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风隐术
    第222章风隐术

    “铁东兄,请出手。”薛讷客气的冲对方挥手示意,但是却没有立即拿出自己的武器。

    “让你小看人!”对于对方没有立即拿出武器,铁东认为薛讷是在托大,小看于他,心中带气后,手中的雁翎刀呼啸而起,带着阵阵罡风向着薛讷劈去。

    薛讷脚步在擂台上轻轻一点,整个身体立即快向着后面漂移而去,在雁翎刀落在身上之前躲避开去。

    “哼,狂风骤雨。”铁东冷哼一声,手中两把雁翎刀的攻击度突然增加一倍,如同狂风暴雨般向着薛讷狂劈过去。

    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面对铁东施展的这混乱没有任何规律可循的攻击,薛讷一时间也是有点手忙脚乱,迫不得已,破天枪突兀出现在手掌中,堪堪挡住了铁东的雁翎刀攻击。

    一串清脆的“铛铛铛”声响结束之后,铁东的身形快后退,因为他的狂风骤雨招式已经用尽,如果不及时后退,很有可能会遭受薛讷的反击。

    “咦?他的武器怎么突然就出现在手中了,没有见他用手接触痕戒啊?”擂台下一个观战的女弟子好奇的问她旁边的人。

    “嗤,一把破武器,还是凡器级别的,竟然还敢拿出来丢人。”旁边那个衣着华丽的男弟子嗤笑一声,看不上薛讷的破天枪。

    看到薛讷手中出现的破天枪,铁东也是微微一愣,因为像他们这种铜甲武者修为的人,随便搞一件宝器级别的武器,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但是薛讷为什么还要使用这杆凡器级别的长枪。

    “难道他看不起我?”铁东的心头微微有些怒火,对于一名有天赋的武者来说,对手的看不起,比杀了他更加难以让人接受。

    “风隐!”铁东口中低喝一声,整个人突兀的消失在了擂台上。

    薛讷苦笑一声,自言自语道:“还以为遇到一个力量型的呢,谁知道竟然是个敏捷型的。”

    对付这种隐身的技能,薛讷自付拥有变态的灵魂之力,总是能够将铁东找出来的。

    不过随着薛讷灵魂之力的释放,他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因为在他神识的感知中,周围只有轻微流动的风,至于铁东,不见一点踪影。

    “果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手段啊!”薛讷感叹一声,越感觉自己要走的路很长很长。

    “认输吧!”一柄雁翎刀突然从空气中伸了出来,像似从空间断层中冒出来的一般,向着薛讷的脖子处砍去,不过显然拿着这柄刀的主人控制了力度,雁翎刀的度并不是非常快。

    拿着雁翎刀的人自然是之前消失的铁东,他的痕力是风属性的,他结合家族的功法,创造出了将身体融在风中的攻击手段。不过说是将身体融在风中,但是因为修为的限制,铁东不可能做到完全的融合,他只是融合了一部分,其余的则是借助身体中的风属性痕力,模拟出了流动的微风,躲避开了薛讷神识的探查。

    这只是一次比试,铁东不敢让手中的雁翎刀全力砍下去,一来他和薛讷没有任何的仇怨,二来,他如果全力砍下去,他就收不住这柄刀了,如果看中了还好,要是砍不中,则是要面对薛讷的疯狂攻击的。对于一个拿刀砍要自己脑袋的人,任何人攻击都不会有什么好脾气。

    薛讷嘴角噙笑,丝毫不意外这突兀出现的雁翎刀,脚下轻轻一动,便躲避开了铁东砍向自己脖子的一刀。薛讷找不到隐身的铁东,对于周围出现的一切事物,却都是在薛讷的神识覆盖之下的,一点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薛讷的神识。

    薛讷的破天枪枪尖一挑雁翎刀,雁翎刀顿时荡到了别处,再一个转身,破天枪枪杆绕着薛讷的腰部旋转一圈,然后重重的砸在了雁翎刀出现的地方。

    “嘭”的一声,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现,在被雁翎刀砸中后,直接匍匐到了地上。

    薛讷的破天枪不能破开空间,不过铁东同样不是融合在空间中,他只是用了一点伪装,将自己隐藏在了周围的风中。

    铁东没有向自己下杀手,薛讷自然投桃报李,抽向铁东腰部的一枪,看似力道十足,实际到达铁东隐藏的位置时,薛讷手中的力道迅消失,只是将铁东从隐藏的风中拍出来而已,让他没有办法再去隐藏。

