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终逃脱
    第259章终逃脱

    “穿梭!”面对舒雨的致命一击,薛讷并没有惊慌,嘴里缓缓吐出两个字之后,他的身体连同脚下的麒麟痕兽猛地向前方一冲,随之变为虚影消失,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前方十多米之外。Δ』8Δ1中文』Δ网

    舒雨的玄铁棒不出意外洞穿了薛讷留下的虚影。

    “这小子会瞬移?”舒雨眨巴眨巴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就连正冲过来的舒风同样有些愣,薛讷展示出来的这些与本身修为不匹配的能力让他们心中越来越没有底气。

    其实薛讷不会瞬移,瞬移这种能力,就算是痕道圣者都还做不到的。薛讷刚才施展的,是他脚下麒麟痕兽的天赋能力,穿梭,一种很逆天的天赋,可以无视周围的阻碍,向任意方向瞬移出去十米远的距离。

    能够瞬移的天赋能力,在战斗中祈祷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不过唯一有些遗憾的是,麒麟痕兽的这种瞬移每天只能够使用三次,使用次数一够,就要到第二天才能使用。

    “嘿嘿,送你们一份大礼!”薛讷冲着舒风和舒雨两人邪恶一笑,两只手同时伸出,向着前方快弹动手指,一道道光点快从薛讷的手指尖飞出,以一种玄妙的轨迹将舒风和舒雨包围在了当中。

    “不好,是阵法!”等到薛讷弹出的光点落在他们周围的时候,舒风才看清楚,这些光点都是一个个字形状的阵基。

    “晚了!”薛讷双手一握,低声说道:“《重力阵》启动!”

    “嘭!”

    一股无形的气势以重力阵法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开,身处阵法中的舒风和舒雨顿时觉得身体一沉,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脚下的痕兽,有着下坠的迹象。

    薛讷布置出的这座重力阵法,是受到《压天阵》启创造出来的,不过这座《重力阵》不能压制阵法中人的修为,只是将纯粹的重力附加在阵法中人的身上,让他们如同负着万钧大山一般。

    “该死!坚持住,赶紧冲出这片区域!”舒雨嘶吼一声,带头向着《重力阵》外面飞去,不过在重力的作用下,他们飞行的度,就跟蜗牛爬行那般慢。

    “还有两米距离,就能冲出阵法范围了!”舒风心中怒吼着,给自己鼓着劲,在《重力阵》中,痕力的消耗太快了,几乎是正常时候的三倍,照这样下去,只需要一炷香时间,舒风丹田中的痕力就能消耗一空,到时候不需要薛讷动手,他就会因为痕力消耗尽,痕兽消失而坠落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两米的距离,本来眨眼的时间就能跨出来的,但是舒风却用了两分钟。到《重力阵》外围的时候,只需要最后一步,就可以脱离《重力阵》,不过薛讷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只是简单的一个怒劈,舒风就又被薛讷震回了阵法中央。

    “小子,等我们出去,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舒风愤怒的威胁着薛讷,仅仅刚才这一会儿,舒风原本不多的痕力又消耗掉了一半,现在,他丹田中的痕力,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了。

    “小子,识相的快点放我们出去,然后我们各走各的!”舒雨心中已经有些害怕,这小子的手段太多了,如果不早点逃离这座阵法,没准他和舒风都会陨落在这里。

    “呵呵,你们没有机会让我生不如死了,放心,我会给你们一个痛快的。”薛讷脚踩麒麟痕兽,进入了《重力阵》中,薛讷在《重力阵》中,跟在外面没有任何的区别,丝毫不会受到重力阵法的影响。

    “这位小兄弟,我们错了,你放我们出去,我们立即就离开这里,如何?”舒雨看到薛讷在《重力阵》中丝毫不受影响,心中原本的那一丝幻想彻底破灭,立即放下身份乞求薛讷放他们走。

    “你们当初追杀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个结局的。”薛讷手中的破天枪扬起,做好了攻击的姿势。

    “舒雨,不要乞求他了,圣王大人会给我们报仇的。”舒风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狂热的深情,紧接着他身体中的痕力剧烈的波动起来。

    “圣王大人天下无敌!”

    舒风身上痕力剧烈波动的时候,五颗黑石的赤雷弹出现在他的手中。

    “一起去死吧!”舒风的脸色狰狞!

    “我不想死啊!”舒雨大喊道。

    “我日!”薛讷连同麒麟痕兽瞬间消失。

    “嘭!”

