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洢水湖
    第252章洢水湖

    随着冰属性痕力原核崩溃,薛讷丹田中的痕力立即紊乱起来,刚才已经压缩,快要凝聚成液相的痕力,重新开始膨胀,隐隐有将薛讷丹田撑爆的趋势。『81中文网

    “压缩,给我压缩啊!”薛讷拼命运转痕力,想要让痕力按照他既定的方向旋转,可惜因为缺少了一个冰属性痕力原核,他的旋转核心失去了平衡,导致外面的痕力不再听从他的指挥。

    薛讷面色惨白!

    “难道不突破至八阶巅峰铜甲武者,就真的不能凝聚出液相痕力吗?”薛讷心有不甘,可惜失败已成定局。

    气态痕力压缩为液相痕力,失败了不要紧,正常情况下铜甲武者冲击银甲尊者,哪个人不是经历过好几次的冲击才成功的。不过薛讷现在没有处在正常情况下,他身体中还有九叶莲晴丹遗留下来的庞大药力没有消化掉。

    被压缩到一半的痕力失去控制,重新反弹的威力是非常大的,在冰属性痕力原核崩溃的瞬间,薛讷的口鼻中就流下了血迹,他受的内伤从新被牵动了。

    “不好,这小子要失败了!”金若水玉手轻抬,立即拍在了薛讷的灵台穴上,可是她的手掌刚贴上去,就被薛讷身体中快膨胀的痕力震开。金若水不死心,又尝试了很多次,结果都是失败。

    金若水的脸色也变得惨白,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什么都还没有问道的,难道就要这样断掉吗?

    “姐姐,姐姐,你快看,他似乎又控制住丹田内的痕力了。”璇儿一直在盯着薛讷的状态,看到薛讷原本颤抖的身体重新恢复了平静,原本外溢的痕力也被收敛回去了。

    听到璇儿的呼喊,金若水赶紧抬头看去,果然,薛讷的呼吸又变得平稳起来。

    薛讷的丹田刚才确实是濒临崩溃,不过在关键时刻,他的丹界又挥了关键性的作用。丹界打开一道缝隙,以前出现过的金色光芒出现,照射在薛讷的丹田中,原本已经崩溃的冰属性痕力原核重新被凝聚起来,与无属性的痕力原核、火属性的痕力原核构成了稳定的正三角形结构,让丹田中的痕力重新按照既定的路线旋转压缩起来。

    重新凝聚的冰属性痕力原核非常稳定,没有半点要崩溃的迹象。薛讷观察了片刻,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这才放下心来,全力催动丹田中痕力的压缩。

    “叮”的一声轻响,一滴透明的痕力液滴出现在薛讷的丹田中,这滴透明的痕力液滴只有绿豆大小,不过随着透明液滴的出现,丹田中的气相痕力消失了一大半,就连之前在经脉中横冲直撞的那些多余的九叶莲晴丹的药力也都消失了,薛讷的丹田重新变得空荡荡的了。

    丹田变得空荡了,但是薛讷感觉到自己的痕力量并没有减少,反而是增加了。薛讷大概估计了一下,如果他将自己丹田中的痕力补充满,丹田中痕力容量,应该是同等级铜甲武者的九倍了。

    薛讷明白了,为什么银甲尊者要比铜甲武者厉害很多,光是丹田中痕力容量的大幅度增加,在持续战斗上,银甲尊者就要比铜甲武者强上一大截的。

    唯一让薛讷有些不明白的是,他的气相痕力是灰白颜色的,现在凝聚的一滴液相痕力却是透明颜色的。不过没人来帮薛讷解答这个问题,薛讷想了一会儿没有想明白,就放弃了,管它什么颜色,只要是痕力就行了。

    薛讷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两双亮晶晶的眼睛,一双是属于人类的那种美女秀眸,另外一双,两个红色的鸟类眼睛,不过却是一副少女打扮的人身。

    “妖怪啊!”薛讷惊叫一声,虽然他已经是铜价武者境界强者,但是从小听惯了妖魔鬼怪故事的薛讷,第一眼看到璇儿的时候,就将它与妖怪联系到一块儿去了。

    “你说谁是妖怪!”璇儿的脸色冷了下来,素手随意一挥,一大团火焰凭空出现,向着薛讷直直飞了过去。

    作为一个爱美的玄天火鸟,它最讨厌别人说它是妖怪了,不然刚开始见到金若水的时候,璇儿就不会将头部笼罩起来,不让金若水看了。

    看到飞过来的火焰,薛讷手中痕力涌出,一掌拍出,试图击散这团火焰。可惜薛讷认错了对象。璇儿现在已经是九级巅峰魔兽,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十级魔兽,十级魔兽在痕道圣者中,也算是非常强大的存在了。作为一个与痕道圣者修为相当的玄天火鸟,即使是随手击出的一团火焰,也不是现在的薛讷所能抵挡的。

