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战争堡垒
    第263章战争堡垒

    “谢谢!”似乎知道顾北海心中所想,金若水低声说了一句谢谢。81Δ』中文网

    “噗嗤!”

    顾北海没有等到展云海的长剑刺入身体,却有一股鲜血飞溅到了他的脸上。

    “荷…荷…”展云海口中出几声含糊不清的声音之后,整个人扑倒在了地上,在他的后颈位置,插着一支羽箭,射穿了展云海的喉咙。

    “若水妹妹!”

    “若水妹妹!”

    “北海叔!”

    几声惊呼在空中响起,紧接着,四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了顾北海的身前,这四人正是从飞云山赶过来的绮莲、于妮、青焉和薛讷。

    绮莲、于妮和青焉三人从顾北海怀中接过了金若水,薛讷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顾北海。

    “快去帮助璇儿,别让榆罔老贼逃走了!”金若水有些虚弱的开口对身前的绮莲等人说道。

    “嗯!”绮莲点了一下头,看向薛讷说道:“薛讷,你照顾好若水妹妹!”

    说罢,绮莲和于妮、青焉三人就向着榆罔与璇儿战斗的地方飞去,不用金若水指路,璇儿释放出的滔天火焰动静太大了。

    至于舒亿年,在被顾北海撞飞出去后,正要再次冲过来,不过看到展云海在人瞬间射杀,舒亿年就知道出现的人不是自己所能抵挡的,立即转身向着榆罔所在的地方奔去。

    “圣王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榆罔正压制得璇儿没有还手之力,准备一举击杀的,听到舒亿年的呼喊声,有些不快的看向飞奔过来的舒亿年。

    “什么事?难道被那两人给逃走了?”榆罔沉声问道。

    “没有,不过来了三个女的,救了他们。”舒亿年急忙开口道。

    “三个女的?比你和展云海的修为还要强吗?”

    “一个女的只是一箭,就射杀了展长老,要不是我见机跑得快,估计也就会步展长老的后尘的。”舒亿年心有余悸的说道,刚才射杀展云海的那一箭,却是吓破了他的胆。

    “难道是飞云山的人来了?”榆罔心中第一次出现了慌乱,导致他压制着璇儿的**出现了波动,被璇儿凭借玄天火焰的霸道突破了出来。

    “逆贼,受死!”

    榆罔正思索着,远处三道人影已经向着他这个方向飞了过来,远远地,于妮已经拿出一张闪烁着淡黄色光芒的弓箭,“咻”的一声,一道光束从弓箭中射出,向着榆罔射来。

    “哼,看来只能先退去了!”榆罔一拳轰碎于妮射过来的箭矢,再顾不上与璇儿纠缠,带上舒亿年转身向着驼云山脉深处飞去。

    “逆贼,休逃!”

    绮莲和于妮、青焉三人加,化作三道绿光向着榆罔追去。

    见到飞云山青龙峰的峰主绮莲亲自出手,璇儿便不再跟随,红芒闪过,重新化作了人形,不过此刻璇儿的人形状态有些狼狈,原本覆盖住娇躯的火红色长袍,出现了多处破损,露出了娇嫩白皙的肌肤。

    “哼,等我突破至十级魔兽,让你好看!”璇儿恨恨的说道,同时身上红光一闪,原本破损的长袍重新恢复如新,身上的长袍本是璇儿用它的羽毛所幻化,只需要消耗一些能量,就能让长袍恢复的。

    薛讷扶着顾北海和金若水分别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面,金若水只是丹田被破,身体倒没有什么伤势。

    顾北海就不同了,他被榆罔拍中胸口,不光五脏六腑移位,而且榆罔在拍中顾北海的同时,一丝**进入了顾北海的身体中,盘踞在顾北海的丹田中,时刻吞噬着顾北海丹田中的痕力,如果不及时驱除,等到这丝**成长到一定程度,就会破坏顾北海的经脉,让顾北海经脉爆裂。

    薛讷从痕戒中拿出一粒混元丹,让顾北海服下,这混元丹是薛讷最好的疗伤药了,当初年中比试夺得第一名,薛讷得到的奖励就是五粒混元丹。

    顾北海有些惭愧的结果薛讷递过来的混元丹服了下去,他堂堂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竟然没有疗伤药。不过这不能怪顾北海,顾北海一直生活在玄帝殿的空间中,玄帝殿中,殿灵黑石可不会给他们什么丹药或者丹方,所以,顾北海未出玄帝殿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世间还有丹药这个东西。

    金若水有心将自己好一些的丹药拿出来给顾北海,可惜她丹田已破,没有了痕力,痕戒根本就打不开。

    ……

    在薛讷照顾顾北海和金若水的时候,距离此地不远的洢水湖中,凭空出现了一个四五岁大小的孩童,穿着一个红色的小肚兜,快向着湖底下潜着,这个小孩正是《九阴九阳大阵》的阵灵小九。

