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初战金甲圣尊
    第255章初战金甲圣尊

    “嘿嘿,你来这里找我,是为了替你丈夫报仇吧!真可惜了,昔日飞云山最美的女人,年纪轻轻就守了寡,不如你跟着我我,我保证伺候的你舒舒服服的。8 1Δ 『Δ』中文Δ网”榆罔放声桀桀大笑起来。

    金若水并没有因为榆罔的话而暴怒,她玉指轻弹,一块带着温暖体温的紫金腰牌落入了薛讷的手中。

    “带着这块腰牌去飞云山青龙峰找青龙峰峰主来救我,拜托了!”和紫金腰牌一起传过来的,还有金若水的传音。

    薛讷抬起头,看向金若水,看着眼前这个风华不减,依然漂亮非凡的女人,看着她略带绝望的柳眉紧蹙,薛讷重重的点了点头。

    “走!”

    金若水娇喝一声,从痕戒中拿出了她的武器,一对月刃,迎向了榆罔。金若水现在只是一阶痕道圣者,而榆罔,则是五阶痕道圣者,两人之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金若水要想在榆罔的攻击下坚持到薛讷找来救兵,就必须全力以赴。

    在金若水喊出“走”的同时,薛讷脚掌狠狠一蹬地面,像似一颗炮弹,瞬间向着远处弹射而去。

    榆罔淡淡地看了一眼逃走的薛讷,并没有阻拦,而是重新看向了冲向他的金若水。

    “死!”金若水娇喝一声,手中月刃诡异的一个旋转,从侧面向着榆罔的脖颈切割而去。

    “铛!”

    榆罔的身形没有移动,只是简单地抬起了右臂,金若水的月刃砍在了榆罔的右臂之上,出金铁相击的轰鸣声。

    金若水定睛一看,原来榆罔的手上戴着一双青铜色的铁指虎,铁指虎除了将榆罔的手指全部包裹进去外,还向着他的胳膊延伸,包裹住了榆罔的小臂,在榆罔的手背上方,铁指虎形成了一个张嘴怒吼的虎头形状装饰。

    金若水一击未中,立即一扭腰,转身另外一只月刃向着榆罔的腰间砍去。

    “你的修为还是这么弱啊!”榆罔轻轻摇了摇头,对金若水嘲讽道。

    金若水紧紧抿着嘴巴,对于榆罔的嘲讽不闻不问,只是一招接一招的攻击着,等候薛讷搬来救兵。

    ……

    薛讷一口气飞蹿出两三里路,见到身后并没有人追过来,稍微安心了一下,正要缓一口气的,突然一道声音在他的前方响起。

    “跑的倒挺快的!”

    薛讷抬头看去,只见在他前方数十米远处,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留有山羊胡子的老者,正负手而立,笑呵呵的看着他。这个留有山羊胡子的老者,正是榆罔手下两大金甲圣尊强者之一的舒亿年。

    薛讷心中一紧,对面老者给他的压迫和在琅琊峰遇到的展云海的威压一样,比起顾北海只是弱了一丝。

    “不好,又是一个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薛讷心中苦,什么时候金甲圣尊境界的高手这么多了。

    “嘿嘿,前辈好啊!”薛讷讪笑两声,看着周围顾左言他的说道:“今天天气真好啊,前辈也出来散心啊?晚辈不小心走错了路,不好意思,不打扰前辈散心了,前辈告辞!”

    话音刚落,薛讷一蹬地面,向着左侧方向快奔逃而去,他记得那里的树林非常茂密,而且里面有好几只七级的魔兽,他想借助树林和魔兽拖住身后的舒亿年。

    舒亿年站在那里没有动,只是笑呵呵的看着薛讷逃走。

    “滚回去!”突然,在薛讷的前方出现了两只巨大的拳头,却是事先埋伏在那里的两个银甲尊者境界的强者,两人一人轰出一拳,将薛讷逃走的道路彻底堵死,薛讷被逼了回来。那两个银甲尊者将薛讷逼退之后,就没有再追击。

    薛讷不死心,一拐方向,又向着另外一个相反的方向逃去,可惜下场没有任何改变。

    看到薛讷站在原地“呼哧呼哧”直喘气,舒亿年笑眯眯的看着薛讷问道:“小家伙,怎么不逃了?”

    薛讷这个时候明白了,自己被人家瓮中捉鳖了。

    “阴阳玄灭剑!穿刺!”

    薛讷灵魂力量汹涌而出,快形成一柄透明的阴阳玄灭剑,向着对面的舒亿年刺去。对于舒亿年,薛讷不再废话,以榆罔对飞云山的仇恨程度,自己作为飞云山的弟子,被捉住了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既然同样是死,还不如拼一把。

    “死!”

