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分赃
    第246章分赃

    “轰~~~~”

    薛讷被突然出现的恐怖气势压得身体一沉,紧接着,各种攻击接踵而来。展星的长剑,书生银甲尊者变大的折扇,童铭的大斧,石二的窄剑……各种属性的痕力散着恐怖的攻击,所有攻击的目标,都是走入埋伏的薛讷。

    集合七位银甲尊者修为的强者的攻击,即使是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都不敢硬接,但是这些攻击全部落在了薛讷的身体上。

    “怎么样?那小子死了没?”手拿折扇的书生费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刚才他们的攻击虽然凌厉,但是却没有听到薛讷的惨叫声。

    “我们这么多银甲尊者修为的人一起攻击,那小子早就被轰成渣了。”童铭将板斧插回后背上说道。

    众人虽然口中讨论着,但是眼睛都在盯着前方的那个深坑,在深坑中,还有很多没有散去的雾气,让他们一时看不清深坑内的情景。

    零花姥姥突然出手,向着深坑中拍出一掌,强劲的掌风进入深坑中,立即吹散了大半的烟雾。不过刚才他们七位银甲尊者全部都是用自己的最强一招攻击的薛讷,恐怖的攻击直接让薛讷刚才所处的位置形成了一个十几米的深坑,零花姥姥的一掌,只是吹散了深坑内一半的烟雾。

    零花姥姥又连续拍出几掌,吹散了深坑中的烟雾,露出了深坑内的情形。

    在深坑的底部,没有薛讷的身影,没有痕戒,没有薛讷使用的长枪,只有一座巴掌大小的黑色宝塔,安静的躺在深坑底部。

    原来薛讷进入展星等人的埋伏阵法后,丹界中传出最危险的预警,薛讷当机立断,拿出了玄帝殿,将自己笼罩了进去。距离上次使用玄帝殿,刚好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玄帝殿能够再次使用了。

    “黑色宝塔!”展星眼睛一亮,伸手一招,一股强大的吸力就向着玄帝殿而去,试图将黑色宝塔吸到自己的手中。只要黑色宝塔拿在了自己的手中,即使薛讷没有死,他也不用担心了,他此行的目的是拿到黑色宝塔,只要有黑色宝塔了,展长老就会有办法的。

    展星的想法很好,不过执行起来却有些吃力了,就在黑色宝塔摇摇晃晃快要飞出深坑的时候,;另外几股吸力同时出现,将黑色宝塔拉扯向另外一边。

    展星脸色一边,抬头看去,却是另外六位银甲尊者分成了两个阵营,分别向自己方向拉扯黑色宝塔,加上展星自称一家,现在三家呈三足鼎立之势,对于黑色宝塔的争夺互不相让。

    “石二、童铭,你们是怎么回事?想要背叛展长老吗?”展星脸色阴沉,厉声喝道。

    “嘿嘿,展大人,不能什么好处都让你得了啊,我们跟着你,现在什么都没有得到,而你要是得到了这个黑色宝塔,连里面的长枪也就变成你的了。”零花姥姥嘿然一笑,加大了手掌中的吸力。

    “就是,为了帮你斩杀这个小子,石二的哥哥石大,还有孟翱,都死了。我们得替他们讨些好处才行的。”童铭和书生费伯以及另外一个叫殷炎的银甲尊者合在一起,对抗着展星以及另外的三人。

    “好,很好。”展星怒极反笑,指着黑色宝塔说道:“这个黑色宝塔是展长老要的东西,你们躲过去就不怕展长老怪罪吗?”

    “嘿嘿,这个就不劳您操心了,得到这宝塔后,我们自会献给展长老的。”之前承受过薛讷阴阳玄灭剑的银甲尊者盘庚,现在与石二、零花姥姥处于一个阵营。

    展星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带过来的手下,现在竟然全部反水,不再听从他的指挥,这对他来说是容忍不了的,想要杀人立威,不过现在他们都结成了阵营,他一对一或许可以斩杀这些银甲尊者中的任何一个,但是面对两个,或者更多时,他就要考虑考虑了,因为凭他一人还杀不了所有的人,一个不好,还会被反杀。要知道,展星所带过来的这些人,无一不是过着刀口上舔血的生活,对于杀人就跟吃饭喝水一样随意。

    “这样吧,我只要这个黑色宝塔,里面的东西都归你们。”展星让了一步,开始与其他人谈条件。其实这种事展星的缓兵之计,只要回去,在展长老的威压下,这些人还不是任他揉捏。

