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庇护消失
    第248章庇护消失

    “还能坚持多久?”薛讷问出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外面还有七个银甲尊者境界的强者,正虎视眈眈的等着自己出去的。8 1中文』网

    “半柱香之后,玄帝殿就会重新回到你的丹界中。”黑老平静的对薛讷说道,似乎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半柱香时间?”薛讷在木屋前来回踱着步,思考着逃生的办法。一会儿失去玄帝殿的庇护,薛讷就要面对七个银甲尊者境界强者的围攻,能够让他们千里追击,不惜血本阻杀薛讷,一定是看上了他身上的宝贝,这一点,薛讷从中埋伏躲入玄帝殿之后,就想明白了。

    看到薛讷焦急地来回踱步,黑老忍不住开口说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获得短暂的逃生机会。”

    “什么办法?”薛讷猛地抬起头,眼神灼灼的看着黑老问道。

    “呵呵!”黑石用手捋着自己黑色的胡须说出了两个字:“毒气。”

    “毒气?那岂不是我也要中毒的?”薛讷下意识的问道。

    “你不会提前服下解药啊!”黑老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啊,也对。黑老,您这里有让银甲尊者都要退避三舍的这种毒药吗?”薛讷想明白后,开始涎着脸询问黑老。他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毒药这种东西,痕戒中更是没有储存,这会儿让他去哪找毒药,所以只能求助于黑老了。

    “我没有这种东西!”黑老摊了摊手,不负责任的说道。

    “那您的办法说了也没法用啊!”薛讷有些气馁。

    “我没有,不代表玄帝殿中没有啊!”黑老向着玄帝殿下面基几层悬浮的6地指了指。

    “对,我知道了。谢谢黑老了!”只剩下半柱香的时间,薛讷不敢耽搁,想明白后,薛讷心意一动,身形逐渐消散,等到薛讷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海角城中。

    海角城还是如同自己当初以顾潇离的身份出现时的那般繁华,数十丈高的巨大城墙,站立着一排排身披玄铁铠甲的兵士,浑身散着阵阵凛冽的寒气,如果是普通人,根本就到不了他们的近前。

    与海角城城墙上那些如同万年寒冰的守城兵士相比,海角城中却是另外一个情景,城中人来人往,房屋鳞次栉比,无数高大堂皇的府邸错落有致,穿过海角城而过的漓江上面,楼船箫鼓随处可见。

    薛讷收敛了气息,进入了海角城中最繁华的那条海角街中。随意走进一家名叫千药坊的药铺,立即有药铺伙计热情的迎上前来。

    “这位少爷,请问您需要点什么?我们这里有最新到货的一柱擎天丹和夜夜笙箫散。”年轻伙计刚开始还是非常热情的介绍,到后面,表情就已经显得非常猥琐了。

    薛讷低头重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穿着,心中纳闷,自己有那么像城中的那些纨绔子弟吗?

    “我不需要那些东西!”薛讷心中有着一丝自信,拨开热情向自己介绍的小伙计,径直走到了柜台前。

    看到薛讷对自己介绍的神奇药物不感兴趣,小伙计在心中默默诅咒着薛讷三秒就软。

    薛讷自然是不知道小伙计心中对自己的诅咒的,要是他知道了,心中随便一个念头,就能够让小伙计灰飞烟灭,作为玄帝殿的掌控者,虽然只掌控了很少的一部分,但是杀死一个凡人,却是非常容易的。

    看到薛讷走过来,柜台后面的掌柜赶紧迎了上来,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头,身上穿着简单的藏青色衣衫,留着一小撮花白的山羊胡,花白的眉毛下,有着一双历经沧桑的眼睛。

    “这位公子,请问您需要买些什么?”千药坊掌柜恭敬的问道。

    “你们这里有没有能够伤害到银甲尊者境界强者的毒药?最好是能够释放毒气的那种。”薛讷进来后直截了当的问道,一来他的时间不多了,二来,作为玄帝殿的主人,在玄帝殿中还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他的。当然,殿灵黑石除外。

    “请问公子是要?”掌柜迟疑了一下,轻轻问道。

    薛讷脸色一寒,“啪”的一声,扔出五颗下品痕石,说道:“不该问的掌柜的还是不要问。”

    薛讷扭过头,严寒凶光的瞪了一眼呆滞在一旁的小伙计。

    “啊!我去后面看看药材烘烤好了没?”小伙计这时候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并不是一个善茬,立即找了一个接口跑了出去。如果惹恼了此人,让他横尸在此,岂不是很冤枉。

