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赶上了
    第221章赶上了

    玄海长老带有煽动性的话语刚落下,下面的杂役弟子们就爆出排山倒海般的掌声以及欢呼声。

    这次杂役弟子的比试,正是那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连带之法,只要你们的队友获得前五名,进入前五名的人数最多的,所在的区域所有的弟子都能获得奖励。不管这奖励是什么,都是让人值得期待的,况且这奖励还是外门大长老放的,大长老的奖励能差吗?

    玄海长老伸手示意大家安静,等到众人的热情平息下来后,玄海长老继续说道:“本次比试,不允许伤人性命,不允许致人残废,其他没有要求。现在,我宣布比试开始!”

    随着玄海大长老宣布开始,杂役弟子的年中比试拉开了序幕,虽然这只是三百杂役弟子中十五名杂役弟子的比试,但是其余的杂役弟子的热情一点都不低,台上几人的胜利与否,关系着他们所有人的奖励。

    薛讷的缺席,让生活执事陶虎的脸色也是不好看,本来是一个取得名次的大热门人物,无故缺席这次年中比试,却是让翠竹居爆了一个大冷门,不过有意见归有意见,陶虎还是派人上去替薛讷抽了一个签,万一薛讷过会儿来了呢!

    替薛讷抽签的人手气挺不错的,第一轮比试,竟然给薛讷抽了一个轮空。

    第一轮的比试已经开始了,代表翠竹居参加比试的除了薛讷,还有图塔、水柔、龙葵和文渊。天宇长老在意的只有薛讷、图塔、水柔和龙葵四人,至于文渊,纯粹是为了凑够五个人而已,对于此,文渊也是心知肚明,不过从他紧握的拳头,可以看出,文渊非常想要在这一次的年中比试上有所作为。

    不过现实是残酷的,这第一轮比试,目的就是将实力低的人淘汰下去,所以都是打乱抽签的,并没有因为是从一个地方来的,就不能作为对手。文渊很悲催,成为了第一轮抽签中唯一一个与同样来自翠竹居的龙葵成为了对手,结果不言而喻。

    第一轮比试结束后,同样爆出冷门的还有水柔,作为翠竹居实力第三的水柔,在第一轮便被一个瘦小个子的青年给淘汰出去了。其实这也不能怪水柔,对方的痕力是金属性的,最是犀利,水柔一般的攻击对对方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比较厉害的攻击,比如当初对薛讷施展的禁锢之环,是需要长时间准备的,当初也是因为有龙葵拖住薛讷,才让水柔施展出来了,现在擂台上就她与那个小个子青年两个人,人家岂会给她放大招的机会。

    第一轮比试结束后,翠竹居三人晋级,龙葵、图塔,以及轮空的薛讷,不过看着场上只出现的那七个人,天宇长老的手掌捏紧了坐着的椅子,金丝楠木打造的椅子上留下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薛讷没有按时来,让他非常的生气。

    如果薛讷不参加这场年中比试,那么翠竹居第一轮胜利的人就只有两名,仅仅占了四分之一,万一图塔和龙葵再有个失误,他们翠竹居很有可能就沦落到最后一名了。

    “天宇,你怎么了?肚子疼吗?你看你紧张地这胳膊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坐在旁边的天运长老看到天宇长老紧紧抓住椅子的双手,有些奇怪的问道。

    天宇长老的嘴角抽了抽,没有说话,不过紧紧抓着椅子扶手的双手却是暗暗松开了。

    “罢了,罢了,不是自己的强求是强求不来的,不过薛讷小子,你就等着从翠竹居滚出去吧,拿了老子的混元丹,却不来帮老子争脸面,哼哼!”天宇长老在心中不停地咒骂着薛讷。

    “阿嚏!谁又在念叨我了啊?”薛讷还是和上次一般,背负着花小溪,快向着举行年中比试的大广场飞奔而去。

    在玄海长老宣布年中比试开始后,开始抽签时,花小溪才现薛讷没有来。她是知道薛讷在闭关的,不过她以为薛讷记着年中比试的时间的,谁想那位大仙在突破六阶铜甲武者后,被身体中传来的舒适痕力弄迷糊了,一稳定修为,漏记了一天,这也是薛讷当初拿起腰牌后,现上面的云币少了一百的缘故。

    其实图塔是最先现薛讷没有到的,不过他走不开,只能找到花小溪,嘱咐她找到薛讷赶紧让薛讷过来。

    不过图塔忘记了花小溪的修为,薛讷闭关的炼器楼在白虎峰,杂役弟子的年中比试在山门前面的矮一些的山峰,中间隔着两座山峰的,虽然飞云山将每一座山峰之间都用桥索连在了一起,但是那距离也是不近,等到花小溪气喘吁吁跑到炼器楼的时候,已经过去快两个时辰了。