    阴阳玄灭剑施展出以后,薛讷身体轻如狸猫,紧随而上,手中破天枪快旋转着刺向舒亿年的喉咙。

    可惜薛讷小看了金甲圣尊与铜甲武者之间的差距,阴阳玄灭剑虽然准确无误的没入了舒亿年的脑袋,但是舒亿年能够修炼到金甲圣尊境界,其本身的灵魂力量也是不弱,识海稍微震荡了一下,就防守住了薛讷的阴阳玄灭剑。

    至于薛讷旋转刺过来的威力非凡的破天枪,在舒亿年的眼中,就跟小孩子拿个玩具枪攻击他一样,手掌随意一抓,便赤手牢牢握住了薛讷刺过来的破天枪枪杆。

    “呵呵,威力倒不小,可惜修为差了点。”舒亿年评价了一句,另一只手掌伸出,轻轻一掌印在了薛讷的胸膛上。

    “噗!”

    薛讷浑身一颤,如同遭受雷击,下一刻,身体就倒飞了出去,在飞出去的同时,口中鲜血狂喷。

    “这就是金甲圣尊与铜甲武者的差距吗?”薛讷面色惨白。

    破天枪在舒亿年的手中震颤挣扎着,可惜怎么都挣脱不了。舒亿年拿着薛讷的破天枪仔细打量一番,眼中渐渐露出了惊容。

    “这竟然是一杆痕力武器!”舒亿年心中狂喜,痕力武器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舒亿年还是在一本非常旧的古籍中看见过,在现实中却从来没有见过。

    舒亿年握着薛讷的破天枪哈哈大笑,这杆枪现在虽然只是凡器级别,但是痕力武器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可以升级,只要找到合适的材料,完全可以将这杆枪升级到宝器级别、圣器级别,升至传说中的神奇级别。

    “把你的痕戒交出来,我可以给你个痛快。”舒亿年眼中露出一抹贪婪,使用的武器都是痕力武器,那么痕戒中应该还有宝物的。

    “破天枪回来!”

    薛讷站起身来,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一伸手,开始召唤破天枪。破天枪乃是薛讷亲手炼制的痕力武器,又一直在薛讷的劳宫穴中温养着,早已与薛讷的心神连为一起,薛讷一召唤,破天枪立即再舒亿年手中剧烈地挣扎起来。

    “嘭!”薛讷一踏地面,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了舒亿年。薛讷故意让破天枪在舒亿年手中挣扎,逼迫舒亿年用更多的精力去镇压破天枪,好给他机会进行攻击。

    “《玄黄战技》战人式!”

    薛讷高高跃起,一个鞭腿甩向舒亿年的脑袋。

    “嘭!”

    舒亿年分出一只手,单手抵挡了一下薛讷的这记鞭腿,薛讷一个倒翻,重新倒退了回去,不过舒亿年也是被震得后退了一步。

    “桀桀,竟然能够让老夫倒退一步,小子,有些能耐,既然如此,那么就让老夫彻底斩杀你,再来降服你的这杆枪吧!”舒亿年手掌一松,放开了挣扎中的破天枪。

    带着一声欢快的清鸣声,破天枪瞬间疾驰回了薛讷的手中,轻微震颤着,似乎在诉说着委屈。

    “小子,看掌!”

    舒亿年已经下定决心要置薛讷于死地,下手自然不会留情,干枯的手掌如同鸡爪一般,竟然变得漆黑,带着一股腥风拍向薛讷的脑袋。

    “破!”薛讷瞬间痕力爆,破天枪枪尖闪电般刺出,与舒亿年的干枯手掌碰到了一起。

    “嘭!”

    一股黑色的腥风从舒亿年的手掌中散逸出了,快向着薛讷的方向飘去。

    薛讷自然不会在原地坐以待毙,从拿到破天枪的那一刻起,薛讷就已经计划着逃跑的方案。在破天枪与舒亿年的手掌碰撞在一起的时候,薛讷就已经借助反震之力快向后暴退而去。在暴退的同时,在玄帝殿中海角城买的七步倒毒药就已经被薛讷撒了出去,虽然七步倒对于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所用不是很大,但是只要能够阻拦舒亿年片刻即可。

    “想跑?”舒亿年人老成精,从薛讷刚开始暴退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薛讷的目的,伸出的手掌向后一拉,一股绝强饿吸力从舒亿年的手掌中爆出来,不顾薛讷洒出的七步倒药粉,向着薛讷的方向吸去。

    正在暴退的薛讷突然感觉身体一紧,好像被人用绳子拉住了一般,难以再前进。正在快飞奔的身体突然停了下来,薛讷的气息一阵紊乱,痕力差点逆流。

    “你不是跑得很快,继续跑啊!”舒亿年催动痕力,作用在薛讷身体上的吸力又增大了一些,开始拉着薛讷缓缓向舒亿年的方向移动而去。

    “小子,你几次三番的逃跑,让老夫非常生气,在你死之前,先尝尝白蚁噬体的感觉吧。”舒亿年一翻手,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黄木盒子,一按上面的开关,黄木盒子侧面开了一个小洞。顿时,一只只大拇指大小的白色蚂蚁从黄木盒子中依次爬出,争先恐后涌向薛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