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战宫长天
    第227章战宫长天

    “这小子,竟然拥有痕力武器!”端坐在主位上的玄海大长老心中微微震惊,他对于炼器楼中的炼器能力非常清楚,虽然理论上能够炼制痕力武器,但是一直都没有炼制成功过。

    薛讷手中的阴阳玄火矛一出现,方莹立即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是一种本能的排斥,自古水火不相容,方莹能够有这种感觉,说明薛讷的阴阳玄火拥有不下于方莹水灵之体的威力。

    “去!”薛讷猿臂轻甩,燃烧着青红两色火焰的短矛便被薛讷投掷了出去,目标自然就是前方不远处的方莹。

    对于阴阳玄火矛,方莹尝试想要躲避开,可惜在阴阳玄火矛上附着有薛讷的神识,牢牢锁定住了方莹,无论方莹如何躲避,都逃脱不掉薛讷的神识锁定。

    “一衣带水!”看到自己避无可避,方莹一咬牙,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强防御手段,只要撑过这道阴阳玄火矛的攻击,方莹有信心给予薛讷必胜的一击。

    看到自己投掷出去的阴阳玄火矛被方莹的水波阻挡住,薛讷露齿一笑,轻轻开口吐出了一个字。

    “爆!”

    阴阳玄火矛的矛尖位置突然爆裂开,散逸出来的能力将方莹的防御撕开了一道裂缝。

    顺着这道裂缝,阴阳玄火矛彻底解体,化作流动的火焰,缠绕上了方莹的身体。

    “滋滋滋……”

    水被煮沸的声音从方莹的身体中传了出来,蒸腾的水雾让外面围观的人看不清方莹的脸色。

    “混蛋,他怎么这么强了,难道说他以前一直在隐藏实力?”方莹心中非常不甘,开始怀疑自己对薛讷的了解程度了。

    “我认输!”方莹非常不甘的说出了这三个字,虽然她还有更加强大的攻击手段没有施展出来,即使没有施展出来,依然说明了薛讷的强大,至少薛讷有实力让她施展不出更加强大的攻击手段。

    “承让了!”薛讷心意一动,阴阳玄火化作一道火线飞回到了薛讷的手上,被薛讷收回了体内。

    所有的东西,被祭炼久了,就会产生灵性。薛讷刚才施展出的阴阳玄火矛,就是薛讷用体内最有灵性的一缕火焰为载体的,薛讷自然不会轻易放弃这缕火焰的。

    “薛兄,等你得了第一名,可邀请我们吃饭哦!”方莹能够走到这一步,也算是心性强大之人,对于输赢自然不会看得非常重,在认输之后,立即落落大方的与薛讷拉起了关系。

    “呵呵,好说,借你吉言了!”薛讷冲着方莹拱了拱手说道。

    方莹跳下了擂台,第二个上来的人是薛讷的老冤家,狄默。

    狄默飞身跃上擂台,他的手中没有拿他的风车武器,空着手走到距离薛讷三米远处,开口说道:“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是不得不承认,你的实力很强。这一局,我认输。”

    说罢,狄默转身跳下了擂台,甚至都没有看裁判一眼。

    “多谢了!”薛讷冲着狄默的背影高声道了一声谢,虽然这小子当初主动来打劫薛讷他们,但是并非不讲理的人。

    “这小子!”裁判摇头苦笑了一句,不过没有多说什么,狄默的爷爷,是需要他仰望的人,他可得罪不起。

    狄默跃上擂台说了两句话,便主动认输,引起了擂台下的一片骚乱。

    第三个跳上擂台的是图塔,与狄默的表现一般无二,一上擂台就认输,不过图塔与狄默稍有所不同的一点,狄默上擂台后脸色一直都是绷得紧紧的,而图塔,则是笑呵呵的,以他与薛讷的关系,不用比都能排出名次的,何必非要打上一架,无端浪费痕力。要想比试,图塔和薛讷私下里的时间多得是,何必要在擂台上表演给大家看呢。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那种虎躯一震,八面来降的绝顶强者。”图塔的不战而认输,让擂台下观看的众人哗声一片。

    薛讷苦笑一声,对图塔说道:“你小子,是将我捧到了浪潮顶啊!”

    “哈哈,我相信你的实力,好好享受大家崇拜的眼神吧。”图塔哈哈一笑跳下了擂台。

    观礼台上。

    天运长老扭过头看着天宇长老问道:“这小子是你们翠竹居出来的吧,天赋很高啊,似乎人品也不错,竟然能够让狄长老家的那个小子主动认输,啧啧,看来你教导的很不错啊,花了不少功夫吧。了不起!”

