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年中比试开始
    第22o章年中比试开始

    玄服男子和那位被称为莲儿的黛眉女子同时点头,不过两人脸上的表情却是有所不同。玄服男子至始至终都是一脸的淡然,干净整洁的脸庞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反观黛眉女子,柳眉倒竖,对于玄服男子,似乎怨言颇大。

    “好了,好了,都坐下来平心静气的说说吧,一个是飞云山的掌门,一个是青龙峰的峰主,还跟小孩子一般怄气,也不怕别人笑话。”老者一挥手,木屋中出现了两个蒲团,一左一右放在他的两侧。

    “师父,您是知道的,莲儿修炼的功法衍生出一门神通,对于冥冥之中将要生的事情,会提前有一个模糊的提示,而这个薛讷,就是弟子的神通中所提示的人,似乎他与打破这方天地有着莫大的关系。”黛眉女子收敛裙摆坐在了老者拿出来的蒲团之上。

    “弟子与师妹的判断不同,弟子通过八爻之术,推算出这个名叫薛讷的少年,在以后,可能会为我们陨神界带来灭顶之灾。”玄服男子一撩衣袍,同样盘膝坐在了老者右侧的蒲团上面。

    “呵呵,你们怎么会同时关注起这个名叫薛讷的少年的?”老者用戏谑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这两名弟子。

    “这个,这个莲儿跟师父一样,也是在寻求突破陨神界的方法,想要去外界看一看。”黛眉女子讪笑一声,搂着老者的胳膊撒娇说道。

    “你也是这个目的吧?”老者扭过头,盯着玄服男子问道。

    “嗯!”玄服男子点头承认。

    “呵呵,突破陨神界,是这一方世界所有站在痕道圣者巅峰的人的理想,不光你们,我想所有已经站在这个世界巅峰的人,都想要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老者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至于你们所说的那个薛讷,你们都不要去打压或者扶持他,任由他自由展吧,如果他真的可以带我们突破陨神界,那自然是好事。如果他有可能给陨神界带来灭顶之灾,那也是我们陨神界的劫数,不破不立,破后而立。这么多年了,我的寿命只剩下五十年,但是我依然摸索不到突破陨神界的方法,不突破,便只能等待寿命的终结。但是在陨神界要在痕道圣者境界再做一步突破,是何其艰难啊!”

    老者交代任务般向着玄服男子和黛眉女子着感慨,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老者在说,另外两人都是在静静聆听。

    薛讷依然在炼器楼第二层的修炼室中修炼着,他不知道在擎天峰最顶部的禁地中,三个人三言两语便是决定了薛讷以后的展。不过即使薛讷知道,那也是无能为力,那三个人,即使是在陨神界中,也是站在巅峰的存在,没有响应的实力,他们都不屑于与薛讷对话。

    薛讷进入修炼室已经第二十五天了,在这二十五天里,薛讷没有跨出过修炼室一步,一直是不眠不休的修炼着,每逢想要懈怠的时候,只要想到三年后的生死台,薛讷立即会将懈怠之心粉碎的无影无踪,三年后,薛讷不想成为生死台上的一具尸体,他还有未完成的承诺。

    在薛讷闭关期间,花小溪倒是过来找过薛讷两次,不过薛讷一直都在闭关,花小溪每次来,都只是站在薛讷所在的修炼室门外,静静的站立一两个时辰,便会离开。

    花小溪还是以前的花小溪,天真烂漫,没有一点的心机,不过在她的心里,却是多了一些牵挂,花小溪现在已经十五岁了,正是少女怀春的年龄。

    世间最公平的莫过于世间了,没有谁能够让世间停止,也没有谁能够让时间加。在薛讷闭关的第二十六天,太阳升上枝头的时候,薛讷所在的修炼室大门“轰隆”一声打开了,带着一股酸臭气味的薛讷从修炼室中走了出来,不理会周围捂着鼻子对他指指点点的其他弟子,薛讷叫不停,直接下到了炼器楼的第三层,挑选了一间没有人的修炼室走了进去。

    “轰隆”一声,修炼室的大门重新关闭,薛讷原本剩余有七百五十三云币的青竹腰牌上面,数字闪烁,变成了六百五十三。

    “刚才进去的那个人应该是杂役弟子吧,他竟然进入到只有银甲尊者境界才能承受住的修炼室中去了,他脑子没有问题吧?”