    小九趁着榆罔与金若水说话的空档,偷偷从薛讷的痕戒中溜了出来,隐藏在了附近,等到榆罔追逐金若水等人离开后,小九立即跳进了洢水湖中,向着湖底的阵法入口潜去。

    洢水湖底座落着榆罔的破云堡,被榆罔用五级阵法《瞒天过海阵》给遮盖住了,一般的痕道圣者境界强者过来,都不一定能现。不过小九就不同了,作为九级阵法的阵灵,一般的阵法还真难不住它。

    小九下潜到《瞒天过海阵》入口的地方后,小手在那一层阵法的屏障上面轻轻一划,阵法就裂开了一道半人高的小洞,小九闪身进入了阵法中,小九身后阵法上面的小洞,在小九进入后自动闭合,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瞒天过海阵》分为内阵和外阵,一般人都会被阻挡在外阵,如果有个别侥幸进入内阵的人,只要一进入内阵,就会触警报,破云堡中的傀儡护卫就会快向着触警报的地方集合。

    小九穿过《瞒天过海阵》的外阵,很轻松来到了内阵,看到《瞒天过海阵》的内阵,小九站在外面犹豫了好一会儿。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奇巧门的痕迹,像陨神界这种小界,他们一般都是不屑一顾的。”小九站在《瞒天过海阵》内阵入口处,口中咬着白嫩的手指,歪着头思索着。

    “算了,没准是榆罔那厮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呢。”小九甩了甩脑袋,将心中的顾虑甩开,如果真的是和上界的奇巧门有关,那还真的是非常棘手的,不过奇巧门怎么可能回来这里呢!

    “哗…哗……”

    小九伸出莲藕般白嫩的小胖手,逐渐没入了《瞒天过海阵》的内阵中,内阵阻拦的屏障如水面一般缓慢波动起来,而且波动的面积越来越大,等到波动面积扩大到与小九的身体一般高的时候,小九一步跨出,进入了《瞒天过海阵》的内阵中,内阵的警报似乎没有现小九的进入,仍然是一片沉默。

    “呼~~果然是奇巧门的东西,不过这个战争堡垒打造的也太粗糙了吧,简直是个残次品。”小九看了一眼矗立在眼前的高大城堡,心中嘀咕着。

    “咔,咔,咔……”

    一阵略显僵硬的步伐声从城堡背面传来,紧接着,五人一队的傀儡护卫从城堡背面拐了过来,向着城堡正门位置走去,似乎是巡逻结束了,正要回去。

    “这个战争城堡虽然只是个残次品,配套的护卫倒挺齐全的,连这种巡逻护卫都有。”小九小手抚摸着下巴,沉吟着,思考着从哪里进入这个战争城堡合适。

    “算了,不多想了,我是来寻找宝贝的,找到宝贝就走,管他这城堡中有什么。”小九漂浮起来,向着城堡的顶端飞去,在飞起的过程中,小九娇小的身躯逐渐变得透明,直至消失。

    “嗵!”

    城堡顶端的一间房子的地板上出一声轻响,小九的身形逐渐显露出来。

    “奇巧门制造的战争堡垒是不错,可惜太过于死板,每个战争堡垒都是将控制室修在最顶端最显眼的位置,好像害怕敌人不知道似得。”小九瞥了瞥嘴,有些不屑的评价道。

    小九现在所在的房间,正是榆罔经常待的房间,这间房间是这座破云堡的控制室,在这里,通过控制室的阵法,可以控制破云堡挥出它战争堡垒的作用。

    小九径直走到房间最中央的八仙桌旁边,纵身一跃,跳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小手掐了一个指决,向着光滑如镜的八仙桌上面打出一道白光。

    白光一射到八仙桌上,似乎被八仙桌吸附在了八仙桌表面上,然后白光快在八仙桌上以一种玄妙的轨迹开始运动起来,在八仙桌表面出现了这座破云堡的平面图,破云堡中的每一个房间甚至包括一些密室,全部清晰地显示在了八仙桌上面。

    “让我看看,榆罔那小家伙的藏宝密室在哪里?”小九的小手快在八仙桌上面滑动起来,一张张房间或者密室的图像从小九的手下划过,偶尔有可能的,小九都是小手一点,进去后查看放大的图像,如果不是,就再返回来。

    破云堡虽然只是奇巧门制造的残次品,但是依然庞大异常,光是里面的房间和密室,就有两百多个,小九足足翻看了半柱香的时间,这才现了一处可能是榆罔藏宝贝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小九兴奋的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到了房间角落的一处传送阵法上,白光一闪,小九就消失在了破云堡控制室中。控制室中央八仙桌上面的图像,在小九离开后,也是光芒一敛,重新恢复了八仙桌的原本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