    看到天运长老冲着自己竖起的大拇指,天宇长老如同三伏天吃了冰镇西瓜般爽快,笑着说道:“哪里,我只是随便点拨了他几句而已,能有这些成就,还是这小子自己努力的结果啊。”

    听到天宇长老与天运长老的对话,玄明长老面沉似水,心中咒骂天宇长老走了狗屎运,遇到薛讷这个拥有妖孽天赋的弟子。

    擂台上,裁判被薛讷这种挑战度惊的有些愣,直到宫长天走上了擂台,这才反应过来。

    “双方通报姓名!”裁判机械式的宣布了开场白,在他看来,前面两个人既然都选择了认输,那么说明薛讷的实力是非常有实力的,现在上来的这个青年,应该也跟前面那两位一般,主动认输的。

    不过,裁判这种想法,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宫长天是阴沉着脸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擂台的。宫长天从小到大,因为其引路人的身份,一直都是周围人眼中的天之骄子,所有的荣耀光环,都是叠加在他的身上的。

    可是就在刚才,看到薛讷竟然让狄默和图塔两人主动认输,宫长天愤怒了,非常的愤怒,这种事情,只能够生在他的身上,现在生在薛讷的身上,这就是**裸的打他宫长天的脸了。

    “宫长天。”

    “薛讷。”

    “比试开始!”在薛讷与宫长天互相通报了姓名之后,裁判便面无表情的宣布了比试的开始,就冲宫长天那张黑脸,裁判自然不会没事找事去问他是否要认输。

    “拿出你的最强攻击吧,不然你就失去了攻击的机会了。”宫长天牛气哄哄的对着薛讷说道。拥有灵魂之力攻击手段的他,自然有俯视薛讷的资本,在宫长天看来,薛讷也就是有点天赋的乡下小子,不过再有天赋,能够跟他这个引路人相比吗?他的灵魂力量,是普通人的两倍。

    对于宫长天的表现,薛讷并不觉得奇怪,在秘境中的时候,宫长天就组织起了大部分参加考核的弟子去围攻火焰夔牛,最后虽然失败了,但是就这种行为,已经展现出了宫长天的性格,喜欢受到所有人关注和仰慕。

    薛讷没有功夫去思考宫长天的兴趣爱好,他的目标很简单,完成天宇长老交代的任务,得到这次年中比试的第一名,就这么简单。现在薛讷已经非常接近这个目标了,只要战胜眼前的这个宫长天,薛讷就可以问鼎这次杂役弟子年中比试的第一名了。

    “看枪!”

    薛讷不再废话,光影一闪,破天枪瞬间出现,如同白蛟出洞,化作一道长虹,瞬间便到了宫长天的眼前。

    “哼,雕虫小技尔!”宫长天冷哼一声,一柄古朴而又华丽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铛”的一声,阻挡住了破天枪的进攻。

    宫长天一直以自己是引路人的身份而自豪,作为一个引路人,他擅长的是精神力攻击,这是一个动脑而不动手的战斗方式,所以,宫长天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文明人。文明人就应该有文明人的样子,这武器呢,就必须能够凸显出他的文雅。

    宝剑自古都是文人墨客喜欢随身佩戴的物品,宫长天下意识的认为,要想让自己显得文雅一些,也是需要佩戴一柄宝剑的。

    既然决定自己使用的武器选择长剑了,宫长天自然不会随便找一柄长剑凑合,通过家族的力量,他找到了虎吼剑,一柄宝器级别的长剑,属于上品宝器,与薛讷送给花小溪那柄青龙剑品质相当。

    宫长天脚尖在地面上一点,身体快漂移,手中虎吼剑带起一道道虚影,如同一把展开的折扇一般,同时向着薛讷的喉咙处刺了过来。

    看着这突然变幻成数十把长剑向着他刺过来,薛讷心中淡定,没有一点的惊慌。如果换做其他人,对于突然出现的数十把长剑,可能还会惊慌,但是对于薛讷来说,他的灵魂之力并不在宫长天之下,甚至还要强很多。这突然多出来的数十把长剑,在薛讷用神识扫过之后,其实还是一把虎吼剑而已,只不过被宫长天利用手段变幻的数量多了一些,有一些迷惑对手的效果。

    “铛!”

    火星四溅,薛讷的破天枪准确无误的点在了宫长天的虎吼剑上,让其无法寸进。

    “你是怎么现的?”宫长天的脸上第一次有了一些惊容。

    薛讷用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着对面的宫长天,意思非常明确,“这种能力能够随便告诉你吗?”

    “你一定是运气好碰上了,我就不信你能每次都挡住!”宫长天一跺脚,竟然同时出现了十个宫长天,每一个宫长天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的,用肉眼根本就区分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