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图穷匕见
    第26o章图穷匕见

    “什么人?为什么擅闯飞云山?”

    为的金甲圣尊境界的弟子名叫箜琪,是一名相貌中等的少女,穿一身翠绿色衣裳,在其手腕上,缠着一根赤红色的长鞭。81中文  『 网箜琪是青龙峰峰主绮莲的亲传弟子之一,今天正好是她负责执勤。

    飞云山山规有一条,就是要求痕道圣者一下境界的人不准在飞云山上空飞行,薛讷刚入门的时候,就学习过飞云山风门规,不过这次薛讷是担心金若水的安危,这才不顾一切闯了进来,想要赶紧搬到救兵去就金若水。

    “我是来求救的。”薛讷被那一道强大的神识攻击后,识海中的阴阳鱼团虽然镇压住了薛讷的识海,没有让其崩溃,但是却也让薛讷的脑袋昏昏沉沉,反应都有些迟钝了。

    看到薛讷从怀里掏出的代表内门长老身份的紫金腰牌的时候,箜琪这才没有将薛讷当做奸细。

    箜琪一招手,薛讷手中的紫金腰牌飞到了箜琪手中。

    “是若水师叔的!”箜琪一看紫金腰牌背面的名字,惊呼一声,立即向其他弟子吩咐道:“你们将他抬到青龙殿,我去找师傅!”

    箜琪当先快向着青龙殿位置奔去,金若水的紫金腰牌出现在一个铜甲武者修为的小家伙手中,而且是带着紫金腰牌来求救的,事关重大,箜琪自然不敢耽搁。

    青龙殿中,青龙峰峰主绮莲端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箜琪从薛讷手中拿过来,属于金若水的紫金腰牌,仔细端详着,而箜琪,则站在下,恭敬的将见到薛讷的情形向师傅述说了一遍。

    “你是说你若水师叔的这块紫金腰牌是一个铜甲武者修为的人送过来的?”绮莲若有所思的问道。

    箜琪点头答道:“对,那个人说是来求救的。”

    “他人在哪里?我要见他。”绮莲猛地站起身来。这些年金若水为了寻找他的孩子,几乎跑遍了驼云山脉,驼云山脉中危险重重,既然有人拿着金若水的腰牌前来求救,说明金若水是真的遇到危险了。

    “弟子已经让人将那人抬过来了,他擅自在飞云山内飞行,遭受到神识攻击,有些昏迷。”

    箜琪正在向师傅禀报着情况,门下弟子已经将薛讷抬进了青龙殿中。经过这会儿时间,薛讷的识海已经稳定下来,脑袋也不那么晕了。

    见到端坐在主位,天生有着上位者威压的中年美妇,薛讷立即判断出眼前这位就是青龙峰的峰主了。

    “晚辈翠竹居杂役弟子薛讷,拜见前辈!”薛讷拱手弯腰拜倒,对于这个比金若水更加强大的青龙峰峰主,薛讷不敢大意,对方一个眼神就能杀死他一百遍了。

    “起来吧!听箜琪说你拿着若水的紫金腰牌过来求救的?”绮莲的声音有些缥缈,虽然她就端坐在薛讷的前方,但是声音却是从四面八方传来。

    “是的,金前辈与晚辈在驼云山脉相遇,金前辈怀疑她的孩子是在驼云山脉南边的洢水湖附近遇害,在探查时,现了飞云山叛徒榆罔,金前辈缠住了榆罔,让晚辈带着她的紫金腰牌前来求救。”薛讷快简单的述说了一遍事情缘由。

    “什么?现了榆罔?”绮莲的手一颤,手中的腰牌差点滑落。

    “箜琪,峰主令,让于长老、清长老来青龙殿,随同我一起去驼云山脉,再告知擎天峰我的去向。”

    “是!”箜琪进入飞云山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到师傅这么紧张过,当即答应一声,深深看了薛讷一眼,就匆匆出去青龙峰峰主令了。

    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一阵香风吹来,两道妙曼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青龙殿的门口。

    “峰主,有什么事,这么着急将我们喊过来?”两个和金若水差不多年纪的美妇从外面走了进来。

    “于妮、青焉,若水妹妹现榆罔那个叛徒了!”绮莲迎上前去说道。

    “什么?在哪里?”如同最开始绮莲的表现一般,被绮莲称作于妮和青焉的两名美妇同样出一声带有愤怒的惊呼声。

    “时间紧急,在路上我再跟你们解释。”绮莲扭过头,看向薛讷说道:“薛讷是吧,你能带我们去若水所在的地方吗?”

