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榆罔
    第254章榆罔

    “你们亲眼见到薛讷进入了风吼峡中?”顾北海沉声问道,他在驼云山脉呆了将近半年时间,对于风吼峡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那里是一处绝地。8┡Δ』ΩΩ1┡中Δ文网

    展星抬头看了一眼展云海,看到他没有什么反应,这才点头说道:“是的,我们看着他逃进了风吼峡中。”

    展星没有说是他一剑将薛讷劈进了风吼峡中,眼前这位金甲圣尊带给他的威压比起展星的老祖宗展云海,要大得多,万一这位起怒来,展星可不敢保证自家老祖宗能够保护得了自己。

    “有意思!”顾北海突然自顾自的笑了起来,然后脚下痕兽出现,也不再与展云海纠缠,径自飞走了。

    顾北海从出生一直到半年前,一直都生活在玄帝殿所创造的世界中,现在虽然从玄帝殿中出来了,但是与玄帝殿还是有一丝感应的。他刚才感应到玄帝殿正朝着驼云山脉南边快移动。玄帝殿一直在薛讷的身上的,外人是抢不走的,如果薛讷逃进了风吼峡中,玄帝殿就不应该出现在驼云山脉南边的。

    顾北海化作一道流光快向着驼云山脉南边方向飞了过去。

    看到顾北海彻底离开了,展星这才向着展云海近走几步,低声说道:“老祖宗,薛讷是进入了风吼峡不假,但是他是被我一剑劈入风吼峡的,身受重伤的他在风吼峡中走不了多远的,估计已经死在了风吼峡中。而且我在他身上刺入了千里追踪剑,以老祖宗您的修为,进入风吼峡入口处没有任何问题,您现在可以前去拿到薛讷那小子身上的宝物。”

    “好!”展云海脸上的皱纹舒展开,高兴的拍了拍展星的肩膀说道:“你跟我一起去吧。”

    “至于其他人,继续回痕石矿脉中执勤,防止有外人进来。”展云海抬起头威严的扫视了一圈跟在展星身后的童铭等人。

    对上展云海的眼神,童铭等人赶紧低下了头,展云海作为五阶金甲圣尊,可比展星强的太多了,童铭等人根本就不敢忤逆展云海的命令。

    “我们走!”展云海当先脚踏痕兽向着风吼峡的方向飞去,展星紧跟在展云海的身后,两道流光划破天际消失在了远方。

    “我们怎么办?”石二有些不甘心问其他人道。

    “还能怎么办,回去好好干活吧。”童铭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带头向痕石矿脉走去。

    石二的拳头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不过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又无力地松开了。

    ……

    “呼~~~”

    耳边的风声突然变小了,薛讷不敢睁开眼睛,只是在心中揣测:“这么快就要飞云山了吗?即使痕道圣者的飞行度快,也不应该这么快吧。”

    正思索着,薛讷感觉自己的双脚接触到了地面。

    “把眼睛睁开吧。”金若水淡淡的声音在薛讷的耳边响起。

    薛讷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先是占地面积非常大的淡蓝色湖泊,这个湖泊薛讷还是比较熟悉的,因为他当初在这里躲避过七级魔兽白猿。

    “不是要回飞云山吗?我们怎么到洢水湖了?”薛讷有些不解问道。

    “我们在这里再探查一番,看能否找到一些线索。”金若水淡淡的解释了一句。

    其实转到这里来,并非金若水的一时起意,而是在回雁峰玄天火鸟的宫殿中的时候,她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说是回飞云山,只是不想让璇儿担心而已。

    金若水自从儿子东方奇骏失踪之后,就开始怀疑儿子是去寻找榆罔了,只要金若水现有值得怀疑的地方,她都召集门派中的一干痕道圣者去探查了一番,不过每次都是没有任何收获,久而久之,就慢慢不再相信金若水现榆罔的信息了。

    这次金若水从儿子东方奇骏的留影中得知榆罔可能藏在驼云山脉洢水湖底,不过她没有证据证明。蓝宝石戒指的留影,只要被打开一次,就失效了。没有了东方奇骏的留影证明,金若水不用回去都知道,门派是不会有人来助她的。

    无奈之下,金若水只能带着薛讷来洢水湖寻找证据,既然东方奇骏已经说了榆罔有很大的可能躲在这里,那么必然会有一些蛛丝马迹存在的。

    这个时候正是中午时分,六月的阳光光照非常强烈,照射在洢水湖湖面上,折射出一道道刺眼的光亮。炎热的中午,魔兽都觅地乘凉去了,洢水湖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的声音,就连蝉鸣都停止了。

