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逃命路上
    第24o章逃命路上

    展星带领着人来围攻薛讷和图塔,不过薛讷和图塔却不想和他们继续玩下去了,在薛讷与展星初次一击碰撞之后,薛讷向后倒飞的时候,就已经刻意向着图塔附近移动了,等到展星让众人一起上围攻的时候,薛讷一晃手,拿出了五六婴儿拳头大小的紫色圆球。

    薛讷有些肉疼的看了一眼手中的紫色圆球,这是他在小九的指导下辛辛苦苦炼制出来的天雷弹,原料就是五级魔兽的兽晶石。

    “去!”

    在小命和天雷弹之间选择,薛讷自然选择了前者。五六颗天雷弹分散开,同时在这一片爆炸开。

    “轰隆隆……”

    一颗天雷弹就能威胁到铜甲武者的性命,五六颗天雷弹一起爆炸,产生的响声传遍了这一片山脉,大地都生了轻微的震动,爆炸产生的能量冲击着周围的山石,四处飞溅的山石让追赶围攻薛讷和图塔的展星等人,急忙后退躲避。

    天雷弹虽然不会对他们这些银甲尊者修为的人造成致命的伤害,但是还是会让他们受伤的,到他们这种修为,最爱惜性命了,即使是展星本人,也是远远的后退,避开了天雷弹爆炸的区域。

    薛讷和图塔在天雷弹爆炸的瞬间,就已经向着之前看好的路线飞奔而去,天雷弹产生的爆炸威力,只能阻挡展星他们十个呼吸时间,薛讷和图塔必须在这十个呼吸时间内,拉开与展星等人的距离。

    展云海和顾北海两人相隔十米,展在空中遥看着薛讷与展星他们之间的战斗,看到薛讷斩杀了展辰,展云海嘴角抽动了一下,最终没有什么动作。展辰虽然是他的重孙,不过这种血缘已经有些远了,展云海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在修炼这条路上走的更远一些。

    当薛讷扔出天雷弹,阻拦住展星等人后,开始逃窜时,展云海终于忍不住了,想要出手阻拦住薛讷和图塔,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阻拦薛讷和图塔。不过在他刚要将手掌伸出来的时候,顾北海身形晃动,已经站在了他的对面,平静的看着他。

    顾北海一直都是背着双手,站在展云海面前的时候,也是如此。不过顾北海越是平静,展云海就越不敢轻举妄动了,以为八阶金甲圣尊巅峰的怒火,还不是他五阶金甲圣尊的修为所能承受的。

    犹豫了半晌,展云海最终垂下了伸出的手掌,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展星能够带领那几个人,将薛讷和图塔留在这里了。

    薛讷和图塔一开始飞奔,薛讷现他犯了一个错误,他没有考虑到图塔度的不足,在考虑逃跑方案的时候,薛讷下意识的认为图塔的度和他一样的。

    天雷弹爆炸后,薛讷的身体唰的一声向前冲了出去,等到他三个呼吸后,他突然现图塔没有在他的身边,回头一看,图塔已经被他落下两三里的路程了,图塔的度是个短板,尤其是在这种生命攸关的时刻。

    薛讷右脚在地上一蹬,止住了前进的趋势,一扭腰,扭头向着身后的图塔飞奔过去。

    “小讷,你先走吧,不要管我。”

    图塔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度如此的不堪,虽然已经将痕力催动到了极致,但是后面追赶上来的展星等人,却是距离他越来越近。

    “别废话!”薛讷一把抓住图塔的胳膊,带着图塔快递向前飞掠。带着一个人飞奔,薛讷的度比起之前的度,慢了很多。

    薛讷的丹田中痕力疯狂的运转着,薛讷和图塔都是拼了命的飞奔,快的飞奔让两人的身影变成了模糊的残影。薛讷的神识时刻释放着,一方面探查着前方的道路,他可不想慌不择路进入了绝地,另一方面,则是关注着后面紧追不放的展星等人的动向。

    “嗵!”

