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半步痕道圣者境界的顾北海
    第231章半步痕道圣者境界的顾北海

    十里,二十里,五十里……

    薛讷的神识呈扇形蔓延出去二百里,才达到了极限,在这半径为二百里的扇形范围内,所有的人或者动植物的一举一动全部都清晰的投影在薛讷的脑海中,薛讷可以清清楚楚的掌握他们的行踪。★

    不过这么大范围的使用神识探查,对薛讷识海的负荷非常大,接受了这么多的信息,虽然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无用的信息,但是都是投影在薛讷的脑海中了,此刻,薛讷的脑袋都隐隐有些胀了。

    “薛讷,怎么样,找到没有?”就在薛讷感受神识极限的时候,天宇长老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在薛讷的耳旁响起。薛讷使用神识观察了这么长时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天宇长老估计薛讷没有找到,或者是为了能够出去历练而找的借口。

    天宇长老是七阶金甲圣尊,也是有神识的,不过他的神识最多能够笼罩方圆十里的区域。如果天宇长老知道薛讷的神识可以延伸出去二百里,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得吐血。

    “呃,等下,我正在找,几分钟就好。”薛讷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光顾试验自己神识探查极限了,忘记寻找顾北海这茬事了。

    薛讷将神识探查缩小了范围,呈圆形向着四周辐射出去。薛讷的神识最远能够探查二百里远,不过那是直线距离,如果以他为圆心向着四面八方探查,就只能探查一百里的距离了。不过就算是一百里的探查距离,一般的痕道圣者都达不到的,只有像宫长天这样类似的引路人天生灵魂之力强大的,达到金甲圣尊修为后,才有可能达到。

    一百里的距离,薛讷眨眼间便扫视了一遍,等到薛讷找到顾北海的时候,现顾北海正向自己这个方向飞过来,而且已经距离自己不到十里的距离了。

    原来自从薛讷进入飞云山后,顾北海一直在飞云山附近,刚才感觉到薛讷神识从他身上扫过,顾北海便立即循着这道神识赶了过来。

    薛讷收回神识,转过头对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天宇长老说道:“天长老,北海叔已经赶过来了。”

    不用薛讷说,天宇长老已经现了顾北海的靠近。感受到顾北海散出来的气势,天宇长老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这岂止是八阶巅峰金甲圣尊,明显是一只脚跨入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

    “小讷!”顾北海脚下的痕兽消失,他直接从空中跳了下来,虽然顾北海距离地面还有十多米的高度,但是顾北海落到地面上的时候,却没有出一点的响声,如同一片树叶轻轻飘落。

    “北海叔。”薛讷高兴的拉着顾北海说道:“北海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飞云山的天宇长老。天长老,这位就是我说的陪我们去驼云山脉的顾北海。”

    “前辈好!”天宇长老微微弯腰,向着顾北海拱手问候。

    顾北海碍于薛讷在飞云山,也是向着天宇长老随意拱了拱手,不过谁都能看出来顾北海对于天宇长老的敷衍。

    天宇长老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反而因为顾北海能够向他拱手而感到高兴。天宇长老在飞云山外门虽然威风八面,但是到内门后,所有的长老都是痕道圣者,他一个小小的金甲圣尊绝对没有任何的地位。顾北海已经一只脚踏入了痕道圣者境界,突破成为真正的痕道圣者只是时间问题。顾北海能够向他拱手示意,已经算是对天宇长老非常的客气了。

    “天长老,你看我们出去历练由北海叔保护,可以吗?”薛讷看着天宇长老,小心翼翼的问道。

    天宇长老嘴角抽了抽,很豪爽的一挥手说道:“没有问题,你们历练的事情,我批准了。”

    “尼玛,都请一只脚踏入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来当保镖了,我还能不放心吗?话说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一个没有家族没有背景的小子都能请过来。”天宇长老在心中有些嫉妒的想象着。

    “图塔,你还有什么东西要带的没?”薛讷转头问图塔。

    图塔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的东西都随身带着的。”

    “那我们今天就走吧。天长老,我们现在就离开没有什么问题吧?”既然出来了,薛讷便不想再回去耽搁了,以花小溪那黏人劲,谁知道会不会跟着他跑出来。

    天宇长老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问题,去吧,不过修炼可不要落下,还有,你们只有三个月的历练时间,剩余三个月给我回到门派中,年终的比试还要靠你们的。”

