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一线生机
    第241章一线生机

    “图塔你没事吧?”薛讷大急,图塔如果受的伤太严重了,他就得停下来,赶紧帮图塔疗伤,不然,拖下去,只会让图塔的身体雪上加霜。

    “没……没事,我……能坚持!”图塔有些虚弱的开口说道,不过刚说完这几个字,又是一大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去,染红了旁边的树叶。

    “小讷,我不行了,你把我放下,我为你挡一挡后面的人,你先走吧。”图塔看到薛讷用肩膀托着自己的身体,因为用劲,脖子上青筋暴起,有些歉意的对薛讷说道。

    “别说傻话,我们一起来的,自然要一起走。”薛讷使劲拉了一下图塔的身体,尽量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让图塔的双腿少一些负担。

    “小讷,别倔强了,这样下去我们谁都走不了,你看,他们又追上来了。有你这个朋友,我图塔这辈子值了。”图塔苍白的脸上勉强露出一抹笑容,继续劝阻这薛讷。

    “小杂种,你逃不掉了。”跟随在展星身边的一个五阶银甲尊者狞笑着开口,刚才展星骂他们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将怒火已经全部转嫁到了薛讷和图塔身上。现在重新追上了,看到薛讷和图塔,一个个眼中冒火,恨不得将薛讷和图塔碎尸万段。

    “滚!”

    薛讷愤怒的扭过头,一道金黄色的短剑从他的灵台飞出,闪电般射向后面刚才说话的那个五阶银甲尊者。

    “啊……”

    那名身穿黑色长袍的五阶银甲尊者立即捂着脑袋凄厉的惨叫起来,嘴巴、鼻孔、眼睛中渗出了一道道血痕。

    “轰!”

    一块岩石轰然破碎,却是那个五阶银甲尊者忍受不住脑袋中的疼痛,用脑袋撞向了一块巨大岩石,并且将岩石撞碎了。

    有了这个五阶银甲尊者的前车之鉴,其余七个紧紧追逐薛讷和图塔的银甲尊者,稍稍放缓了脚步。薛讷这种无形的灵魂之力的攻击让人没有办法防备,那个五级银甲尊者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他那凄惨的模样,让其余人都是不寒而粟。

    “一群蠢货,他这种灵魂力量的攻击,能施展一次就不错了,再施展,他的识海就会崩溃的。”展星带头加向着薛讷和图塔追赶而去。

    其实展星判断错了,以薛讷目前的灵魂力量,可以连续施展阴阳玄灭剑三次的,不过薛讷不敢轻易使用。三次机会他已经用掉了一次,还剩下两次机会,薛讷要用在关键的时候。

    “死吧!”

    展星的修为最高,七阶银甲尊者,他的度自然是最快的,很快就重新追赶到了薛讷的身后。手中长剑向前使劲一挥,一道剑光快向着薛讷的后心穿刺过去。

    面对展星的凌厉攻击,薛讷不敢大意,破天枪向前突刺,枪尖与展星的剑光碰撞在了一起。

    “不好!”薛讷脸色一变,展星这一招看似轻飘飘的一招,实际上是连绵不绝的攻击,只要薛讷迎战,就会被展星连绵不绝的后续力道牢牢牵扯住,难以脱身。

    “混蛋!”薛讷怒吼一声,身体突然后仰,右脚脚掌重重的蹬在破天枪的枪柄顶端。

    汇聚了薛讷全部力量的破天枪爆出一道刺耳的呼啸声,快若闪电的向着展星的胸膛刺去。

    展星为了防止薛讷和图塔再次借助攻击的反震之力逃走,对薛讷施展的是攻击重在阻拦,没有杀招。可是他没有想到薛讷会如此决断,不惜扔掉武器,直接将破天枪当做长矛射了过来。

    破天枪携带者凌厉的劲风,狠狠地向着展星的胸膛位置刺去。展星不敢大意,身体快旋转,手中长剑不断地攻击在破天枪上面,化解着破天枪上面的力道。

    最终破天枪的力道用尽,“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展星一蹬地面,继续快向着逃走的薛讷和图塔追去。对于凡器级别的破天枪,展星没有任何的兴趣。

    “破天枪,回来!”薛讷的呼啸声在前方响起,紧接着,在展星错愕的眼神下,破天枪在地上一弹,化作一道流光快向着薛讷逃走的方向而去。

    “宝贝!”其余跟随展星一起追逐薛讷的银甲尊者全部两眼放光,他们还没有见过能够自己飞走的武器的。这回不用展星催促,一个个将飞掠度催到极致,一个个红着眼嗷嗷叫着向薛讷追赶而去。

    “妈的,我竟然错过了一件宝贝。”展星愣了片刻,向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身形一闪,追着薛讷而去,他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个宝贝收入囊中,如果其他人想要抢夺,哼哼,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小讷,把我放下吧,带着我,咱两谁都逃不掉的,你逃出去,以后能帮我报仇就行了。”图塔勉强催动着痕力,因为内脏受伤,图塔的嘴角一直往外溢着血液。

    “别说傻话了,我们一定能逃出去的,相信我。”薛讷给自己和图塔共同鼓气。

    “扑嗵!”

