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击杀展辰
    第239章击杀展辰

    玄帝殿化为点点星光重新回到了薛讷的丹界中,映入薛讷和图塔眼帘的,是虎视眈眈的展星等人。

    “嘿嘿,原来是你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既然现在不能找风彦报仇,那就先拿你开刀吧。”看到他们追赶的两人中,一人正是薛讷,展星嘿嘿一笑,就准备动手。

    “大哥,这小子交给我吧,你和他没有仇怨,我有,我和他一家都有仇。”展辰开口拦住了展星。

    “好吧,战决。”展星看到薛讷不过是六阶铜甲武者修为,而展辰已经是二阶银甲尊者了,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便将薛讷交给展辰去对付。

    至于图塔,展星同样不屑于亲自上去动手,因为图塔和薛讷一样,都是六阶铜甲武者,展星安排了手下一个三阶银甲尊者去对付图塔,其他人则将薛讷和图塔团团围住,防止他们逃走。

    “嘿嘿,小子,我们又见面了,这回,我不会再让你活着回去了。放心,我会将你的尸体带给薛大山的。”展辰狞笑着向薛讷走去。

    “战决,弄死这两个人,然后我会扔出几颗天雷弹,到时候我们趁乱逃走。”薛讷扭过头,快小声对图塔交代了一句。

    等薛讷重新扭过头的时候,展辰的攻击已经到了。展辰有些恼怒,薛讷小小的六阶铜甲武者,面对他这个二阶银甲尊者的时候,竟然还敢扭过头去跟他旁边那个小子说话,这简直是**裸的无视。

    对于敢无视他的人,展辰自然会让其付出代价。不需要打招呼,展辰直接一剑斩向薛讷的脑袋,他相信,直接攻击,是最好的打招呼方式。

    “铛!”

    薛讷的破天枪快出现,稳稳挡住了展辰的这一剑。

    “哼,有点手段!”展辰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在他看来,他要比薛讷高一个境界,应该是摧枯拉朽的打败薛讷的,不过从这初次交锋,力量上,薛讷竟然能够与自己旗鼓相当。

    “我还没有施展绝招的。”展辰心中安慰自己,他自小就生活在大哥展星的光环之下,所有的荣誉都是展星先得到,别人夸赞的时候,也大多是夸奖展星,展辰嘴上不说,但是心中却是一定在暗暗誓,一定要越大哥。此次拿下薛讷,对于急于表现自己的展辰来说,至关重要,依附展云海的所有银甲尊者几乎都在这里了,展辰需要让大家都明白,作为展云海重孙的他,同样是出类拔萃的。

    薛讷的脸色非常平静,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的表情。薛讷的脸上没有表情,不代表心中没有。见到展辰和展星,薛讷想起在太古山脉围剿展云海时,展星和展辰临时叛变的情形,那一战,薛讷他们小队七个人牺牲的只剩下两个半人,那半个人是完全残废,生活不能自理的人。

    “喝!”

    展辰在胡乱思索的时候,薛讷主动出击了。在外人看来,一个六阶铜甲武者主动攻击二阶银甲尊者,那是找死的行径,只有薛讷自己知道,这是自己替太古山脉中死去的那些袍泽报仇的好机会。

    “死!”

    薛讷的破天枪快旋转着刺向展辰的喉咙,破天枪的枪尖位置凝聚出了一只蛟龙的头颅,嘶吼着向着展辰的脖子咬下。

    “滚开!”

    展辰的长剑与薛讷的破天枪磕在一起,火花四溅。强者的尊严是不容挑衅的,薛讷以铜甲武者修为来主动攻击他,显然是对他尊严的挑衅。

    “剑弑四方!”

    展辰的身体变的虚幻起来,薛讷只听到一阵“铛铛铛”的响声,他的破天枪失去了目标,同时被展辰的长剑磕飞向一旁。

    薛讷冷哼一声,拥有神识的他,根本就不怕展辰虚幻的身影,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根本。

    “去死!”展辰非常愤怒,两人已经交手上百招了,但是依然压制不住薛讷,只能打个平手,展辰甚至有一种感觉,薛讷没有使出全力,想到这里,展辰不寒而粟,才几年时间,薛讷就已经成长到了与他比肩的程度。

    “嘭!嘭!嘭!”

    一旁图塔与一个名叫昌海的三阶银甲尊者交上手了,两人都是身材魁梧的肌肉男,战斗方式非常暴力,纯粹的硬碰硬,两人你一拳,我一拳,拳拳到肉。昌海打得畅快至极,口中忘乎所以的大喊“舒畅!”

