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线索(4000字章节送上)
    第25o章线索

    “喝!”

    薛讷从展星这招剑光中感受到了浓浓的危险气息,当即再顾不得保留,反手将破天枪背在身后,单脚在地面上狠狠一蹬,整个人跃起向着风吼峡中扑去。81中文网

    在薛讷跃起的同时,展星的“破天斩”到了薛讷的身后,重重的砍在了薛讷背在身后的破天枪上。

    “铛!”

    破天枪出了一声悲鸣,似乎在为主人受伤而难过。展星的破天斩是一道剑气,虽然破天枪承受了一多半的攻击,但是还有一些剑气绕过破天枪,斩在了薛讷的后背上。

    薛讷的后背上再次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恐怖伤口,不过借助这股力道,薛讷飞跃入风吼峡的度倒更快了一些,化作一道抛物线落入了风吼峡中。

    展星赶到风吼峡入口处,停下了脚步,风吼峡危险万分,他可不想轻易去冒险。

    展星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不眠不休一周的追逐,浪费了大量的宝物,最终却是到嘴的鸭子飞了,只留下地面上的一滩鲜红的血迹。

    “唰,唰,唰!”

    几道破风声响过,石二、童铭等人追赶了过来,停在了展星身旁,对于风吼峡的危险,他们这些人甚至比展星更加清楚。

    年龄越大,活得越久,就越怕死,这个道理亘古不变,石二和童铭他们,甚至只是站在展星身后,都不愿接近风吼峡。

    “现在怎么办?这小子竟然跑进风吼峡了!”书生费伯有些惋惜的开口说道。

    “还能怎么办,回去呗,难道你们要进到风吼峡中去找那小子?”展星脸色阴沉,对费伯冷淡的说道。

    要不是石二和童铭这些人中间见利掣肘,展星早已将薛讷抓住了,现在算是彻底没有希望抓住薛讷了,展星对于这些人,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呵呵,展大人说笑了,谁都知道这风吼峡中危险万分,就是痕道圣者走进去了,都不可能出来,我等怎么敢进去呢。”费伯干笑两声,对展星的称呼悄悄的换成了展大人。

    “哼,回去吧!”展星一甩衣袖,脚下痕兽闪现,驮着他向着琅琊峰方向飞去,那里展云海还在等着他。

    银价尊者境界使用痕兽飞行,其飞行度其实还没有在地上飞奔的度快的,不过利用痕兽飞行,就可以在空中走直线,省掉很多不必要弯路了。

    见到展星走了,其他人自然不会再停留在这里了,薛讷进入风吼峡,必然是十死无生,唯一可惜的就是薛讷身上的那些宝物,没办法得到了。

    ……

    在驼云山脉最中央位置,有一座巍峨高山,名曰回雁峰,回雁峰占地面积并不是很大,方圆三千丈而已,但是这回雁峰的高度却是整个驼云山脉中最高的,没有之一。回雁峰整座山像似被人用刀斧劈砍出来的一般,四周都是陡峭的山壁,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攀爬上去。

    站在回雁峰山脚下抬头向上看去,只能看到一半,另外一半则被云雾笼罩,终年不见踪影。曾经有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脚踩痕兽试图飞上去看一眼回雁峰的全貌,可是他只是飞到被云雾遮挡的部分,就被一层屏障挡住,难以通过。当他试图强行通过时,从回雁峰山顶落下一道金光灿灿的雷电,直接将这个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劈成了飞灰,至此,再无人敢登上回雁峰。

    在回雁峰的山顶上,是一个直径为一百米的平台,平台并不是天然形成的,整个平台光滑如镜,没有一点的开凿痕迹,显然是被人一剑削掉山峰顶后形成的,至于是谁有如此威能,就不得而知了。

    在光滑平台上,有一座用摩卡石建造的宫殿,这座宫殿比起当初薛讷在枯骨圣尊洞府里见到的,要大得多,而且外面雕龙画凤,进行了装饰,古朴而不失典雅。

    宫殿里面,同样布置的非常大气,放在外界,会被修道者疯狂争夺的珍贵材料,在这里被随意的用来装饰了宫殿。

    在宫殿的一间客厅中,两位宫装女子相对而坐,左边那位女子看其容貌,应该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身材窈窕,细细的柳眉,轻微皱起,似有愁容,一袭碧纱罗裙随意垂到了不染尘埃的大理石地面上。

    右边的女子则是有些特殊,浑身被火红色的长袍包裹,只露出一截莲藕般白皙的脖颈,再往上,整个脑袋都笼罩在一层模糊之中,看不清里面的样子。

    少妇模样女子强颜一笑,说道:“妹妹,在姐姐面前,你还遮挡你的面貌啊?”