    “到底有没有?吭个气!”薛讷回过头来,敲了敲桌子问道。

    “嗯,哦,有!我们这里有一种名叫七步倒的迷药,无色无味,金甲圣尊境界强者之下的人,只要吸入一口,七步之后,必然昏迷。”药坊掌柜回过神来,急忙回答道。

    柜台上五颗闪烁着墨色迷人光芒的痕石正安静地躺着,药坊掌柜这会儿考虑的是如果将这些痕石都赚到手。

    “无色无味?”薛讷有些气急,他要让外面的那几个银价尊者害怕逃散开的,你给我一个无色无味的毒药,怎么吓跑他们。

    “还有别的没?最好有颜色和气味的那种。”薛讷提出要求道。

    “有颜色,有气味的毒药!”掌柜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开药坊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要买有颜色有气味的毒药,给别人下毒不是越隐蔽越好吗?掌柜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眼前这个年轻人给改变了。

    “还有一种毒药焚内散,用痕力催动后,可以形成雾状,金甲圣尊境界以下的人吸入一口,五脏六腑就会被灼烧,如同烈火焚烧一般,哀嚎三天三夜后,才会化作一滩血水。”掌柜的很快就替薛讷挑选出了一种符合薛讷要求的毒药。

    听了掌柜的介绍,薛讷心中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果然,卖药的都是心最毒的。”

    “将你说的那个焚内散给我来一份,什么价位?”薛讷随口问道。

    “两颗下品痕石一份!”掌柜的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柜台上的五颗下品痕石,如果薛讷只要一份焚内散,那剩余的三颗痕石就要被他收回去了。

    “七步倒多少钱一份?”薛讷感觉掌柜介绍的那个七步倒在一些关键时刻会有作用,就随口问了一下价钱。

    “也是两颗下品痕石一份,如果公子同时购买焚内散和七步倒,老朽给公子打个折扣,这最后一颗痕石卖公子一份七步倒,或许公子以后遇到心仪的女子时可以用到。”掌柜的虽然已经六十多岁了,不过他现在给薛讷的感觉和刚才那个小伙计的猥琐表情是一模一样的。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什么样的掌柜,就会有什么样的伙计啊!薛讷快点了点头,说道:“嗯,就按你说的,赶紧给我包好,我还有事。不过得附带解药的。”

    “解药自然会有。”掌柜递给薛讷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薛讷带着包好的毒药快走出了千药坊,这一老一小两个人,到最后竟然将薛讷当成了同辈之人,拉着薛讷,与薛讷交流起房中经验来。

    “时间到了,你好自为之!”薛讷刚走出千药坊,就听到黑老传过来的声音,紧接着,周围大街上的景色开始变得模糊,直至完全消失。随之薛讷之前所待的风吼峡出现在薛讷的眼帘中。

    ……

    话说展星等人轮流向盘庚体内补充痕力,持续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眼前的黑塔仍然没有什么动静,明白这样没有什么作用,这才停止了用业火灼烧黑塔的行径。

    “我们已经将能试的方法试了一遍了,还是不能打开这座黑塔啊!”盘庚有些气馁的说道。

    “我们再等一天时间,如果那小子还不出来,我们就带着黑塔回去找展长老,让他老人家试试。”石二双眼死死地盯着黑塔,恨不得能够吞掉它。

    “既然大家现在都没有什么好的打开方法,我觉得还是现在就带回去给展长老吧。”展星平静的开口说道,他心中恨不得立即将黑塔带回去,展云海是他的祖爷爷,黑塔打开后,里面的好东西还不是优先给他。

    “不行!再等一天,那小子之前一直没有将黑塔拿出来,说明黑塔出现的时候,应该是需要消耗能量的,再过一天,没准黑塔的能量消耗完,那小子就在里面藏不住了。”零花姥姥观察的比较仔细,得出了一个不是很确定的结论,不过她的结论却是真实成立的。

    “我同意零花姥姥的说法。”童铭开口,他的意见代表了费伯和殷炎的意见,加上石二和零花姥姥的坚持,展星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冷哼一声,背手站在一旁,不再说话。

    巴掌大小的黑塔稳稳地放在一块表面光滑的大石头上面,展星等七人围成一圈盘坐在大石头的周围,看守着黑塔。

    “咦?大家快看,这黑塔的颜色似乎变淡了。”盘庚突然开口惊呼道。

    其余人睁眼看去,果然,原本墨黑色的黑塔这个时候变得有些虚幻,似乎随时都要消失似得。

    “黑塔的功效就要消失了,那小子马上就要出来了,大家注意!”展星一跃而起,“唰”的一声拔出了长剑。

    “呼!”展星话音刚落,薛讷的身影就出现在众人的包围圈中,至于黑塔,则消失不见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