    “奇怪,这湖底怎么会有一座瞒天过海阵的,是要遮掩什么呢?”一直安静待在薛讷痕戒中的小九突然说话了,同时就要从薛讷手中的痕戒里面飞出来。

    薛讷急忙用意念压住了痕戒,不让小九出来,同时给小九传音道:“九哥,你现在不能出来,我身边有一个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的,你被她看到就完了。”

    薛讷不想让小九出来,主要是害怕小九被金若水看上了,面对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他一个小小的铜甲武者,根本就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对方随便一道意念,就能将薛讷压趴在地上。

    况且,金若水刚失去了孩子,面对小九这个白白嫩嫩的小孩,薛讷害怕金若水突然母爱泛滥,要将小九当做自己的孩子养,到时候薛讷哭都没有地方哭,难道他能打过金若水。通过接触,薛讷现这个女人的思维属于跳跃性的那种,全凭喜好行事,根本就不和你讲道理。

    “九哥,你说这洢水湖底布置了一座阵法?”薛讷对于金若水想要探查的这个洢水湖同样非常好奇。

    “对,这里布置了一座瞒天过海阵,瞒天过海阵属于五级阵法,主要的作用就是隐藏,只要瞒天过海阵开启之后,就连痕道圣者都轻易现不了的。”小九肯定的点了点头道。

    “那九哥,你怎么现的?”薛讷故意激了激小九,因为小九有时候表现的很不靠谱,薛讷害怕小九提供给他的信息有误。

    果然,薛讷这话一出,小九立马急了,从他那舒适的躺椅上一跃而起,挥舞着白嫩的胳膊,小脸涨得通红,大声说道:“你也不看看九哥是谁,我可是九级阵法的阵灵,这小小的五级阵法岂能瞒过我的眼睛。”

    “对,对,对,九哥,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的。九哥,你知道怎么破解这座瞒天过海阵吗?或者能不能偷偷潜进这座瞒天过海阵中去?”薛讷心中非常震惊,他知道能产生阵灵的九阴九阳大阵非常厉害,而且薛讷也曾经打探过小九的底细,不过都被小九给顾左言他的给糊弄过去了。

    九级阵法,那得是多厉害的阵法?薛讷心中没有这个概念,只是知道比痕道圣者要强很多很多,因为痕道圣者境界的对应的阵法,也就是五级阵法而已,痕道圣者要是陷入六级阵法中,那是必死的结果。

    “要破解瞒天过海阵,你的实力做不到,偷偷潜进去,我想你们用不到了。”小九说完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后,就没有了声息。

    薛讷正莫名其妙的时候,一股让他颤栗的威压从洢水湖中喷涌而出。一旁的金若水同样现了这股庞大的威压,一拉薛讷,立即快后退出去数十米。

    “呵呵,金若水没想到你竟然又送上门来了,前几次你来我这洢水湖的时候,都因为我在闭关,没有机会出手,本以为以后再没有机会了,谁想你又来了。既然来了,就别走了,留在这里陪陪我吧!”

    洢水湖原本清澈的湖水剧烈沸腾起来,很快,一个赤赤须的中年男子从洢水湖中浮了出来,虽然他是从洢水湖中出来的,但是他的身上,没有一点的水迹,仿佛湖水与他处于两个不同的空间一样。

    “榆罔!”见到出现的中年男子,金若水的娇躯颤抖起来,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喊出了对面这个中年男子的名字。

    “不错,正是我,不过现在我的手下称呼我为圣王。”榆罔用手捋了一下下颚的赤色胡须说道。

    “哼,不管你叫什么,你都是飞云山的叛徒。”金若水冰冷着脸冷冰冰的说道。

    薛讷站在金若水的身旁,但是却能感觉到金若水面对眼前这个中年男子时的紧张,就像猎人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凶兽一般。

    “叛徒?哈哈哈哈……”榆罔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笑了一阵之后,才低下头盯着金若水说道:“这么多年来,我尽心尽力,为飞云山做了多少贡献,但是飞云山回报给我的又是什么?”

    “无光洞中三年的禁闭,剥夺内门长老资格,甚至还要废除我的修为,这就是飞云山对我的回报。”榆罔的脸色变得有些狰狞。

    “那是因为你修炼了邪派功法,还屠戮了一座城池中数万的无辜百姓。”金若水同样死死盯着对面的榆罔,丝毫没有被榆罔的气势所压制。

    “数万普通人的性命算什么,我们修道者本来就是高高在上的王者,只要我的功法大成,我可以庇护更多的普通人。”榆罔丝毫不认为自己杀死一些普通人就是错的。

    “他已经堕入魔道了!”薛讷心中叹息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