    “正因为是在姐姐面前,璇儿才要遮挡住的,不然与姐姐漂亮的容颜一比,我都快要无地自容了。”面容模糊的女子的声音非常清脆,如同黄莺一般婉转,听声音,似乎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呵呵,傻璇儿,姐姐又不是没有见过你现在的样子,你现在的样子在人类中可能是异类,但是你并不是人类啊,你属于魔兽,而且还是高贵的玄天火鸟,不知道有多少魔兽都羡慕你的,认为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鸟儿。”

    “真的吗?连姐姐都认为我是天底下最漂亮的鸟儿了?”面容模糊的女子声音突然高昂兴奋起来。

    “那是当然!”少妇模样的女子点头说道。

    “嘻嘻,那我就在姐姐跟前展示真面目吧!”

    面容模糊的女子头上的模糊位置波浪般波动了一下,就消失了,展示在少妇模样女子面前的,是一个长着鸟类头颅的女子,从她的脖颈处往上,是一个红色的鸟类头颅,柔顺反着靓丽光彩的羽毛,红色的尖尖鸟喙,再配上那双灵动的红色眼睛,在鸟类中确实非常的漂亮。

    “璇儿,姐姐今天过来,其实是有事情需要你帮忙的。”少妇模样的女子秀眉蹙得更紧了。

    “姐姐什么时候变得更璇儿这么客气了,姐姐的事情就是璇儿的事情。”被称作璇儿的少女帮少妇模样的女子倒了一杯水说道。

    少妇模样的女子抬起头,缓缓说道:“奇骏一年前外出游历后,便再无信息,最后一次奇骏通过联络玉牌与我联系时,说要来驼云山脉寻找一株炫颜草,给我炼制驻颜丹,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这一年时间,我几乎将驼云山脉跑了一遍,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奇骏,甚至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璇儿,姐姐求求你,你动驼云山脉中的魔兽去寻找,即使找到一点线索也行,至少我知道该找谁给奇骏报仇。”

    少妇模样的女子泪眼婆娑,一年来的不间断寻找,换来的是一次次的失望,女人的心是脆弱的,这个璇儿现在是少妇模样女子倾诉的唯一对象。

    璇儿站起身来,用手轻轻拍着少妇模样女子的后背,安慰着她。

    这个少妇模样的女子名叫金若水,是飞云山内门长老,她口中的奇骏是她的独子,全名叫东方奇骏,二十二岁年纪,就突破到了金甲圣尊境界,堪称飞云山近百年来的天才弟子。

    不过在一年前,东方奇骏离开飞云山,外出历练,之后在驼云山脉失踪,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姐姐,你不要难过了,我这就召集驼云山脉那几个大家伙,让它们带领其它魔兽去寻找,即使把驼云山脉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奇骏找到。”璇儿拿出一条丝巾递给金若水,让她擦擦脸上的泪痕。

    璇儿正要召集另外几个八级魔兽的时候,突然脸色变得有些古怪,对金若水说道:“姐姐,我的风吼峡中闯进来一个小家伙,似乎被人追杀,身受重伤,看其穿着,应该是你们飞云山的弟子。”

    金若水有些憔悴的点了点头,说道:“能救的话就将他救出来吧,我多积一些善果,没准就能报在我的奇骏身上,让他化险为夷。”

    “嗯!”璇儿点了点它那红色的鸟儿脑袋,一挥衣袖,衣衫褴褛,浑身血迹的薛讷出现在了大厅中,此刻的薛讷,已经昏迷了过去。

    ……

    故事再回到薛讷冲进风吼峡的那一刻。

    薛讷冲进了风吼峡中,不过在最后一刻,他遭受到了展星的致命一击,虽然有破天枪阻挡了一下,没有要了薛讷的性命,但是却也是让薛讷身受重伤。落入风吼峡后,凌冽的劲风如同刀割一般,从薛讷的身上呼啸而过。

