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琅琊峰,痕石矿
    第234章琅琊峰,痕石矿

    “噗!妈的,差点就给追上了,还好圣王的功法管用。”黑色人影吐了一口嘴中的草根,对着薛讷和图塔离开的方向低语道。

    “对了,这两个人都身着飞云山弟子的服饰。当初圣王说了,只要见到飞云山弟子,要立即向他汇报的。”黑衣人一蹬地面,身体如同一片落叶,向着远处的黑暗处飘去。

    ……

    在驼云山脉中的一处清澈的湖泊底部,一座古朴的城堡耸立在湖水中,这座城堡已经在湖面以下五百米深处了,在这样的深处,强大的水压很容易压塌一座城堡的,不过这座古朴城堡稳稳地矗立在湖底,没有任何倒塌的倾向。

    如果仔细看,湖水接近城堡一米距离处后,会自动从旁边分流开,似乎有一层看不见的屏障,阻挡着湖水接触城堡。

    如果薛讷在这里,就会现,这座城堡所在的湖泊,他最初前往飞云山的时候,从这里经过过,甚至还在湖边捡到了一个蓝宝石戒指。

    不过即使薛讷在这里,他下潜到湖底,也现不了这座古朴的城堡,在城堡的外面,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阵法,在阵法的作用下,任何人达到这里都不会现城堡的存在,即使是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也不行。

    攻击薛讷和图塔的黑衣人快飞奔到湖边,没有任何犹豫跳入了湖水中。白天湖水很清澈,但是在晚上,即使有月光照射,依然看不清湖底的情形。

    黑衣人对路径非常熟悉,他从湖面往下潜了十多米的距离,遇到一层阻拦的屏蔽后,便从痕戒中拿出一面玉牌,缓缓地贴在了无形的光幕上面。

    玉牌很快便融入了光幕中,紧接着,在黑衣人身前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门,刚好够黑衣人进入。

    黑衣人闪身进入了光幕中,至于湖水,则被过滤了下来,阻拦在了光幕的外面,没有一滴水跟随黑衣人进入光幕中。

    光幕后的空间中,黑衣人似乎处在一个非常高的位置,一进入光幕,身体便自由落体向着下方坠去。

    早已进出过这个空间多次的黑衣人早有准备,伸手抓住了身体周围垂落的数十根麻绳,顺着麻绳向着下方滑去。

    向下滑落了一百米距离后,黑衣人再次一抖手,一块玉牌被黑衣人甩出,落向下方,玉牌在下方一百米距离处出现了一个短暂的停顿之后,凭空消失了。

    显然下方在二百米距离处还有一道屏障需要用专用的玉牌开启,如果有人进入了这个空间,不知道下方还需要用玉牌开启,必然会与光幕来一次亲密接触,即使不受什么重伤,那也得碰得鼻青脸肿。

    黑衣人在下滑的过程中,再次重复了一遍上述的操作,这才下滑到了湖底,见到了城堡的入口。

    “来人止步,扫描身份。”一道机械的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在城堡中响起。

    黑衣人大步上前,一把拉下蒙在脸上的黑巾,露出一张有些阴鹫的面庞。

    一道光线从城堡中射出,落在黑衣人身上。

    “身份确认,有权限进入。”

    城堡大门咔嚓一声打开,黑衣人闪身进入。

    ……

    在城堡的最深处,一间装饰豪华大气的房间中,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一位红袍老者则躬身站在一旁。

    “展长老,现的那处痕石矿脉挖掘进度怎么样了?”面色阴沉的男子淡淡的问道。

    红袍老者躬身回答道:“回禀圣王,现在已经挖掘了三分之一,如果昼夜不停的进行挖掘,估计再有一个月时间就能全部挖掘完。”

    面色阴沉的男子盯着弯腰站立的红袍老者看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才挥了挥衣袖,说道:“抓紧进度,不惜一切代价。你下去安排吧。”

    “是!”

    红袍老者退出了房间。

    “呼~~~”

    红袍老者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圣王的威压太大了,即使已经刻意收敛了,但是依然让红袍老者后背都汗水浸透了。

    “老祖宗,圣王怎么说?”一蓝一白两道身影从一旁闪了出来,低声向着红袍老者问道。

    红袍老者面色一沉,抬手制止了两人的话语,低声说道:“说过多少次了,咱们加入破云堡之后,你们就不能再称呼我老祖宗,只能称呼我展长老。你们称呼我为老祖宗,让圣王怎么想?”