    绮莲这句话虽然平静的说出,去与不去全凭薛讷的意愿,不过听到薛讷耳中,却感觉到这是上位者对于他这样的蝼蚁的一种命令。虽然不喜欢绮莲的语气,不过薛讷还是点头答应,金若水对他有救命之恩的,要不是金若水,薛讷这会儿已经死在风吼峡中了,知恩图报是做人的最基本原则。

    绮莲与于妮、青焉三人带着薛讷一起向着驼云山脉飞去,痕道圣者飞行,已经不需要召唤出痕兽了,她们只需要凭借天地之力,就可以在空中快飞行,比起使用痕兽飞行,快了好几倍。

    这回薛讷没有被吊在空中了,绮莲和于妮、青焉三位青龙峰的长老将薛讷围在了她们的中央,用痕力托着薛讷快飞行,一边飞行,一边打问着金若水的情况。薛讷自然是据实回答,不敢有半点的隐瞒,就连回雁峰人身鸟的璇儿的事情,也都告诉了绮莲她们。

    对于璇儿的存在,绮莲三人是知道的,驼云山脉本来就是飞云山的后花园,飞云山的弟子外出历练,大多数都是选择在驼云山脉中历练,驼云山脉中顶级魔兽的动向,飞云山自然一清二楚。

    “这个榆罔太狡猾了,本以为他已经逃出随风大6了,谁知道他竟然就躲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于妮恨恨的躲了一下脚说道。

    “这就是灯下黑,躲在我们身边,伺机报复我们,幸亏若水妹妹即使现了这个叛徒,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青焉微微点头道。

    “嗯,我们现在最要的,就是赶紧赶到洢水湖那里,在若水妹妹遭榆罔那叛徒毒手之前,救出她。”绮莲有些担心的说道。

    薛讷正凝神听着绮莲三人讨论榆罔的事,突然身体一个后仰,原来绮莲三人带着薛讷突然加了。

    “不知道小九得手没?”薛讷心中默默念叨着,右手不由自主的抚摸着戴在左手的痕戒。

    ……

    “嘭!”

    金若水被榆罔一拳砸在肩膀上,左手的月刃高高抛飞出去,左臂立即失去了灵活性,在战斗中用不上了。

    “啧啧!小美人受伤了,我好心塞!你说你乖乖臣服于我多好,就不用受这么多的痛苦了!”榆罔阴笑一声,将右手手指伸进嘴中舔了舔上面的血迹,那是刚才击伤金若水时,沾染的金若水的血液。

    “香,真香!”榆罔做出一个闻到美味的陶醉表情,似乎在品尝人间美味一般。

    “哼,臣服于你?做梦去吧,我的孩儿奇骏当初就是在这里被你害死的,臣服于你,怎么对得起我那死去的孩子。”金若水银牙暗咬,恨不得扑上去用双手掐死眼前这个心理变态的男人。

    “奇骏?”榆罔若有所思的思考了一阵,恍然大悟般说道:“你是说那个东方奇骏吧,小家伙长得挺俊俏的,细皮嫩肉的,吃着非常不错!”

    “你,你,你吃了奇骏?”金若水眼睛瞪得滚圆,她认为榆罔只是添了一些人的鲜血而已,谁想他竟然吃人肉,而且吃的还是他的孩子。

    “对啊!我从逃出飞云山的那一天起,就已经誓,我要吃掉飞云山的所有人,以泄我心头之恨。东方奇骏不是第一个,更不是最后一个!”

    榆罔再次狂般仰天大笑起来,沾染了鲜血的森白牙齿,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尤其恐怖。

    “我杀了你……”

    金若水凄厉的大喊一声,握着剩余的一只月刃,奋不顾身的向着榆罔扑了过去,没有精妙的招式,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嘭!”

    榆罔手忙脚乱的将金若水一脚踹飞出去。

    “你疯了!”榆罔指着倒地吐血的金若水喊道,在榆罔的脸上,还留着五道深深地指甲抓挠的印记。

    “奇骏,是娘亲不好,没有保护好你!”被榆罔一脚踹中了丹田的金若水,一身修为终是散去,变成了人揉捏的普通人。

    失去了修为的金若水,眼睁睁的看着杀子杀夫的仇人就在眼前,却是报不了仇,心中的痛苦只能通过痛苦来宣泄了。

    “小美人,来吧,虽然你失去了修为,但是我不嫌弃你的,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我还是有资格当我榆罔的人宠的。”榆罔阴测测一笑,慢步向着伏地大哭的金若水走去。

    榆罔走到金若水的身前,伸出右手去,右手上面的铁指虎自动消失,露出一只枯黄的手掌。

    榆罔的手掌捏着金若水的下巴,抬起了金若水低垂着的脸蛋。榆罔看到的,是一张充满仇恨的娇颜,在这张绝美的娇颜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珠。

    “去死吧!”

    金若水掩在裙摆中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柄漆黑的匕,快刺向了榆罔的胸口。

    “嘭!”

    金若水被榆罔一巴掌抽飞出去数十米远,半边漂亮的脸蛋肿的老高,口中不停地往外咳着鲜血。

    给读者的话:

    习惯在这里向大家求一下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