    “年终比试还是那几个人吗?要是还是那几个人的话,就没有什么挑战性了。”图塔嘟囔着,年中比试的前五名,薛讷他打不过,宫长天的灵魂攻击对他有威胁,不过这次历练他只要找到一只合适的魔兽,吸收到防御灵魂的图腾之力,就不会再惧怕宫长天了。

    天宇长老再次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年终比试可不是这样的一对一挑战了,到时候还会有登堂弟子加入进来的,具体怎么比试,等你们回来我再告诉你们。”

    图塔眼睛一亮,说道:“好,三个月后我们一定会按时回来的。”图塔最喜欢的就是挑战比自己强的对手,只有不停地战斗,才能够一直成长下去。

    “天长老,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您帮忙。”薛讷的神情稍微有些扭捏。

    “说吧,都帮了这么多了,也不差这一件。”天宇长老对于薛讷的拉拢,绝对是不遗余力的。

    “翠竹居有一个叫花小溪的姑娘,她有一个宠物是一只赤火雀,我不在的时候麻烦您多照看一二,我怕那罗华不甘心,会继续打赤火雀的主意。”薛讷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心中对花小溪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只是想呵护这个性格可爱的小女孩。

    “嘿嘿,我知道了。”天宇长老已经活了一把年纪了,对于年轻人的那些事岂能不清楚,从听到薛讷让他照顾花小溪便明白,这个花小溪在薛讷心中有一定的地位的。具体这种地位能够持续多长时间,就不是天宇长老所操心的事情了,现在的年轻人之间,分分合合的太多了。

    “好了你们注意安全,我走了。”天宇长老冲着顾北海微微颔后,便向着飞云山方向飞去。

    等到天宇长老离开后,图塔这才在薛讷的引荐下拜见顾北海,因为与薛讷是好兄弟的关系,图塔与薛讷一样,称呼顾北海为北海叔。

    “小讷,你上回从驼云山脉出来的时候遇到了烈阳帮帮主烈通山的偷袭?”顾北海沉声向着薛讷询问。那天他刚好去驼云山脉帮他儿子顾潇离寻找一株药材,出来后便听到有人议论说一个叫薛讷的与烈阳帮结下了死仇,并且被烈阳帮帮主烈通山击杀了。

    听到这个消息,顾北海当即冲进了烈阳帮中,抓住烈通山询问,得知薛讷并没有被烈通山杀死,只是受了一点伤,顾北海才放下了心,他的儿子顾潇离还在玄帝殿中,薛讷要是死了,这辈子就都出不来了。

    听到薛讷没死,顾北海没有为难烈通山,转身离开了烈阳帮。冤有头债有主,薛讷与烈通山之间的恩怨,还需要薛讷来解决的,虽然烈通山现在是二阶银甲尊者,但是对于成长度让人惊奇的薛讷来说,报仇的那一天很快就能到来。

    薛讷向顾北海详细讲述了那天烈通山偷袭他的情况,以及图塔及时赶到救了他。虽然薛讷的语气中没有责怪顾北海,但是顾北海自己却是自责不已,他答应了薛讷要保护薛讷的安全的,但是差一点让薛讷丧命于烈通山手中,要不是图塔及时赶到,顾北海现在后悔都没地后悔。

    “谢谢你了,图塔小兄弟,我顾北海欠你一个人情,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顾北海感激的对图塔说道。图塔不光救了薛讷,更是救了他的儿子。

    “北海叔,您太客气了,我和薛讷是兄弟,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再说了,这次外出历练,您浪费修炼时间来保护我们,是我们应该感谢您的。”图塔不知道顾北海为什么要用欠他一个人情来报答他,要知道顾北海马上就要突破至痕道圣者,让一个痕道圣者欠一个人情,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小讷,我有件事请要跟你说。”顾北海对薛讷说道。

    “北海叔,你们先聊,我去那边的客栈买点酒。”图塔知道顾北海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薛讷说,便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

    “北海叔,什么事?”

    “那个,小讷,我想回到玄帝殿中看看潇离,顺便指导一下他的修炼。我现在已经一只脚踏入痕道圣者境界了,等你们历练结束后,我便准备找个地方闭关,争取突破到痕道圣者。”

    “太好了,恭喜北海叔了。我现在就将你收进玄帝殿中,您不要反抗啊。”薛讷心念一动,漆黑材质的玄帝殿便出现在了薛讷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