    “知道了,展长老。”两道人影诺诺答应道。

    说话之间,三人已经走到了光线比较明亮的地方,三人的面孔在光线下清晰起来。如果薛讷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来,这三个人,红袍老者正是被太古城城主风彦劈掉一只胳膊的展云海,另外两个身穿蓝色长袍和白色长袍的年轻人则是展星和展辰。

    当年,展云海以损失一条胳膊为代价,躲避开了风彦施展的《风月绝杀》,几年过去了,展云海失去的胳膊重新变得完好如初,而且修为也有了提升,从原来的八阶巅峰银甲尊者变成了五阶金甲圣尊。因为提升了境界,原本不多的寿命又增加了五百年,展云海苍老的面孔重新恢复到了五十岁老人的容貌。

    展星和展辰也算是有些天赋,现在展星是七阶银甲尊者,展辰则是二阶银甲尊者。

    看到展星和展辰灼灼的眼神,展云海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吧,圣王让我全权负责琅琊峰痕石矿脉的挖掘,舒亿年那个老匹夫没有机会插手这个痕石矿脉的。”

    展星和展辰听了终于将悬着的一颗心放入了肚子里,微微点头说道:“我们回去就安排我们的人去矿上把守,这个肥差可不能让别人占了便宜。”

    展云海点了点头,说道:“去吧,对下面的人好一点,下手有点分寸就行了。”

    展云海和圣王都算是破云堡的上层人物,对于挖掘痕石矿脉这些活,都是安排给下面的人去干的。下面的人多少都会贪污一点,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水至清则无鱼,过分苛刻了,很多活反而就干不好了。

    展星和展辰离开了,展云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加入破云堡已经好几年了,展云海扪心自问,圣王对他非常不错,赐予他化血生肌丹,让他重新长出了手臂。

    圣王看到展云海修为卡在八阶巅峰银甲尊者境界不能寸进,又赐予展云海玄嶷丹,让其突破到了金甲圣尊境界。展云海困在八阶银甲尊者巅峰多年,得到玄嶷丹帮助之后,修为如同井喷一般,两三年时间,就从一阶金甲圣尊突破到了五阶金甲圣尊。

    随着展云海的突破,圣王对展云海的投资得到了回报,很多明里暗里的势力,都是展云海出面收归至麾下的,让圣王的计划前进了一大步。

    圣王将展云海当做了心腹,同样在见识了圣王的玄妙手段之后,展云海对圣王死心塌地跟随。

    ……

    “啪!”

    一盏陶瓷茶杯从桌子上飞出,磕在对面的墙上,摔得粉碎。

    “气死我也!”

    一个留有山羊胡的老者一把将桌子上的茶杯扫飞,背着双手在房间中来回踱步。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不是说了不要打扰我吗?”留有山羊胡须的老者扭过头,盯着房门厉声说道。

    “舒长老,我是常飞羽,有要事禀报。”站在舒亿年房门外面的,正是在驼云山脉中偷袭薛讷和图塔的那个黑衣人。

    “进来!”舒亿年沉声说道。

    “拜见舒长老。”常飞羽推门进来后,弯腰向着舒亿年行礼。

    “什么事?”

    “我现了两个飞云山弟子,似乎向着琅琊峰方向去了。”常飞羽回答道。

    “飞云山弟子?”舒亿年沉吟片刻问道:“什么修为?”

    “只有铜甲武者境界修为。”常飞羽喏喏回答。进入舒长老房间后,常飞羽突然醒悟过来,这两个修为如此低微的弟子,似乎是不需要打扰到舒长老的。

    “铜甲武者境界?”舒长老微闭着眼睛,用手指轻扣着太师椅的扶手。

    常飞羽明白,每次舒长老这种状态的时候,都是在思考问题。常飞羽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声变的轻一点,唯恐打断舒长老的思路。

    “哼,展老头,你竟然想独吞琅琊峰痕石矿,既然我得不到,那么你也不要妄想了。”舒长老心中很快定下一个毒计。

    “飞羽,你去跟着那两个飞云山弟子,如果他们到了琅琊峰,就在不暴露你的情况下将他们引向痕石矿。”舒亿年对常飞羽吩咐道。常飞羽是他的心腹,舒亿年非常放心。

    常飞羽瞪大了眼睛,舒亿年此举,相当于直接损害了破云堡的利益,如果被圣王知道了,他们死的绝对会很惨。

    舒亿年没有理会常飞羽惊恐的表情,只是冲着常飞羽摆了摆手说道:“去吧,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出了事有我顶着的。不过有一点要记住,不要让展老头的人现你去琅琊峰的踪迹。”

    “是。”常飞羽这条命是舒亿年救的,对于舒亿年的命令,常飞羽会不打折扣的去执行,这也是常飞羽得到舒亿年器重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