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陷天阵中
    第243章陷天阵中

    光头银甲尊者孟翱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对短刺。他先谨慎的看了一眼周围,确定薛讷周围没有什么埋伏之后,这才大喝一声,迎着奔过来的薛讷而去,两个短刺一先一后如毒蛇般向着薛讷的眼睛和喉咙分别扎下。

    “来得好!”

    薛讷双手虚握,做出了一个穿刺的动作,在薛讷穿刺动作开始的时候,原本在被薛讷抛向空中的破天枪突兀消失,再次出现的手已经被薛讷牢牢握在了手中。

    “铛,铛!”

    孟翱能够修炼到银甲尊者,战斗经验自然非常丰富,手中的两个短刺快变招,一上一下卡住了薛讷破天枪,使之不能前进。

    “小子,你还是太嫩了。”孟翱冲着薛讷狞笑一声,以卡住薛讷破天枪的短刺为圆形,身体旋转一百八十度,两条腿带着凌厉的劲风向着薛讷的太阳穴踢去。

    “哼,近身战,我也会。”薛讷痕力运转到胳膊,微一偏脑袋,右拳向着孟翱的小腿肚砸去。

    “嘭!”

    薛讷身体晃了几下,最终还是后退了一步,孟翱被薛讷的一拳砸在了小腿上,身体一个后翻避开了薛讷的下一步攻击,不过他的被薛讷砸中的右腿有一些颤。

    “死吧!”

    薛讷的破天枪脱离开了短刺的限制,薛讷一抖枪杆,长枪划过一道虚影瞬间到了孟翱的面前。薛讷的目的是击杀追杀他的这些银甲尊者,不是为了和他们比试,锻炼实战经验的。有一个击杀孟翱的机会,薛讷自然不会放过。

    “吾命休矣!”孟翱心中苦,他没有想到一个仅仅六阶铜甲武者修为的少年,攻击能够如此犀利,这战斗经验和本能,比他这个活了四五十岁的老人都要强很多。

    不过薛讷强是强,孟翱也不会放弃逃命的机会。他右手短刺重重的砍在薛讷破天枪的枪刃上,让枪刃稍微偏移了一点方向,同时孟翱的身体直直的向着后面倒了下去,在身体一沾地的同时,立即懒驴打滚,向着一旁滚了开去,躲过了薛讷的致命一击。

    薛讷一枪刺在了空中,不过这不影响他的继续攻击,薛讷再次低吼一声,单手握住破天枪的枪柄,身体在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破天枪随着薛讷旋转三百六十度之后,向着孟翱当头砸下。

    “嘭!”

    孟翱勉强避开了头部的要害位置,破天枪砸在了孟翱的后背上,孟翱被砸的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震起一层尘土。

    “血炼真身!”

    孟翱心中憋屈不已,失去一个先招,就被薛讷追着打,两次都差点被要了老命,这让孟翱动了真火,强者都是有尊严的,他堂堂银甲尊者,却被一个铜甲武者压着打,要是被其他一起来的银甲尊者看到,以后还有何面目见人。

    “小子,你死定了。”孟翱站起身来,浑身皮肤变得血红,他的气息快上升着,从五阶银甲尊者升到了七阶银甲尊者。

    如果让孟翱选择,他非常不希望催动血炼真身,血炼真身虽然能够短时间提升他的修为,但是后遗症非常严重,会直接让他的修为下降一阶,从五阶银甲尊者跌落至四阶银甲尊者。

    不过如果不施展血炼真身,孟翱没有把握斩杀薛讷,面对薛讷的攻击,孟翱只有招架而没有还手的份。对于薛讷手中的那杆长枪,孟翱是眼馋不已,如果他逃走,这杆长枪就与他无缘了。

    在薛讷连绵不绝的压制性攻击下,孟翱终于下定了决心,施展出了血炼真身,如果斩杀薛讷,得到这杆长枪,即使跌落一阶,那也是值了。

    “去死吧!”

    施展了血炼真身后的孟翱,度比之前快乐一倍,在薛讷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到了薛讷的身前,两个短刺分别从刁钻的角度向着薛讷的要害刺去。

    “滚开!”

    薛讷的破天枪拼命抵挡,最终是挡住了,不过却让薛讷蹬蹬蹬后退出去五六步远,施展了血炼真身后的孟翱,力量比之前同样增强了一倍。

    “这功法还真霸道,不过后遗症应该也不弱。”薛讷心中对孟翱的功法判断着,他不知道孟翱施展血炼真身后,修为会下降一阶,不过从孟翱的身体同样能看到孟翱功法的后遗症之霸道,现在的孟翱,身体几乎干枯成了一具干尸,身上的血肉全部化为了提升力量和度的痕力。

    “死,死,死!”