    “虽然没有领悟风之意境,但是能够借助风来隐藏自己,有趣。”薛讷一枪将铁东从隐藏状态拍出来后,并没有进一步攻击,而是脚步微不可察的后退了一步,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

    薛讷能够轻易破掉铁东这种在风中隐藏的招式后,已经赢了铁东,不过对于铁东这种招式,薛讷还想再观察一下。薛讷已经领悟了自然意境中的风之意境,但是对风的应用,还是只停留在瞬月牙形风刃的基础上,对于风的其它应用,没有一点的思路。

    铁东充分利用了自己风属性痕力的优势,凭借对风的感悟,创造出了利用自身极快的移动度,与风的流动保持一致的度,从而模拟出风的流动,将自己的身体影藏在风中,即使是薛讷这种灵魂力量强大的人,也是一时间没有现。

    铁东被薛讷从隐藏的风中拍出来后,便没有再去尝试隐藏,他隐隐感觉,薛讷能够现他一次,绝对可以再现他第二次。

    既然偷袭没有作用,铁东充分挥出了他风属性痕力的作用,铁塔般的身体变得轻盈而灵动,这种灵动是一种让人不可思议的灵动。举个例子,就好比一个魁梧的大汉,手中拿着一枚绣花针,穿针引线,在布上快地绣出了一幅鸳鸯戏水图,其度一点都不比专业的绣娘慢。

    铁塔般的铁东现在就是这样,身体虽然魁梧,但是,他的度非常那个快,而且身体异常柔软,每每在薛讷的破天枪刺向他要害部位的时候,铁东的身体都能以让人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从而躲开薛讷的致命一击。

    到最后,薛讷都有点不忍心将铁东立即击败了,因为铁东的实战经验太丰富了,再配合上他那柔软的身体,近身战中想要击败铁东,还真是有些困难。

    在于铁东比试的过程中,薛讷抽空看了一下观礼台上天宇长老的脸色,薛讷怕他迟到,会让天宇长老非常不高兴。

    实际上,天宇长老确实是不高兴,虽然薛讷最终赶过来了,让他稍微放心了一些,不过与一个区区七阶铜甲武者修为的铁东比试,都纠缠了这么长的时间,天宇长老非常不高兴,他想要的,是薛讷的一鸣惊人。试想,如果薛讷一上台一招便将铁东从擂台上轰下去,那绝对是一鸣惊人,但是现在两人却是已经比试了半个多时辰了。

    看懂了天宇长老的想法,薛讷无奈的撇了撇嘴,心中说道:“对不住了,铁东兄。”

    “力劈华山!”薛讷单手将刺出去的破天枪向后猛地一拉,以他的右脚为圆心,身体转了一个圆周,然后破天枪被高高举起,在举起的过程中,另一只手也是握住了枪杆,然后猛地向着前方的铁东劈了下去。

    此时的铁东,刚好是两把雁翎刀回防的时候,两把雁翎刀正交叉在胸前,看到薛讷破天枪批下来,赶紧将两把雁翎刀向上交叉举起,挡住了薛讷劈下来的这一枪。

    “轰……”

    “完了,薛讷竟然敢拿他那破枪碰撞铁东大哥的雁翎刀,凡器级别的武器与宝器级别的武器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的。”擂台下有与铁东关系好的,开始大肆评价两件武器的差距,其目的还是想要说明,铁东会赢。

    “薛讷哥哥才不会输的!”碰巧花小溪和她哥哥花小鱼就站在这个人旁边,听到这话,花小溪立即出声反驳,对于薛讷有一种盲目自信的花小溪,甚至都不需要什么理由去解释,她只知道,她的薛讷哥哥一定会赢的。

    “耶,薛讷哥哥赢了!”花小溪高兴地跳了起来,而他旁边的那个与铁东关系好的人,则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此时擂台上两件武器碰撞的余波已经散去,薛讷与铁东的胜负已经非常明显的分出来了,薛讷稳稳地站在原地,而铁东则已经落到擂台下面去了,与力量型的薛讷比拼力量,他敏捷型的铁东岂不是自找苦吃。

    铁东心中却是挺苦的,在比试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察到薛讷手中破天枪的与众不同了,所以他在比试的时候,尽可能的让自己的雁翎刀不与薛讷的破天枪正面碰撞,可惜战斗不是铁东完全能够掌控的。

    就在刚才,薛讷领悟懂天宇长老的意思后,立即一改之前的防守,劈出了非常有力的一枪,看到这厚重如山,让他压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一枪,铁东硬着头皮,顾不得再爱惜自己的雁翎刀,全力抵挡着薛讷劈下的一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