争堡垒瞄准了,当即招呼身旁的于妮和青焉一声,三人全力向着远处飞逃而去。

    在战争堡垒跟前,痕道圣者只能用弱小来描述,战争堡垒随便释放出的一击,就可以让痕道圣者身受重伤。不过战争堡垒也有它的弱点,那就是需要的蓄力时间太长,而且释放的攻击都是直来直去,没有办法转弯攻击,遇到度快的痕道圣者,战争堡垒根本攻击不中。

    “轰~~~”

    绮莲三人刚飞出去没多远,破云堡突然一震,从伸出来的那根炮筒中喷出一道炽白色的光柱,向着绮莲三人逃走的地方射去。

    “右拐弯!青莲绽放!”绮莲大喝一声,身体中痕力急运转,以自己为核心,生长出一朵娇艳的青色莲花,青色莲花似绽未绽,散着恐怖的痕力波动。

    “轰隆隆……”

    急射过来的炽白色光柱射在了青色莲花上面,出一道惊雷般的爆炸声,同时一圈肉眼可见的能量向着四周辐射而去,周围树冠较高的大树,在接触到这些能量圈后,立即化作了齑粉。

    “姐姐!”

    “姐姐!”

    于妮和青焉二人惊呼一声,刚才绮莲为了让她两顺利逃脱,故意落后一步,替她们扛下了这恐怖的一击。

    “咳,咳。”一道身着翠绿色衣衫的人影从半空中跌落,不过还未等跌落到地面,翠绿色人影将身形止在了半空中。

    “姐姐!”

    “姐姐!”

    看到绮莲没有死,于妮和青焉喜极而泣,身形一扭,快向着绮莲所在的位置飞去。

    “姐姐,你没事吧?刚才吓死我们了!”青焉一飞到绮莲的跟前,就焦急的询问起来。

    “没事,我们赶紧回飞云山,这座战争堡垒不是我们所能对抗的。”绮莲面色苍白,嘴角还有未擦干净的血迹。

    刚才绮莲为了保护于妮和青焉,施展出最强的防御,堪堪顶住了破云堡出的攻击,这还是绮莲已经开始向右侧转弯,远离了破云堡这道攻击的核心位置,不然,绮莲真有可能将命丢在这里,而且这一击,还只是破云堡最普通的一记攻击。

    绮莲和于妮、青焉三人快向着飞云山方向飞去,中间经过金若水、薛讷他们之前呆的地方的时候,绮莲用神识扫了一下,现薛讷和金若水等人早已先一步离开了。

    原来小九从破云堡中兴冲冲回来后,立即先递给薛讷一个得到好东西的眼神,并且建议薛讷等人立即离开这里,回到飞云山去。

    开玩笑,榆罔连战争堡垒都出动了,这玩意,就算是痕道圣者都很难破坏,以薛讷目前的实力,给人家挠痒痒的资格都不够,留在这里只能是累赘。

    对于小九话,薛讷无理由相信,顾北海服用了薛讷提供的混元丹后,已经将身体中的伤势压制住了,简单的催动痕兽飞行基本没有问题了。

    商量后,璇儿驮着失去修为的金若水,薛讷和顾北海召唤出痕兽在后面跟随,一行人快向着飞云山方向飞去。

    “该死!竟然没有弄死她!”榆罔一拳重重的砸在八仙桌上面,一脸的阴翳。

    不过旋即,榆罔又露出一抹狞笑,道:“看你们快,还是我的破云堡快?”

    榆罔用意念控制破云堡中的傀儡,在破云堡的能量室内装满了痕石。在榆罔的控制下,天空中的破云堡一颤抖后,快向着绮莲等人逃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