    “嘭”的一声,火焰穿过薛讷的手掌,将薛讷整个笼罩在了里面。

    “妹妹!”金若水开口喊道,他还想要从薛讷这里知道那枚蓝宝石戒指的来历的,她可不想看到薛讷被璇儿玩死了。

    璇儿递给金若水一个我有分寸的眼神,玩味的看着在火焰中挣扎的薛讷。

    火焰持续了数十个呼吸时间才熄灭,薛讷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身上甚至都没有一处烧伤之处,不过在火焰笼罩他的时候,他还是有一种烈火焚烧的感觉,非常的疼。

    璇儿看了一眼薛讷的胯下,撇撇嘴说道:“哼,没有毛的鸟……毛毛虫,太小了!”说罢,就扭过头去不再看薛讷了。

    璇儿本来想说没有毛的鸟的,不过一想到自己就是鸟类,便改口说成毛毛虫了。

    听到对面这个长着鸟人身的女子的话,薛讷这才感觉到胯下凉嗖嗖的,低头一看,立即羞得无地自容,从痕戒中快拿出一套衣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避免了春光外漏。

    被璇儿形容为毛毛虫,薛讷暴汗,心中暗自说道:“老子的这玩意明明是巨蟒,哪里像毛毛虫了,你见过这么大的毛毛虫吗?”

    金若水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才看到薛讷半裸的身体都非常害羞,不好意思看的璇儿,这会儿却是将薛讷浑身的衣服烧了个精光,并且对薛讷的小兄弟评头论足了一番,少女心性果真让人难以揣摩。

    等到薛讷重新换了一套衣服后,金若水这才招呼薛讷过来,让他坐下后,拿出从薛讷手指上取下的蓝宝石戒指问道:“你从哪里得到的这枚戒指?”

    看到非常面熟的蓝宝石戒指,薛讷下意识的就向自己的手指上看去,果然,他戴在手上的那枚蓝宝石戒指不见了踪影,想来就是对面这位美妇手中拿的。

    “这是我在驼云山脉南边的一处湖边捡到的。”薛讷将自己当初遭遇七级魔兽白猿追杀时如何现这枚蓝宝石戒指的情形给金若水讲述了一遍。

    “你说你是在洢水湖捡到的这枚戒指?”金若水沉思片刻开口说道。

    “如果那一片没有其它湖泊的话,那就是了。”薛讷挠了挠头,他只知道驼云山脉南边有一处非常大的湖泊,至于湖泊叫什么名字,他就不知道了。

    “奇怪,洢水湖我已经去那里探查过好几次了,没有现什么异常啊!”金若水玉手轻抬,抵着额头,胳膊肘抵着金丝楠木桌子,蹙着眉头思索着。

    “是不是湖底有什么异常啊?”薛讷曾经在洢水湖中下潜过,只知道洢水湖非常深。

    金若水摇了摇头,说道:“我下到过洢水湖的底部,那里什么都没有。”

    “那洢水湖周围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呢?”薛讷脑洞大开,不负责任的遐想着,反正都是眼前这位美丽少妇去探查的,自己提个建议而已。

    金若水没有说话,倒是璇儿开口说话了。璇儿的声音清脆婉转,薛讷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动听的声音,一时间有些愣神。

    “我想起了,在洢水湖周围方圆数百里范围内,都没有什么高等级的魔兽。以前曾有一只八级的风吼兽占据了洢水湖,不过仅仅一个月,那只八级的风吼兽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按理说洢水湖那里地理位置什么都是最优越的,但是就是没有高级魔兽在那里生存。以前我还曾想着去那里查探一番的,不过因为一些事耽搁了,没有去成。”璇儿歪着脑袋说道。

    “听你这么说,洢水湖确实非常可疑。”金若水站起身,宽大的衣袍却是遮不住她那妙曼的身躯。

    “咕咚!”薛讷喉咙一动,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唾沫,看到金若水的妙曼身躯,薛讷的小腹微微有些热,这是男人看见漂亮女人的一种本能,和修为没有关系。

    “猪相!”璇儿的听觉非常灵敏,鄙夷地看了一眼薛讷。

    金若水对此恍若未闻,在大厅中慢慢踱着步,低头思考着什么。

    “咳,咳!”薛讷为了掩饰刚才的尴尬,轻咳两声说道:“那个,前辈,我想问一下那枚蓝宝石戒指有什么用?”

    “作用?”

    金若水和璇儿同时看向薛讷,前者是根绝薛讷的话想起了什么,而后者则是狠狠瞪了一眼薛讷,嫌薛讷打断了金若水思考问题。

    金若水眼睛一亮,她想起了这枚蓝宝石戒指除了当做纪念之物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