    “哼,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薛讷盘坐在银甲尊者才能承受住的第三层修炼室中,深吸一口气,他没有时间去解释别人对他的看法,因为他已经到了突破六阶铜甲武者的边缘。

    适合银甲尊者修炼的修炼室中,火属性元力比起第二层浓郁了不止十倍,滚滚元力汹涌而来,涌入了薛讷的丹田中,让薛讷的丹田都感受了一丝的肿胀感。

    “这元力浓郁程度,算是对得起每天一百云币的费用了。”薛讷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花费的云币多了,但是薛讷一点都不心疼,外在的东西永远都不一定属于自己,只有自己的修为,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谁都拿不走的。

    一眨眼,三天时间又过去了,薛讷身处元力浓郁的修炼室中,丹田不停吸纳着元力,为突破至六阶铜甲武者做着准备。

    “可以开始了!”薛讷一翻手拿出了天宇长老赠送的那粒混元丹,扔进了嘴里。不得不说,混元丹在突破修为的时候使用,效果真的很不错,混元丹中蕴含的澎湃元力,直接可以化作突破用的洪流,对于突破经脉的限制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薛讷的痕力幻化成短矛,从幽门穴开始,沿着通谷穴、阴都穴、石关穴等一路向下,最终达到了会阴穴,一鼓作气打通了整个冲脉,痕力交汇,圆润如一,这是薛讷最直观的感受。每打通一条经脉,薛讷的身体在力量、防御和度上,都会有所提升。

    薛讷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每次打通经脉的感觉真爽。想当初没有得到《太古重生诀》完整版本的时候,想要打通一条经脉简直是千难万难,现在只要按部就班的修炼下去,几乎都感觉不到瓶颈的存在,这就是逆天功法的好处。

    神识从修炼室蔓延出去,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太阳已经在东边的山峰处露出了小半个脑袋。

    “似乎自己四天前就是这个时辰来到这个修炼室的。”想到这里,薛讷的三步并作两步,快冲到修炼室门后,一伸手,便将青竹腰牌从凹槽中拔了出来,要是再晚一步,就要扣掉一百云币的,对于极度缺少云币的薛讷来说,一百云币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嗯?云币怎么只剩下二百五十三了,我记得我在这里只呆了四天时间啊,难道说我拔晚了,已经被扣掉今天的修炼室使用费了?”薛讷心中疑惑,不过在他拔掉腰牌后,修炼室的大门已经自动打开了。

    在门外,正站着一脸焦急的花小溪,她的手腕已经抬起,正在做出一个敲门的动作,衣袖滑落至胳膊肘处,露出一阶莲藕般的白嫩手腕。

    “薛讷哥哥,快点,年中比试就要开始了,再晚我们就赶不上了。”花小溪见到薛讷出来,原本准备敲门的手立即变敲为抓,拉住薛讷的胳膊向着炼器楼外面匆匆跑去。

    在飞云山前面的巨型广场上,围满了身穿各式衣服的弟子,不过其中以杂役弟子居多。在广场上面,有一座搭建好的擂台,在擂台的后面,是一个观礼台,观礼台上早已坐满了人,最中央坐着的,正是外门大长老玄海。

    天宇长老坐在玄海长老的右侧,不过他从入场至今,一直是阴沉着脸,似乎被人欠了他痕金币似的。

    “这个该死的薛讷,跑哪去了?你要是敢缺席这次年中比试,老子一定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会这样红的。”天宇长老心中诅咒着遍寻不见的薛讷。对于薛讷,天宇长老可是抱了很大的希望的,翠竹居的杂役弟子能不能在这次年中比试中拿到名次,就看薛讷、图塔、水柔和龙葵四人的,而薛讷是这四人中最厉害的。

    “天宇长老,看你这胸有成竹的样子,应该是在翠竹居的杂役弟子中现了好苗子吧?”天运长老坐在天宇长老的身旁,笑呵呵的询问着。

    “呵呵,哪有什么好苗子啊,只是一些稍有资质的弟子罢了。”天宇长老谦虚的摆了摆手,不过虽然在与天运长老聊天,天宇长老的眼睛却是一直都在盯着场下,寻找着薛讷的身影。

    玄海大长老抬头看了看太阳,感觉时辰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来,开口说道:“今天是所有杂役弟子的年中比试,比试的方式很简单,翠竹居、迎春居和落梅居三个区域,各自推荐最优秀的五名弟子,进行擂台赛,最终取前五名。”

    停顿了一下,玄海长老的目光在下面众弟子的脸上扫视一圈后,接着说道:“取得胜利的前五名弟子,都会有丰富的奖励,同时前五名占有人数最多的区域,负责的长老和生活执事同样会得到奖励,所在区域的其他弟子,同样也会有奖励,所以,为你们的队友使劲呐喊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