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发现
    第236章现

    常飞羽的痕戒中的空间小的可怜,只是一个五方大小的空间。薛讷撇了撇嘴,开始细心在常飞羽的痕戒中寻找起来。

    常飞羽的痕戒很小,薛讷只用了十多分钟,便将里面的东西搜索了一遍,不过让薛讷有些遗憾的是,他在常飞羽的痕戒中没有找到任何功法。

    “他把功法都藏到哪里去了呢?”薛讷蹙着眉头思索着。

    “薛讷,你是不是在寻找常飞羽使用的功法?”图塔看着薛讷皱着眉头思考的样子,开口说道:“我听我师傅说过,很多门派为了防止一些重要的功法被外门派所得,都会要求弟子在修炼的时候下誓言,如果该弟子向外人泄露了功法,在誓言力量的约束下,这人会立刻丢掉性命。”

    “还有这回事?”薛讷扭过头,有些好奇的问道。这种学习功法立下誓言的事情,在门派和家族中非常常见,不过对于薛讷这个山村来的土包子来说,不亚于哥伦布现新大6。

    “看来我们白忙活了。”薛讷有些沮丧。

    “咱们问问他是干什么的,或许从他口中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呢。”图塔建议道。

    “好吧,试试看,不过不知道我刚才施展的阴阳玄灭剑有没有把这家伙给弄成白痴?”薛讷施展水之意境,弄出一大团冰冷刺骨的冷水,兜头向着躺在地上的常飞羽浇了下去。

    “啊!救命啊!救命啊!我不会游泳啊!”常飞羽被凉水一泼,打了一个激灵,立即醒过来了,不过这家伙并没有跳起来,而是躺在地上,两只手和两条腿在地上乱蹬乱抓,一幅不会水的人掉进水里挣扎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薛讷和图塔一前一后将常飞羽围了起来,没办法,这位仁兄的度太快,薛讷和图塔都撵不上,只能提前将他围起来,让他没有办法逃走。

    “啊,好汉饶命,好汉饶命!”看到身材魁梧的图塔,以及手握破天枪的薛讷,常飞羽从地上爬起来,跪倒在地,向着薛讷和图塔不停地作揖求饶。

    看到常飞羽疯癫的举动,薛讷和图塔互相对视了一眼,脑海中同时闪过一个念头:“这丫的疯了。”

    不错,常飞羽确实变成了白痴。薛讷的阴阳玄灭剑是神级功法《黒玄灭》配套的术,虽然薛讷修炼时日尚短,而且只是具备了初步的使用方法,但是这都不妨碍神级功法的厉害。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粗糙,修炼的再不熟练的神级功法,那也是神级功法。

    常飞羽非常悲催的成为了薛讷试验的小白鼠,被薛讷施展的阴阳玄灭剑攻击识海,变成了白痴。不然常飞羽不可能做出这样怪异的举动的,铜甲武者境界的武者,修为虽然低一点,还是会顾及颜面的。

    “他挺可怜的!”图塔看见常飞羽这会儿正跪在地上,用棍子同一个蚂蚁窝玩,不禁感叹道。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也是他咎由自取吧。”薛讷并没有觉得常飞羽有多么可怜,当初在薛家村的时候,他们村里的人哪个不可怜,可是为了活下去,都是咬牙坚持着,即使是最卑微的活着,那也是活着,只要活着,就有一飞冲天的希望。

    “嗯?地下似乎有响声?”薛讷耳朵一动,刚才一阵轻微的敲击声从地面下方传出。

    “嗯,好像有,我也听到了。”图塔脸色有些凝重,地面下有动静,一般都是地底魔兽出的。

    “等下我看看。”薛讷的神识散出,向着地面下方渗透过去。

    大地的阻力比起空气要大得多,薛讷的神识只向着地下只延伸了一百米左右,便达到了承受极限。不过这一百米对于薛讷要达到的目的来说足够了。

    薛讷的眼睛睁大了,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地面下方,是一群浑身脏兮兮的矿工,他们只是普通人,最多力气大一点。不过这些矿工不是重点,重点是矿工挖掘的东西。

    这一层层无规则排布的亮黑色晶石,薛讷最熟悉不过了,这都是痕石啊,薛讷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痕石汇聚在一起。

    一块痕石是手指头蛋大小,地底下这一片长十多里,宽两三里的痕石带,得有多少痕石啊,薛讷感觉脑袋有些晕,因为他计算不清了。

    “怎么样?下面有什么?”看到薛讷脸上瞬间变幻的表情,图塔有些着急问道。

    “我们现宝藏了!”薛讷收回神识,舔着嘴唇对图塔说道:“下面是痕石矿,好多好多痕石。”

    “痕石矿?”图塔吃了一惊,追问道:“我怎么没有听门派说过这一片有痕石矿啊?”