    原本已经因为失血过多,快要失去意识的薛讷,在这些刀刃一般的风中,因为身体的疼痛,刺激的薛讷重新强打起了精神。

    薛讷害怕展星等人追入风吼峡中,薛讷又拄着破天枪,一瘸一拐的继续向着风吼峡深处走去。风吼峡中,越往里面,风力越大,薛讷只前进了不到五十米的距离,终于失血过多,摔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失去了薛讷的指挥,破天枪自动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了薛讷右手掌心的劳宫穴中。

    薛讷摔倒的地方,刚好是被称作璇儿的鸟人身的女子,布置在风吼峡中的阵法,薛讷一倒下,就被璇儿感应到了,通过阵法一观察,这才现是飞云山的弟子。要是换作往常,璇儿会让进入风吼峡的人自生自灭,今天是金若水这个飞云山内门长老在这里,璇儿便开口问了一句,挽救了薛讷的性命。

    “切,真不害羞,竟然衣不蔽体。”璇儿的脑袋是红色的鸟类头颅,看不出脸色的变化,不过从她的语气可以看出,璇儿看到薛讷裸露大半的身体,有些害羞了。

    薛讷在风吼峡外面,被展星扔出的烈火弹炸伤,后背的衣服当时就已经被灼烧掉一大片,后来又掉入风吼峡中,在如刀割的风中,薛讷的衣服能够保持完好那才是怪事呢。

    “呵呵,不过是男人的身体,看见了有什么好害羞的!”金若水毕竟是过来人,没有璇儿那般害羞,不过她也是将眼睛看向了别处,对于衣不蔽体的男子,她同样不感兴趣。

    “我给他盖上!”璇儿一抖手,出现了一张红色长袍,向着薛讷的身上盖去。

    “等等!”金若水突然急促的喊道,刚才她一扭脸的时候,一道绿光从她的眼前闪过,而这道绿光的来源则是薛讷的左手。

    金若水站起身,顾不得男女有别,从薛讷的身体下抽出薛讷的左手,等到看到薛讷左手上戴着的那枚蓝宝石戒指的时候,金若水浑身一震,像似被雷击中了一般,整个人呆滞在那里。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璇儿走到金若水的身边,轻声问道。

    “这是,这是奇骏的戒指。”金若水从薛讷的手指上摘下那枚蓝宝石戒指,双手颤抖的捧在掌心,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这枚蓝宝石戒指是金若水送给儿子的礼物,东方奇骏一直是不离身携带的,现在这枚戒指却戴在这个飞云山杂役弟子手上,显然是东方奇骏遭遇了不测。

    “什么?是这个小子杀了奇骏,我杀了他。”璇儿听到东方奇骏的东西竟然在薛讷的手中,顿时认为是薛讷害了东方奇骏,手起掌落,拍向薛讷。

    “嘭”的一声,却是金若水挡住了璇儿拍下的这一掌。

    “璇儿,你干什么?”

    “不是这小子杀了东方奇骏吗?”璇儿有些委屈,她替东方奇骏报仇,金若水却拦住了她。

    金若水瞪了璇儿一眼,说道:“这小子仅仅铜价尊者境界,奇骏可是金甲圣尊,就凭他,还害不了奇骏的。”

    “哦,看来我错怪他了。”璇儿讪讪的收回了手,有些不好意思。

    “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先救醒这个小家伙,问问他从哪得到的这枚戒指。”金若水一挥手,盖在薛讷身上的红色长袍飞开,一道柔力托着薛讷盘膝坐起。

    “帮我个忙,将他的嘴撬开。”金若水一边用手掌在薛讷的后背各处要穴拍打,一边对一旁的璇儿说道。

    “哦!”璇儿依言将薛讷的嘴巴撬开,只见一颗赤红色的丹药从金若水的手中弹出,准确无误的落入了薛讷的口中。

    “你竟然喂他吃九叶莲晴丹!”璇儿不可思议的张大了樱桃小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