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识海的变化
    第229章识海的变化

    宫长天这种两败俱伤的做法,让薛讷的大脑陷入了短暂的空白,他自己也不好受,原本非常红润的脸庞变得异常苍白,仿佛死去了很长时间的僵尸,没有一丝血色。★

    身体晃了几晃,宫长天勉强稳住了身形,刚才引爆黑暗之镰,消耗掉了他一般的灵魂力量,宫长天估计,自己这次回去,至少要沉睡半个月才能够苏醒的,不过这次消耗的灵魂力量要想完全恢复,至少需要半年多的时间。

    宫长天抬头向薛讷看去,他刚才引爆黑暗之镰产生的灵魂力量爆炸,虽然威力不是非常巨大,但是对于识海没有特殊防护手段的人来说,那也是非常致命的,轻则变成白痴,重则丢掉性命。

    薛讷还是保持之前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站在擂台上面,一缕缕鲜血从他的眼睛、嘴巴、鼻子和耳朵中流出,模样非常惨烈。

    “薛讷哥哥受伤了!”看到薛讷五官中流出鲜血,花小溪当先惊叫一声,就要冲上擂台,还好一旁的花小鱼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花小溪。

    图塔沉声说道:“小溪,先不要激动,没准薛讷没什么事情的。你这么贸然冲上去,可能还会影响到薛讷的。”

    图塔虽然在安慰着花小溪,但是他心中却也是没有底,这让他对灵魂攻击的厉害有了一个更加深刻的认识。

    在外面围观的人群,只看到了薛讷五官中流出鲜血,受了不轻的伤,但实际上,薛讷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宫长天的黑暗之镰爆炸开对薛讷的识海有一定的冲击,但是有识海中北边方位的阴阳鱼图案保护,薛讷的识海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薛讷的大脑只是出现了一个瞬间短暂的空白,便恢复了正常。

    爆炸开的黑暗之镰,重新分解成了灵魂力量,虽然这些灵魂力量属于宫长天,是有主之物,但是在薛讷识海中的阴阳鱼面前,一个个如同猫见了老鼠,阴阳鱼在吞噬它们的时候,这些属于宫长天的灵魂力量一点都不敢反抗,乖乖被吞噬掉了。

    阴阳鱼吞噬掉了这些灵魂力量,受益最多的自然是薛讷了,他的识海再次被扩大,不过这次扩大的有些小,只是稍微有些外扩。

    不过在识海北边方位的阴阳鱼图案却是生了显著的变化,原本暗淡没有一点光亮的阴阳鱼图案一直保持了灰黑色的光线,原来是平面的阴阳鱼图案,稍微长高了那么一点点,肉眼看不出来,但是薛讷还是能够感觉出来。

    薛讷猜测,如果再吞噬更多的灵魂力量,识海中北边方位的这个阴阳鱼图案会不会成长为一条立体的阴阳鱼呢。

    还有,现在识海中五个阴阳鱼图案,现在只有北边方位的这个阴阳鱼图案亮了起来,其余的四个依然是黯淡无光,它们要是也都成长起来,那薛讷的识海将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想到这些,薛讷心热不已,恨不得让宫长天再对着自己施展二三十个黑暗之镰攻击,好让自己的识海多吸收一些灵魂力量。

    宫长天还在外面期望着自己引爆的黑暗之镰将薛讷震成了白痴,他要是知道了薛讷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被薛讷气的昏睡过去。

    “薛讷,薛讷,比赛是否还要进行?”

    宫长天虽然脸色苍白,但他至少睁开了眼睛,薛讷从与宫长天比拼灵魂力量开始,就站在那里一直没有动过,再加上眼睛、鼻孔中流下来的血迹,由不得不让人担心。迫于无奈,裁判只能开口,试图唤醒薛讷。

    “这小子不会被弄成白痴了吧。”天宇长老坐在观礼台上,一时间也有些紧张起来,薛讷只要赢了这一场,就是这次年中比试中当之无愧的第一名,这对天宇长老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最好变成白痴。”玄鸣长老与天宇长老属于竞争对手,自然不愿意看到薛讷获胜。

    “嘿嘿,这小子,身上的秘密倒不少。”玄海大长老是所有人中最淡定的,不过随着薛讷展现出来的实力,玄海大长老对薛讷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看到裁判呼唤了薛讷几声,薛讷都没有任何反应,宫长天心中暗自高兴,“看来薛讷已经被我引爆黑暗之镰震成白痴了。损失了这些灵魂力量,倒也值了。”

    宫长天心中高兴,脸上却不敢流露出来,将对手弄成白痴,不异于杀死对手。同门弟子比试中最忌讳出现这样的事情,虽说刀枪无眼,但是失手杀死对手,还会被长老责罚的。

    “大长老,这?”裁判不敢轻易碰触薛讷,只得扭过头看向观礼台上的玄海大长老。

    “无妨,他马上就要醒了。”玄海大长老摆手制止了裁判,让其等候片刻。

    听到大长老说薛讷没事,宫长天的脸色一变,“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没事?”