    孟翱的声音如阵阵惊雷,在薛讷的耳旁响彻,同时手中的短刺疯狂的从各个角度向着薛讷攻击过来,每一击都带着一股腥风,快若闪电,让薛讷无从捉摸。

    “呲啦!”

    薛讷的身体快暴退,在他的胸前,一道细微的血痕缓缓出现,染红了破损的衣服。

    “看来普通攻击是拦不住你的短刺了。”薛讷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下一刻,这一片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去死!”孟翱没有薛讷心境的影响,紧随薛讷,短刺划过一道道虚影,暴刺向薛讷的双眼。

    “开!”

    薛讷手中的破天枪消失不见,也没见他怎么用劲,只是向着孟翱一掌拍出,却是在众多虚影中准确找到了孟翱的真身,这一掌,正好拍在了孟翱的胸口位置。

    “嘭!”

    孟翱倒退出去三四步,这才止住脚步。

    “这不可能,他不用武器,怎么还能破开我的攻击。”孟翱双目赤红,心中接受不了薛讷比他厉害这个事实。

    “这一定是巧合,一定是巧合。”孟翱嘴里念叨着,手中的攻击更加疯狂。

    “给我死,死,死!”

    孟翱的两个短刺化做漫天幻影,站在旁边看去,薛讷身体周围,全部都是孟翱刺出去的短刺,笼罩了薛讷周身所有的穴道。

    “雷电,落!”薛讷脚步一错,瞬间从孟翱的疯狂攻击中突围了出来,拉开了与孟翱的距离。同时,漫天的雷电疯狂的向着孟翱所在的位置落了下去,这是薛讷不惜吸纳各个阵眼中痕石的力量催动的雷电,攻击力量非常强悍。

    通过与孟翱的战斗,薛讷现银甲尊者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战斗方式,而且战斗经验非常丰富,想要将前来追杀他的银甲尊者全部斩杀,是不可能的,只能退而求其次,尽可能的多的斩杀。既然这样,《陷天阵》留在这里就没有什么用了,薛讷将其所有阵眼中痕石的力量都调了出来,化作雷电攻击孟翱。

    孟翱既是幸运,又是不幸的。幸运的是第一个遇到了薛讷,如果能够斩杀薛讷,必然就能得到薛讷的破天枪;不幸的是,薛讷的战力不是孟翱所能比拟的,结果反而被薛讷反杀了。

    忙于应付空中落下雷电攻击的孟翱,没有现欺近自己的薛讷,最终被薛讷的破天枪刺穿了喉咙,洒落一地的鲜血。

    薛讷弯腰从孟翱的手指上摘下了他的痕戒,随手收了起来,现在还不是仔细查看的时间,因为他的《陷天阵》中还困有六个银甲尊者,而薛讷刚才与孟翱的战斗中,竭泽而渔,几乎用光了阵眼痕石中的所有元力,现在《陷天阵》已经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薛讷看准一个方向,正准备继续跑路,突然,他的脸色一变,身体快向后暴退,不过还未等他后退几步,身体猛然一震,下一刻便抛飞了出去,刚一落地,就张口“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哈哈,你小子不是挺能跑啊,现在怎么不跑了?”从虚空中一前一后走出两个胖乎乎的中年汉子,两人圆圆的脸上笑的眼睛都挤到一起去了。

    原来刚才正准备逃走的时候,一道剑气从他的前面出现,向着他直直砍了过来,薛讷急忙倒退,剑气躲避开了,不过却没有现在他的身体后面还隐藏有人,一柄头颅大小的八棱锤重重的砸在了薛讷的后心,直接将薛讷砸飞出去。

    “石二,看我刚才这一锤砸的漂亮不?”其中一个中年汉子用手转动着八棱锤,一边得意洋洋的对旁边的另外一个中年汉子炫耀道。

    “狗屁,石大,你要脸不,刚才要不是老子用长剑将他逼了回去,你能砸出这么漂亮的一锤?”被称作石二的中年汉子一脸的不屑。

    “好吧,算咱两的。”石大有些讪讪的说道。

    “赶紧别墨迹了,将这小子解决掉,咱们就能得到他那杆宝贝长枪了。听展长老说这小子身上还有一座什么塔的,咱一块拿回去,将那个塔献给展长老,长枪咱们哥俩留下。”石二提着长剑向着薛讷走去。

    “对!让我来给这小子开瓢吧。”石大提着八棱锤紧跑几步,跟上石二,对石二说道。

    “没问题,那小子承受了你全力一锤,铁打的身体也会被砸扁的,估计这会儿,这小子的五脏内腑已经变成一堆碎肉了。”石二站开了一点,让石大去给薛讷开瓢。

    “小子,安心去吧!”石大大喝一声,手中的头颅大小的八棱锤向着薛讷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