    “你是想等回去了再从我们这里夺走这些东西吧?”零花姥姥不愧是活了一大把年纪的人,一眼就看出了展星的打算,话说零花姥姥当年开始与人玩心眼的时候,展星估计还在玩尿尿泥的。

    听了零花姥姥的话,另外一批以童铭为的人也都用不信任的眼光看展星了,意味非常明显,就是不相信展星。

    “那你们说该怎么办?我们总不能一直保持这种姿势吧。”原来展星与童铭、石二等人分成三个阵营,不过三方现在用痕力吸着黑色的宝塔,各执一方,互不相让。不过三方人谁都不敢松手,一松手,没准就被对方拿走了。

    “平分!”书生费伯大声说道。

    “对!如果这个塔是无主之物,就将塔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大家平分。如果那个小子还在塔里面没有死,就将他逼出来弄死,再平分。”石二赞成费伯的建议。

    展星盯着众人的眼睛扫视了一遍,问道:“你们都是这个意思吗?”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但是所有人都同时点了点头。

    “好,不过谁来验证这个塔是否是无主之物?”展星又抛出一个问题。

    “给费伯验证,我们这些人中,他的修为,度也不快,即使他得到了黑塔,也跑不掉。”这回是童铭开口了。

    其他人都点头认可,展星自然无话可说。三方约定同时撤掉了痕力,只留下了费伯一个人用痕力吸着黑塔晃晃悠悠到了他的手中。

    在费伯拿到黑塔的同时,展星和童铭等人同时将费伯围在了中间,让他没有地方逃走。

    费伯小心翼翼地将黑塔捧在手中,眼中的贪婪之色毫不掩饰,不过他也只能想想而已,在他的身旁,围了这么多的人,哪个不想得到这个黑塔,而且任何人的修为都比他高,想要弄死他是很容易的事情。

    费伯显示逼出一滴精血滴在了黑塔上,不过精血顺着黑塔滑落,并没有被黑塔吸收。

    “那小子果然还活着!”众人的脸色非常难看,他们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好不容易等到薛讷进入了埋伏,结果却被薛讷用黑塔躲过了众人的致命一击。

    “没事,他进入了黑塔中,只要黑塔在我们手中,他就逃不掉,早晚都是死。”石二恨恨的盯着黑塔,他很想冲进黑塔里面去,将薛讷斩杀掉,为大哥报仇。

    “零花姥姥,你的灵魂力量比较厉害,你用精神力试探一下,看能不能进入这个黑塔内部。”费伯举着黑塔对零花姥姥说道。

    “好,你拿好了,老身这就尝试一下。”零花姥姥没有拒绝,非常干脆的答应了。

    “哗啦啦……”

    众人只感觉到空中传来一阵细微的波动,进入了黑塔中,再看零花姥姥时,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布满皱纹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零花姥姥的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就睁开了眼睛,用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说道:“这座黑塔非常奇特,能够隔绝老身对它用灵魂力量的查探,刚才老身用尽了办法,还是没有办法让灵魂力量进入这座黑塔中。”

    “那怎么办?难道没办法打开了吗?”石二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用火烧试试吧!”盘庚建议道,他略懂一些炼器方面的知识,知道很多武器只要遇到足够高的温度,就能抹掉上面原来主人留下的印记。

    “盘庚,你是火属性痕力,而且你修炼的是《大业火诀》,你来吧。”书生费伯将手中的黑塔交给了盘庚,这会儿没有人反对,对于打不开的黑塔,是没有任何使用价值的,不过即便如此,众人脚步暗中移动,还是将盘庚围在了中间。

    “好!”盘庚接过黑塔,然后从痕戒中拿出一个玄铁打造的架子,将黑塔固定在了上面。

    盘庚做好准备工作之后,开始运转痕力,向着黑塔一掌拍出,在掌风出现的同时,一大团血红色的火焰从盘庚的掌心涌出,随着盘庚拍在黑塔上,血红色的火焰开始缠绕在黑塔上,燃烧起来。

    ……

    薛讷在丹界向他预警之后,虽然及时反应了过来,但是在进入玄帝殿的那一瞬间,还是承受了一道剑气,而且这道剑气还是属于展星的。剑气一进入薛讷的身体,就开始如同肆虐的洪水,沿着薛讷的各条经脉四散破坏。

    薛讷的身体一进入玄帝殿,就出现在了玄帝殿最顶层的悬浮6地上,盘膝坐在那棵桃树下面,开始疗伤。

    “轰!”

    突然,薛讷的周身爆出一股非常凌厉的剑气,以薛讷的身体为中心,向着四周四散射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