    舒风自爆了丹田,自爆丹田之后,又引爆了他手中的五颗赤雷弹,一大团的蘑菇云在这无名的大峡谷上方升腾起来,响声传出去很远。

    薛讷脸色惨白,站在爆炸冲击波蔓延不到的地方。刚才舒风要自爆的时候,他就已经连续两次使用麒麟痕兽的穿梭天赋,逃离出了《重力阵》。

    至于舒雨,有《重力阵》的重力限制,根本就逃脱不了,伴随着舒风的自爆,一起鸿飞冥冥。

    解决了舒风和舒雨两个人,薛讷这才稍微舒了一口气,总算身后没有追兵了,不过想到美女少妇金若水还在洢水湖畔,薛讷不敢耽搁,从痕戒中拿出年中比试时的奖品混元丹,扔进了口中。一股热流从丹田中再度涌出,原本消耗过剧的痕力在混元丹的补充下,再次充实了一些。薛讷催动脚下麒麟痕兽,化作一道流光向着飞云山方向飞去。

    “看来小讷顺利逃走了!”顾北海一掌震退舒亿年,看到薛讷逃走方向冒出的一大团蘑菇云,而他与玄帝殿的联系并没有消失,便确定薛讷逃出了对方两人的追杀。

    与顾北海脸色的平静相反,舒亿年听到远处传过来的爆炸声,脸色一变,因为他与舒风、舒雨之间是有联系的,而现在,他已经失去了与舒风、舒雨的联系。

    “该死!两个废物,连一个小小的铜甲武者都搞不定!”舒亿年心中低骂一声,当初圣王交代他,可是一个人都不能放走的,而现在,却是逃走了一个薛讷。

    “展云海那老东西跑哪去了?关键时刻不在!”舒亿年心中恼怒,本来要是展云海在这里,凭借他们两人之力,应付顾北海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不像现在,舒亿年带着四个银甲尊者,才堪堪将顾北海牵制住,而且随着那四个银甲尊者痕力消耗,差不多快要失去战斗力了,到时候,他舒亿年只能退走了。

    至于舒亿年心中念叨的展云海,带着展星正站在风吼峡进口中,脸色阴晴不定。

    “你不是说薛讷那小子进入这风吼峡了吗?我深入风吼峡将近五百米,也没有见到薛讷的人影。”展云海扭过脸,沉声对展星问道。

    “老祖宗,那小子确实是进入风吼峡了,他会不会没有死,从别的地方逃走了?”展星心中同样疑惑,因为他同样感受不到留在薛讷体内的绿色印记了。不过展星是亲眼看着薛讷进入风吼峡的,对此展星确信不疑,他不相信身受重伤的薛讷还能够再从风吼峡中走出来。

    展云海微微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有这种可能,风吼峡中环境诡异,很有可能有其他的通道我没有现。”

    突然,展云海神色一动,从痕戒中拿出了一块联络玉牌,一丝痕力灌输进入后,联络玉牌中就传来了圣王的略微粗犷的声音:“飞云山有三个人现了我们的破云堡,你和舒亿年拦截住另外两个人,不要让他们生离此地。”

    “破云堡被人攻击了?”展星抬头看向展云海轻声问道。

    展云海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不过我们需要立即赶回去。这里等有机会再来探查吧,反正那小子进入这里有死无生。”

    展云海和展星召唤出痕兽,快向着洢水湖方向飞去。

    ……

    “呵呵,你们的人都被我的手下给拦截住了,没有人去飞云山帮你通风报信了!”榆罔带着铁指虎的拳套护臂抵挡住了金若水横扫过来的月刃,不急不缓的对金若水说道。

    “或许你们的人拦不住呢!”金若水寒着俏脸,手中的攻击快而急促。

    “嘿嘿,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你臣服在我的胯下的。”榆罔嘴里说着一些污言秽语,并不急着拿下金若水,他要逐渐瓦解金若水的斗志。能够将痕道圣者境界的美女收入后宫,榆罔是非常愿意费一些周折的。

    ……

    麒麟痕兽驮着薛讷一路不停,终于赶到了飞云山。薛讷在飞云山已经呆了大半年时间,对于青龙峰的位置还是知道的。心中挂念金若水的安危,薛讷驱动痕兽直接破空飞翔青龙峰的位置。

    “放肆!”

    “给我滚下来!”

    ……

    薛讷还未接近青龙峰,就听见很多愤怒地斥责声,同时一道神识狠狠刺入了薛讷的识海中,如同黄钟大吕在耳边响起,薛讷的识海中响起一阵轰鸣,薛讷脸色一白,再也支持不住,脚下麒麟痕兽消失,从空中跌落下去。

    幸好薛讷现在是低空飞行,距离地面只有十多米高度。要是高空飞行的话,从空中摔下来,估计不死也会重伤的。

    薛讷刚一跌落地面,就有一名金甲圣尊境界的弟子带领着一群银甲尊者境界的弟子将薛讷包围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