    “嘻嘻,我没有,我就在你背上,不需要念叨的。”花小溪伏在薛讷宽阔的后背上,相比于上一次,已经没有了那些不自然,毕竟他们也是赤诚相对过的,虽然只是薛讷单方面的。

    “绝对是天宇长老,他老人家绝对在怪我拿了他的混元丹,却不帮他争脸面。”薛讷脚下快步如飞,周围的景物快向后倒退着,这度比起花小溪刚才来时,快了不止一倍。

    第二轮抽签开始了,代替薛讷抽签的那位仁兄这次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竟然抽了第一个出场。

    面对陶虎恶狠狠的眼神,代替薛讷抽签的那位仁兄感觉自己非常冤枉,当初是你们让我上去替薛讷抽签的,还说随便抽,现在抽了第一个出场,就对我不满意了。

    “一号签,出场的是薛讷和铁东。”担任裁判的一位外门长老拿着抽签结果,站在擂台上高声宣布。

    “嗵!”一个铁塔般的汉子跳上了擂台,这家伙跟图塔的身材有得一拼,两米五左右的身高,裸露的上身皮肤黝黑,一身结实的肌肉如同铁打的一般,结识的让人望而却步。

    铁塔般的汉子看到裁判看向他,当即微微弯腰拱手说道:“弟子铁东。”

    “嗯!”裁判微不可察的“嗯”了一声,扭过头看向刚才代替薛讷抽签的那位仁兄,开口问道:“薛讷何在?”

    替薛讷抽签的那位仁兄本来就是临时干个兼职,根本就没有将薛讷冒充下去的打算,现在看到裁判看他,立即将脑袋低了下去,“开玩笑,你找薛讷,我凑什么热闹。”

    看到刚才用薛讷的名字抽签的仁兄低着头躲在台下不上来,裁判微微一愣,暗道:“这个薛讷不会是个草包,跑这儿来打酱油的吧!”

    带着这个疑问,裁判看向擂台后面的观礼台上,那里坐着天宇长老,这个名叫薛讷的青年可是属于你们翠竹居的,你总得解释几句吧。

    不过天宇因为薛讷放了他鸽子,心中正有气的,哪里还有兴趣搭理裁判,索性闭目养神了。

    裁判一个绣球抛过去,结果没人接,落在了地上,沾满了尘土。这让裁判心中也来了气,扭过头对着台下再次高声说道:“十个呼吸之后,薛讷再不出现,就视为认输。”

    “这个叫薛讷的小子不会是个绣花枕头吧,第一轮运气好抽了一个轮空,这回见到铁东,直接吓的不敢上台了。”

    “哼,我们落梅居的铁东实力可是非常强的,估计是把薛讷那小子吓得屁滚尿流了。”

    周围的人在下面窃窃私语讨论着。

    十个呼吸后,裁判开口宣布道:“时间到,我宣布薛讷认输!”

    “等等,薛讷哥哥来了!”

    裁判的声音刚落下,在擂台下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

    众人回过头去,只见一个身穿翠绿罗裙的少女伏在一个男子身上,那名男子,正快向着擂台这边飞奔过来。

    来的一男一女两人,正是匆忙赶过来的薛讷和花小溪,紧赶慢赶,终于从裁判嘴里抢到了这个名额。

    既然参加比试的弟子赶过来了,那么裁判就不能判薛讷认输了。

    眨眼之间,薛讷便是飞奔到了擂台下方,放下背上的花小溪之后,薛讷脚步轻点,如同一缕青烟,倏忽之间,便是已经站在了擂台上。

    “弟子薛讷,比试来迟,还请长老恕罪。”薛讷弯腰拱手,向着裁判行礼。

    既然薛讷的认罪态度这么好,裁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淡淡的交代让其下次注意不要这么晚然后便宣布比试开始。

    坐在观礼台上的天宇长老,看到薛讷及时赶过来,鼻孔中出一道请问的冷哼声,不过紧紧抓着椅子的双手,却是逐渐放松下来。

    “在下铁东,请赐教!”

    一直站在擂台上等候的铁东,最初听到薛讷认输时,心中稍微有些遗憾,他来这里,最主要的就是挑战对手,增长自己的战斗经验,对于输赢,看的倒不是非常重。

    “在下薛讷,让铁东兄久等了,实在抱歉。”薛讷同样拱手,客气回礼道。

    “没事,就当考验心性了。薛讷兄注意了,在下要开始攻击了。”铁东提醒一声,手掌在痕戒上抚过,一对雁翎刀出现在他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