    周围的石块全部被两人交手产生的劲力冲击成了碎砂,形成了一大片平坦的空地。

    展星站在一旁,对于昌海的举止,不禁微微皱眉,这是生死相搏,要求你尽快拿下或者斩杀这个小子,你竟然将他当成了练手的人肉沙包。不过展星没有过多的言语,这本来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比试,他们还有这么多人围在这里的,还能让这两个小子插翅膀跑了不成。

    展辰凭借自身的度优势,从各个角度攻击薛讷,寻找着薛讷的破绽,可惜薛讷如同磐石巍然不动,不管展辰怎么攻击,薛讷都只是挥出破天枪格挡。

    “你就只会像缩头乌龟一样防守吗?”展辰有些沉不住气了,刚才任凭他如何攻击,都是寻找不到薛讷的破绽。没有破绽,展辰就不能快击杀薛讷。

    “防御剥离!”

    图塔的图腾之术终于施展。

    “就是现在!”在其他人还在莫名其妙的时候,薛讷的身体动了。他一步跨出,身体突兀消失,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展辰身前两米处。

    “阴阳玄灭剑!”一道金黄色的光芒从薛讷灵台飞出,瞬间没入了展辰的脑海中。

    “轰!”

    展辰的脑海中顿时出一阵阵轰鸣声,如同被一座大钟撞了一下,陷入了短暂的眩晕中。展辰现在是二阶银甲尊者,灵魂比起铜甲武者境界的常飞羽强了不止一点,承受了薛讷的阴阳玄灭剑之后,只是陷入了眩晕,没有像常飞羽那般变成白痴。

    不过高手交战,胜负只在瞬间。

    “不要!”展星怒吼一声,飞身而起,向着薛讷与展辰的方向扑了过来。

    不过已经晚了,薛讷的破天枪已经刺穿了展辰的喉咙。

    “咯……咯……”

    展辰用手使劲捂着流血的喉咙,试图堵住汩汩流淌出来的鲜血。到临死的那一刻,展辰仍然想不明白,他明明调动几年前留在薛讷身体中的那一缕痕力了,为什么薛讷会没有反应呢,薛讷不应该痕力逆流,走火入魔吗。

    展辰同样也在争高手对决的那一瞬间先机,可惜他不知道,薛讷早已将他留在身体中的那一缕痕力驱逐出去了,不过展辰是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展辰死了,死在他大哥的视线之下,非常不甘心,他的眼睛睁得滚圆,似乎在呐喊:“我应该是站着的那个人,倒在地上死去的,应该是薛讷。”

    “混蛋,我要你死!”展星双目赤红,手中长剑划过一道弧度,以诡异的角度向着薛讷的脖子处斩去。

    展星心中非常伤心和后悔,不应该答应让展辰去斩杀薛讷的。展星和展辰自小就父母双亡,靠着父母身边伺候的老管家万伯将他们抚养长大。要不是万伯有些修为,他们展家可能早就被太古城中的那些大家族吞并了。

    即便如此,展星和展辰兄弟两也是经历了很多坎坷才成长起来,因为是一起成长,一起修炼的,展星和展辰兄弟两的关系非常好。后来老管家大限将至,便将展星和展辰兄弟两送进了城主府,成为了城主府的近卫军。

    如果展星和展辰在太古城中遇到他们的老祖宗展云海,估计一辈子都会在太古城中当个统领,安安静静过完这辈子。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走向了追求强大力量的道路,就不可能再回去了。强者的成长,都是在血腥中拼杀出来的,虽然展星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骤然见到弟弟横尸在眼前,展星的杀意便无止境的蔓延出来。

    “嘭!”

    薛讷手中的破天枪急忙变招,仓促的迎上了展星的长剑。七阶银甲尊者境界的展星比起展辰来,强了不止一点,刚一交手,薛讷的身体就如同一颗炮弹般,倒飞了出去。

    看了一眼虎口上留下的鲜血,薛讷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六阶铜甲武者的修为,与七阶银甲尊者的展星比起来,差距还真大啊。

    展星被弟弟的死刺激的失去了理智,脚掌在地面狠狠一蹬,紧跟倒飞出去的薛讷,继续向着薛讷的要害部位攻击过来,一幅不致薛讷于死地决不罢休的样子。

    “啊……”

    又一声惨叫从旁边传了过来,这一声惨叫,让失去理智的展星稍微清醒了一些,扭头看去,只见与图塔交手的那个汉子,半边脑袋已经不见了,另外半边留在脖子上的脑袋,流下了红的白的液体。

    “全部都上,给我杀了这两个小子!”展星终于没有了之前的那种镇定,能够以铜甲武者的修为越级杀死银甲尊者,展星不敢再将薛讷和图塔当做一般的飞云山弟子看待,因为能够越级挑战的人,都是具有妖孽天赋的人。

    听到展星的吩咐,其余的八个人全部将向着薛讷和图塔冲了过去,在冲过去的路上,就已经拿出了武器,展辰和另外一个三阶银甲尊者的尸体还散着热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