    “门派还管痕石矿?”薛讷非常吃惊,他一进入飞云山,不是修炼便是炼制武器,对于门派中的事情还真没有操心过。

    “对啊,你不知道吗,风月帝国中像这些山脉、湖泊没有划分到郡的地方,只要现了痕石矿,都是属于飞云山的,风月帝国皇室当初还专门下了檄文的。”图塔替薛讷耐心解释道。

    薛讷用手托着下巴,蹙眉说道:“这样的话,就不好办了,这既然不是飞云山在这里开采痕石矿,必然是其他势力偷偷摸摸的在开采。”

    “图塔,你说我们要不要去探索一番,顺便捞点好处,然后回去禀报门派。”薛讷扭过头对图塔商量道。

    “干了!”图塔没有任何犹豫,痕石对于修炼者有多么重要,每个人都知道,而且不光修炼上需要痕石,购买一些丹药、武器和天材地宝也都需要痕石。

    “那我们都收敛气息,悄悄潜进去。”薛讷对图塔交代一声,便转身向着一处山腰旮旯奔去,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才好打洞进入地下的。

    至于趴在地上捅蚂蚁窝的常飞羽,则被薛讷和图塔遗忘在了这里,任其自生自灭了。薛讷和图塔好心没有啥常飞羽,也不会爱心泛滥去医治常飞羽这个白痴病。

    ……

    在湖泊底下的城堡中,展云海口中的那位圣王正端坐在椅子上,在他的前方,有两面铜镜,一面铜镜上分布着几十个绿色的小点。

    “叮”的一声轻响,铜镜上的一个绿色的小点变成了黄色的小点。

    “常飞羽这个蠢货,既然没有用处了,就来给我当蓝衣卫吧,虽然修为差了点,但是浪费一点药材,还是能起到一点作用的。”圣王的眼中射出一道手指粗细的红色光线,没入了铜镜中。

    在同一时刻,正在琅琊峰专心致志捅蚂蚁窝的常飞羽,脑袋“砰”的一声,炸成了碎渣,常飞羽的身体应声倒地。

    圣王前方铜镜中的黄色小点彻底消失,在黄色小点消失后,铜镜缓缓移动,露出了一个长宽两米的正方形洞口。

    洞口方一打开,一股寒流便从洞口中涌出,房间内桌子上盛有水的茶杯,瞬间冻成了坚冰。

    在洞口下方,是一片微波轻荡的黑褐色水池,这个水池中的水全部是圣王提炼出来的一元重水,这一池的一元重水,几乎与这片湖泊的所有水的重量相当。

    一元重水池轻微翻腾起来,一个**着身体的男子从一元重水池中缓缓上升,上浮到水面后,一抬腿跨上了房间的地面,同时铜镜连同基座重新覆盖住了装有一元重水的水池。

    **着身体走上来的男子赫然是刚才已经死去的常飞羽,不过这个常飞羽面无表情,眼神呆滞,只具其形,而无其神。

    “主人!”重生的常飞羽单膝跪地,向着圣王跪拜。

    “回归队伍!”圣王淡淡的说道。

    “是!”重生后的常飞羽有些僵硬的转身走入了一旁打开的密室,密室的大门重新合上了。

    ……

    舒亿年还不知道常飞羽已经死去的消息,不过他即使知道,也不会有多么的难过,对一个小人物难过和伤心是不值得的。舒亿年只关心常飞羽是否完成了他交代的任务。

    舒亿年曾经救了常飞羽,现在常飞羽在临死之前,将薛讷和图塔带到了痕石矿处,没有辜负舒亿年的期望,一报还一报,终于完结。重生后的常飞羽,只是圣王手中一个没有灵魂的战斗傀儡,真正的常飞羽已经死了。

    ……

    有破天枪的帮助,这些坚硬的岩石根本就对薛讷和图塔构不成任何阻碍,破天枪在薛讷的手中化作一个螺旋锥,快旋转向下,不过一个时辰,一个一人高,能够容纳一个人通过的地洞便形成了,蜿蜒曲折通向地底的痕石矿脉。

    “哇!痕石啊,这东西我最喜欢了。”每次有好事的时候,不用通知小九,它都会不请再来。

    挖地洞的时候小九没有出现,地洞刚一挖好,小九小小的身体便从薛讷痕戒中飞了出来,一甩手,数十个拳头大小的金属圆球分散到了周围的痕石矿上。金属圆球一落地,变成了一个个拥有大脑袋和细胳膊细腿的金属小人,如果不仔细看,只能看到那些一个个金属小人拳头大小的脑袋在活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