    薛讷手中一沉,原本被他托着的图塔突然向下倒去。原来图塔受的内伤很重,加上这一路的疯狂逃窜,让图塔的力量消耗巨大,已经不能支撑他继续他飞奔下去了。

    “小讷,你快走,不要管我了。”图塔着急的推着薛讷,让他赶紧逃走。

    “哈哈哈,已经晚了,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一个都跑不了。”

    看到薛讷拥有能够自动飞回的武器之后,其余七个银甲尊者全都卯足了劲儿追赶,图塔跌倒在地上,没等薛讷将之扶起来,这七个人就已经将薛讷和图塔围了起来。

    图塔的脸色惨白,苦笑一声,对薛讷说道:“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薛讷拍了拍图塔的肩膀正色说道:“是好兄弟,就不应该说这样的话,要不是你挡住了五个人的攻击,现在我应该和你一样了。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的。”

    “好,就让我们兄弟两跟他们拼一场,死也要多拉几个垫背的。”图塔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脸上的颓色一扫而空,迸出一股豪迈之气。

    “你们死了,九哥怎么办啊?”一个懒洋洋的孩童出现在薛讷和图塔的身旁,正是一直待在薛讷痕戒中的小九。

    “九哥!”

    “九哥!”

    看到小九出现,薛讷和图塔同时露出喜色。

    “别这么看我,我可打不过他们。”小九冲着那几个银甲尊者看了一眼,说道:“不过我可以给你减少一个拖累。”

    “你是说你能带图塔离开这里?”薛讷试探着问道。

    “不是我,是你。”小九更正薛讷的说法。

    “我?”薛讷有些疑惑,他要是能带图塔离开,还被别人围住吗。

    小九指了指薛讷的丹田位置,说道:“你忘了你的玄帝殿了?迷你塔,出来吧,小讷要是死了,你就要流浪他乡了。”

    小九的第一句话是对着薛讷说道,第二句话,则是对着薛讷丹界中的玄帝殿说的。

    “哼,你这小破阵还没有被毁掉啊?”依然是一副乡下土财主打扮的黑石出现在了薛讷的面前,它的身体在虚实之间快切换着,薛讷感觉是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

    至于图塔,只能看见薛讷和小九在说话,同时还看向旁边的空地,似乎在朝那里说着什么。

    展星带着八名银甲尊者将薛讷和图塔团团围起来后,便想要冲过去击杀薛讷,抢夺宝贝。不过他们冲到距离薛讷七八米位置处后,眼前景象变换,薛讷和图塔的身影消失不见,连同消失的,不只有薛讷和图塔,还有这一片的场景,原本的山石树木变成了灼热的沙子,放眼看去,是看不见尽头的沙漠,头顶是高高悬挂的太阳。

    不用说,展星带领这些人全部进入了小九布置的阵法中。作为九阴九阳大阵的阵灵,随手布置一座阵法,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

    时间回到玄帝殿殿灵出现的那一刻。

    “我还没有见到你,怎么可能走在你前面呢!”小九飞起来,老成的拍了拍黑石的肩膀。

    薛讷有些怪异的看着这一幕,一个五六岁大小的小孩,老成的拍着一个六十多岁老者的肩膀,互相说笑着。

    “哈哈,看傻了吧,小讷,我和迷你塔很早很早很早以前就是好朋友了。”小九咯咯笑着。

    “小破阵,你喊我出来干什么?”黑石转过头,看着小九问道。

    “再叫我小破阵,我跟你急,我可是英明神武的九哥,快点喊九哥。”小九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对黑石说道。

    “咔哒!”薛讷被小九的话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虽然他知道小九活的时间比较久,但是看到一个小孩对一个老者说让老者喊他九哥,这场景,不管怎么看,都是怪怪的。

    “小破阵,不要对我倚老卖老,你不就是跟过二哥几天嘛,你喊我出来到底什么事?没事我回去了。”让薛讷惊讶的是,玄帝殿的殿灵黑石竟然承认了小九比它大。不过薛讷很好奇黑石口中的那个“二哥”到底是何方神圣,小九竟然也只是他的小跟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