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灵魂力量大比拼
    第228章灵魂力量大比拼

    “这是什么秘法?”龙葵瞪起了眼睛,这么多的宫长天一起在在擂台上,使用不同的攻击招式围攻着薛讷,让人看着眼花缭乱。

    “这是分身术?”薛讷被突然出现的十个宫长天弄的手忙脚乱,因为从四面八方,都有围攻他的宫长天,似乎每一个宫长天都是真的,因为那些攻击都实实在在落在了薛讷的身上。

    “不对,和我的《龙翔虚幻诀》如出一辙,也是凭借度快,在所有分身中快切换而已,差点被他骗了。”薛讷神识一扫,便现了宫长天这些分身的真假。

    “虽然我的《龙翔虚幻诀》没有你的分身多,但是也可以陪你玩玩的。薛讷心念一动,身体一分为三,与宫长天在擂台上展开了追逐。

    宫长天的痕力是风属性,在度上占有很大的优势,薛讷凭借《龙翔虚幻诀》,虽然能够与宫长天对峙,但是在纯粹度上面,终究还是差了一些。很快,薛讷的三个分身便被宫长天的分身包围住,平均三个打一个,在擂台上分成三堆,打得好不热闹。

    “《玄黄战技》战人式,杀心初现。”薛讷低吼一声,整个人的气势一变,如同一只洪荒猛兽,前蹄扬起,摇摆着巨大的头颅,流露出择人而噬的气息。

    “诡杀!”宫长天自然不会让薛讷这种气势压迫住他,与薛讷相反,宫长天的气息完全消失,十个身影同时消失,在擂台上再也寻不见意思的踪迹。

    薛讷突然感觉很难受,蓄力一击的拳头,打出去后却现打在了空中,周围没有任何的目标。

    要不是薛讷即使控制住了气势的爆,很可能会有一口逆血喷出去。

    “我日!”薛讷爆了一句粗口,破天枪抡了一个大圈,狠狠地砸在了擂台上。

    “嘭!”

    坚硬的擂台表面被薛讷的破天枪砸了一道十公分的深坑,同样,薛讷受到的反震之力也不小,破天枪直接被反弹了起来,脱离了薛讷的手掌,跳起两三米的高度。

    薛讷的手掌赤红一片,有些地方,已经有一些细微的血珠渗了出来。

    这就是薛讷最近修为上涨过快的后遗症了,快增长的力量,与他自身对这些增长的力量的控制,并没有真正达到如臂使指的程度。就像这次与宫长天战斗,宫长天突然消失后,薛讷控制不住对力量的收放,最红迫不得已通过破天枪释放到擂台上面,损坏了擂台,还伤害到了自己。

    “呲啦!”

    薛讷心头一跳,莫名的迸出一股危机感,千钧万之际,薛讷的身体向后快倒了下去,避开了从侧面刺向他喉咙处的长剑。

    不过饶是薛讷反应快,宫长天的虎吼剑仍然在他的喉咙处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血痕。薛讷伸手一摸,手上留下了一些血迹。

    薛讷整个后背都被冷汗浸透了,刚才凶险之极,要不是丹界提前预警,薛讷这会儿估计已经被宫长天割断了喉咙。虽然规定比试中不能伤人性命,但是在比试的时候,意外随时都会生,即使主持比试的玄海大长老又能说出什么呢。

    “还是经历的战斗太少了,等到这次年中比试结束后,就陪图塔去驼云山脉猎杀魔兽,同时磨炼一下我的战斗技巧吧。”仅仅一会儿时间,薛讷便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为下半年安排好了修炼内容。

    “哼,反应倒挺快,不过这样的招式你能躲避开几招呢!”看到薛讷竟然躲开了自己的致命一击,宫长天心中有些恼怒。

    “呵呵,吃一堑长一智,我相信没有下次了。”薛讷虽然受了一点轻伤,但是神情依然轻松,笑呵呵的对宫长天说道。

    “哼,那就继续吧!”宫长天的身影重新消失。

    薛讷将破天枪横在胸前,识海快转动,灵魂之力涌出,神识瞬间笼罩了整个擂台。在薛讷强大神识的覆盖下,擂台上即使有只蚂蚁,薛讷也能看到清清楚楚。

    “在这!”薛讷手中破天枪突然向着做前方快刺出。

    “铛”的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传出。

    薛讷只是刺出一枪,收回来后再次静止不动。

    如果有人仔细看,就会现,薛讷的眼睛是闭着的,他对宫长天动向的把握,完全依靠神识,如果睁开眼睛看,有可能还会影响薛讷的判断。

    “后面!”薛讷的破天枪快从腋下向后刺出,这回没有出金铁交击的鸣声,不过却是出了一道闷哼声,在破天枪收回来的时候,枪尖上带上了几滴血珠。

    宫长天的身影重新在擂台上凝聚,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

    擂台下的众人看到,在宫长天的腹部位置,藏青色的长袍上面有着点点血迹,显然刚才薛讷刺出去的长枪让宫长天受了轻伤。

    宫长天伸手轻轻拍了一下略微有些褶皱的长袍,盯着薛讷说道:“不得不说,我还是小看你了。很好,你有资格见识到我的最强一招了。”