    薛讷和图塔同时一蹬地面,跃过了六七米宽的山涧,逃进了另一座山峰中。落地后,薛讷和图塔么有丝毫的停顿,立即向着前方飞掠而去,因为在他们的后方,展星等人距离他们已经很近了。

    “再快一点。”展星面色狰狞,如果追不上这两个人,不光他弟弟的仇报不了,他回去也会被圣王责罚的。

    薛讷带着图塔的度比不上银甲尊者的度的,毕竟有一个大境界的差距横在那里。展星等人已经追到了薛讷身后五六米的地方,一个个拿出武器,开始蓄力,寻找着攻击的机会。

    展星带来的其他八个银甲尊者脸上全部都是跃跃欲试的神情,刚才展星已经放出话,谁杀了这前面两人的任何一个,都会给予一颗提升修为的血痕丹。武者加入一方势力,最终的目的都是寻找可以提升修为的资源,一颗能够提升修为的血痕丹,对于这些银甲尊者来说,比无数的珍宝美女更加吸引他们。

    血痕丹,三级丹药,和混元丹一样,拥有提升修为的功效。不过血痕丹的炼制太过于邪恶,血痕丹的炼制,需要将拥有痕力的武者杀死,投入丹炉提炼出武者的痕力精华,凝聚成一颗颗血红色的丹药,如同用人血制成一般。

    炼制血痕丹的人无一不是邪恶的修道者,杀死修炼的武者,提取他们毕生修炼的痕力,炼制成血痕丹,去增强另外一些人的修为。不过血痕丹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血痕丹中的杂质很多,吃多了就会阻碍修为的增长。

    每个修道之人,身体中的痕力都不是纯净的,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杂质,血痕丹在炼制的时候,并不能完全剔除这些杂质。修道者服用了血痕丹之后,身体中的杂质会越积越多,成为一道牢牢地桎梏,封死他进入更高境界的修道之路。

    不过世间人类千千万万,每个人的天赋都是有所差距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突破至痕道圣者,甚至很多人一辈子只是为了觉醒痕力而努力着。正因为有这些天赋一般的人存在,血痕丹就变成了他们的最爱,因为天赋的限制,能够多突破一些,就已经是赚到了,至于以后血痕丹中的杂质成为了他们境界提升的桎梏,没有人去考虑这些,今天的饭都还没有着落的,谁会考虑明天要吃什么。

    血痕丹的炼制太过于邪恶,一粒血痕丹,往往代表着一条修炼武者的性命甚至更多,飞云山、镇云谷、玄阳教和图腾宗四大正道势力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在他们的联手血腥镇压之下,血痕丹的炼制之法基本被完全销毁。做完这些还不够,四大势力在各自的势力范围内,每个城池均设置了一个监察使,监控着邪教,防止他们对普通人动手。

    陨神界是非常大的,飞云山、镇云谷、玄阳教和图腾宗只是随风大6上的四大势力,陨神界一共有四块大6,除了随风大6,还有寒武大6、赤炎大6和碧波大6。飞云山等四大势力对于血痕丹的炼制之法,不可能百分之百完全销毁,不过在飞云山等四大势力的统治范围内,炼制血痕丹只能是偷偷摸摸的在地下进行,不会再光明正大的进行了。

    展星带过来的八个银甲尊者,修炼了七八十年,才堪堪达到银甲尊者境界,像他们这样的年纪,飞云山等门派自然不会要他们,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展的天赋了。为了获得修炼资源,这些人才投靠在了破云堡中,任何人尝到了实力所带来的各种财富、美女之后,对于实力都会越加渴望的。

    有了展星的许诺,其余八人,在距离薛讷五六米距离后,纷纷各施手段,将自己的最强攻击向着薛讷和图塔身上招呼过去,唯恐慢了被别人抢了先。

    即使这些人是没有天赋的银甲尊者,薛讷和图塔也不敢大意,在飞奔中扭过身,薛讷出枪,图塔出拳,抵挡住了他们的攻击。

    “轰……”

    八对二,薛讷和图塔被八人的攻击反震的倒飞了出去。

    “好!”

    薛讷和图塔同时一扭身,借着这反推的力道,继续快向着前方飞奔而去,又将展星等人落在了身后很长一段距离。

    “一群蠢货,还不赶紧追。”展星被这八人气得脸色青,他刚才没有参与攻击,就是想等到这八人将薛讷和图塔逼停之后,他趁机偷袭,结果出乎了他的意料。

    “吧嗒!”

    一道轻微的液体滴落在岩石上的声音响起,薛讷和图塔都在拼命飞掠,对于这样轻微的声音,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听见的。不过薛讷现在不是在一般情况下,他的神识时刻释放着,不光观察着前面的道路和后面的追兵,他还观察着图塔的状态。

    图塔的嘴角溢出的鲜血越来越多,刚才他与图塔联手抵挡住了后面八个银甲尊者的联手攻击,虽然他们借反震之力再次甩开了追兵,但是两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伤。尤其是图塔,一个人接住了五个人的攻击,替薛讷多分担了一个人,此时他的五脏六腑已经移了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