    与宫长天的心情相反,花小溪和图塔三人听到玄海大长老说薛讷没事,悬着的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来,薛讷现在的情况太让人担心了。

    薛讷将识海中属于宫长天的灵魂力量吸收殆尽,这才意犹未尽的将心神从识海中退出来,轻轻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身体。

    裁判看到薛讷睁开眼睛,问道:“薛讷,你可还有再战之力?”

    “再战之力?”薛讷被裁判的问题问的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看到对面站着的宫长天,薛讷咧开嘴笑了,是的,他与宫长天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呢。

    “当然有,我和长天兄的战斗还没有分出胜负的,多谢长天兄的馈赠了。”薛讷笑嘻嘻的冲着宫长天拱了拱手。

    薛讷的话听在宫长天耳中,就有些变味了,宫长天认为,薛讷在变相告诉他,对于今天的所作所为,薛讷记下来,来日必会打回来。

    “宫长天,你呢?”裁判扭过头看向宫长天。

    “可以。”宫长天平静的点了点头,他不相信薛讷在承受了黑暗之镰引爆的威力后,会没有受到一点的损伤,既然薛讷还有再战之力,那么他宫长天岂能退缩。

    裁判点了点头,退到了擂台的角落,将擂台留给了薛讷和宫长天。

    宫长天调动起丹田中的痕力,脚尖在地上轻点,快向着薛讷冲了过去。虽然宫长天因为灵魂力量损失的缘故,脑袋还是隐隐疼,度和攻击上大不如前,但是他依然在坚持,宫长天相信,薛讷一定不如他的。

    对于宫长天快刺向他的虎吼剑,薛讷不为所动,依然安静的站在原地,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灵魂力量交锋中彻底清醒过来。

    “既然你不躲,那就别怪我下手不留情了。”宫长天看到有些愣的薛讷,心中再次一喜,虎吼剑毫不留情向着薛讷的胸膛位置刺了下去。

    “嘭”的一声,众人还没有看清,只见到一道人影,像似破麻袋一般,被人甩到了擂台下面。

    “宫长天竟然输了。”擂台前方的人最先看到倒在他们脚下的人正是宫长天。

    刚才薛讷之所以没有行动,正是为了诱惑宫长天来主动攻击。在灵魂力量消耗三分之一的情况下,宫长天不管在反应度还是身体的行动度上,都慢了很多,在他攻击到薛讷跟前的时候,薛讷突然暴起力,直接一个鞭腿踢在了宫长天的胸前,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宫长天踢下了擂台。

    看到周围围观的人有的对他一脸的失望,有的对他是一种不屑的态度,还有的是对薛讷的无限崇拜,宫长天的胸口剧烈的起伏起来,他宫长天才应该是众人崇拜的对象,薛讷算什么东西,只不过是山沟里来的有点运气的穷小子。

    人的本能就是喜欢崇拜强者,对于失败者,没有人会再去关注,宫长天习惯了被人关注,被人称赞,现在突然感觉被众人抛弃了,气量狭窄的他竟然被怒火和嫉妒冲昏了头,昏迷过去了。

    这下好了,在灵魂力量消耗过大的情况下,如果宫长天昏过去,没有半个月是不会醒的。幸好宫长天冲进了前五名的比试后才昏过去,不然,他估计就没有机会拿到名次了,即使如此,宫长天在这次年中比试中,只能拿到第五名了,因为他昏迷过去了,在不能醒转的情况下,裁判都会判他认输的。

    最终,薛讷不出意外得到了杂役弟子年中比试的第一名,图塔得到了第二名,方莹第三名,狄默第四名,宫长天悲剧的得到了第五名。如果宫长天不是在与薛讷的比试中灵魂力量消耗过度,昏迷过去,他绝对有实力拿到第二名,不过现在,只能是第五名了,不知道他醒转后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薛讷不会再操心了。

    “薛讷,这次多亏你了。”图塔心有余悸的对薛讷表示感谢,要不是薛讷先与宫长天交手,摸清了宫长天的底牌,换做图塔上去,光是宫长天那种诡异的灵魂力量攻击,必然会让图塔变成白痴。

    “都是自家兄弟,以后不要说这样的话了。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启程去驼云山脉?”薛讷随口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