    “我拭目以待。”薛讷神色平静。

    “让你见识一下引路人的真正攻击吧。黑暗之镰,收割!”宫长天突然伸手向着薛讷的方向一指。

    在薛讷头顶上方,空间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一把成人手臂长,浑身漆黑的镰刀从空间裂缝中钻了出来,然后快变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薛讷的脑海中。

    擂台上宫长天和薛讷两个人都静静地站在那里,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

    “图塔大哥,薛讷哥哥怎么了?是不是被那个宫长天施了什么妖法啊?”花小溪看到一把漆黑的镰刀钻进了薛讷的脑袋中,顿时着急了,急忙拉着图塔询问。

    “这,我也不知道啊!”图塔苦笑一声,说道:“先不要着急,没准那把镰刀奈何不了薛讷的,你看,那个宫长天不也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吗,他要是赢了,早就能活动了。”

    薛讷和宫长天这会儿确实是都不能动,因为他们在激烈地交战着,这种战斗,全部都是灵魂力量的比拼。

    黑暗之镰没有遇到丝毫阻碍的进入了薛讷的识海,然后狠狠地向着薛讷的识海砍了下去。

    薛讷心中一惊,他没有想到宫长天施展灵魂攻击会这么迅,急忙调集识海中的灵魂力量去阻拦砍下来的黑暗之镰。

    宫长天的黑暗之镰虽然也是有灵魂力量凝聚的,但是它是一个整体,有着宫长天统一协调,凝聚力非常强,但是薛讷临时组织起来阻拦黑暗之镰的灵魂力量,却只是游兵散勇,仓促之间,薛讷不可能有效的将这些游兵散勇组织起来。

    游兵散勇对上有组织有纪律的军队,结果不言而喻,稍一接触,便是大溃败。薛讷眼睁睁的看着黑暗之镰狠狠地劈在了他的识海上面。

    擂台上静静站立的宫长天,嘴角不自然的流露出了一抹笑容,那是胜利的笑容,不过他的笑容还未完全绽放,就变成了惊愕。

    宫长天的黑暗之镰是砍在了薛讷的识海上面,不过却是没有砍下去,它被一层闪烁着灰黑色的光幕拦住了。

    薛讷自从修炼了黑帝颛顼送给他的《黒玄灭》之后,识海中便出现了五个阴阳鱼图案的印记,按照东、南、西、北、中央五个方位布置。在黑暗之镰砍下来的瞬间,北边方位的阴阳鱼图案突然亮起了灰黑色的光芒,同时释放出一股波动,笼罩住了薛讷的识海,替薛讷挡住了黑暗之镰的攻击。

    如果仅仅是挡住了黑暗之镰的攻击,还不会让宫长天感到惊愕或者惊怒,关键是黑暗之镰砍在灰黑色光幕上面之后,被牢牢黏住了,同时,一股吞噬之力从光幕上出,开始吞噬构成黑暗之镰的灵魂力量。

    “不!”宫长天慌了神,急忙催动黑暗之镰,试图让其退出薛讷的识海。灵魂力量不比丹田中的痕力,痕力消耗完了,修炼一晚上,便可以补充满,但是对于灵魂力量来说,消耗掉的灵魂力量是不能都修炼回来的,只能够依靠识海本身的运转去缓慢恢复,一般情况下是没有其他办法的。除非拥有修复灵魂的逆天草药或者丹药,才能够加快灵魂力量的恢复。

    黑暗之镰在薛讷识海上方的光幕上似乎生了根,任凭宫长天如何催动,就是纹丝不动。

    宫长天的脸上露出一抹绝望,不过旋即变成了狠厉,“哼,我不好过,你也别想独善其身。”

    宫长天也算是决绝之人,知道收不回黑暗之镰之后,立即催动黑暗之镰,让其在薛讷的识海中爆炸了。既然这部分灵魂力量已经收不回来,与其让薛讷吸收,还不如自动分解,至少还会对薛讷的识海造成一定的伤害。

    “轰”的一声,巨响在薛讷的脑海中响起,外面围观的人群必然是听不见灵魂力量的爆炸的,但是对于薛讷来说,这响声,绝对是振聋聩的。

    “我日!”薛讷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整个大脑便陷入了短暂的空白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